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人 / 待分类 / 职业剧的天花板,某些人进来学学吧

分享

   

职业剧的天花板,某些人进来学学吧

2021-09-27  万星人

Amazing Grace

Hayley Westenra - Amazing Grace

白衣白墙白身,医人医己医心,野心梦想碰撞,赤子纯真如金。

大家好,我是生病闻着医院的味儿就能自动痊愈的鱼巨侠。

癌症,这看起来轻飘飘的两个字,一旦落在某个人的身上,那将瞬间变得无比沉重,然后带来难免的绝望和悲伤。

负责治疗癌症的医生,则像是扛起大山的巨人,用手术刀把死亡和患者之间的连接直接切断。

而同时说到癌症和医生,那就不得不提到豆瓣高达9.6分的2003年的日本神级医生职业剧,《白色巨塔》

在这部剧中,讲述了同样走在自己医学梦想上的两位医生财前五郎和里见修二。

因为理念的不同而走上截然相反的两条路的故事。

这是一部我心目中排名NO.1的职业剧,它赤裸的描绘了医生一切的光鲜亮丽以及所有的痛苦和黑暗。

也是这部剧,让我对医生这个职业,产生了极强的敬佩之情。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回溯时光,让这位传奇外科医生财前五郎亲自给我们讲述,他和癌症搏斗的传奇人生吧!

(篇幅受限有所删改)

大家好,我是财前五郎,我一直梦想着站上医学的巅峰,拥有一切地位权力,还梦想着能找出根治癌症的办法。

怀揣着这样的梦想,我成为了日本浪速大学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

我可以毫不惭愧的说,我是一个拥有顶尖技术的优秀医生,我曾经通过手术为大阪府的大官治愈了食道癌。

因此,我被媒体称为浪速大学第一外科的新锐权威。

但也因此,我被自己的老师,也是第一外科的东教授嫉妒了。

他开始有意的打压我,各种限制我的发挥,我差点就仗着自己的技术跟他翻脸了!

只是最近因为他临近退休,第一外科需要评选一个新的教授。

这是我的机会,是实现我一直以来梦想的必经之路,也是我岳父提升自己地位的唯一方式。

所以我必须暂时忍耐,至少表面上要维持着这虚伪的师徒和谐。

不过我也清楚,我的“恩师”东教授这条路八成是走不通了,于是我开始考虑起了另一个人。

那就是我们浪速大学医院的第一内科教授,也是跟我同为浪速双子星的里见修二的上司,鹈饲教授。

鹈饲这个人生性贪婪,一切行动都以利益为准则,是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

所以讨好他,除了需要我去舔之外,还需要强大的财力支持。

哦对,之前忘了说,我是入赘到财前家的,我和我的妻子,其实没有太深厚的感情。

但岳父对我很好,对我寄予了巨大的期待,他希望我能当上教授,帮财前家摆脱“暴发户”的恶名。

为了评上教授,我带着妻子刻意“偶遇”了去看画展的鹈饲夫妇,“恰巧”的得知了鹈饲教授喜欢的名画。

然后通过我岳父的手,买下了名画,送给了鹈饲教授。

在这之后,我和岳父就开始专心于讨好鹈饲教授,又是花钱贿赂又是借花献佛,甚至我还给鹈饲教授下跪求情。

总之只要能当上第一外科的首席教授,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在我和岳父的一通操作之下,鹈饲教授终于还是被彻底绑上了我的战车。

最终,在我的各种手段软硬兼施的运作和贿赂之下,我以微弱的优势压过了菊川,赢得了这场教授评选。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这段时间遭受的委屈一扫皆空,只有无尽的意气风发。

我开始趁着东教授出差不在,提前废寝忘食接手着科室内的一切,包括统筹规划,包括众人的敬畏和追捧。

期间,我母亲给我打电话也劝说我注意身体,但我明明还年轻,母亲只是关心则乱而已。

我甚至感觉没有我做不到事情,我就是浪速大学医院唯一的神,我的内心也开始无限的膨胀起来。

新官上任,我需要一场由我亲自规划的手术,来彻底证明我的上位,也证明着我脱离了东教授的阴影。

我为了避开东教授一系的人,特地选择了一个实习医生柳原作为一个食道癌患者佐佐木的主刀医生。

还故意把手术时间安排在了东教授退休当天属于东教授的最后一次巡查的时候。

这导致东教授在最后一天,穿戴整齐,打算体面的结束自己的浪速生涯时,只有极少的几个人迎接他。

而我,也就是故意不给他送行,让他知道打压我所要面对的,关于人走茶凉的悲剧。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我给佐佐木做出了食道癌的诊断,其他人也没啥意见。

但那个柳原竟然在手术之前的会议上质疑我,说佐佐木存在癌症扩散到其他部位的可能。

甚至他还越过去找了里见修二,里见认为患者肺部x光的黑点,确实有可能是癌细胞扩散导致的。

面对里见和柳原的双重质疑,我重新看了佐佐木的病例,确实存在扩散的可能,但也可能只是癌症的并发症。

但在东教授退休那天,我必须要参与一场手术,我绝不要在他最后巡查的时候再对他卑躬屈膝点头哈腰了!

因此,我只能继续坚信自己的判断,佐佐木的肺部,只能是并发症,没有其他可能!

