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红孔雀 / 情感 / 新婚7个月,妻子接侄子来家里过暑假,丈夫...

分享

   

新婚7个月,妻子接侄子来家里过暑假,丈夫加班回来果断离婚

2021-09-24  琉璃红孔雀

说到娶老婆,很多男人都对有弟弟的女人心存芥蒂,甚至萌生退意,不是人们对扶弟这件事反应过度,也不是娘家有难,不该帮一把,而是生怕超出力所能及的范围,给家庭的正常生活带来影响。

如果连自己的婚姻生活都过得不甚如意,还有意无意偏向娘家,甚至对娘家的要求盲目听从,只会招来伴侣的反感,就算当时不予计较,长此以往,男人断然无法接受。

网友“小熊”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父母帮着还房贷,自己的工资用来养家,妻子的收入自己存着,居然还想把房子过户给弟弟,婚姻仅仅维持了7个月,就面临破裂,来看看他的故事。

我今年28岁,因为初中成绩不理想,被父母送去了技校,起码还能学门手艺,总能谋求一份出路。毕业后就进厂工作了,一开始只能给师傅打下手,几经辛苦,才算熬出头,从学徒成为合格的工人。不得不说,车床加工是个辛苦活,作业时铁屑乱飞,一个班下来,又脏又累。

老婆是去年才入职的,比我大两岁,刚来的时候,着实让厂里百十来个老少爷们眼前为之一亮,她的长相在我们这一亩三分地算得上出众。

本来我是没有机会和她恋爱并结婚的,因为年底活动我们被分到了一个组,聊得比较投缘,我才甩开膀子主动发起追求,得手之后,男同事们无不羡慕我有福气。

经过小半年的交往,我们的感情越发稳固,商量着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把婚事敲定下来,我父母没什么意见,只要我看好的,他们就喜欢,只是岳母不太赞成,觉得我只是工人,买不起婚房,出不起彩礼,闺女嫁给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更别说自己跟着吃香喝辣了。

虽然岳母的话不中听,但这就是现实,本指望老婆能做通岳母的工作,可僵持了好一阵子,没取得任何进展,反而还怪我没诚意,思来想去,我还是捧着18万彩礼,正式上门提亲。

对于我来说,工资满打满算不过六千出头,18万彩礼快赶上我三年收入了,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母亲劝我往好了想,毕竟“抬头嫁闺女,低头娶媳妇”,将来把日子过好,心里的疙瘩也就解开了。

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家里家外全由老婆做主,别的事都好说,只有一点让我耿耿于怀。按说夫妻之间不分你我,工资应该放在一起花,老婆却以婚房又没写她的名字为由,拒绝分担家庭的开销,说那样自己就吃亏了。

于是,房贷和生活费都从我的工资里出,她的钱自己存着,遇到周转不开,就打发我向父母求助。坦白说,我是个老实人,耳根子软,见不得老婆又哭又闹,尽量顺着她的心,可没想到这样一来却惯坏了老婆。

婚后的第三个月,她直接把房贷推给了父母,说准备要孩子,花钱的地方多,为了早点抱上孙子,父母二话不说,承担了我的房贷。

如果她能就此打住,或许就没有后面的糟心事了。

老婆打小就被岳母灌输“以弟弟为中心”的生活目标,不但如此,小侄子更是老婆的心头肉,换季了给买新衣服,逢年过节给红包,买的零食和玩具家里都快堆不下了。

岳父母经常夸侄子聪明,天赋不凡,将来必有出息,嘱咐我们要多上心,争取把孩子供出来,到时候作为姑姑和姑父倍有面子,我心里是有意见的,所以默不吭声,而老婆则拍着胸脯保证,会当成自己的孩子不遗余力。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岳母所谓的“上心”,指的是我家那套学区房。起初,他们想把侄子的户口转过来,得知非直系亲属行不通,又想让我把房子过户给他们,等到侄子完成学业,再把房子还回来。

一开始我被蒙在鼓里,老婆怕我不答应,并没有开门见山,绕来绕去打起了亲情牌,把正值暑假的侄子,连带着岳母接到了家里。

我对小舅子一家是存有偏见的,所以对她侄子也没有好感,面对我的冷淡,老婆直言,“小侄子聪明可爱,我是为了沾沾孩子气,到时候你再加把劲,我们生个大胖小子。

话说到心坎上,我默许了老婆的做法,殊不知这是她的一套组合技,先让我和孩子培养出感情,然后再提要求,就不会显得突兀。

我家是两居室,侄子跟老婆睡主卧,岳母住次卧,而我被安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三天五天的我都能忍,没想到她们一住就不走了,岳母声称白天要照顾孩子,孩子也活蹦乱跳地说离不开姑姑。

这下我可犯愁了,我年纪轻轻,才刚结婚半年,压根熬不住独守“客厅”,再加上侄子晚上节目多,闹起来半夜都不睡觉,着实让我睡不踏实,以至于在作业中走神,不小心绞断了半根手指,老婆不但没一句心疼的话,还怪我粗心大意。

自从娘家的一老一小住进来,老婆可谓是盛情招待,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就差没供起来,生活费直线上升,想到父母还在老家为了自己的房贷奔波,连顿馆子都舍不得下,心里就不由得发紧。

那天厂里加班,回来已经快九点了,又累又饿,站在门口翻找钥匙的时候,就听见家里传来嬉笑声,进门后一片繁荣的景象映入眼帘,小舅子一家和岳父都来了,正围坐着打扑克。

我打过招呼,一头扎进厨房,想找口吃的,结果灶台上一片狼藉,没人记得给我留饭,水槽里还堆满了没刷的碗和盘子,像给我准备似的。

我头皮一阵发麻,火气顺着嗓子直窜脑仁,正要找老婆问个究竟,却看到岳母一边朝我招手,一边向老婆使眼色,我不明所以,快步走了过去。

“老公,这么晚才回来辛苦了,想吃啥,我让妈给你做点热乎的。”

老婆一反常态肯定有求于我,果不其然,她把我拉进房间说到了正题,“能不能把房子先过户给弟弟,事关侄子的前程,父母和她们一家都来了,就是看你什么态度,行的话明天就去办手续。”

说是商量,但听这口气分明是通知,我直接摆了摆手,告诉她这事没得商量,我的房子凭什么拱手相让,先不说房子的价值,就说等到我有了孩子,又该怎么办?

老婆似乎早有准备,笑着说不耽误,晚两年再生孩子就不冲突了,本来就饿得心慌,被她这么一气,浑身直打哆嗦。

怪不得老婆一直不肯要孩子,原来问题出在这,她心里想着的永远是父母和弟弟,完全不考虑我和父母的感受,老婆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我所能承受的底线了,我一咬牙结束了7个月的婚姻。

孔雀心语:

宁可损失18万彩礼,也要放生这种现实版的樊胜美,可见他已经到无法容忍的地步,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而有不计后果地“扶弟”,远胜于危墙,堪比随时会坍塌的高楼大厦。

如果还没有结婚,想怎么帮衬家人,全凭自己的心情和感情,反之,如果已经成家,牵扯到和亲戚的金钱往来,就不能“独断乾坤”,评估自己的能力后,一定要和伴侣商量,否则贸然伸出援手,就是对另一半的不尊重,对家庭的不负责。

好的婚姻,夫妻之间向来是并肩作战,懂得相互配合,因为任何一方拖后腿,势必会给对方增加压力,时间长了,不但两个人拉开了距离,还可能在家人面前不讨好,到头来,脸上的快乐,别人看得到,心里的苦闷却无人知晓。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