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掠过王强 / 待分类 / 【有风掠过平台】常建世的诗

分享

   

【有风掠过平台】常建世的诗

2021-09-23  有风掠过...

作者简介:常建世,男,彝族,1966年生,云南省漾濞县人。诗歌散见于《诗刊》《民族文学》《诗潮》等海内外报刊。曾获“中国,有座城市叫长春”、“世界华人迎奥运”、“新诗放歌60年”等征文大赛奖。诗歌入选《汶川大地震诗歌经典》《2008奥运诗选》《中国当代诗库》(2008卷)《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5年卷》《<民族文学>精品选(2011-2017)》等多种选本,著有个人诗集两部。

陪我一起去看花

朋友王倩邀约你
陪我一起去看花
去看
安南的油菜花
 
油菜花地里一站
你就是花心
红的白的蓝的绿的
每次换装后的展示
都让乡村心慌意乱
以至夜的某一角
又多了些
东倒西歪的酒瓶
 
女人是乡村的脸
花是女人脸上的粉
如果没女人,花再好
乡村景象照样是
老墙上新抹的石灰粉
笑起来就崩壳
 
有女人的乡村
乡村很香



对于我,你是有罪的

对于我,你是有罪的
而且罪不可恕

在我的案宗里
清楚地记录着你
作案的全过程
包括你
目光的持续升温
语言的连连拔节
以及冲动触及时那
抑制不住的颤抖
这一切的一切啊
都是你阳光下的罪恶
是你盗走我灵魂的
全部罪证

对于我,你是有罪的
将你缉拿归案
为我服一辈子的刑
是我的天职
也是你罪有应得



就怕你叫我阿海

在这世界上
我不怕你唤我常建世
我就怕你我阿海

因为阿海早死了
死在了进城的路上
这么多年
都是常建世替他活着
活得很苦很累

你叫我阿海时
阿海复活了
我看见八岁的阿海
光着屁股,一脸污垢
在老家门口
大声叫我常建世


那个炸雷

那个炸雷
好像是老天爷
专门用来劈我的
要不,为何
不偏不倚
在我头顶暴炸

炸雷过后
我在想
想那些过往之事
哪一件
还会天打雷劈


雨夜失眠的男人

雨夜失眠的男人
比雨孤寂
比夜黑暗

他用一支支香烟
丈量夜
苍茫的长度和宽度
他用一张大床
安置雨
整夜整夜地述说

他的失眠
三分与雨夜有关
七分和雨夜无关

雨夜失眠的男人
如果雨不停夜不散
你拿什么
在失眠中突围


临窗听雨

临窗听雨时
嘴上的香烟
是夜唯一的亮色

雨的脚步很急
仿佛急进中的队伍

闪电处,天破了
漏下一枚巨雷
空中爆炸

雨在赶路
我也在赶路

我在赶着想
这风雨中的事
和风雨后的事


生活没有如果

你说我
总活在假设中

你说你
要活在现实里

你说生活
只有结果和后果
没有如果


废人收购站

孙子指着一家
废品堆放店
问爷爷

这是废品收购店
哪是废人收购站

爷爷愣住了
好一会才说

火葬场


人字帖

做人难啊
难就难在
“人”字一样
写出来容易
写好太难

难在
撇 要撇得好看
捺 要捺出精神


写给女儿

愿你做个
满怀希望的人
坚守忍耐的人
节约善良的人

因为
希望是生活的诱饵
忍耐是活着的成本
而善良,太贵
要慢用


车达坡

名不副实时
收留了
我只会彝语的祖先
名副其实时
送走了
单会汉语的我

从名不副实
到名副其实
车达坡人
走了三百年

车达坡三百年
可载漾濞史册的事
仅一件
出了个诗人常建世


香烟的心事

被火点燃后
香烟就有了生命

香烟活着
活得心事重重

香烟的心事
只有一个人知道


雪山河

在漾濞
没有一条河流
会像雪山河一样
与我
息息相关的了

活着,是饮用水
死了,是净身物


好诗是枚核桃

好诗是枚核桃
即便无光鲜之处
圆润之感
但能掂出分量

好诗是枚核桃
字词是壳
剥开壳
是脑
住满了思想


父亲

瞄准城市
把笔直的身躯拉成弓
射出我这枚响箭后
你,隐居了

隐居到了
安全的泥土里


有您在,我不敢老

八十岁的母亲
抚摸着
六十岁儿子的头说
儿啊,几天不见
你又老多了
白头发又添了不少

儿子小心翼翼回敬道
娘啊
有您在,我不敢老


诗人和妻子

诗人满怀激情
朗诵新作时
妻子打着毛线
心靜如水

诗人问妻子
听朗诵的感想
妻子说
我们的孩子
是吃诗歌长不大的


抛雪的女人

你把雪抛向自己时
雪,笑了
笑得欢呼雀跃

你把雪抛向自己时
你的笑
比雪更纯洁

你把雪抛向自己时
我看见
雪,是热的


奔跑的影子

有时在前
有时在后
有时在左
有时在右
有时比我高大
有时比我矮小
有时又被我
狠狠地踩在脚下

不叫苦
不言累
和我相对无语
与我不离不弃

如果有一天,影子
不辞而别,一去不归
我不担心死亡
我只担心
有没有接替者
接替者又会不会
像影子一样
无怨无悔地
陪伴着我的灵魂
在这个
我爱着恨着的世界上
继续奔跑


从故乡出发的雪

侄子电话里说
故乡正下雪
雪很大很猛
封住了
村庄所有的出口

侄子说,这场雪
破坏性大杀伤力强
果枝断了很多
家畜死了不少
雪天里
故乡围火疗伤
四门不出

侄子问
城里下没下雪
我说只下雨没下雪
说完还想再作些说明
最终还是打住了

因为我知道
无论我作如何解释
侄子都不会相信
与我而言
这雨就是雪
这雨就是
从故乡出发的雪

有风掠过平台

2021仲秋快乐

何岗的诗(40)   龙洋的诗(十四)

明子的诗(五)   郭淑萍的诗(8)

王强的诗(25)   走天涯的诗(七)

赵忠娜的诗   南竹的诗(2)

朱善东的诗(30)   王强的诗(24)

有风掠过王强平台第135期

王强的随笔

月是圆时少,缺时多

美英澳达成名为“AUKUS”的伙伴关系协议,法加不满

苹果 iPhone 13 系列“秒售罄”,越骂越香

8岁男童偷吃邻居饼干被烫伤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