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四柱 / 妙诀金不换 谁解其中意

分享

   

妙诀金不换 谁解其中意

2021-09-26  思明居士




十年前,笔者在《神峰通考》中读到一篇名为“金不换骨髓歌”的命理歌诀,顿时被它的名子所吸引,心想连金条子都不肯换的命理骨髓歌,总该有点什么真传秘诀吧。于是,坐下来猛啃细嚼,谁知咀嚼了几天,却硬是没有咂出一点油水味来,甭说什么骨髓了,只好心有不甘地将其放回书柜。

五年前,当我真正读懂了《子平真诠》之后,再次拜读“金不换骨髓歌”时,便有了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认为这首歌诀言简意赅,直泄子平命理精髓,是一篇难得的命理入门妙文。如果初学者能够读懂它,就一定会少走一些弯路。

“金不换骨髓歌”有以下三大亮点:

一、以月令取用定格。

《子平真诠·论用神》云:“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渊海子平·宝法之二》云:“子平之法,以日干为主,先看提纲为重,次用年日时合成格局,方可断之,皆以月令为用……”意思就是:所谓“用神”就是月令中可以用来定格之物(参阅笔者“论用神”一文),而不是什么起扶抑、调候、通关等作用的平衡八字五行的东西(其实根本就没有这种用神)。也正因为用神只是月令定格之物,所以古人才反复强调“八字用神,专求月令”,“先看提纲为重……皆以月令为用。”

我们看“金不换骨髓歌”,从第一句“甲子日提为印绶”起,到最后一段“贵日生来亥月中,伤官水木总相同”为止,在依次论述十天干于十二地支如何取用定格时,无一不是在“皆以月令为用”。

“甲子日提为印绶”的意思,就是甲木日元生于子月,即取子中癸水为用神定为印绶格。这在《渊海子平·继善篇》里解释得很清楚:“取用凭于生月……用者,月令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就以子中所藏癸水为用神……其余以此类推。”我们看到的“金不换骨髓歌”,就正是如此“以此类推”地从甲木生于子月为印绶格说起,一直说到癸水生于亥月为伤官格的。

一般的现代命理学者可能会问:癸水生于亥月,不是阳刃格吗?怎么说是伤官格呢?然而,我们去查看《渊海子平·论阳刃》一章,里面却赫然写着:“癸生人,阳刃在丑。”在后面有关论述阳刃格的文字中,我们也找不到癸水生于亥月为阳刃格的说法或命例。另外,我们在《三命通汇》、《神峰通考》、《子平真诠》等经典命籍里也找不到有关依据。这就是说,现代流行命理中的癸水在亥为阳刃、乙木在寅为阳刃、丁火在午为阳刃等规定,是现代命师自以为是的杜撰,在古典命籍里是没根没据的。“金不换骨髓歌”之所以要将癸水生于亥月定为伤官格,是因为遵循了“皆以月令为用”的子平正宗法则,而月令亥水中所藏的壬水与日元癸水为同类五行,不能取作用神,故只能取其中的甲木伤官为用定格。

“金不换骨髓歌”里还说:“甲木酉提用正官”,“乙木寅月火伤官”,“戊生寅月日干轻,杀印相生格局明”,“戊生午月印当权”,“己土子月用财星”等等,意即:甲木日元生于酉月,即取酉中辛金官星为用神定为正官格;乙木日元生于寅月,因为寅木中的甲木本气与日元乙木为相同五行而不能取作用神,故只有取中气丙火伤官为用定格;戊土日元生于寅月,则以寅中甲木为用神,以寅中丙火为相神,格成杀印相生格;戊土日元生于午月,就以午中丁火为用神,定为印绶格;己土日元生于子月,即取子中癸水为用神定为财格。很显然,这种取用定格的方法与现代流行命理是格格不入的,但是这种方法却与《渊海子平》、《神峰通考》和《子平真诠》中的方法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不妨看看现代流行命理取用定格的实际例子。在命理界耆宿梁湘润老先生所著的《细批终身详解》一书中,笔者随便选取两个命例,我们先看第一个:

食财日印

壬乙庚己

申巳辰卯

梁老先生批道:“取壬、戊为调候用神,格入财食。”意即此命要取壬水食神为用神,定为食神生财格。但“金不换骨髓格”云:“庚金四月杀星强,有制方知杀伏降”。意即庚金生于四月,要以巳中丙火七杀为用神,若有食神来制,则定为杀邀食制格,但若有印化杀,则定为杀印相生格。再看下一个:

