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源易缘 / 待分类 / 林黛玉的眼泪为什么会倒着流?元春、香菱...

分享

   

林黛玉的眼泪为什么会倒着流?元春、香菱之死:姓夏的都是狠角色

2021-09-25  安阳源易缘

林黛玉的眼泪为什么会倒着流?元春、香菱之死:姓夏的都是狠角色

林黛玉爱哭人尽皆知,曹雪芹对她爱哭的原因解释是——“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神瑛侍者),也偿还得过他了”。

林黛玉报神瑛侍者对她的浇灌之恩,用的是眼泪去还。怎么用眼泪还恩?是不是每天对着贾宝玉无理取闹,一顿狂哭就算完了?

并不是,黛玉边哭边在她的《葬花吟》中写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一年到头,不是风霜,就是剑雨,每天都在刀尖上度过,可见黛玉爱哭,并不是什么多愁善感,而是她感到了危机四伏。


黛玉的危机来自哪里?黛玉刚进荣国府时,曾对众人说了她3岁时的一段离奇经历:

“那一年,我才3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她,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

癞头和尚说的话透露,黛玉的危机来自外姓亲友之人,自然就是她的外祖贾家,也就是说,贾家的危机,是她“见哭声”的原因。

可以说,自从黛玉母亲贾敏死了,黛玉见了哭声开始,她紧接着就被贾母接到荣国府,见了外姓亲友之人,自此之后,哭声不断,一直哭到“近年只觉心酸,眼泪却比旧年好了很多……”

黛玉是下世还泪的,泪尽之时,就是她报完恩,死亡之时。

那么黛玉是什么时候死的?80回前曹翁并没有告诉我们,但在黛玉的十二支曲判词《枉凝眉》里,却有一个关于黛玉泪尽的描述,非常特别: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黛玉的眼泪,从秋天流到冬天,又从春天流到夏天,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每天都在哭,正对应了“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但是仔细看这段话,却又很有问题。一年四季轮回,是从春生开始,然后是夏长、秋收、冬藏,但判词里却说,黛玉的泪珠儿是“从秋流到冬,春流到夏”,这是为什么?

曹翁这样表述,难道仅仅在说明黛玉的眼泪哭了一年又一年吗?结合原著的一些细节,笔者认为并不是,“从秋流到冬,从春流到夏”,恰恰说明,黛玉的死期正是——夏天。

元春和香菱:害死她们的人,为何都是心狠手辣的“夏”?

《红楼梦》里人物的名字不是乱起的,脂砚斋曾多次指出,曹翁起名的方式是“随事生名”,就是说,人物叫啥名字,和他经历的事息息相关。

红楼人物中,凡是出现“夏”字,准有死伤人命或大祸临头的事情发生。

十二金钗正册、副册里,元春和香菱,都是死于姓夏的人手里,香菱死于桂花夏家的千金——夏金桂之手,这在80回前早有交待。


而元春的判词里写道:“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

元春照宫闱是石榴花开时,石榴花开,往往在春末夏初,夏还没来到时,她照宫闱——封了贤德妃,但是不久就大梦归——“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芳魂消耗”——死了。

她死于谁之手?当初元春被封妃时,来传口信的,就是“六宫都监夏守忠”,“夏守忠”谐音“下手重”,他对谁下手重?元春判词上画的画是——“一张弓,弓上挂着一香椽”,香椽被弓箭挂着,如同吊死,可见这夏守忠正是对元春下手重,杀死了她的凶手。 

为什么这个“夏”一出现,元春和香菱都纷纷进入死地?

