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荒牛550 / 待分类 / 我在保定的知青岁月,曾经的十月稻香至今...

分享

   

我在保定的知青岁月,曾经的十月稻香至今难忘

2021-09-19  拓荒牛550


热心读者发来一篇中秋之前刚刚写成的文章,回忆他在75年12月-78年9月于保定郊区韩村公社陈庄村插队的知青岁月,尤其难忘的回忆是在村里插队插秧种水稻。

陈庄,就在保定现在的复兴路新一代c区的南面,趁着保定建设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中的现代化品质生活之城的大潮,这个沉寂多年的改造项目,最近又开足了马力,要再造一个高品质的城市综合体。这一代现在已经成为繁华的城区,真是无法想像,四十年前,这里竟然是处处水田、稻花飘香。

曾经读过清代保定城西满城县一任地方官贾永宗写过一首诗:数窦分流鸡距同,命名深服昔人工。秋来灌得如云稻,长使吾民庆屡丰。还有一个叫王政熙的,有《西塘早稻》一诗:江南红稻西塘满,万亩黄云八月铺。报道使君来省稼,香秔箪食胜雕胡。一句秋来灌得如云稻,一句江南红稻西塘满,清晰地记载了曾经的保定城,竟然真真实实地就是北方江南鱼米之乡的样子。

来吧,我们一起回看四十年前稻田飘香的保定故事吧:


十月里来稻花香
回忆在保定韩村公社陈庄村难忘的知青岁月
作者:行者小帆

1977年是我插队当知青的第三个年头。

这年春天我们队里试种水稻,就是找块低洼地,四周修一下,弄成个小水塘模样便成了稻田。然后放水,浸泡,待地喝饱了水,耕牛套上铧犁,由人赶着在水田里犁地,也就是土地犁松了。然后就热闹了,全队男女老少齐上阵,裤腿挽到膝盖,开始在水田里趟水踩泥,目的是把泥土和熟了。接下来一道工序就是几十人排成一排,用钉耙将水田搂平,至此,像是和面一样,地被揉搓熟了。修平饬好的稻田浸泡在水里,远远看上去就像一面大镜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哎哟!如果有人问我种水稻什么活最累,最辛苦?我会骄傲地告诉他,那么当然就是插秧了。

人泡在泥水里,弯腰撅腚,将秧苗一撮撮插进泥里,还得横竖成行,真累呀!这活天生就不应该是男生干的。插秧插得又快又漂亮的是女生。可我就没有那种耐心,手也笨,那秧插的东倒西歪,一会就漂起来了,时常被被队长臭骂一顿。干不好不干了,我主动要求去挑秧苗。虽然要走两里地,但挑水是我从小练就的童子功,挑担秧苗小菜一碟,根本不在话下。

稻秧最终是插好了。远远望去,那一簇簇的秧苗在水中横成排,纵成列,甚是一幅精美画卷,令人无比赏心悦目。


接下来大家就是盼着收割的日子快点来到,盘算着秋天能吃上白花花的米饭。知青们更是盘算着届时也能给爹,娘背回些大米,让他们也尝尝鲜。要知道那时保定市的供应仍然是70%的粗粮,平时根本见不到大米。

夏天,水稻长势喜人,到了该田间管理,施肥除草的时节了。这活更累!头顶骄阳,弯腰撅腚在田里拔稗草,那种该死的东西天生跟水稻长的特像,极为不易分辨。加上咱眼神不好,又不好意思戴眼镜,常常拔出稻子,留下稗草。这又给队长骂,说我成心破坏生产。要不是队里有求于我,常打发我去我爸工厂批化肥,弄柴油什么的,生产队早开大会批斗我了。


炎热的夏天总算熬过去,秋天终于来了。

金秋时节,阳光温馨恬静,秋风和煦轻柔,蓝天白云飘逸悠扬。“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辛苦的劳作终于迎来了收获季节。虽然头一年试种旱水稻,亩产仅150多斤,离“过长江”的要求还差甚远,但别忘了,我们是在河北平原旱地上种植,只是一季,也是首次。没有优良选育种,科学施肥,田间管理的过程,也就是摸索着来,有收成就不错了。

随着丰收的喜悦,知青们动歪脑筋怎么能吃顿大米饭。有个知青小伙伴当时在队上磨房负责开“电磨”,这厮磨玉米,磨白面还行,碾米是个新手,没干过,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会。结果那稻壳没晒干,他就弄了几斤碾了米,結果可想而知,出來的成品一半是大米,另一半仍然是稻 殼。生产事故?队长也无可奈何。知道知青们在要花招,人家也掙个眼闭个眼,听之任知,总比知青们去他家吃大戸強!

听说有吃,在队里负责喂牲口的那厮自告奋勇,献技献策,剧透出一个重大线索:队里刚添的那小牛犊子这几天没奶吃,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单等它牺牲后咱们留块牛肉炖了,就着咱这“青棵”大米饭爆磋一頓。此议当场獲全票通过。

结果一大锅小牛肉如众人所愿炖好。牲口棚那厮是清真寺街的回回,炖牛肉的手艺来自家庭祖传秘制,出的作品那叫一个喷喷香。就这样哥几个那天在牲口棚里,硬着头皮将这独创的“青棵”大米煮成熟饭,就着红烧牛肉硬㖔了下去,算是打了牙祭。


那年头春节,我刚参加完高考,队里农闲没事,我趁机开溜回了保定城里的家。

忽一天,一个知青小伙伴兴冲冲来报:快回村,队里要分大米了。听罢我二话没说,骑上车就跟他潜回了村。结果还真分到10斤大米,高兴死了!这大米可是我通过辛勤劳动自己挣出来的,过年家里人能吃上我的劳动成果了。

然而乐极生悲,太大意了。大米口袋未扎紧,路上袋子从自行车上颠下来,米全撒地上了。望着地上撒的大米,我只有欲哭无泪,懊悔的要死的心都有。你说扔了吧,舍不得,那真是一个汗珠摔八瓣种出来的劳动成果,这是准备扛回家向春节献礼产品。

大话早放出去了,一家人眼巴巴等我扛大米回家呢。

作者

最后只好心一横,一捧捧地将地上的大米连地上的沙子一起装回袋驮了回家。到家老妈看我无比沮丧的样子,也没批评我。但是我还不甘心。最后一咬牙将那些米摊在桌上,一粒粒挑,整挑了三天。结果就是这样,全家那年春节倒是如愿吃上了大米饭,但是我听到大家不时被沙子硌到了的声音。

真的,那个时代我们一直都是好好吃饭来着,不敢怠慢。

难忘的岁月!

2021年中秋前夕於哥哈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