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曰 / 待分类 / 《古文观止》精讲选读(52)《梓人传》

分享

   

《古文观止》精讲选读(52)《梓人传》

2021-09-27  徐子曰
梓人传
柳宗元
梓人:木工,建筑工匠。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款其门,愿佣隙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lóngzhuó之器。问其能,曰:“吾善duó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直大(有版本作“太”)半焉。”他日,入其室,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裴封叔:名瑾,柳宗元的姊夫(一说妹夫),,曾担任长安县令。
第:住宅。
光德里:旧址在今陕西西安西南郊。
款:敲,叩。
佣:雇佣,指用劳力抵房租。
隙宇:空闲的房子。
职:掌管。
寻引:长度单位,八尺为“寻”,十丈为“引”,此指测量工具。

规矩:木工工具,校正圆形的叫“规”,校正方形的叫“矩”。
绳墨:木工画直线的工具。
居:积。
砻:磨砺用的工具。
斫:砍。
度:量长短,测量。
就:完成。
食于官府:受官府雇用。
直:通“值”,报酬。
阙:通“缺”,残缺。
货:钱物。
【译文】
    裴封叔的住宅,在光德里。有位木匠敲他的门,希望租间空屋子居住,(用给屋主人劳动来代替房租。)他持有寻引、规矩、绳墨,但是屋子里却不存放磨砺、砍削的工具。问他有什么本领,他说:“我善于计算测量木材,审查房屋的规模以及高深,圆方,短长的适合不适合;我指挥驱使,由众工匠去干活。没有我,谁也不能建成一栋房子。所以我在官府做工,我得到的奉禄比别人多三倍;在私人家里干活,我取全部报酬的一大半。”有一次,我进了他的房间。他的床缺了腿却不能自己修理,说:“将要请别的工匠来修理。”我觉得他十分可笑,认为他是没有才能却贪图俸禄,喜爱钱财的人。
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委群材,会众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zhuó,刀者削,皆视其色,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yùn焉。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既成,书于上栋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则其姓字也。凡执用之工不在列。余huán视大hài,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京兆尹:京兆府的长官,管理京城的最高长官。
过:探望,拜访。
委:堆积。
斧斤:泛指各种斧子。斤,一种斧头,刀刃是横向的。苏轼《石钟山记》中有“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

