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子平 / 待分类 / 男儿在他乡

分享

   

男儿在他乡

2021-09-20  介子平
喜欢苏轼的《采桑子》:“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楼中。尊酒相逢,乐事回头一笑空。停杯且听琵琶语,细捻轻拢。醉脸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红。”怎就缺了豪情,异于惯常的洒脱,漂泊之感油然而生,男儿在他乡,焉得不憔悴?苏轼还有“多景楼上弹神曲,欲断哀弦再三促”的诗句,多景未必此楼,多愁惟有此处。

楼独倚,半疏离,落天涯,负昭华,极目远眺,江山气象,百年事业来不及,皆付诸东流。楼上之人,醉酒涂白壁,心痕点朱砂,笔墨疏宕,言辞婉约,而朱砂甘寒质重,似可清心安神;水上之人,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尘世纷扰,登楼未必望得见陌路,无限青山行欲尽,白云深处老僧多;浮世清欢,独行未必找得到宁静,世人见静元无静,看似闲时亦不闲。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云:“你一定得认识到自己想往哪个方向发展,然后一定要对准那个方向出发,要马上。你再也浪费不起多一秒的时间了,你浪费不起。”盖过难题,难题易,低于楼台,楼台高。虽非井蛙、夏虫、曲士,却拘于虚,笃于时,束于教。既不想知晓,车到山前必有路;也懒得寻找,船到桥头自然直。世间事不动声色,漫不经心,坚持做个好人,或会遇见几多好人,持衡一个目标,未必达到那个目标。
    
一池荷衣,满树松花,柴门寂寂,秋雨微凉,丁文江感叹:“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嗷嗷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万事无心,方有无事手,尽了全力,难保好结果,无论好坏,完结便释然。首在知己,然后知人,时尽人生结,任由他人盖棺论定。
    
不忘初心,方得始末,偶尔想起,广用失效,心存四方之志,尚须面对现实,焦虑眼光所视,全在柴米油盐,理想在逻辑中虚构,现实哪有逻辑可言。功未成,行且半,不待回首,垂垂老矣,男儿本无故乡,岂分此乡彼乡。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