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待分类 / 喝雨水、挖野菜,中国“最孤独”的大使,...

分享

   

喝雨水、挖野菜,中国“最孤独”的大使,唯一的伙伴是条狗!

2021-09-23  图说历史

喝雨水、挖野菜,中国“最孤独”的大使,唯一的伙伴是条狗!

在普通人眼里,“大使”是驻外国的最高级外交代表,代表着一个国家的颜面和地位,他们每天出入各种高级场合,生活在镁光灯的焦点下。然而,并非所有外交官的生活都是如此光鲜亮丽,中国“最孤独”的大使吴钟华,就在一个“荒岛”上过了三年“鲁滨逊式”的日子。

出任岛国大使

在茫茫太平洋的中南部,有一个陆地面积仅为811平方公里的小岛国,它便是有着“世界尽头”之称的基里巴斯。八九十年代,这个国家尚处在半原始状态,岛上没报纸、没广播,更没有电视,大部分岛民都是以打渔为生。当时,我国很多外交人员都没听说过这个国家,翻地图都要找半天。

1980年,中巴两国建交,但我国一直未在该国设立大使馆,也没有派大使。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1990年2月24日,吴钟华走马上任,坐了10个小时的飞机,开始了他一人一馆的“荒岛”大使生活。

所谓的“大使馆”,其实是吴钟华租来的一间民房,由于长期无人居住,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装饰,唯一带有一点中国元素的装饰品,还是他从斐济带来的一本中国挂历。即便是这样的房子,还是当地的警察局长出面,吴钟华才得以租下来的。

为了尽快举行开馆招待会,吴钟华简直忙“疯了”:设计“使馆”大门、修篱笆、建车棚、买材料、装电话和传真机、买汽车、买保险柜、发请柬等等,这一切都要在三天内完成。那几天,吴钟华的腿都快跑断了。

2月28日,在吴钟华的努力之下,开馆招待会如期举办,简单而隆重。宴会上的餐点,是从岛上唯一一家旅馆定的,仅有的“奢侈品”,还是吴钟华赴任时带来的几盒罐头,客人们都没见过,便争着品尝。后来,基里巴斯总统夫妇临走时,还不忘把剩下的罐头带走。

由于来宾太多,吴钟华时而站在门口迎客,时而又进屋陪酒,前来赴宴的外国使节不知情,他们东瞧瞧西看看,纳闷怎么只有一个人招待,其余人去哪了。席间,他们了解到中国使馆只有吴钟华一人,宴会上的一切都是他独自准备的,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按计划,宴会从晚6点持续到8点,但吴钟华是从早上6点开始忙,送走最后一位贵宾时,已经是深夜12点了,整整站了18个小时。此时,他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双腿都僵直了。可此时他还不能休息,因为还要打电报,将宴会上的消息及时发回国内。

生日“礼物”

吴钟华自幼生长在农村,家境贫寒,从未给自己过过生日。对他而言,生日不过是人生的一个节点而已,庆祝也罢,不理睬也罢,它都会悄然而过,不会因你吃了一碗“长寿面”就真的长寿,也不会因为不过就短命。所以,几十年来他都没把生日当回事,平平常常的就过去了。然而这一年,一份独特的“生日礼物”却从天而降。

招待会后不久,就是吴钟华的生日,可他哪有闲心想这些,只是专心计划上半年的工作。3月2日,警方突然在使馆附近拉起了警戒线,吴钟华一问才得知,地下竟然埋着一枚500磅的炸弹,足以毁掉周围的一切,吴钟华只好跟岛民一起离开,到其他的岛上躲避几日,等待警方排除危险。

吴钟华后来了解到,二战期间,美国为了从日军手里夺下该岛,曾一天内投了2100吨炸弹和航弹,使馆旁边的那颗未爆弹,就是当年留下的。而这样的炸弹岛上还有很多,所以他们至今不允许放火烧垃圾,生怕一不留神就引爆了地下的炸弹。

吴钟华考虑再三,为了安全起见,决定寻找新的馆址。最终,他在塔拉瓦岛建了一座茅草屋,成为中国大使馆的新馆。(如下图所示,中间穿短裤者为吴钟华,右侧怀抱中的那条狗,则是他驻岛三年唯一的伙伴)

两次与死神擦肩

“炸弹事件”过去没多久,险情又接连出现。

吴钟华孤身海外,身边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有一天他实在闷得慌,便去海边走走散散心。路上,他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随即失去了知觉,原来是被一个醉汉骑摩托撞了。这次意外差点要了吴钟华的命,可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而是锁在保险柜的数万元建馆费和机密文件。

还有一次,基里巴斯外交部的常务秘书彼得,邀请吴钟华去深海捕鱼,又差一点让他丧命。

在基里巴斯,捕鱼就跟我们买菜一样,上至总统下至平民,每天晚上都要出海捕鱼,一直到半夜才满载而归。彼得跟吴钟华关系不错,多次邀请他下海捕鱼,说到了这不体验一把深海捕鱼,就跟到了北京不去长城一样,实在是太遗憾了,但每次都被吴钟华婉言谢绝。

