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子平 / 待分类 / 避时髦

分享

   

避时髦

2021-09-22  介子平
按着旧习俗,写着老文字,超然直觉,过剩表达,断肠声里无形影,画出无声亦断肠。心空气定,信马由缰,作诗求与古人同,未若求与古人异,有道是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个人行为的不自信,汇集成大众审美的无定式,赶时髦,乃人之共性,也人之弱点。加缪《局外人》分析:“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这可太真实了。我们宁肯避免与他们往来。相反,最为经常的是我们对和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我们的弱点,也不希望变得更好,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怜悯和鼓励。”看似群氓无序,实则有律可寻,能发光者,飞在前面,不能发光者,尾随其后。

政策存误导,审美无理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吴王好剑客,百姓多创瘢;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故身正为范,上行下效,“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表面有迹象,背后何动机,城有所好,四方甚焉:城中好高结,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当年出版《传奇》时,张爱玲前去校对稿样,整个印刷所工人停下活计,好奇注目。其自得谓之身边女工:“要想人家在那么多人里只注意你一个,就得去找你祖母的衣服来穿。”女工诧异:“穿祖母的衣服不是穿寿衣了吗?”“那有什么关系,别致就行!”五十年代,上海召开第一次文代会,与会男穿中山装,女着列宁服,惟有张爱玲,一袭深灰色棉布旗袍,外罩白色网格绒线衫,幽姿逸韵,素以为绚,旁若无人坐于后排,神情寂寞,介然不群,一派遗世独立状。

散佚有诗句,空游无所依,不自觉之模仿,乃学者残疾。详察古今,精研篆素,尽善尽美,其惟王逸少乎!心摹手追,此人而已,临二王者,不知凡几;上自通都大邑,下至僻壤穷陬,无不知有新会梁氏者,学任公者,不计其数。钱穆《九十三岁答某杂志问》为此告诫:“我生平做学问,可说最不敢爱时髦或出风头,不敢仰慕追随时代潮流,只是己性所近,从其所好而已。……千万不要做一时髦人物。世局有变,时代亦在变,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天地变,时髦的亦就不时髦了。所以不学时髦的人,可不求一时群众所谓的成功,但在他一己亦无所谓失败。”

共性强调处,赶时髦者夥,个性突出时,避时髦者多。何以然?何兆武回忆:“民国时期大学跟现在有个最大不同点,就是那时老师随便你教什么,随便你讲什么,现就是有一个教学大纲,实际上教师就便成播音员了,按教学大纲照着读,我觉得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何必找教师,不如找个播音员,且也可省钱,只要一个教师,全国一个教师就够了。”钱理群认为:“大学一方面要和时尚、和世风流俗保持距离,大学要保守,不能那么时髦摩登;另一方面,大学还应该和现状保持距离,包括现实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学术的既成形态。只有保持距离,才能保持批判。”

一味引导共性大同,提倡集体主义,其结果,应了熊培云的一句话:“在一个地方,没有乡土历史,只有国家历史;没有邻人的历史,只有人民的历史。”就个人而言,其身份需建立在既定的价值体系之上,需得到群体认同,社会动物呈社会现象。

纵使包罗万象,也可分门别类,即便铺天盖地,也可纳入科系,单单没有一门专业教人如何认识自我,久而久之,赶来赶去,自己便成别人模样。歧路分岔,只可选定其中一条,绵延无尽,永无返程,一生道路,无非如此,随大流走大道,则是不必动脑筋的方式。寂寞时,加入不适合性情的圈子,无助间,迎合不属于自己的群体。人之首要在独立,当紧在主见,不依附于他人,不以他人为器具,生活变化多端,尊重彼此差异。有自我认识,方有独立人格,潜力化行动,可能性成现实性,从此年华不虚度。

神采为上,形质次之,赶时髦者形质而已,工之尽矣,求之不得。顺生而行,随遇而安,未必有意避时髦,独来独往、我行我素时自避,能之尽矣,接近神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