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待分类 / 匈奴传《二十三》一南一北

分享

   

匈奴传《二十三》一南一北

2021-09-23  陆一2
           呼韩邪单于临终之时,遗言让自己的儿子们依次作单于。儿子们倒也听话,单于宝座依次传递,公元十八年,传到了舆的手上。舆做了单于,按照次序任命王昭君的儿子右谷蠡王伊屠知牙斯为左贤王,做这场单于接力赛的下一个接棒人。然而舆做了单于后,慢慢品出了权力的滋味,所谓食髓知味,深感权利的可爱,肥水不流外人田,便想违背呼韩邪的遗言,把单于传给自己的儿子。于是就找了个借口,剥夺了伊屠知牙斯的接力赛资格,并杀了他,立自己的儿子乌达鞮侯为左贤王,作单于的继承人。可怜的伊屠知牙斯空等了五十多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并且性命不保。王位的继承自有其固定的秩序。而这种秩序一旦被打破,必然会引起动乱。
        春秋时期,吴国国王寿梦有四子,分别是诸樊、余祭、余昧和季札。季札贤,寿梦欲将王位传给他,而季札辞让不受,大概说自古立长立嫡之类,寿梦只好传给长子诸。诸樊死前,遗命余祭继位,并要兄弟们次第相传,一定要传到季札,以遂父亲宿愿。余昧将死时,授命季札继位,不料季札再次辞让,并且出走了。吴国人于是立余昧子僚为王。这下子诸樊的儿子光不高兴了,发牢骚说,我父亲兄弟四人,应当传位给季札。我父亲先为王,季札不想当国王,就应该传给我,凭什么要立僚为王呢?于是便招募到刺客专诸,刺杀了王僚,自立为吴王,是为阖庐。想不到几百年前的一幕又在匈奴重演。
        呼都而尸单于杀了伊屠知牙斯,惹恼了一个人。此人就是呼都而尸单于的侄子,乌珠留单于的长子,时任奥鞬日逐王的比。早在西汉时期,汉朝政府把归顺的匈奴人安置在边境八个郡县,保留他们的部族结构,依旧由其自治,称为属国。王莽新朝末期,汉匈边境再起战火,这些属国很快归顺匈奴,成为匈奴骑兵进攻汉地的先锋。为便于管理,呼都而尸单于在这里设置了八部大人,而以日逐王比作为他们的总头目。这是匈奴第一次改变左、中、右三权分立的格局,一变而为左、中、右、南四部。面对呼都而尸单于的独裁行径,奥鞬日逐王比心怀不满,发牢骚说:“如果按兄弟次序来说,右谷蠡王伊屠知牙斯应当继位;如果可以传给儿子的话,那我是前任单于的长子,我应当继位。”比既怨恨呼都而尸单于,又害怕祸及自身,去单于王庭议事的次数就渐渐少了。时间一长,呼都而尸单于也对他起了疑心,派了两名骨都侯去比的驻地监督他的部众。呼都而尸单于二十八年(46年、建武二十二年),呼都而尸单于在位二十九年后病死,儿子乌达鞮侯即单于位。
       然而这位乌达鞮侯无福消受乃父留给他的权利美味,单于宝座还没有坐热就一命呜呼了。主政贵族们又立乌达鞮侯的弟弟做了单于,是为蒲奴单于。右奥鞬日逐王比在这场单于接力赛中竟然被剥夺了参赛资格,心怀愤恨,便欲与蒲奴单于分庭抗礼。其时,匈奴境内连年干旱和蝗灾,赤地千里,草木尽枯,又加上瘟疫流行,人畜死耗大半。普奴单于元年(47年)春,蒲奴单于害怕东汉王朝趁匈奴灾荒之际出兵讨伐,派遣使者到渔阳会见汉朝官吏,希望与东汉和亲。
