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TheBund / 待分类 / 中秋之后,过剩的月饼该怎么办?

分享

   

中秋之后,过剩的月饼该怎么办?

2021-09-24  外滩TheBu...
吃不完的月饼
能找到好去处吗


今年的月饼又吃不完了。

无论前一天被炒得有多火热,中秋过后,它们就都冷在了冰箱和餐桌上的角落。不仅身价大跌,如何处理也成了令人头痛的难题。

数据显示,有近66%的人不会吃完所有月饼,几乎半数的人会剩下大半。

为了不浪费,有人把它当晚餐,结果胃炎加重把自己吃进了医院。如果不强行吃,大公报预计,光是香港,今年弃置的月饼就有300万个。

过去5年,位于上海浦东的一家食物银行收到了12万盒捐赠的过剩月饼。今年中秋后,也保持着每天收到500个以上公众捐赠的频率。

原来,在月饼富翁们发愁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要靠捐赠,才能吃上今年的第一个月饼。

01
吃不完的月饼

昨天,李燕拆了一下午的月饼盒。

连同她在内的四五个义工的主要工作,就是拿着剪刀,把来自全国各地的月饼快递拆开,然后按保质期长短在另一边码好。

一整天下来,大家能拆出五六百个月饼。

她所在的地方是绿洲食物银行上海浦东的运营中心。它日常的职能,就是收集余量食物,然后向需要帮助的人派发。

今年中秋,工作人员第一次尝试向普通人征集吃不完的月饼,一周以来,已经收到了5000多个。

志愿者正在拆月饼礼盒 图/王鸣捷

这还不是全部,大量的企业捐赠正在路上。它们有的是没有发放完毕的员工福利,更多的,是酒店或月饼生产厂家销售不出去的库存。

一直以来,月饼都是个暴利行业,很多厂家忙上一两个月,就能赚到一整年的钱。

至于剩下的库存,项目主管王鸣捷告诉我:如果不捐,他们就必须报废,成本还高一些。

从2016年开始,绿洲食物银行已经累计收到过来自企业的12万盒月饼。其中,2018年的数量最多,光是一家月饼厂商就捐了5万盒。

“对方本来要捐16万盒的,但因为我们承担不起物流成本,只得放弃了。”当时已经是11月份,王鸣捷猜想,可能是积压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还有一家厂商甚至冷链送来了冰淇淋月饼,尽管保质期更长,但是由于没有储存条件,一到他们就赶紧发放了。

然而,尽管能接收一部分临期的月饼,对全国大量的过剩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

部分收到的月饼礼盒 图/王鸣捷

除了寄来包裹,还有不少住在附近的人会直接把月饼送到店面里。

放下礼盒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们,这盒价值要1000多元。王鸣捷看了看,盒子确实精致华丽,像是来自五星级酒店。

但他关心的只有保质期,拿到手里就开始检查,如果保质期太短,就得拆成散装尽快分发掉。

“对我来说,它不是什么高级月饼,就是个食物,我只想让它去到需要的人手里。“

02
吃不上月饼的人

这些捐赠的月饼,最终流向了社区低保家庭、环卫工人、建筑工地、农民工子弟学校等生活相对困难的人手中。

平日里,食物银行已经在通过社区和爱心组织向他们分发其他食物,这次送月饼,也多了一分节日的温情。

绿洲食物银行在徐汇滨江在建工地派发月饼

对很多低保老人和外来务工人员来说,他们既不会主动掏钱去买月饼,也没有人会主动给他们送。

今天上午,1200个散装月饼被送到了徐汇滨江在建工地。哪怕已是节后,不少工人兄弟看到了月饼,依然非常高兴。

前几天,不少环卫工人们在收到月饼后,也很乐意顺便处理堆积如山的礼盒和快递包装。

本周末,王鸣捷计划在向塘桥社区的低保老人派送。

由于月饼高油高糖,他们也会提醒老人们每次少吃一点,最好在下午饿的时候作为零食,不能把它当饭吃。

募集的时候,绿洲食物银行会明确要求,月饼不仅必须包装完整,考虑到物流和分发的时间,保质期也需要在十天以上。

志愿者在分拣时,会按保质期长短仔细分类并贴上标签,一旦发现过期的,就会弃用。但如果是稍短于十天的,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他们也会马上就近分发。

几年下来,王鸣捷能发现,随着人们对临期食品的接受度提高,更多的食物能得到更好的利用了。

志愿者正在给月饼贴保质期的标签 图/王鸣捷

工作完,第一次来当志愿者的李燕大为感慨。

尽管她同意自己现在干的是件献爱心的好事,但也明白这是因为被人们浪费的月饼实在是太多了。

在国外旅居多年,李燕刚回上海不久。在她眼里,今年中秋节最有价值的瞬间,不是收到任何礼盒,而是和孩子一起分食了一个月饼,边赏月边讲述背后的传统文化。

这本就是月饼最初的意义。

03
月饼经济该降温了

如今的月饼,总被人关心的是到底有多“卷”和多贵,越来越丧失了作为食品的属性。

节后,外滩君调查了一圈,结果发现,几乎身边所有人都在把收到的礼盒重复送人,真都挨个尝过的真没有几个。

送得出去还是好的,更令人头痛的是部分定制月饼送都送不掉。或许宛平南路600号的月饼秀起来倍儿有面子,但其他打着公司大logo的,可就没有那么吃香了。

事实上,当提到月饼就只能想到送礼时,它的意义也早就不在味道上了。

在月饼市场上,价格虚高和过度包装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

如今,各大月饼厂商依然是争先恐后地在外形上做文章,要么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高级礼盒,要么就是五花八门的造型,有时还会出现根本不该在食物上出现的颜色。

偶尔一两个关注味道本身的,也没怎么在老口味上精进,反倒做出各种“奇葩”口味,无论是螺狮粉、小龙虾,还是乳酸菌,都是创新有余,好吃不足。

尽管越来越多的人说月饼难吃了,它的价格却一路走高,动辄几百,再贵的偶尔上千。相比起低廉的成本,数据显示,有些品牌的毛利率可以达到60%左右。

高颜值和高回报的背后,月饼还有高油、高糖、高脂这另外的“三高”。如果大量食用,很可能对健康有害无益。

前段时间,甚至有人因为连续拿月饼当晚餐加重了胃炎,导致呕吐和消化道出血,可谓是得不偿失。

医生提醒,像月饼这样的热量炸弹,最好依照“少吃多次”的原则切分食用。

合家分食,组成了最开始的中秋团圆夜。

但当今时代,月饼身上更鲜明的,是作为社交硬通货的价值。

或许,只有让月饼逐渐回归传统节日的意义本身,它带来的食品浪费,才能真正终止。

文、编辑/Freya
部分资料来自绿洲食物银行、浦东发布、艾媒咨询数据、大公报
部分图片来自绿洲食物银行
文中李燕为化名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