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82177594 / 待分类 / 邳州笔会 ▏石杰:儿时记忆里的邳城

分享

   

邳州笔会 ▏石杰:儿时记忆里的邳城

2021-09-23  新用户821...

作者简介

#

石杰,邳州邳城人,1983年在二炮某部服役任副排长,1988年考入济南铁路师范学校,1991年在新沂市铁路子弟学校任教,2006年在新沂市八一实验学校任工会主席,喜爱旅游,勤于笔耕,不断追求,闲暇喜欢将自己所见所感融于笔端,将对家乡的满腔热爱倾入其中,以文字悦己愉人。















  儿 时 记 忆 里 的 邳 城  

阳光初露,鸡鸣四起,薄雾绕古城。登城山瞭望,看黉庙琉璃金碧,望幽静天主教堂,杳杳钟声出艾山,迢迢河渠入青天。烟雾相聚,河水涟漪,阳光下晶莹斑斓。

那是1970年,两间半小瓦房的故事,父亲说这瓦房有百年历史,屋里用木板隔着,木板因年代久远,有的部位已经腐朽,里面住着很多的臭虫,臭虫咬人奇痒无比,即使把肉挠烂也无济于事。用手捻死,似乎能找到快感,就是那味道太钻脑子,于是就用开水烫死它们!

老屋临街而居,邳城有赶夜猫集的习俗,时常天不亮就被吵醒,特别是到上学的年龄,门口的喧闹声成了我起床的铃声,喊上邻近的小伙伴,踏上一条光溜溜的青石板路,前往邳城小学。邳城小学的校舍,也是清一色的黑色小瓦建筑,古朴典雅,庄重气派,特别是学校的礼堂,恢宏大气,校长在前面讲话,屋里还有回声,原来它是天主教堂的大殿。

邳城还有很多的祠庙,如节孝祠、僧王松公祠、城隍庙、东岳庙、石家宗祠、武庙、韩公祠、火神庙和华佗庙放学后没有玩的地方,就去祠庙里玩耍。文革的时候,宗祠和庙宇里供奉祖先灵位和许多菩萨的塑像,破“四旧”时,都被拉倒或者砸烂,我们就在黑不隆通的祠庙里藏猫猫,也不知害怕。

那时候缺吃少穿,冬天穿的鞋是毛翁子,衣服也是父母亲的旧衣料改的,没有吃的就到城东南的芦苇汪里去扒莲藕。那里离被炸掉的魁星楼不远,听父亲说,他小的时刻经常爬上魁星楼玩耍,那是邳城最高的建筑,有十多米高,曾经是邳城的一大景观!魁星楼四周是一片水汪,每年盛夏荷花绽放,婀娜多姿,分外妖娆。特别是大片的蒲苇,给邳城的百姓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入。我和姐姐时常去割蒲苇,回来用石碾碾压后,用来编织蒲包,当时一个蒲包一角钱,能买二斤食盐呢!1967邳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父亲说在炸魁星楼的时候,第一次没有被炸塌,魁星楼被炸倾斜依然耸立不倒,而后又进行了二次爆破!

父亲经常给我们聊历史往事,1668年郯城发生8.5级大地震,下邳古城被黄河决口淹城沉没,然后选址在邳城建城,当时还专门请了风水大师来看。大师说:北有洪福山,东有龙凤河,西有富饶地,南有古运河,是块风水宝地!从此历经三百多年的建设,府衙、监狱、魁星楼、城墙、黉庙......直到1954年邳县人民政府迁往运河镇,大型建设才逐渐停止。

小的时候记得邳城大部分建筑还是青砖小瓦,民居造型古朴、秀巧、典雅,建筑结构多以砖木为主、石砌墙基,临街商铺多以活动木板为门,主要街道用大理石铺设,古色古香。每家相隔的三尺巷比比皆是,有一次去找普建、现良小朋友去玩,都能转晕摸迷,有时在三尺巷的墙面上,会看到一块块用水泥涂成的小黑板,上面时常写上毛主席语录和儿歌什么的,有些儿歌到现在还能记上几句:“疟疾蚊子传,得病误生产,党和毛主席,十分关心咱......

在邳城的城山上,还有一口天泉,天泉深不见底,曾经有人用铁丝,向下捅了百米,还是够不着底。记得有一年大旱,很多水井无水可打,我就和母亲一起去城山天泉打水。现在每年的清明去城山祭拜老父亲时,还要去那口天泉看上一眼!

有一年随母亲在邳城邻近的公社扒河,有一个生产队挖出了龙骨,当时聚集了很多人,我们小孩子都跑去看热闹,印象中龙骨很大很长,后来听说是大象的骨头。现在静静地躺着邳州的博物馆里,它就是被誉为“亚洲象牙化石之王”的两根象牙化石,成了邳州的镇馆之宝!一根直径24公分,长度3.66米,重300多斤,另一根小一些,这足以证明远古时期的邳州大象有多么巨大了!可惜当时人们的保护意识淡薄,很多的骨头被人们认为是龙骨,有人说龙骨能止血化瘀,能治病,成了人们争夺的宝物,.实在令人痛惜!

洪福山和艾山是我童年和小伙伴最喜欢爬的山,刚刚记事的年龄,老父亲就给我讲洪福山和艾山的传说,杨二郎担山撵太阳,最后他实在是太累了,就地歇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一歇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知道再也追不上太阳,索性就撂挑子了,一头形成一座山,一座是艾山,一座就是洪福山。两山之间,有一条河,叫龙凤鸭河,我们叫龙凤河,据说杨二郎就是喝了这条河里的水,甘泉润喉,微风沐身,睡意朦胧,才耽误了赶太阳。

冬天的龙凤河常常结冰,白茫茫一片,小伙伴们就溜冰过河,跑到对面的艾山尽情玩耍。一次生火烤煎饼,把荒草也点燃了,火势越来越旺,惊慌失措的小伙伴们,拼命用脚踩,用头砸,然而都无济于事,情急之中还是我想到一个办法,找来松枝抽打,才把熊熊的火苗扑灭。现在想想都后怕。

洪福山也叫大成宫山,因毗邻老城,所以也叫城山,城山上随处可见青砖断瓦,据说是山上的炮楼被炸留下的,也有的是“破四旧”拆除寺庙留下的,小的的时候在山上时常还能捡到子弹壳,用水清洗干净,放在嘴边当哨吹。

现在的城山道路泥泞,凌乱不堪,没了儿时鸟语花香的记忆。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还能看到古城的青砖小瓦,曲径通幽,荷花环抱魁星楼。

特别鸣谢

徐州市垚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大力支持






谢谢收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