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有趣味 / 待分类 / 夺权得志,明成祖立储违心:从汉王到汉庶...

分享

   

夺权得志,明成祖立储违心:从汉王到汉庶人;朱棣次子朱高煦之死

2021-09-22  文史有趣味

作者:史遇春

当初,朱元璋分封藩王,意在“藩屏朝廷”。

谁想,朱元璋刚刚崩逝,藩王尾大不掉的情势就已经十分严峻。

为此,朱允炆登基之后,马上启动削藩计划。

关于削藩,朱允炆采取了由难到易的步骤。

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一岁之中,朝廷先后荡平了周王朱橚[sù]、代王朱桂、湘王朱柏、齐王朱榑[ fú]、岷王朱楩[pián]五藩。

接着,燕王朱棣成了朱允炆削除的下一个目标。

深知燕藩实力强大,故而,在计划收拾朱棣之时,朝廷采取了小心翼翼的态度。

这种态度,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种态度,使得行事迟缓,反而给了燕藩充分准备的时间。

结果,朱允炆刚刚有所动作,朱棣便起兵正面与朝廷对抗。

当日,朱棣起兵之时,留下世子朱高炽(即明仁宗)在北平踞守,他亲自带领次子朱高煦外出征战,四处搏斗厮杀。

话说,朱高煦膂力惊人,擅长骑马射箭。

在这一场朱棣与朱允炆的叔侄之争中,朱高煦经常作为朱棣的前锋征战沙场。为帮助父亲夺取江山,朱高煦奋力作战,过程之中,他立下了汗马功劳。

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农历四月,在白沟河(今河北雄县、容城、定兴一带)之战中,朱棣战败,退逃之时,几乎要被瞿能赶上。

瞿能是谁?

瞿能,字世贤,合肥(今属安徽)人。其父瞿通,朱元璋洪武中累官至都督佥事。瞿能后承嗣父官。担任四川都指挥使时,他曾随同蓝玉外出大渡河,攻打西番,其间,立有战功。他又以副总兵之职,征讨叛酋月鲁帖木儿,亦有战绩。朱棣起兵对抗朝廷,瞿能随同李景隆北征,率领其子奋力作战,曾紧逼北平彰义门;其时,他多次在士气低下之时,身先士卒,振奋士气,大破燕军;后来,朝廷军队与燕藩兵士交战于白沟河,不巧遇到旋风,燕军突入驰击,瞿能与其子英勇抗敌,战死沙场;朝廷军队由此不振。

当日,朱棣被瞿能追赶,眼看就要陷于危难,性命堪忧,幸得朱高煦率领数千精锐骑兵,上前迎战,将瞿能父子斩于阵前,才解了朱棣的困局、救了朱棣的性命。

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农历十二月,朱棣在东昌(今山东聊城)兵败,麾下将领张玉战死。

其时,朱棣只身逃走,是朱高煦率军及时赶到,击退朝廷军队,才使朱棣脱难。

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农历五月,徐辉祖在浦子口击败燕兵。危急之时,朱高煦率领番骑奔来,朱棣见状大喜,他说是:

“我已精疲力竭了,我儿应当奋勇再战。”

于是,朱高煦指挥番骑,拼力作战,朝廷军队这才撤退。

所谓的“靖难之役”中,朱棣多次濒临危难而能够转败为胜,其间,多有朱高煦的苦劳与高功。

大约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朱棣认为朱高煦很像自己;而朱高煦也以此自负,并恃功骄纵,多行不法之事。

夺权得志,明成祖立储违心:从汉王到汉庶人;朱棣次子朱高煦之死

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农历六月,燕师渡江,南京城陷。

南京城破之后,皇宫之中火起,大明的第二位皇帝朱允炆不知所终。

农历六月十七日(己巳),即公元1402年7月17日,朱棣即皇帝位。

朱棣登位之后,面临的一个重大事项,就是立储。

关于立储一事,此前的文章已经提及,朱棣心中的目标人选,是倾向于朱高煦的。

但是,就朱高煦自身的条件而言,他在传统、礼制、惯例上,都是不符合规制的。

当时,在议定立储一事时,以前在燕王藩府内奉职的旧臣,如淇国公丘福、驸马王宁等人,因与朱高煦关系良好,都极力推荐所谓的“二殿下”,即朱高煦。

简单介绍一下丘福与王宁。

丘福(公元1343年~公元1409年),凤阳(今属安徽)人;行伍出身,原为燕山中护卫千户;“靖难之役”中,屡立战功,累升至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封淇国公,位居功臣之首,后又加太子太师;永乐七年(公元1409年),率军北伐鞑靼,轻敌冒进,中伏被俘,遇害身亡;因致全军覆没,被褫夺世爵。

王宁,寿州(今属今安徽)人,朱元璋第六女怀庆公主(母成穆贵妃孙氏)驸马,曾执掌后军都督府事;建文时期,他曾泄露朝廷之事给燕王朱棣,被抄家下狱;朱棣即位,曾称赞他孝顺太祖、忠诚国家、正直不阿、横遭诬告构陷,晋封他为永春侯。他能赋诗,喜好佛事,曾劝朱棣诵经斋僧,朱棣为之不悦,遂对他恩礼渐衰;后来,他曾因事被下入大狱,出狱不久病逝。

丘福、王宁等人都说,“二殿下”功高,应当立为储君。

夺权得志,明成祖立储违心:从汉王到汉庶人;朱棣次子朱高煦之死

关于立储一事,解缙等人极力要求,必须立嫡以长。

对此,朱棣心中虽然不悦,但是,他找不出可以说服大多数人的理由。

于是,他就用那些要求立嫡以长的大臣们的言辞来回复丘福、王宁等人:

一、踞守藩地的功劳比扈从征战的功劳更大;也就是说,朱高炽比朱高煦功高;

二、储贰名分,从来都是以嫡、以长来确定的;

三、长子朱高炽仁孝贤良,可以说是社稷之主;

四、基于以上,所以,你们就不要再多说了,也不要再乱讲了。

当日,朱棣虽然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但是,在这些他不喜欢的理由面前,朱棣还是没有办法册立朱高煦为太子。

为什么?

因为,一旦破坏制度,历史上曾经上演过的无休止的夺位之争,很可能就在自己的后世子孙身上继续进行。

立储以嫡、以长,是大多时候惯用的制度;有这个制度在,就有一个参考的依据在;至于破坏制度的代价,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朱棣可以从侄子朱允炆的手中夺取江山,他却不能顺心如意地立自己喜欢的儿子为储君,是因为:

朱棣可以堂而皇之地说,自己夺取江山,虽然破坏了制度,但这是迫不得已、被逼无奈的结果;

但是,对于立储一事,朱棣不能继续破坏制度、他也不愿破坏制度;因为,制度一旦破坏,他自己打下的江山,可能很快会在子孙因制度混乱而引起的斗争中崩塌。

(本篇结束)

夺权得志,明成祖立储违心:从汉王到汉庶人;朱棣次子朱高煦之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