说实话,吴钟华也想去,可他给自己立了规矩:只在浅海游泳,绝不去深海捕鱼。原因很简单,中国大使馆就他一个人,万一出了点事,后果不堪设想。没想到,吴钟华的谨慎真的救了他一命。

1990年4月27日,彼得与吴钟华商议完国事,再一次邀请他去深海捕鱼,并保证一定不会出事。吴钟华拒绝了多次,这一次实在不好推脱,恰好第二天是周六,便接受了邀请。谁知,周六晚上过了约定出发的时间,彼得却没有出现。吴钟华以为他临时有事去不了,便专心地做自己的事了。

4月30日,周一。吴钟华参加外事活动,始终没见到老朋友彼得的影子,询问总统后才得知,他自从上周六出海打渔,就一直没回来。总统派了飞机和船只搜寻,又请求新西兰空军和美国海军协助,也未能找到他的踪迹。

总统的话震惊了吴钟华,他想不通两人既然约好了,彼得为什么不叫他?同时也后怕,如果真的跟他一起出海,后果又会怎样呢?13天之后,他的疑问有了答案。

5月11日,彼得被美国海军发现,他此时虚弱得只剩一口气,而跟他一起出海打渔的同伴,早已葬身鱼腹了。后来,彼得告诉吴钟华,当天他开完会已是晚上7点,海水已经开始退潮,来不及去喊吴钟华,所以就跟另外一个同伴出了海,没想到遇到了风暴。吴钟华阴差阳错,再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荒岛求生”

基里巴斯是个岛国,老百姓平时吃的粮食,都是些生鱼生虾。这东西偶尔吃一顿美得很,可若是餐餐吃,年年吃,吴钟华这个河北汉子实在受不了,看到鱼就犯恶心。要想吃水果和蔬菜,至少得等上2个月,因为澳大利亚商船2个月才靠港一次。

有一次,吴钟华教当地人做红烧鱼,偶然听说有一种树的叶子可以吃,他如获至宝,回去就在大使馆门口种了两棵,馋的时候就爬树摘树叶。

还有一次,他听说岛上有个地方长青苔,就带着小铲子去挖。你能想象一国大使,撅着屁股挖青苔的场面吗?然而,这样的东西吴钟华还舍不得多吃,挖来的青苔都要晾干保存起来,偶尔吃一点解馋。

最让吴钟华难忘的是,1990年7月的断粮危机。由于整日忙于工作,吴钟华没有在意自己的存粮,等他意识到粮食不多时,所有粮店的米都卖光了。他开着车子转遍了岛上的所有小卖部和商店,什么吃食也没买到,而运送粮食的货轮还要等很久才能来。

吴钟华心里有点慌,自己在国外没什么朋友,没水可以喝雨水,断了粮那真要饿肚子。幸运的是,在一位警察的帮助下,他在一家小卖部买到了十几斤大米,勉强渡过了难关。

三次落泪

在基里巴斯,生活再苦,工作再累,这些吴钟华都能忍受,但有三次他却情不自禁地流泪了。

大使馆的一切,几乎都是吴钟华亲手建起来的,光是门前的旗杆,从设计到安装,就足足花了他三个月。当五星红旗第一次正式在大使馆前徐徐升起时,吴钟华的眼睛湿润了。国旗飘扬的地方,就是祖国的土地,这是他第一次落泪。

那个年代,通讯条件十分有限,基里巴斯更别提了,吴钟华跟家里联系只能靠书信,这一来一回将近一个月,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也来不及通知他。

1990年4月23日,吴钟华收到家书一封,拆开才得知,父亲于24天前去世了。遥想当年,他第一次离开家门上大学,一贯沉默寡言的父亲站在村口,对他说:“出去以后别忘了家”。

吴钟华心里明白,祖祖辈辈好不容易出了个大学生,父亲既高兴又担心,怕他出去忘了根。如今他出息了,父丧却不能归,作为儿子他心里怎能不难受。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吴钟华白天参加基里巴斯法院揭幕仪式,在众人面前强颜欢笑,晚上却抱着家信暗自流泪。

1990年国庆前夕,吴钟华准备举办招待会,宴请外宾。但是基里巴斯没有印请柬的地方,他只好坐飞机前往斐济,顺便把他留了7个月的头发给剪了(当地没有理发店)。得知他要到来,斐济大使馆的同志们早早地做好了饭菜,吴钟华难忍激动,与大家握手拥抱,欢笑中眼泪又一次没忍住

文末

独守基里巴斯大使馆三年,使馆从无到有,从茅草屋到标准住宅,使馆内的桩桩件件,都浸透了吴钟华的心血与汗水。陪在他身旁不离不弃的,只有那一条小狗,这中间的酸甜苦辣,我想只有吴钟华自己才能体会吧。从吴钟华的身上,我看到了中国人的坚韧与乐观,感谢他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外交官的风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