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轩345 / 咏花草树木鸟兽 / 落叶之美

分享

   

落叶之美

2021-09-25  静雅轩345
图片

北宋诗人唐庚说:“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僧人居住在崇山峻岭中,几乎与世隔绝,他们不知道今夕何夕,看见树叶的凋落,就知道秋天来临了。

是啊,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秋天是从一片两片旋舞着的落叶开始的。魏晋的大隐士陶渊明早就感知到了,吟道:

穷居寡人用,时忘四运周。

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

他隐居乡野山间,忘了四季的节序变化,从庭院里簌簌的落叶,知道秋已近了。而唐初的王建在《落叶》一诗中,感悟到落叶所传达的讯息:

陈绿向参差,初红已重叠。

中庭初扫地,绕树三两叶。

树上的绿叶稀稀疏疏,红绿参差,轻轻打扫,零散的落叶环绕着大树,依依不肯离去。

图片

落叶像一声声轻轻的叹息,漫起无边的思绪。离家千里万里的游子,从秋风卷起的落叶里看得见久违的家园,思乡之情油然而生。隋代的孔绍安说:

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

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

那早秋的几片落叶,宛若旅人一颗飘零之心,枯黄的叶子依恋着大树,迟迟不肯落下,羁旅之人何尝不思念着家乡呢?初唐的王勃在《山中》说:

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

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滚滚长江东去,将我送至万里之外的异域,望乡望得泪眼迷蒙,徒增伤悲。何况还有这一浪浪劲吹的秋风,这漫山遍野飘飞的落叶啊!晚唐的马戴说:“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这树是异乡的树,这落叶是他乡的落叶,这寒夜独对孤影的不眠人,也是无家的漂泊者!

图片

落叶像一幕幕粉色的记忆,撩动绵绵的相思。落叶总是和别离息息相关,秋风总是与清愁紧紧相连。面对匆匆飘过的落叶,唐代大诗人李白思念谁呢?他在《秋风词》上阕吟道: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他是在秋风清朗的月下思念家乡的恋人吧,落叶被风吹得时聚时散,栖息的寒鸦都被惊起了,相互思念的我们何时才能相见?这黄叶飘零的夜晚让我情何以堪!面对重重叠染的落叶,南唐后主李煜思念谁呢?他在《长相思》里慨叹:

一重山,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情人在霜月满天、红叶飘飞的深秋望眼欲穿,山那么高远,重重叠叠;水那么辽阔,渺渺茫茫,可我的思念染红了火焰般的枫叶,飘飘忽忽落到你的眼前......面对铺满长安的落叶,唐代“苦吟诗人”贾岛思念谁呢?他作《忆江上吴处士》歌曰:

闽国扬帆去,蟾蜍亏复圆。

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

此地聚会夕,当时雷雨寒。

兰桡殊未返,消息海云端。

他在思念扬帆远航的友人吧,几度月缺月圆,而今又是层林尽染。秋风款款,吹拂着清幽的渭水;落叶簌簌,覆盖了都城长安。依稀记得分别时的情景,老朋友啊,你的兰舟还在我的梦海里飘摇,你的消息渺茫在云海那边!

图片

落叶像一缕缕清幽的梵音,缭绕禅意的空灵。秋叶落在深山中,落在禅房里,弹拨出声声洞彻心灵的梵唱。唐人韦应物说: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

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寄全椒山中道士》

诗人在清寒的深秋,想起了山中隐居的僧友,他乐享清苦的生活让诗人挂牵。带着一瓢薄酒去看望,给僧人些许安慰吧,可这厚厚落叶铺满了山路,耳畔都是红叶黄叶的叹息,到哪儿才能找到他呢?李商隐也去山中拜访僧人,他寻到了吗?

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

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北青萝》

遍地落叶堆积,僧人何在?满山云雾缭绕,山路要走多久?初夜时分忽听僧人敲响钟磐,望见他悠闲地倚靠一枝老藤。呵呵,爱与憎只不过一念之间,作为大千世界的一粒微尘,我们何必计较呢?南宋僧人释文珦自号“潜山老叟”,他写了一首《落叶》,诗云:

落叶重重与砌平,流泉澹澹入池清。

无人训我无人到,独自吟诗独自行。

诗意简朴、空灵,那悠然那自在恰如随性的落叶,谁能修得呢?

图片

落叶像一页页轻灵的诗签,涂鸦美丽的诗行。秋深时节,一些树叶被霜色濡染,成了那种醉人的酡红。古人对红柿叶更为钟情,常常收集起来,在上面挥毫泼墨,写诗作词,寄予闲情逸致。

南宋杨万里对“柿叶临书”很感兴趣,他在诗中写道:“却忆吾庐野塘味,满山柿叶正堪书。”南宋的周端臣更有意思,说道:“满阶不听家僮扫,拟把新诗逐片题。”他把俏皮的秋风喻为诗人,不听家僮扫帚的支使,任意在落叶上写诗。宋元时期的刘诜却为无人在柿叶上题诗而感叹,他在《山居即事》中吟道:

村墅薄生理,门静如招提。

柿叶大如扇,满地无人题。

元末明初的高启惊艳于满地柿叶,捡拾回来,直接在红叶上题诗云:

斜阳流水几里,啼鸟空林一家。

客去诗题柿叶,僧来共煮藤花。

其中引了一则典故,是说唐代的郑虔好书无纸,慈恩寺有柿叶数屋,遂借居,日书殆遍。“藤花”借指酒,边欣赏红叶上的题诗,边煮酒把话,古人的雅趣今人如何能比?

图片

落叶像一只只翩翩的彩蝶,描绘春天的故事。落叶的美是铺展成的,在田间地头,在山野林间,抑或在小城一隅,那些树木有时是零零落落三两株,有时是成片成片的茂林修竹,“无边落木萧萧下”“万木萧萧共别离”,秋风扫落叶,叶落归根,无数片黑灰的红黄的落叶,扑进大地母亲宽厚温暖的胸怀,不消多久,层层叠叠,铺展成厚厚实实一层。

明代诗僧圆映在《落叶》诗中吟道:“莫将黄瘦片,还拟落花肥。”清代诗人龚自珍在《己亥杂诗》里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是啊,落叶终将在风霜冰雪中烂掉,化作黝黑肥沃的粪土,奉献给春天给绿苗给红花,终将孕育成夏的绚烂、秋的金黄。

-作者-

刘琪瑞,男,山东郯城人,一位资深文学爱好者,出版散文集《那年的歌声》《乡愁是弯蓝月亮》和小小说集《河东河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