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7063xyQG / 待分类 / 邂逅版纳(四十四)

分享

   

邂逅版纳(四十四)

2021-09-20  新用户706...

邂逅版纳(44)

旺 财

李人毅






旺财的故事



/李人毅

旺财是只生在西双版纳的小母狗。

三年前的那天凌晨一点钟,几位外乡人吃完夜宵在嘎洒镇街头人行道上遇见了它,小小的没有巴掌大,拖着瘦弱的身躯孤零零地走着,见着人感到很亲切,悄悄跟在了后面。

是它自己走丢了,还是被大狗遗弃了,它的窝在哪里呢?天上的星星在闪烁着,静悄悄的巷尾灯火阑珊,聚焦在狗狗一双渴望的眼睛里。

至此,它被外乡人收养了,因毛色金黄,起名旺财。

1、伊伊的宠物

收养者是位东北人,经她细心调养,小狗狗长得很快,可再快也没有超过60厘米长,不到40厘米高,是一条长不大的土狗。不久,收养人的外孙女九岁的伊伊从国外读书放假回来看姥姥,非常喜欢旺财,把它当做宠物来养。

当了宠物的旺财,身份陡然变了。

首先居住条件的改善,从原来南窗下的小狗窝搬进了客厅,住上了沙发。有时,伊伊晚上还要搂着它睡,为孤儿狗狗找回了失去的母爱。

旺财的伙食也加强了,伊伊常去超市为它买零食,还借为太姥爷煎鸡蛋为名,一次就将9个煎蛋给小狗吃了。只吃到一个煎蛋的太姥爷,看着旺财圆鼓鼓的肚子,担心撑坏了,忙领出去遛狗。

小狗喜欢撒欢狂奔,可伊伊怕旺财累着,疼爱有加,常常抱着小狗去散步。伊伊本来就不高,抱着的狗后腿还拖拉在地上,狗狗显得很难受,却无法拒绝这发自真心地宠爱,任凭小主人摆弄着。

旺财的地位提高了后,脾气也见长了,喜欢到垃圾桶里翻找东西,又在沙发上练习狗爪功,只要把它领回原来的窝,就挠门嚎叫,而且一直叫个不停,直到重回客厅的沙发上才算消停。

伊伊也领旺财到我的工作室来玩,只能将狗放在门外。我有个不近人情与狗情的规定:人进屋我欢迎,决不允许狗进来。

我不是不喜欢狗,而是不喜欢把狗当宠物的这种养法。自小我家就养狗,农家人对狗的认知早有了定式:狗就是狗,是狗改不了吃屎。在农家猪有猪圈,狗有狗窝,牲畜就是畜生,如果谁把人与畜牲一起排辈分,就是骂人了。若谁对狗呼儿唤女,就不正常了。

农民过日子离不开狗,养狗为的是看家护院,古语说,狗不嫌家贫,这说明狗活得有尊严,而为主人济危解难的狗,叫义狗。与人相比,狗更忠诚。

狗的生存与燕子一样得到了乡民的爱护,就如“打燕子会瞎眼睛”一样,大人们为了不让小男孩儿作践狗,一再提醒着,千万不要把狗当马骑,“骑狗烂裤裆。”这种提醒很有效,裤裆烂了里面又没有裤衩穿,就不光漏屁股了,那时再淘气的孩子也不去骑狗。

农家还有一句俗语:老猫炕上睡,一辈传一辈;猪狗不入屋,鸡鸭散养贵。

伊伊听着,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觉得我还是不喜欢旺财。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伊伊假期到了,姥姥要陪她出国住一段,伊伊一步一回头地告别了旺财,在异国,伊伊的母亲对她说:“你既然这么喜欢狗,我再给你要一只养吧。”伊伊瞪大眼睛说:“谁的狗我也不要,我有旺财!”