          光武帝刘秀知道,由于自己忙于平定内乱,无暇顾及北境,匈奴人得寸进尺,不断侵扰边塞,和亲不过是匈奴人索要财物的借口,因此,出于礼仪上的考虑,仅仅派中郎将李茂回访匈奴。右奥鞬日逐王比得知单于和亲意图,深知汉匈一旦和亲,自己的下一步行动便无法实施,就借身处边塞之便,先行密派汉人郭衡带了匈奴地图到了西河郡,献给了西河太守,要求归顺汉朝。右奥鞬日逐王比的一行一动早被负责监视他的两个骨都侯察觉,趁参加五月龙城祭祀的机会禀告了蒲奴单于,密谋杀掉右奥鞬日逐王比。不巧右奥鞬日逐王比的弟弟渐将王潜伏在王庭蒲奴单于身边,得知此事,忙快马奔回八部匈奴,告知了比。事已至此,右奥鞬日逐王比孤注一掷,急忙召集八郡部众共四五万人马,准备等两位骨都侯回来,便杀了他们起事。两位骨都侯领了蒲奴单于密令,回驻地便宜行事。还在路上,便发觉了比的动作,知道不妙,策马而逃,回王庭禀报蒲奴单于。蒲奴单于立即出兵讨伐,然而经过这场旱蝗大灾,已经没多少兵力可调,只带了一万多军士前往讨伐。日逐王比陈兵严阵以待,蒲奴知道打不过,只好撤回单于庭。呼韩邪二世二年(48年)春,八部匈奴贵族见事情到了如此地步,骑虎难下,只好顺从了比的归顺汉朝的主意,立比为单于,即醢落尸逐鞮单于,公开与蒲奴单于唱起了对台戏。当初比的祖父呼韩邪单于归顺汉朝,换来了匈奴几十年的安定。为了沾一沾祖父的光。比决定袭用呼韩邪的名号,也叫做呼韩邪单于。我们权且称他为呼韩邪二世。
          这年冬天,呼韩邪二世来到五原塞,向汉朝表示永为藩篱,抵御北虏(北匈奴)。称自己的同族为“虏”,说明八部匈奴因为长期汉化,与北匈奴在生产方式、文化形态上已经存在很大差异,南匈奴已经在不自觉中接受了汉人的“夷夏之辩”,而且认为自己已经脱离夷的行列。汉光武帝刘秀一直为北方边境发愁。他知道自己的手下众将对付各路豪强地主等无组织的乌合之众还可以,而要对付强悍的匈奴铁骑,实在勉为其难。而匈奴一直是凭借武力骚扰边塞,索要财物。如今主动归顺,正不知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刘秀便要朝廷大臣议论此事。大臣们都认为,如今天下初定,国力空虚。而匈奴人性情乖戾莫测,这归顺的事情不能答应。
             东汉开国名将耿弇的儿子耿国时为五官中郎将,眼光独到,说:“臣以为宜如孝宣皇帝接受呼韩邪单于归顺的旧例,接受比的归顺,让他们在东方抵御鲜卑,北边抗拒北匈奴,带领四夷,保卫边郡,使塞下再无夜开城门之警情,实在是保万世安宁的良策。”呼韩邪单于二世见汉朝迟迟没有回音,唯恐发生意外,忙又派儿子带上大批礼物到洛阳当面陈说自己的心愿,并把儿子留下作为人质。刘秀采纳了耿国的建议,同意比归顺汉朝。建武二十六年(50年),刘秀派中郎将段彬副校尉王郁出使南匈奴,帮助比在五原塞以西八十里处建立单于庭,又仿照西汉对待呼韩邪单于的旧例,颁给金质玺绶、冠带、衣服、车马、锦绣等物及米两万五千斛、牛羊三万六千头。为便于以后控制,汉朝又把比的单于庭迁到云中郡。从此,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南、北匈奴的分裂,使匈奴势力再次受到削弱,并成为匈奴由盛转衰并西迁的转折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