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w0923cn / 综合学习 / 对抗靖国神社最好的方式,是厚待自己的英雄

分享

   

对抗靖国神社最好的方式,是厚待自己的英雄

2021-09-21  sjw0923cn
三年前,我去日本参加一个活动,返程去机场前,临时去了一趟靖国神社。作为老兵回家公益活动的发起人,我想去看看,这个横亘于中日关系之间的铜墙铁壁,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匆匆的一个多小时,五味杂陈。

图片


始建于1869年的靖国神社,是为了纪念戊辰战争中为恢复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这是一场改变日本命运的内战,摆脱封建统治,形成统一。

遗憾的是,日本由此野心膨胀,开始对外战争,并把死掉的军人、军属,供奉于靖国神社。靖国神社供奉有246.6万人,有94%是战死于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

靖国神社的建筑,主要是祭祀场所,有普通百姓参拜的拜殿,有祭祀神灵的本殿,最核心的是供奉战死者名册的地方,叫灵玺簿奉安殿。名册里,就有东条英机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名字。有很多人会误解,以为供奉的是牌位,其实都是名册。

图片

有人说,靖国神社门口有提示,“禁止参拜目的以外的进入”,认为进入就是参拜,这是不客观的,在日本,有很多神社都有这样的提示,主要是为了保持神社的庄严,防止偷盗、抗议等,如果“不参拜进入”,只是涉嫌建筑物侵入的罪名而已。

另一个核心建筑是游就馆,就是战争纪念馆,主要展示日本近代战争的介绍、遗物、影像资料等。

其他的建筑,主要是一些雕塑。有母子像,反映在战争结束后,孤儿寡母生活的不易。还有为军马和军犬立的慰灵碑,在亚洲太平洋战争中,军马是重要的运输工具,日本约有70万匹军马死亡。

图片


我去了游就馆,希望了解他们对侵华史的认知。

关于九一八事变的起因,其认为是日本在日俄战争后,合法取得了满洲的权益,而中国人却经常发起挑衅和恐怖袭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日本关东军进行了武力报复。

对于卢沟桥事变,则称是日本军人在卢沟桥附近巡逻时,在遭受枪击的情况下,进行了反击,后来为了防止对抗升级,签订了停战协议。

而对“南京大屠杀”,只是用“南京事件”来表述,认为他们枪杀的是伪装成平民的中国士兵。

令我难以接受的是,关于游就馆的介绍,有这么一句话,“博物馆内展示的每一件物品,都展现出那些为了国家和平而捐躯的英灵们的真实情怀。”这句话,无疑是对“和平”这个词的玷污。

图片

在展览馆里,有很多官兵的遗书、英魂录、必胜的旗帜、死而后已的书法作品等;有好几面墙上,整整齐齐地贴满了战死官兵的照片,上面写着姓名、籍贯、战死的日期和地点。据资料介绍,总数量达5000多幅。

到处都是军国主义色彩。即使销售的文创产品,也是必胜旗做的贴纸、零式战斗机图案的水杯、靖国刀等。

看完展览,我在留言本上有些愤怒地写下一句话:为什么没有看到对战争的反思和忏悔!

图片

最让我五味杂陈的,是对于战败的描述。

他们说,在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日本军队解除了武装,他们的战斗精神一如既往。苏联军队将接管的武器弹药交给了中国共产党军队,加强他们的军备。9月2日,他们在密苏里战舰向美军投降。

没有提及一句向中国投降的历史。

图片


我去的时候,游就馆正在举办一个展览,100岁的老兵菅野廉一关于泰缅铁路的记忆展,菅野廉一是铁道第9联队陆军少佐。

二战时,日军为缓解海上补给线不足,强迫六多万名盟军俘虏,以及30多万劳工,修建连结泰国曼谷和缅甸仰光的铁路,至少造成4万人死亡,每一条枕木下,都有一个冤魂,也因此,这条铁路被称为死亡铁路。电影《桂河大桥》,说的就是段历史。

而侵略者的展览,说的却是他们如何的艰辛。

图片

桂河大桥,位于泰国北碧府。用无数战俘的尸骨垒起的桂河大桥,如今已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年轻人在这里拍婚纱照,幸福美满。

