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着蜗牛狂奔 / 待分类 / 今夜月圆人不圆

分享

   

今夜月圆人不圆

2021-09-21  牵着蜗牛...

又是一个中秋节。

吃饭时,我习惯抓了一把筷子,五双,发觉多了一双,妻子,我,儿子,女儿,少了岳父,又数了一遍,我才发现,自己多拿了一双,月圆之夜,可惜人不能团圆。

9月20日,上午11点整,岳父大人已经入土为安。

9月18日凌晨4点30分,当我发现时,岳父已经神志不清。当医生和护士赶来,已经停止了呼吸。那一刻,我浑身瘫软,赶紧给妻子打电话。尽管这一刻早就有预感,但还是不能接受。

去年八月,岳父感觉胃不舒服,做了胃镜,发现食道上有异常,做了病体活检,发现癌细胞,但由于身体条件差,糖尿病,血压高,心衰,肺部积水,各种病情交织,根本无法进行手术,只能做损害较小的放疗。放疗还未结束,岳父开始呃逆,不停打嗝,以致于吃饭都困难。

11月18日住院,到春节前腊月二十七出院,正月十四又住院。这期间不停的住院,出院,每次在家最长呆了不足一个月。

白天妻子陪护,晚上我负责。医院人声嘈杂,每到半夜一点钟我就睡不着。加上岳父一个小时起来一次解手,每次都要半个多小时才能结束,我生怕他摔倒,不敢睡着。有时候听着他在床上痛苦的呻吟,也很熬煎。有时候,可能是止疼药发挥了作用,晚上听不到他声音,又担心发生意外,反复起来多次查看。

昨天安葬结束,我还在恍惚之中,仿佛还在医院,一觉醒来居然不知道自己睡在哪里了。忍不住看旁边有没有病床,耳朵里还清晰的听见岳父的打嗝声。

四五月份,岳父每次还能吃下二两卤猪肉,或者是一份黄焖鸡米饭。九月开始,父亲偶尔提出想喝羊肉汤,买回来只能喝三分之一,刚放下碗,就忍不住呕吐,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感觉自己居然束手无策。

由于病情不断恶化,止疼药也在不断升级,布洛芬,盐酸曲马多,再到吗啡片,到了最后几天,吗啡片也似乎失去作用。

岳父从没有大声吆喝过,尽管看到他很痛苦,有亲戚打来电话,他总是说,自己轻多了,没有什么事儿。很想抽烟时,让妻子用轮椅推着到卫生间那里抽一支。

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即便是戒烟也解决不了问题,索性让他抽吧,这样也可以分散一下注意力。岳父没有什么爱好,喝茶抽烟,看新闻。家中各种茶叶,白茶,红茶,绿茶,都是内弟从网上买回来的,让岳父换着喝一下,尝尝哪一种对口味。在对待岳父这点上,内弟真的没的说,只要对岳父身体有用的补品:海参,人参皂苷,日本蔬菜汁。。。。。。

原以为,岳父能支撑到元旦,那时他就七十岁了。谁料想,他在中秋前就走了。

十天前,岳母的坟前的石头砌的墙突然了。岳父去世的第二天,在老家,岳父住的窑洞上面的一棵大柏树突然倒了。这棵树七八十年了,上面有七个树杈,正好岳父姊妹七个。那年,三叔不再时,有一枝干掉了。这次,岳父去世,大柏树第二天就倒了,莫非是老天爷有了感应?

或许,仅仅就是因为下雨,就是巧合。

此时正是合家团圆赏月时,我拿着月饼,丝毫没有食欲,月圆人不圆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