除了夏守忠和夏金桂,王熙凤也遇见了一个姓夏的太监,人称“夏爷爷”,一听见夏爷爷的名字,王熙凤和贾琏就如临大敌,贾琏送走夏太监的小跟班后,说道:“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


自此之后,贾家彻底进入风雨飘摇中,已经闻见大厦倾倒的味道。

脂砚斋曾侧批一言:“盖全部之主,唯二玉二人也,”,“二玉”自然是指黛玉和宝玉,薄命司里的元春、香菱接连死于姓夏的手里,贾家眼看也是死于姓夏的之手,为什么四大家族的死期,竟是这勃勃生机的“夏”字,而不是万物萧索的“冬”?这里藏着贾家的大秘密。

黛玉:是贾家从冬尽走向第二春的供品。

值得读者注意的是,红楼故事一开头,贾家就已经是末世了,冷子兴在第2回演说荣国府时,对贾雨村说:“如今这荣国两门也都消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

脂砚斋在这句后侧批:“记清此句,可知书中之荣府已是末世了。”

末世,从四季更迭来说,就已经是冬尽之时,所以黛玉一进荣国府,就已经和贾家一起经历了从秋到冬的衰落期。

所以她的眼泪,是从秋流到冬。


世间万物,按照自然规律,到冬尽之后,万物变为腐枝败叶,即便再孕育新生机,也是改门换面别家事了。

但荣国府不是,他们并不甘心就此败落下去,因此他们在寻求重新回到繁荣的时刻。他们用的是什么方法呢?

翠缕看到大观园中的花草对史湘云说:“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树,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这也难为它长。”

“石榴”正是元春判词“榴花照宫闱”里的石榴,石榴树上起楼子,说的正是贾元春让贾家楼子上又起了楼子。

为什么贾家的花草会楼子上又起楼子?史湘云说:“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也就是说,贾家本来已经走到末世,本该顺势败下去,但元春封妃,又让贾家从万物凋零的寒冬,直接又回到春天,生发起来了。

元春一个女子,是靠什么让贾家起死回生的?当然是靠皇帝的宠爱。但元春省亲时,接连几次情不自禁地哭起来,形容皇宫是“不得见人的去处”,可见她虽荣耀了娘家,自己却并不幸福。


元春是牺牲了自己,成就了娘家,那黛玉呢?

在翠绿说石榴树楼子上起楼子前,她和湘云还有一段对话,看似不起眼,却把黛玉在贾家的命运说出来:

翠绿道:“这荷花怎么还不开?”史湘云道:“时候没到。”

黛玉在《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抽到的就芙蓉花签,芙蓉实际就是荷花,史湘云和翠绿的这段对话恰恰说明,元春这朵石榴花,已经把贾家从萧条的冬季,强拉到春天,而一旦荷花开时,这朵荷花就会再次让贾家楼子上起楼子。说到底,黛玉也是一朵楼子花,是将贾家从冬日的末世,拉回春天的楼子花。

作为楼子花,她的使命当然不会是嫁给宝玉追求爱情,只能是嫁给权贵,为贾家争取楼子。

所以黛玉的眼泪最旺盛的时候,不是从秋流到冬,而是从春流到夏:求宝玉而不得,嫁给权贵等于要她的命,不哭才怪。

大观园的女孩纷纷早夭:活不过去春天,便要凋谢。

一般来说,春天是开花和浪漫的季节,但大观园的女孩子,一般都活不过春天,夏天一到,便都早夭死了。

在大观园群芳咏柳絮词时,黛玉在她的《唐多令》中写道:“嫁与东风春不管,凭你去,忍淹留。”


黛玉这朵荷花,却要嫁与东风,“东风”是什么?“东风”是给贾家带来富贵的权贵,一朵荷花刚开,就要以色事人,黛玉的选择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早早的就死了,保住清白。

宝琴的柳絮词《西江月》中写道:“三春事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梅花”通“没花”,大观园群芳春天纷纷开花,三春一过,便都“没花”了,死了。为什么?因为大观园里的女孩子,都是为了让贾家楼子上起楼子的楼子花。

楼子花既然是换富贵的,就不可能得到门当户对的爱情,只能是以色事人的玩物。而这些花一样的女孩子们,花期一过,容颜老了,便被权贵扔在一边凭人欺负的份儿。

这就是为何,贾家在贾敏一辈,起名都是“从男子之名命名”,但到元春这辈时,却用了“春、红、香、玉”等艳字,贾家其实早把家族富贵的算盘,打到黛玉、元春等这些女孩子身上了。春天一过,狂风扫落叶,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