战争结束后,日本在这里修建了纪念园,里面有慰灵碑,碑下,是牌位林立的靖国神社。

图片

这里,也有盟军的纪念墓地,主要是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士兵,一望无际的草坪上,黑色的墓碑列队排列,上面刻着阵亡者的名字,而不知姓名的士兵,则写着:KNOWN UNTO GOD。

图片

我去桂河大桥时,站在桥上,看到对面河边的树丛中,隐隐约约有一块牌子,用相机的长镜头拉近一看,我愣住了,上面写着:华军碑。

图片

图片

通过当地的朋友,我找到了立碑的人,泰国华侨梁山桥。梁山桥告诉我,被日军强迫修建泰缅铁路的盟军战俘里,有很多是中国远征军的官兵。

2004年元旦,华军碑落成,梁山桥正在一块木板上书写祭文时,发现旁边有一位90多岁的老人泪流满面。这位老人告诉他,他是一名华人,当年就在这里修建铁路,如果不是命大,早就死掉了,“当年有很多中国军人,被抓到这里,换上日军的衣服,来做苦力,当地人还以为是日本人,日本人都是做监工,怎么可能会做这些苦力,大家都说桂河大桥是欧美战俘修建的,而有数不清的中国人,死在了这里,却没人知道。”

梁山桥向我讲述这段历史时,失声痛哭。

图片

在研究中国远征军的历史时,我曾有过疑惑,1942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时,以失败而告终,有很多士兵成为俘虏,那些战俘,后来去了哪里?

历史,没有留下他们的任何讯息。


在缅甸,我看到很多日本人修建的靖国神社。

最为著名的,要数位于缅甸密支那的“招魂之碑”。发生于1944年的密支那战役中,一位名叫坂口睦的日本士兵死里逃生,成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图片

晚年的时候,他与夫人寿美子捐款在密支那的尹洛瓦底江边建了一座长达30.5米的卧佛,这是仅次于仰光的全缅第二大睡佛。作为回报,缅甸政府同意其在卧佛寺的入口处,修建了一座“招魂之碑”,碑文称:

在密支那,3400名士兵像樱花般凋落,他们英勇地战死了。水上源藏少将在Nyaung Tar Law村庄自杀,他和那些战死的士兵一样英勇无比,他的名字将永远活在历史之中……

在卧佛寺另一侧的一间小房子里,有一个“小靖国神社”,里面供奉着多个在此战死的日本军人的牌位。

图片

在密支那市中心的一个十字路口,日本人在路中心修建了一个慰灵塔,塔顶上的钟表是来自日本的西铁城。修建这座塔时,几名日本和尚找到居住在十字路口东南角的华侨陈国胜,说他们家门口三棵高大的椰子树挡了风水,希望能砍掉,作为交换,对方给了一台照相机和一台录音机。陈国胜没有多想,答应了对方。没想到,等修好后,陈国胜发现塔身上写着三个大字:慰灵塔。

从仰光北上,同古、叶达西、斯瓦、标贝、密铁拉、曼德勒、密支那、八莫……几乎每一个当年日军作战的地方,都能找到他们修建的纪念碑。

更多的纪念设施是在实皆省的自敢山上。实皆省毗临缅甸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自敢山则是缅甸的佛教圣地,沿山修建了无数的佛塔和寺庙。在山的顶部,日本人修建的纪念碑密密麻麻,其中在一座高大的佛塔的底座上,刻满了阵亡的日军官兵的名字;在一座碑的碑文里,还有763头军马战死的描述。

图片
    
2013年1月4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郞访问缅甸时,前往仰光的日本人墓地祭拜。居留仰光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得知消息后,已经93岁高龄的他,只身赶到日本人墓地的大门口,进行抗议。他说,日本应该正视历史。之后,刘大江被缅甸警方传唤,最后被处罚金。


我是2008年发起老兵回家公益活动的,那一年,我在缅甸密支那遇到了滞留于此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杨剑达,他给我唱了一首歌《松花江上》。当年,他们就是唱着这首歌走上了战场。


最后那句“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老人因为哽咽再也无法唱出,歌声就此戛然而止。

等情绪稍稍平复下来,杨剑达问了我一句话:你说,我们到底是战胜者,还是战败者?