2、军哥的成功驯养

此时旺财有了新主人,收养人是军哥和丽姐夫妻俩,也是东北人。

旺财将宠物派头带到了军哥家,在室内不安分,打倒垃圾篓,叼着拖鞋上蹿下跳,而且非肉蛋不吃,非牛奶不喝。

军哥见状,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它才不到半岁,调教要趁早,不能让它输在起跑线上。

他先是在室外的栅栏处为旺财搭了个遮风避雨的狗窝,使住处回归了狗的原生态。吃的以狗粮为主,而且不许暴食,均衡了营养。还以训斥加恐吓式的责打,帮助旺财戒掉喜欢掏垃圾等毛病。旺财也不是好惹的,在被军哥改造的过程中也发过狗脾气,躲着军哥不回家,只有丽姐出面才能“请”回来。

不到一个月,宠物狗旺财改掉了大小姐的做派,能够安居在狗窝里,吃喝拉撒皆有规律了。不管邻家给什么好吃的,只要听到军哥的哨声,立即跑回来,活得狗模狗样了。

狗也希望自己活得有尊严,每一物种,都有各自的天性,当宠物是以失去自我为代价时,就活得太累了。

在军哥家的一年多时间里,新生的旺财回到了生命的原点,脱掉了宠物的外衣,认认真真当上了一只可爱的小土狗。而且狗的聪明和才智也激发出来了。一次丽姐去买狗粮时,拿不动了,就对旺财说:“快去,叫军哥帮我来拿。”家里的军哥听到狗狗挠门声,出来一看知道了叫他去接丽姐。逢人就说:“旺财懂人语了。”

狗狗与军哥一家感情加深着,一次他们外出,头两天邻居喂食还勉强吃,第三天起就不吃不喝了,趴在小区的大门口望着、等着… …

财旺的变化,是在潜移默化中进行的。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无论谁喂它再好的食物它都不动声色了,默默的看着你,等你走后才慢吞吞凑过去,细细的品味着。一个见好吃的就急不可耐抢着吃的旺财不见了,有的是大家闺秀的做派和绅士风度。

我问军哥训狗有什么秘诀,他笑着不回答。原来他曾是部队的军事教官,在恩威并施的训导下,更要讲究严格,驯养不满周岁的旺财,必然技高一筹。

军哥也有失误,那是旺财的第二个发情期,放松了警惕,旺财怀孕了。

旺财当了三个小狗崽的妈妈了。

3一个母亲的高大形象

哺乳期一过,旺财再没有动过主人喂它的食物,总是千方百计在外面找吃的回来喂孩子,省下它那一份给孩子吃。眼见着狗崽崽长得滚胖浑圆,旺财却一天一天瘦下去。主人见了很不落忍,专门为孩子妈妈的旺财弄来了牛奶和鸡蛋,可旺财却扑向主人以示致谢后,摇着尾巴转身走了,将佳肴留给了孩子。

… …

一个母亲的高大形象,凸显出来了,赢得了尊重和爱戴。

至此,感人的事儿还在发生着。

今春,军哥和丽姐要回东北了,走的前一天做了三件事:一是将小公狗崽送给了山里人,用一辆挂着黄牌子的摩托车驮走了。一是将另两只小狗一并送给了更远的人家,被一辆白色小轿车拉走了。三是将旺财托付给从北京来此定居的东北老乡寄养,在交给老乡时对旺财说:“我们要走了,给你找一个新主人,十月份就回来接你。”

旺财默默地接受了这一现实。

可在新主人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旺财就挣断绳索跑回了军哥家,进院直奔它喂养孩子的狗窝,蓦然发现它曾经享受天伦之乐的狗屋被拆除了,三个孩子没了踪影。此时,它似乎明白了什么,向老主人军哥怀里扑了一下,以示告别,转身就跑得没了踪影。

丽姐忙给老乡打电话,说旺财回家看看就跑了。老乡说:“刚才旺财像疯了似的跑的,我猜是想回去看看崽子到底在没在窝里,看不到就死心了,会回来的。”正说着,旺财真的跑回来了。尾随而来的丽姐泪流满面,军哥喃喃地说:“飞机上不让带,真舍不得扔下旺财。”

至此旺财倒安心于新主人家了,只是见到黄牌子摩托车和白色小轿车就发疯了似的撵啊撵、追啊追。见到停在路边的这两种车,就急匆匆凑上去仔细嗅气味。是啊,有个念头一直没有停止过,旺财想要找到自己的孩子。

