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源居士 / 待分类 / 红顶商人胡雪岩不为人知的风水

分享

   

红顶商人胡雪岩不为人知的风水

2021-09-24  桐源居士


晚清首富胡雪岩,获“布政使”衔,官居二品,戴“红顶”、穿“黄马褂”

纵观清朝200多年历史,经商获仕、戴红顶又穿黄马褂的,仅胡一人而已。

但就是这样一位红顶商人,在人生的巅峰时刻到来不久,命运却发生戏剧般的逆转,最终30年积累,一朝破产。

1885年11月,胡雪岩给后人留下“不要经商,勿近官宦,不要和李姓通婚”的遗嘱后,惨然离世。

近百年来,研究胡雪岩的人很多,“胡雪岩热”持久不退。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注定了生前不平凡,死后将被长久怀念。

胡雪岩 像(来源:hi.baidu.com)

胡雪岩乐善好施,有“首善”之名。

他的思想深邃,经营理念闪耀着质朴的文明之光。其“戒欺”店训,“是乃仁术”“真不二价”“顾客乃养命之源”等内容,超越了中医药范畴,为打造“诚信”社会作出最明确的行为诠释、道义规范。

不同的人,会从胡雪岩身上得出不同的感悟。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位商人”,时人常有“经商要学胡雪岩”“做事要学胡雪岩”的谓叹。

富豪胡雪岩,名人胡雪岩,免不了的众说纷纭。包括他的籍贯、故里和生平。

胡雪岩生前身后,历史脉络一清二楚。

其事业在杭州,安葬在杭州,但攸关胡雪岩的风水根基却不在杭州。

胡雪岩祖居

安徽绩溪一个名湖里的村庄,那里有胡雪岩出生地祖宅,有胡雪岩祖坟。

胡雪岩发迹后迁走的祖坟遗迹仍在,乡亲间口耳相传,老年人记忆犹新。

荫佑胡雪岩的阴阳二宅,到底隐含着怎样的风水奥妙?胡雪岩发迹后缘何迁坟,当中发生了什么,对其后来发展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时间渐渐远去,历史细节或许已经模糊,但真相不改。

风水的变迁可能导致现实的动荡,其中的偶然与必然,应当探寻,值得深思。

田野考察

2019年11月15日,《人文中国行》摄制组一行在完成龙川人文探寻之后,对相距不远的胡雪岩祖居、祖坟进行了田野索证。

在民间,大凡出了人才的阴阳二宅,家族必定严加保护,慎重迁建。顺风顺水一路走来的胡雪岩,偏不这么做。

19世纪中页,胡雪岩发达了。显赫后的胡雪岩,片面理解古徽州人“拾黄金”的习俗,挖开祖坟,将先人骸骨悉数分拣,迁往杭州,再风光大葬。

坟去墓空

杭州风景迷人,给了胡雪岩崭新的视野和事业基础。

也许,在胡雪岩心目中,杭州新址风水定必是优于湖里村祖茔旧穴的。

确实,迁坟之后,胡雪岩也曾煊赫一时。

但事与愿违,“看他楼起,看他楼塌”,短时间内胡雪岩事业、家业俱毁,人间天堂与地狱如梦幻般地迅速演绎了一遍,无可避免地败落了。

胡雪岩究竟为了什么作出迁坟决定?他是什么时间迁坟、如何实施的?这是一个史学之谜,更是一个风水之谜。

人生如水,来而复去;命运如潮,潮起潮落。

毫无疑问,湖里是胡雪岩的风水之根;失湖里,胡雪岩个人大好前途尽失。

故土回眸,山水依旧。胡雪岩出生地祖居、宗祠位于安徽省宣城市绩溪县湖里村,枕山临水而建,今虽破败,但雕梁画栋,难掩昔日之富丽;胡雪岩祖坟位在(此处缺16字),现墓穴一空,地是坟非。

祖坟、祖居,阴阳二宅同出一脉,坐北朝南。

胡雪岩祖坟与祖居,猜一猜在哪?

小时候,胡雪岩就在祖居后山上放牛。一直到13岁那年,胡雪岩走出湖里,东往杭州。

放牛于山上的胡雪岩,家贫如洗,少不更事,不懂得祖上所留平常“一堆”,荫其日后巨富,又因其在最不应该轻举妄动的时候迁建祖坟,适得其反,从山巅跌落谷底。

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被县志描述成“山顶平衍”的灵山,其实并不平衍为土星,而是高大圆润,作金星。

厘清这一点,对正确识别胡雪岩祖地形峦十分重要。

灵山山顶东南下,约(缺1字)公里为胡雪岩祖坟。又南,为胡雪岩出生地祖居、宗祠。

牛车——试试您的眼力

灵山抑扬顿挫,南下约一里为出水塘,平铺直陈,然后一伏一起,山势逶迤右向,往西南顺水而去,左则脉发数支,连绵包裹向东,南连一圆形山丘居中,状如轱辘,胡氏祖坟准确地扦穴于轱辘南缘。

灵山下,一脉中出,历经三次顿挫,临河约300米铺毡展褥,开面向东南,穴山上下千米尽为砂首,合成一形。登源河宽逾百米,弯环流淌于前,形如玉带缠腰。

龙脉于此尽结。灵山山腰下金星转土,西南起伏连动若牛形,趋下水,为去;东北诸砂作手,处上水,前出卫护;居中南下一丘,连环若盘。以其生动回曲之势,胡氏祖坟结(此处缺15字);胡氏祖居、宗祠适建(此处缺9字)。

凤翔

前有风水奠基,后有人生荫应。山川形胜,人情禀赋,命运悲欢,无不契合。

世人难懂胡雪岩,缘跌宕起伏;风水透视胡雪岩,唯一平如砥。

胡雪岩风水之根深扎湖里,发迹后迁坟西湖,其后败落,既是时间上的巧合,又是偶然中的必然。

败落的必然性蕴涵在湖里牛车的山山水水、方方面面,结果只是表现方式、具体时间而已,一无二致。

胡氏家族在湖里传奇般地消失,像坟前的河水一样,随波逐流,一去不回。

昔日的陈年往事,在经历了百年变迁之后的今天,湖里村民们也记忆含混了。

大写个性、畅意人生绝不意味着凡事可以冒险。

有祖上风水如此的胡雪岩,尤其不能大意。胡雪岩大意了,个人偏好旁及风水,以致豪赌人生,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水口大开

山水缺失,风水忧患,现实中无不应验。

这是胡雪岩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红顶商人以其壮丽的人生谱写了一曲动人的商海悲歌。

远山环回、浩然正气的大鄣山脉,秀丽纷呈于胡氏祖地,不失荫佑之力。

无论到了哪里,湖里都是胡氏之根。

迁动根基后充分体会五味杂陈、坦然面对失败、思深忧远的胡雪岩,终究还是没能悟透风水。

因为胡雪岩留下的遗嘱,胡氏子孙再无经商,少涉官场政治。

斯人已去,时不再来,胡氏一族将来又当如何呢?

以上内容除考察照片外均出自桐源居士新著《千年堪舆——金玉满堂》。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