漫话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花袭人的结局明明是美好的武...

分享

   

《红楼梦》|花袭人的结局明明是美好的武陵胜景,为何还是入了薄命册?

2021-09-18  漫话红楼

在太虚幻境的薄命册里,花袭人位居又副册的第二位,无疑是个薄命人。但是,在第六十三回的“占花名”里,花袭人占到的却是代表“武陵别景”的桃花,而且还有一句热闹且吉祥的谶语:“桃红又是一年春。”这都表明,花袭人拥有不错的结局。结合判词里的“堪羡优伶有福”,她应该是与蒋玉菡幸福美满地过着桃花源般的生活。

于是,疑问便产生了,如果袭人的结局这么好,又怎么会进薄命册成为薄命人呢?

其实,这正是作者曹雪芹先生了不起的地方。他不但写人物不单一,对事件的描述也不单一。关于薄命,他也打破了世人的单一理解,对不同的红颜,给出了不同类型的薄命。

花袭人的薄命,属于命运多舛、历经波折的类型。

花袭人的两次命运大转弯,都是被迫的。

经常有人说封建社会如何如何,客观地来说,封建社会有糟粕也有精华,很多优良传统被继承下来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糟粕:女子没有自主权,命运经常被他人拨弄。

这一点,在花袭人身上体现得最为典型。

花袭人姓花,这是她本家的姓氏,而她是少数几个被作者赋予了本家姓氏的丫鬟之一。从作者的命名风格可知,花袭人的家是个温暖有爱的幸福之家,因为她的哥哥叫花自芳,自带花之芬芳。

能生长在这样的家里,花袭人是幸运的。这个家,虽然不富裕,却有足够滋养她的爱与温暖。正是这些来自原生家庭的爱与温暖,蕴育了她“温柔和顺、似桂如兰”的性情。

然而,正当她在这个幸福的小家里快乐成长时,她的命运被迫转了个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家突然陷入了衣食无着的境地。为了度过难关,父母做了一个残酷的决定:“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

为生活所迫而卖女儿,是当时的风气。(写到这里,想到了刘姥姥。突然觉得王青儿很幸运,家里出现困境时,有姥姥舍得老脸忍耻含羞去打秋风,没有把王青儿卖掉。)

花袭人虽然被卖到贾府这个富贵温柔乡,“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但毕竟离开了父母家人,身份也变成了侍候人的奴仆。

这种境遇,相当于被父母抛弃,说没有失落和难过是假的。如果是稍微脆弱的人,或是像黛玉一样多愁善感之人,也许从此就活在怨天尤人里了。

花袭人没有!她擦干离别的泪水,迅速融入到新的环境中,并通过勤勉踏实,在众多小丫头中脱颖而出,成为受贾母倚重的一等丫头。

贾母倚重她的原因是“心地纯良,克尽职任”。

这八个字的评语里,没有我们通常听到的用来夸女孩的漂亮、聪明、伶俐等,只有形容品性的善良、勤劳和忠诚。

在“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的贾府,这种品性何其可贵。所以,贾母把她安排在全府最宝贝的贾宝玉身边,负责全方位地照顾贾宝玉的饮食起居。

对于这个岗位,花袭人可谓超额完成了岗位职责。她在照顾好宝玉的饮食起居之余,还像贤妻一样,对宝玉“每每规谏”,督促他上进,并因“宝玉不听而心中着实忧郁“”。 

付出总有回报,花袭人对宝玉的用心“规谏”打动了望子成龙的王夫人。于是,王夫人暗中给了她一个名分:宝玉的姨娘。

这就等于把袭人的未来给定下来了。袭人和宝玉感情深厚、两厢情愿,王夫人的这个决定,无疑让袭人的心安定下来,未来呈现出的是一片坦途。

然而,就在袭人和宝玉都决定“同死同归”并你侬我侬之时,又一个打击,让袭人的命运再次转弯:贾府衰败,袭人不得不离开贾府离开宝玉。

这一次的打击比上次更大,因为这次的美好生活都是自己辛苦奋斗来的,其惨状相当于创业做到了上市公司合伙人,却被迫宣布破产,而且是爱情事业双双失去了。

如此沉重的打击,如果是像晴雯和金钏一样脆弱,估计都撑不过去了,生命终止在这里。

这不就是薄命吗?而且,袭人的薄命与晴雯和金钏不同,晴雯和金钏都是自作孽的结果,袭人却是完全无辜。

在贾府向下滑坡的同时,袭人一直是上进的,从来没有懈怠过。她既为自己上进而努力,也为宝玉上进而努力,“每每规谏”。结果呢?一切成空,所有的努力都归零了。

这一点,袭人和元春探春姐妹很像。在正册的十二钗里,只有元春探春姐妹是为贾府上进做过努力的,结果受家族连累而导致薄命。在又副册里,只有袭人是为贾府上进做过努力的,结果受贾府连累而导致薄命。

在逆境中崛起,袭人的柳暗花明,来自她的坚韧不拔。

桃红又是一年春”,在占花名所占到的谶语里,这一个“”字意味深长。读懂这个“”字,就能读懂花袭人为什么能既入薄命司又得到美好的结局。

又,很容易理解,再一次的意思,说明花袭人的人生,至少有过两个桃花盛开的春天。

第一个春天,指的是她在第一次受打击之后,在贾府经营出与宝玉的感情,以及受贾母和王夫人的器重,还有受全府上下的称赞。在占花名时,袭人得到的陪盏者是最多的,“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辰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大家都说“这一回热闹有趣”,正应了桃红之春,桃花开放,热闹非凡。

第二个春天,指的就是她离开贾府之后,嫁给了蒋玉菡,共同经营出了一个桃花盛开的春天。蒋玉菡和袭人一样,都是有上进心的人,不甘于命运掌控在别人手里,努力与命运抗争。袭人充分发挥了她的贤妻之才德,夫唱妇随,创造出一片“武陵别景”。

在这两个春天之间,花袭人经历了一次死去活来的打击,就是因贾府败落而让一切努力归零。在这次打击中,贾府中的人死的死,散的散,绝大多数人以薄命告终。因此,在这场冲击中,花袭人相当于死过一次了。她的第二个春天,是重生,相当于她的第二次生命。

这就是花袭人了不起的地方。在贾府这个富贵温柔乡,她没有被“安富尊荣”的环境所同化,顺境时努力上进,逆境时坚韧不拔。所以,当贾府大多数人与贾府陪葬之时,花袭人凭着坚韧,走出逆境,迎来了柳暗花明。

一直觉得,作者曹雪芹先生对花袭人格外偏爱。他把薛宝钗定位为“山中高士”,把林黛玉定位为“世外仙姝”,只有花袭人是适合在世俗社会热热闹闹生活的人。而且,她不像薛宝钗有大智慧,也不像林黛玉有绝世才,她只是一个勤勉踏实的普通姑娘。就凭着一双勤劳的双手,和一颗坚韧的心,便能在一次次跌倒中一次次爬起来,给世俗社会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武陵别景”。

这就是花袭人的既薄命又美好。看似彼此冲突,却又合理地发生在她身上。这不正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人生吗?挫折会有,但只要从挫折中走出来,不惧重新再来,便能像花袭人一样,迎来一个又一个桃花盛开的春天。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