我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在他的家门口,到处都是日本人修建的纪念碑,而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墓地,早已被毁,尸骨无存。

图片
被毁坏的中国远征军新三十八师阵亡将士墓碑。

1973年,日本成立“全缅甸战友团体联络协会”,推动日本厚生省于第二年制定出“海外战殁者遗骨收集计划”。据日本的史料记载,“收骨团”两次前往缅甸,分别收集了10717具和12589具遗骨。

在战争结束30年后,作为战败方,依然能从当年的战场收集到大量的阵亡将士遗骨,这得益于日军对待阵亡官兵的态度以及战时资料的完备。

一般情况下,日军会火化处理阵亡者;对于特殊情况无法收集完整尸骨者,则割一条手臂或一根手指进行火化;而对于惨败战事,则会由幸存者绘制遗骨分布图留存,伺机再寻找。

对找到的遗骸,将其运回日本本土,在进行DNA检测核对亲属之后,于当年或次年的5月下旬,在东京千鸟渊战争阵亡者公墓举行下葬仪式,日本皇族会出席这一仪式。

2015年,我所供职的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启动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项目,在当地老百姓的猪圈下面、垃圾堆内、学校操场等地方,找到了347具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经上海复旦大学DNA鉴定,大部分的年龄仅有20岁左右。

图片

遗憾的是,这些遗骸至今还无法运回。


2011年,我和一帮热血未冷的朋友,联合创办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至今寻找到抗战老兵11858名,寻找到阵亡将士遗骸1341具,修建抗战英烈墓地22座、纪念碑14个,联合上海复旦大学对遗骸进行DNA鉴定,建立了全国首个英魂数据库。我们还整理出31万多名抗战阵亡将士名单,帮助200多个家庭找到了在战争中失散的亲人。

图片
台湾老兵汪呈松找到了在大陆的女儿。

这些成果,来自于全国上千万名捐助者和志愿者的共同努力。相比那场伟大的战争来说,我们所做的还微不足道。但足以说明的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一代,是有担当、责任和良知的。

回看中国历史,士兵的地位一直是比较低下,从军者,或是为了讨口饭吃,或是被强征,也往往成为朝代更替的炮灰。而抗战不一样,部分官兵的内心里,真正有了国家的概念。上千万人的牺牲,最终才有了一个统一的国家,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和平生活。

那么,受到他们庇护的我们,怎么可以忘记他们的牺牲?

在日本靖国神社,在那面贴满阵亡者照片的墙前,我沉思许久。战败者,可以如此哀荣,胜利者,为何死无藏身之地!

图片

关怀抗战老兵、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寻找战争失踪者,这是我们的三大项目。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人说,这是国家应该做的事情。我会告诉他,国家是由政府和民间组成的,国家应该做的事,也就意味着,我们每一个公民也有责任。

我也会告诉对方,你知道吗,靖国神社,是一个民间机构


又一个冬天即将到来,按以往统计,将会有15%的老兵,捱不过这个冬天了。全国的志愿者会尽心尽力,给这群耄耋老人一个体面的告别。

图片

让生者荣,让死者哀,让历史永存,这是对抗靖国神社最好的方式

目前,我们照顾的抗战老兵,仅有3000多位了。为了把这段即将远去的历史留下来,我们计划筹建老兵回家故事馆。初步决定,把馆址放在湖南,抗战期间,曾有22次大的会战,其中有6次发生在湖南。

这是一个特殊的战争纪念馆,我们希望讲述普通士兵的故事,让宏大的历史,回归人性,回到每一个人身上。真正的历史,不是帝王将相的丰功伟绩,而是小人物的悲欢离合。直面战争的残酷,才更懂得和平的珍贵。

我们希望,留存每一位老兵的记忆,他们的经历,是历史的血肉;

我们也想,铭刻每一位英烈的名字,他们的牺牲,需要我们永远铭记;

还有,我们会收集所有失踪者的名字,永远不放弃寻找;

图片

同样,我们想留下捐赠者、志愿者的故事,他们所做的事情,同样是一场捍卫民族良知的战争;

另外,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民间有一些热心人士,开始抗战历史的田野调查,云南的戈叔亚,湖南的萧培、李宣钊等,他们也已过了古稀之年,他们多年的研讨成果,需要更好地整理和保存下来。

今天是九一八,刺耳的警报声此起彼伏。90年前的这一天,山河破碎。这一天,是中国的国耻日,其实,山河破碎不是国耻,不抵抗才是国耻,抗战老兵老无所依才是国耻,遗忘历史才是国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