引:测量用的工具。
中处:处于中间。
栋宇之任:房屋的规模。
举:承担。
顾:回头。
俄而:一会儿。
斫:砍。
俟:等待。
愠:怨恨。
画宫于堵:把房屋的设计图画在墙壁上。堵,墙。
进退:等于说“入”。
栋:房屋的正梁。
圜视:互相顾看;向四周看。
工大:技艺之作用甚大。
【译文】
    后来,京兆伊将要修饰官衙,我到过那里探望。在那里蓄积了大量木材,招集了许多工匠。有的拿着斧斤,有的拿着刀锯,都围成一圈站着,面朝着那位木匠。木匠左手拿着长尺,右手拿着木杖,站在中间。他估算房屋的负荷,察看木料的承受力,挥动他的木杖说:“用斧子砍!”那拿斧子的就跑到右边去砍;回头指着木材说:“用锯子锯!”那拿锯的就跑到左边去锯。不一会,拿斧子的砍,拿刀的削,全都看着他的脸色,等待他的发话,没有一个敢自做主张的。那些不能胜任的人,被他愤怒地斥退了,也不敢有一点怨恨。他在墙上绘了官署房子的图形,刚满一尺大小的图样却细致详尽地画出了它的建筑构造。计算出房子的一毫一厘,建造起的高楼大厦,没有一点出入。建成之后,他在正梁上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修建,原来是他的姓名,那些干活的工匠都不在上面列名。我环视一周后大吃一惊,然后我才懂得他技术的精湛和伟大啊!
继而叹曰:彼将舍其手艺,专其心智,而能知体要者欤!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为天下者本于人。其执役者,为徒隶,为乡师、里;其上为下士;又其上为中士,为上士;又其上为大夫,为卿,为公。离而为六职,判而为百役。外薄四海,有方伯、连率。郡有守,邑有宰,皆有佐政;其下有胥吏,又其下皆有啬夫、版yǐn,以就役焉,犹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
欤:语气词。
劳心者:指脑力劳动者。
役:役使,驱使。
劳力者:体力劳动者。
于:被。
其:或许,大概。
足:足够。
相:辅佐。
徒隶:服役的犯人。这里指社会底层从事各种体力劳动的人。
乡师:一乡之长。
里胥:一里之长。指基层的小官吏。
下士:西周时期统治阶级中的最低等级。其上有中士、上士、大夫、卿、公等各级官僚,借以指统治阶级中的各阶级官吏。
六职:治、教、礼、敬、刑、事六种职事,泛指这种不同的事务。也有说法是指王公、士大夫、百工、商旅、农夫、妇功六种职别。
薄:迫近,接近。
方伯:一方诸侯中的领袖。
连率:即“连帅”,统辖十国的诸侯。
宰:官职名,县宰相当于县令。
啬夫:佐助县令管理赋税、诉讼等事务的乡官。
版尹:主管户籍的官吏。版:即户籍。
【译文】
    后来我就感叹地说,那个木匠就是放弃他的手艺,专门使用他的智力,就能抓住全局要领的人吧?我听说“劳心的人役使别人,劳力的人被别人役使”;他大概是劳心的人吧?有一般技艺的人出力劳动,有才智的人出谋划策,他大概是有才智的人吧?这足够可以为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人所效法学习!天下的事情没有比这再相近似的了。治理天下以人为根本。那些具体供职服役的人,是劳工仆隶,是乡长里长,再往上是下士,又往上是中士,是上士,再往上是大夫,是卿,是公。可以分为六种职别,再分工就是各种具体工作。京城之外一直到四海边境,有方伯、连帅等高级官员。州郡有太守,县有县宰,都有辅佐的官吏,下面又有小吏,下面又有主管赋税和户口的工作人员,而各就各位。这就好像工匠们各自有自己的手艺,凭自己的手艺吃饭一样。
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择天下之士,使称其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犹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愠。不xuàn能,不jīn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官,日与天下之英才讨论其大经,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夫然后相道得而万国理矣。
举而加焉:选拔各种官吏,赋予他们各种职务。举,选拔,推举。
条其纲纪:整理纲纪使其有条理。
盈缩:增减。
居:安置。
都:都城。
野:旷野,指乡村。
国:诸侯王的封地。
迩:近。
细:小。
绩于成:指房屋设计图经实施而业绩完成。
由:用。
德:感激。
炫:卖弄才能。
矜:夸耀,自夸。
不亲小劳:不亲自去做小事。
大经:根本的原则、法则。
伐:自夸。
相道:当宰相的方法。治理天下的方法。
万国:万方,指整个国家。
理:治。
【译文】
    那辅佐天子而治理天下的人,推举并提拔他们,指挥并役使他们,制定出各种规章制度而有一定增加缩减(调整),规范法令制度而进行整顿,这就好像梓人有规矩、绳墨用来确定格局、规模一样。他选择天下的官吏,使他们能够称职;安置天下的老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看了国都就了解了乡村,看了乡村就了解了诸侯国,看了诸侯国就了解整个国家。那些远近大小的地方,可以根据手中的图本来研究和了解,这就好像梓人在墙上绘画官署房子的图样而完成工程一样。有才能的人,按照正常途径推荐他,使他不必感激谁的恩德;没有能力的人,就把他罢免回乡,让他休息,他也不敢恼恨。他不炫耀才能,不夸大名声,不亲自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不干涉众官的工作,每天和天下杰出的人才一起讨论治理国家的根本道理。这就像梓人善于运用众工匠而不自夸手艺一样。这样以后,才算懂得了做宰相的道理,整个国家也就得到了治理。