旺财在新主人家延续着军哥给它养成的生活习惯,展示着优雅地进食过程,得到邻人一致的好评。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多久,新主人有事回京了,把旺财又转托给了我。

丽姐很不放心,她知道我不喜欢养狗,远在北方悬着一颗心。

4、感谢旺财

对一个作家来说,无论什么生活向你走来,都要迎头走过去,你没有理由回避。体验,就是收获。

当了监护人的日子里,恰逢我的工作室的工作人员都外出了,一个人带只狗,是个很辛苦的事情。案头、画板上、电脑前,好多事情要做。我自己要吃三顿饭,还要喂好这只狗,烧菜没了时间,就多吃蘸酱生菜,肉食不能少,我给京郊的友人瑛光打电话说:“快给我弄点军用罐头,牛猪鱼肉的全要。”我还给战友管司令发去信息,要来了哈尔滨红肠。多年来我拒绝吃方便肉食,为了省时也开了戒。尽管如此,我还是一天天瘦下去,狗狗却一天天胖起来。路人见了说:“这狗养得好哇,毛管真亮!”

听了这句话,我有一种成就感。

丽姐在信息中提醒我不要给狗吃的太饱,我答应着,可还是照喂不停,毕竟我是旺财的唯一监护人了,宁宠物虐。

养狗事儿多,定时为狗洗澡不说,还不能喂多盐食物,一天要遛狗四次,更重要的是,在我的严防死守下,旺财度过了今年的发情期,做到了计划生育。

这段时日,我走步数量天天超万,友人质疑,说是你有腰腿病,还这么能走?一旦知道我身边有条狗,就有了答案了。

遛狗时,路上有人就拴着绳子,让旺财拽着我往前走;没人时就放开绳子让旺财在草坪上打滚撒欢。此时,旺财最爱在我的身前身后来回跑着,跑到前面了,就不时回头观察我蹒跚的慢动作,我拐弯了他就折返回来,我坐下休息时,它就来到我身边陪着我,见我不愿意起来,就用力拱我,直到我起身为止。

从坐下到起来,对我是件很吃力的事情,旺财见我无处扶持,就将背靠过来,让我用手撑着它的背,借力起身。此时,我才感受到9岁的伊伊为什么会把旺财当做宠物来养了。

感谢旺财,为一个病体老人当扶手时,我总是脱口而出说:“好的,谢谢!”

感谢旺财,一个夏天,我从拖着腿走路到能够迈腿走路,是狗把我溜出来了。

过去我的工作室猫来鼠往,糟蹋我的菜苗,旺财一到,野猫就跑得没了踪影。旺财对野猫的震慑从院内到院外,在路上,它只要见到野猫,就奋起直追。狗小爆发力强,跑起来疾如闪电,在垂直陡坡窜上跳下毫不费力,猫吓得掉了魂,只好爬到树上逃过一劫。

也有两次例外,一是旺财正对着三只小猫崽发威时,母猫咆哮着冲了上来,旺财见状停止了追击,与母猫对峙着,最后悄悄撤退了。还有一次它奋力扑向一只猫崽,却突然停住了,原来他发现这是一只失明的猫。

理解母爱,不欺弱小,一只恪守犬格的土狗,就在我的身边。

今夏,在山间湖边的路上,一慢一快,剪影缥缈,有老人与狗打造的一道风景线。

就这样,旺财吃着狗粮,住着狗窝,陪着一个老人散步,默默地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今天军哥电话中说,月底就要回来,算算不到半个月了,我也快交差了。

2021.9.17于西双版纳




旺财 / 李人毅绘


旺财的故事


李人毅作

弓背紧绳催我行,

 三丫树*下野猫惊。

易主训导归天性,

土狗旺财得新生。

      辛丑八月初十于版纳

*

三丫树:其果叫三丫果,又名红恋果 剥开紫红或金黄的外壳,里面的果肉,均为三瓣,故名三丫果。在我国,云南西双版纳为主产地。

旺财的故事 / 李人毅书

《旺财》局部欣赏

丽姐和军哥与正在写生的作者在神石山下

作者与旺财

李人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美术评论家

原《美术》杂志执行编委

人民美术网总编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