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音乐坊 / 待分类 / 哭过以后,一笑而过……

分享

   

哭过以后,一笑而过……

2021-09-21  愚人音乐坊
    2001年的今天,那英发行了加盟华纳唱片后的首张专辑《我不是天使》



    好像这是我开号以来第一次专门聊那英的专辑。虽然我不算是那英的歌迷,但是她作为歌手的发展脉络我还是知道个大概。早期在内陆发展,后面去台湾先后签约了福茂、百代两家唱片公司,都留下了不错的作品。如果让我举例内陆和港台在流行音乐上的审美差异,我就会拿不同阶段的那英做比较。我们今天聊的,是她在台湾与另一家国际大厂——华纳唱片合作的专辑《我不是天使》

    这张专辑由华纳唱片和那英的经理人邱黎宽的公司“银鱼制作”联手打造。从选曲到制作,都体现出了国际大厂对那英这位新朋友的重视。据说在收歌阶段,唱片公司先后收到了来自内陆、香港、台湾以及新马地区超过200首的投稿,最终精挑细选才有的《我不是天使》当中这10首。而那英本人,也有份参与词曲创作。

    有意思的是,《我不是天使》的企划和概念,以及大部分的作品,都是标准的台湾流行音乐路线。但是专辑的录制,却是在内陆和香港完成的,并没有去台湾录制。为了保证录音效果,华纳选择了被誉为北京顶级录音棚的“绿洲录音棚”来完成录制工作,操刀的录音师是在内陆名声赫赫的金少刚。多年以后,那英在“好声音”当导师,金少刚则是好声音的音响总监。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巧合,也是缘分。

    《我不是天使》当中,那英既有此前标志性的“那喊式”情歌,也有华纳为她选的能够突显嗓音特点、且有新意的内容。专辑的制作团队也是集结的港、台、新三地的团队,香港的Jim Lee、台湾的伍佰以及新加坡的李偲菘担任音乐部分的制作人,李偲菘与“台湾和音天后马毓芬担任配唱制作人。在几位功底深厚且风格各异的制作人的加持下,做出了一张质量上乘的佳作。



    即使你不喜欢那英,你也一定听过《我不是天使》专辑里的《一笑而过》那英继上一张专辑主打歌《心酸的浪漫》之后,再度亲自填词、写出了《一笑而过》。《一笑而过》的作曲人是刘国明刘志文。我相信这两个名字在广大华语流行音乐爱好者心中,是比较陌生的存在。其实这两位是马来西亚的音乐人,刘志文不仅给那英写过歌,还在容祖儿、孙燕姿的专辑里露过面。

    那英还包揽了另一主打歌,也就是标题曲《我不是天使》的填词。这首是伍佰的作品。听惯了那英唱抒情歌曲,不妨来听听伍佰为她打造的这首Soft Rock。即使那英唱的已足够顺滑,但当你听歌的时候,总能在脑海中过滤掉那英的声线,把场景切换到伍佰和观众“互动”的live show当中。这就是伍佰的作品,越听越上头。

    专辑中还收录了来自内陆的才女刘沁的两首作品。《贪恋》《爱依然》。关于刘沁的介绍,可以移步至歌颂如风的推文:刘沁......为歌而生,歌为自由。据说这篇推文还得到了刘沁本人的认可。说起来刘沁也是与台湾乐坛很有缘分的内陆歌手,最早的《我明白》被滚石入选林忆莲的专辑,随后在台湾发行了自己的专辑《青睐》,当年被台湾评论界大加赞许。

    《贪恋》这首歌真是标准的“刘沁风格”,世纪末R&B曲风。印象中那英很少能唱到这类作品。刘沁这首实在是亮点。愚以为那英带点儿沙哑、磁性的声音特质,应该多唱点儿这种歌。只可惜当时华纳对那英的规划还是太保守了,啥都试试,但是有些风格试了一次就没下文了。乐迷只好通过磁带、CD浮想联翩。


    周传雄与那英的交集,除了那首《出卖》,还有这一首《反省》。周传雄(小刚)的作品在顺口、和传唱度上,就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陈晓娟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音乐人,我心中最会写“非主打”的音乐人之一。《我不是天使》里有一首她写的《船》,如果让我推荐一首那英的遗珠作品,我肯定会退这首船。那种民谣式的诉说感,在这一整张专辑里是比较独特的风格。“好声音”上面也有张磊翻唱的版本。据那英本人说,这也是她非常偏爱的一首歌。




    这张专辑的文字部分,基本都是由女性完成的。包括那英本人填词的作品在内,大部分歌曲的填词工作,都是女词人的作品。唯独有两首是男性词人的作品,像我这样的情人《再会不再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把这位老师叫佚名。佚名真的是横跨国粤语歌坛,两样填的都很出色的词人,并且很能设身处地的去剖析女性的心思。像我这样的情人是来自深白色创作组的作品,这个“马甲”之下的人是谁、还有啥作品,也属于本号读者入门级问题。

    《再会不再见》应是专辑中唯一的Cover Version,但是没找到原曲是啥。编曲竟然是前Beyond和浮世绘的成员刘志远。显然,这首歌属于Jim Lee执行制作的那部分。



    专辑中来自内陆音乐人的作品还有《争分夺秒》。这首歌的作者,是当时王菲的御用制作人张亚东。虽然他没有参与这张专辑的制作,但还是交出了一首“菲”同凡响的力作。以往擅长苦情戏份的那英,这次也“菲”了起来,开始和张亚东玩儿另类路线。说到这儿还是有必要补充说明一下,当时那英和王菲真的算同门师姐妹,都是邱黎宽Kwan姐的银鱼制作旗下的艺人。

    那英从百代时期的《征服》开始,就和银鱼合作了。过档到华纳,依然还是银鱼。故此你不会觉得这两个时期的那英有太大差异。Kwan姐除了是经理人之外,同时也擅长填词。在《我不是天使》当中填了《反省》、《争分夺秒》和《哭过以后》,在经纪人里面算是比较会写词的了。



    马来西亚音乐人邓智彰的作品《哭过以后》,与主打歌《一笑而过》想呼应。我在心里这两首应是“姊妹篇”的作品。一来两首都是马来西亚音乐人的作品,也通过那英这张专辑了解到“大马音乐人”这个我相对陌生的“圈子”;二来,两首歌的歌名“哭过以后,一笑而过”就像是一句完整的话。

    相比较现在出任综艺节目导师的那英,我还是更喜欢她作为实体唱片年代歌手的身份。那英也是较早由港台地区制作人,成功打造出来的内陆歌手。本身受过系统的学院派训练,并且把歌唱技法灵活运用到港台音乐人的构思当中,有时候这种概念上的东西,反而更难。

    不过,那英做到了。她不是天使,细腻、温柔的歌声背后,还有率真的一面。这也算是那英在人设塑造上的成功之处。

    ℗&©愚人音乐坊 2021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