相道既得,万国既理,天下举首而望曰:“吾相之功也!”后之人循迹而慕曰:“彼相之才也!”士或谈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shào。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谓相而已矣。其不知体要者反此;以勤为公,以簿书为尊,衒能矜名,亲小劳,侵众官,窃取六职、百役之事,yín听于府庭,而遗其大者、远者焉,所谓不通是道者也。犹梓人而不知绳墨之曲直,规矩之方圆,寻引之短长,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又不能备其工,以至败绩,用而无所成也,不亦谬欤!
殷:指商朝。
伊:伊尹,商朝开国元勋,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中华厨祖。他担任尹(相当于秦朝时期的丞相),用“以鼎调羹”、“调和五味”的理论治理天下。积极整顿吏治,洞察民心国情,推动经济繁荣、政治清明。伊尹辅佐了成汤等五代君主,尊号"阿衡",辅政五十余年,为商朝的建立和兴盛富强立下汗马功劳。
傅:傅说(yuè),商朝政治家、军事家,辅佐殷商高宗武丁安邦治国,形成了历史上有名“武丁中兴”的辉煌盛世,留有“知之非艰,行之惟艰”的名句,被尊称为“圣人”。
周:周公,周武王的弟弟,他是西周开国元勋,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教育家,“元圣”、儒学先驱。周武王死后,周成王年幼,周公摄政。他平定了叛乱,营建成周洛邑(今河南洛阳),又制礼作乐,为西周典章制度的主要创制者,以“礼”治国,奠定了“成康之治”的基础。。
召:召公,姓姫,名奭(shì),曾佐武王灭商,后与周公一起辅佐成王。
恪勤:严谨勤恳。
簿书:文书。泛指具体事务。
听听:通“龂龂”,争辩的样子。
备:完备,完成。
败绩:失败。
谬:极端错误,非常不合情理,错误的,不合情理的,差错。
【译文】
    得到了做宰相的方法,全国各地也就得到了治理,天下的人就会敬仰他说:“这是我们宰相的功劳啊!”后人也会根据史书记载的事迹而羡慕地说:“那宰相真有才能啊!”读书人有谈到商周之大治的盛事时,都说是伊尹、傅说、周公、召公。那些具体辛苦办事的人,而不能被历史记载。这就好像那位工匠自己记载他的功劳,而那些具体干活的人不能列名一样。伟大啊宰相。明白和能够驾驭这个道理的人,只有宰相而已。那些不知道全局要领的人却与此相反。他们把恭谨劳苦当作功业,把处理官署中的文书,簿册当作重责,夸耀自己的才能,夸大自己的名声,亲自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侵夺各级官员的职权,不恰当地包揽各种差事,还在厅堂上为此辩论,争吵,为此丢掉了那些重大的、长远的事情,这是所说的不懂得做宰相的道理的人。这就像工匠不懂得绳墨可正曲直,规矩可画方圆,寻引可量短长,暂且夺取工匠们的斧子刀锯来帮助他们发挥技艺,却又不能完成他们的工作,以至于事情失败,因而没有成就一样。这难道不是荒谬的吗?
或曰:“彼主为室者,tǎng或发其私智,牵制梓人之虑,夺其世守而道谋是用,虽不能成功,岂其罪邪?亦在任之而已!”余曰:“不然!夫绳墨诚陈,规矩诚设,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狭者不可张而广也。由我则固,不由我则。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货利,忍而不能舍也,丧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栋náo屋坏,则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或:有人,有的人。
傥或:同“倘或”,假如。
虑:思考,谋划。
世守:指固有的经验法则。
道谋是用:听信过路不负责任的议论。指造屋的主人,不信任梓人的方案而同过路的人商量,结果屋子终于造不成。
任之:是否信任梓人。
然:这样。
诚:确实。
圮:倒塌。
悠尔:远的样子。尔:形容词词尾,无义。
屈:受压而弯曲。
桡:弯曲变形。

【译文】
    有人说:“如果主持建造房子的主人,为了表现自己的聪明,而去干涉木匠的智慧,不采用木匠世代相传的悠久经验,却采信过路人的建议,那么虽然房子不能建成,难道是木匠师傅的过错吗?成功与否,不过在信任程度如何而已啊!”我说:“不是这样!因为绳子、墨汁、圆规和尺的测量都很明确,高的地方不能随意变低,狭小的不能随意扩大。如果按照我的意见,房子就很坚固,不按照我的意见办,房子就会倒塌。如果主人乐意放弃坚固而宁愿选择倒塌,那么木匠就该收回自己的方法,不暴露自己的智慧,悠然自得地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不妥协,才是真正的好木匠呀!如果他贪图主人的钱财,容忍主人的干涉不舍得离去,那就丧失了自己的原则,屈从他人不能坚持自己的职守,有一天,栋柱或横梁歪了,房子倾倒了,木匠却说:'这不是我的过错呀!’可以这样吗?可以这样吗?”
余谓梓人之道类于相,故书而藏之。梓人,盖古之“审曲面势”者,今谓之“都料匠”云。余所遇者,杨氏,潜其名。
类:类似,像。
书:写,书写。
审曲面势:视材料的曲直形状。
都料匠:总管材料和施工的匠人
潜:一说是工匠的名,也有一说是隐藏。
【译文】
    我认为木匠的方法和做宰相的方法很类似,所以写下来,然后收藏起来。在古代,木匠师傅又称呼为“审曲面势”的人,在今天,则被称为“监督建筑之人”。我所遇到的这位木匠姓杨,名字是潜(隐去了他的名字)。

郑伯克段于鄢

周郑交质

石碏谏宠州吁

宫之奇谏假

齐桓下拜受胙

曹刿论战

子鱼论战

王孙满对楚子

寺人披见文公

介之推不言禄

烛之武退秦师

叔哭师

王孙满对楚子

晋献公杀世子申生

曾子易箦

邹忌讽齐王纳谏

颜斶chù说齐王

鲁共公择言

冯谖客孟尝君

赵威后问齐使

唐雎不辱使命

zhé说赵太后

唐雎说信陵君

谏逐客书(上)

谏逐客书(下

卜居

宋玉对楚王问

项羽本纪赞

管晏列传(上)

管晏列传(下)

屈原列传上
屈原列传(下)
滑稽列传
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前出师表
陈情表
五柳先生传
桃花源记
归去来兮辞
兰亭集序
陋室铭
谏太宗十思疏
杂说四
《师说》
讳辩
祭十二郎文
祭鳄鱼文
柳子厚墓志铭
送李愿归盘谷序
捕蛇者说
种树郭橐驼传
学习经典知识,成就大好人生!
二十年专注文言,读经典,学文言!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