枭枭日伤

辛辛癸甲

丑卯丑子

梁老先生认为:“癸日主,生于卯月。调候以庚、辛为用神,忌丁字出干”,“此造在格局上,是以辛偏印成格。”但如果按《渊海子平》与《子平真诠》的取用定格方法,则当以月令为用定格。既然月令透出甲木伤官,即应取伤官为用神而定为伤官格,配之以印星相神制伤,则成伤官配印格。然而,梁老先生却置月令不顾而别取所谓的“用神”定格,这显然是不符合子平正法的。说到底,问题的关键和核心,还是自任铁樵、徐乐吾以来的大多数命理学者误解了古人的用神概念,臆想出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平衡八字五行的“用神”。真是很可惜啊,德高望重而又以细论、精论命理著称于当今命学界的梁老先生,尚且错读古人命书,误解用神概念,取用定格不知遵循“专求月令”、“皆以月令为用”的法则,其余的大多数命理学者就更不用说了。这种现象真是使人感叹不已啊。

二、结合命与运论命

《子平真诠》可以说是迄今为止论格最精的一本古典命籍,当然它也有它的不足之处,比如论格时只论格而不参与考虑大运,这便是其不足之一。其实,有些八字格局是很好的,但若大运差则贵气尽失,例如四个壬寅的八字,男命走顺运就很好,大富大贵者十有八九,而女命走逆运则好不起来,不贫不贱者百无一二。如果我们仅仅凭格局下断语,恐怕出错的几率就会很大。

《渊海子平·宝法之一》所介绍的子平正法,是将命与运结合而论的。方法简单而实用,“其法曰:逢官看财,逢杀看印,逢印看官。”《碧渊赋》进一步解说道:“逢官而看财,见财而富贵;逢杀而看印,遇印以荣华;逢印看官而遇官,十有九贵;逢财忌杀而有杀,十有九贫。”这里说的“看”,是既看八字也看大运。“金不换骨髓歌”的论命方法就是如此,比如四个壬寅之命,它就说:“壬水如逢寅月生,食神相旺亦相应,南方运气增财帛,有杀终须播姓名。”意即:壬水生于寅月属于食神格,食神喜见财星,所以说“南方运气增财帛”,如果是女命就不会运走南方,也就没有富贵可言。如果八字或大运有杀呢,则构成食神制杀格,富贵而有声名。

我们再看开头一段:“甲子日提为印绶,顺行不似逆行高,官多杀盛东为美,午未相逢总徒劳。”甲木日元生于子月的印绶格,为什么“顺行不似逆行高”呢?因为逢印看官嘛,只有大运逆行,才走西方官杀运,杀印相生而功名显达,而顺行东南运则为比劫食伤,自然就失了贵气,所以顺行不似逆行高啊。但是如果命局中官多杀盛呢?则又宜行东南运,使比劫与食伤合去或制掉过多的官杀而清格,故而说“官多杀盛东为美”。至于“午未相逢总徒劳”一句的意思,则指午冲子,未害子,坏了子水印星,破了格局,杀无印化而攻身,所以万事徒劳。这里将命运结合起来论印格,有无贵气可以照推不误,有的甚至可以一目了然,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非常简单而实用的算命方法

如明朝吏部尚书曾樱命:

官杀日枭

辛庚甲壬

巳子申申

逢印看官,遇官而十有九贵,此命为印格,而且官杀重重,大运又是逆行,可推大贵无疑。命主进士出身,于西方运中累官至吏部尚书。未运子水印星受伤,财生七杀而攻身,国破家亡,避难海外,最终自缢而死。

又如某女命:

印比日比

癸甲甲甲

巳子辰子

逢印看官而无官,大运又是顺行,便知其功名难遂,婚姻难成。即使中年走戊辰、己巳财运,也因有甲木回克,从而不会发财的。现实也果真如此,命主学业无成,堕入风尘,后来婚姻聚散无常,钱财来去如水,一生多败无成。

当然,说逢印看官,主要是指贵格,没有官星也可能会构成食伤吐秀格或弃印就财格等,命主也会大获名利。这是需要提醒后学者注意的。

再看这段:“甲木戌提用财官,顺行东南福更宽,若得柱中逢亥未,逆行名姓达金銮。”意即:甲木日元生于戌月,以戌中辛金官星和戊土财星为用神,定为财旺生官格或官喜财生格,若透庚丁则为杀邀食制格。这几种命格都适合大运顺行,走东南木火之地,以减财官偏重之弊。如果日元有寅卯亥未等作强根,则大运宜逆行生助财官。

如彭允彝命:

财枭日食

戊壬甲丙

寅戌子寅

甲木戌提,以财官为用,定为财旺生官格。大运东行,福更宽也。命主学业有成,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丑运渐渐兴起,官至众议院议员。丙寅运壬戌年出任教育总长。戊辰运冲提而病亡。

另有某男命:

劫食日食

乙丙甲丙

未戌寅寅

月令直透丙火,与戌中辛金官星相合,坏了官格,格成财喜食生,不贵而富之命。日元自坐强根,大运逆行南方火地,食财两旺,命主经营房地产而富盖一方。

还看一段:“壬水辰月杀星强,甲乙相逢杀伏降,更行财星并印绶,不拘顺逆亦相当。”意即:壬水日元生于辰月,以辰中戊土七杀为用神,乙木为相神,构成杀邀食制格。此格喜甲乙食伤透干,制杀方显有力,而且不论大运顺行逆行,见财星或印星,均为好运。

如下面两个男命:

1、甲申戊辰壬戌丙午;

2、甲戌戊辰壬申丙午。

两个八字都是七杀当令的杀邀食制格。第一例午戌合而辰戌不冲,申辰拱水而生木,甲木制杀有力,格局较高。命主当兵退役后任某市交警队长,后来官至市公安局长,威风八面,派头十足。

第二例辰戌一冲,辰中乙木暗损,甲木制杀无力,格局便低了第一例好几级呢。命主为农村小学教师,中间二十年还被打成“右派份子”,做下等农民。晚年平反后继续当他的小学教师。

另有一个男命为:

食杀日伤

甲戊壬乙

午辰子巳

杀星当令,食伤齐透而制杀,不拘财运印运均为好运。命主在南方财运中完成大学学业,并任大学教授。在壬申癸酉印运中出国在外资企业任职,薪水丰厚,事业顺遂。

看看,“金不换骨髓歌”虽然不如《子平真诠》论格精细而全面,但它这种将命格与大运结合而论的方法,对于初学者而言还是一条少见的命学正道哦。

三、思路清晰,技法纯正。

“金不换骨髓歌”以十天干配合十二月支逐一定格论命,将错综复杂、变化万千的种种格局用月令一线贯穿,其思路是非常清晰的,技法也是很纯正的。不像现在的流行命理取用定格,同一个八字,这本书上取这种用神定这种格,那本书上取那种用神定那种格,实在是有点乱取一通啊。

“金不换骨髓歌”中的取用定格方法,与《五言独步》、《四言独步》也是基本一致的。比如《四言独步》论取用定格:“先观月令,论格推详,以月为主,专论财官……去留署配,论格要精”;《五言独步》则云:“有杀先论杀,无杀方论用,只要去杀星,不怕提纲重……得一分三格,财官印绶同。”这都是“皆以月令为用”并以官杀为先的取用定格之法,“金不换骨髓歌”虽然没有这样明说,但却是这样做的。如在论建禄格时,《四言独步》云:“月令建禄,难招租屋,一见财官,自然发福”;《五言独步》云:“建禄生提月,财官喜透天,不宜身再旺,惟喜茂财源”。“金不换骨髓歌”则云:“乙木提纲值仲春,财官有气亦超群,火金土运皆为美,白手兴家迈等伦。”三者的意思都是相同的,即:建禄格喜有财官为用,大运走印比则减福力。建禄格因为月令是比劫,没有用神,所以难以继承父母的房产钱物,多为白手兴家之命。

与《四言独步》相比,“金不换骨髓歌”的技法显得更为纯正。何以见得?我们看《四言独步》,一会儿说月令,一会儿说日子,才说“壬日申提”,接着就说“癸干未月”,刚言甲,又言庚,不按顺序出牌,想到哪说到哪,使初学者如入八阵图中,莫名其妙。再说啊,《四言独步》还收罗了一些奇格异局,如“天元一气,地物相同,人命得此,位列三公。八字连珠,元神有用,名利必重。金神带杀,身旺为奇,更行火地,名利当时”等,把“天元一气格”、“八字连珠格”、“金神格”等,说得神乎其神。其实,四个癸亥、四个戊午的天元一气格,都不是什么好格局,命主是决不会位列三公的。八字连珠格与金神格,如果组合不佳,格破相损,也是不会名利必重的。例如紫微斗数名家堃元先生之命:壬午癸丑甲子癸酉。就属于金神格。但在中年走火运时却名利乖张,一塌糊涂,并没有“金神入火乡,富贵天下响”之应。即此可知,《四言独步》虽然是命理杰作,也还是有不少垃圾货的。

与《五言独步》相比,“金不换骨髓歌”论命则显得更为系统而全面。《五言独步》从“建禄生提月”起,到“丑宫宜金火”止,基本上只论甲木一干在十二月支的取用定格方法,其余的九干则没有论及,完全要靠读者“以甲类推”,这使许多后学者晕头转向,找不着北。因为格局的变化是比较复杂的,《子平真诠》花了那么多的篇幅论述格局,还有专论格局变化的章节,可是没有读懂《子平真诠》的人却比比皆是,何况《五言独步》只是单论甲木呢?

当然,《四言独步》和《五言独步》有它们自己的长处,那就是较为精辟地论述了命理的总体要领,如“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格中若去病,财禄喜相随”;“格格推详,以杀为重,制杀为权,何愁损用”等,这是“金不换骨髓歌”所欠缺的。

通过以上对比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金不换骨髓歌”的价值,并不让于《四言独步》和《五言独步》,说它是一首拿金条子都不换的命理骨髓歌诀,也不算太夸张。众多的命理学者之所以冷落它,最主要的原因是人们错解了古人所说的用神,所以读不懂它,一旦读懂了它,恐怕就要否定自己以前所学的东西了。

注: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