我坚决的给佐佐木安排了手术,并告诉了他和他的家人,想活命,这是最好的选择。

佐佐木的手术很顺利,东教授也走的很凄凉,我也笑的很开心。

东教授彻底退休了,在那之后,我仅仅用了几天,就让整个科室完成了去“东”化。

然后组建了对我效忠的“财前五郎体系”。

而且我也得到了出国去波兰参与世界性医学交流会议的机会,我的一切都蒸蒸日上。

很快,我前往了波兰,在那我在全世界最顶尖的医生面前装了一波大的。

也让我见识到了我不曾见过的更大的世界,得到了不小的成长。

听说等我回国之后就要开始筹办癌症中心了,我必须随时充实自己,才能掌控癌症中心这个实现我梦想的最好地点。

可等我回国之后,出事了。

佐佐木死了,我之前确实自大误诊了他的情况,他肺部x光片的黑点并非并发症,而是实打实的癌细胞扩散!

面对受害者家属的指责和咒骂,我在经历了短暂的慌张和挣扎之后,再一次说服了自己。

当时那种情况,换成是任何一个相关的医生,都会认为那属于并发症的症状,毕竟那点阴影太小了。

所以我在这种癌细胞扩散的可能性极低的情况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是无可厚非的。

眼见申诉无果的受害者家属,找了一个专门打医疗官司但从来没赢过的律师把我和医院告上了法庭。

但我对此丝毫没有慌张,因为打起医疗官司,患者胜诉的概率基本没有。

因为法庭讲证据,想要证明我所说的话有问题,就需要找到其他与我无关的医生来做专业判断。

而且一般这种专业的评判,都带有茫茫多的专有名词或者知识,这些东西是陪审团和法官的知识盲区。

并且,来作证的医生,一定会向着同为医生的我说话。

因为如果一旦医疗官司以“医生诊断失误”为理由让医生败诉的话。

那么以后每个患者的家属都可能会有样学样,有事没事都来医院闹个事,反正有成功案例,有冤申冤,缺钱挣钱。

医生也会因为害怕背上麻烦而不敢去全力救治病人,这会严重影响医学的发展。

总体来说,就说如果这类医疗官司胜诉,那么“合法”的医闹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当然,最重要的是,当事人柳原,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选择了站在我这边。

事情也正如我和鹈饲教授预料的那样,来作证的医生给出的证词和证据都对我有利。

这起官司我们毫无疑问的胜诉了,哪怕连里见修二和他的老师也在“公正”的给患者一方作证。

在这之后的一年里,里见修二被迫辞职,毕竟他“出卖”了他所在的医院,这里容不下他这个正直的人了。

我的工作也步入了正轨,风光的当着我的浪速大学第一外科教授。

我也正式的开始负责起了癌症中心的组建工作,我甚至还邀请里见加入癌症中心,他这么优秀的人不该被埋没。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事情一步步的朝着我关于“攻克癌症”的梦想走去。

但我心里一直难以忘却佐佐木的事情,毕竟他确实是因我而死。

可我只能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我没错,但我心中不详的预感还是越来越强烈,我甚至险些产生幻觉搞砸手术。

很快,我的预感应验了,当时在给佐佐木开术前会议时负责会议记录的护士良心发现,跑去替患者作证了。

我的老师东教授,也得知了我当初急于给佐佐木手术的可笑原因,决定以自己职业生涯为代价出庭作证。

对方律师也根据这份证词找到了全新的医疗官司切入点。

他状告我们没有尊重家属对于治疗方案的知情以及选择权。

当时佐佐木除了做手术之外,确实可以通过化疗的方式延长生命。

只是因为我对于东教授的报复心理,强行引导他选择了手术这个高风险高收益的治疗方案。

就这样,我就算把柳原丢出去当替罪羊也为时已晚,对方提供的会议记录证据确凿。

两个月后,我们败诉了,被判处赔偿被害人的各种损失。

一瞬间我心里所有的担忧、自责、矛盾、以及我一直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全部爆发了。

我歇斯底里的冲到了法庭中央,我怒吼着告诉所有人我没错!我的判断根本没有问题!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情绪骤然得到宣泄的缘故,我在吼完之后感觉一阵晕眩,然后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来的,我已经躺在了浪速大学医院的病床上,我的岳父、妻子、里见还有鹈饲教授都围在我身边。

每个人表情各异,但都带着一种微妙的可惜的情绪。

尽管他们有所隐瞒,但我还是敏锐的从他们的反应中得到了一些信息。

再结合其他人给我送的药物,我给自己做出了一个我人生中最后一个诊断。

并且我找来了里见修二,希望这个曾与我惺惺相惜的优秀医生,能最后帮我确认我诊断的真实性。

(篇幅受限,删了一小段)

经过里见的进一步检查,他证明了我给自己的诊断都是正确的,一如我往常的正确。

我,财前五郎,一个一生都在做癌症手术的外科医生,一个梦想着攻克癌症的医生,竟然得了癌症!

我那双曾经拯救过无数人生命的手,曾经精准到让所有人震惊的手,现在竟然连手术刀都拿不稳了!

哈,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啊,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而且这还并不是简单的初期癌症,我的肺部肿瘤没有被东教授切除,并且发生了种植性转移。

也就是说,我的癌症,从初期,直接跳到了第四期,也就末期阶段。

说白了,我已经没救了。

我的岳父也安慰我,鹈饲教授走上前来,也看起来和善的开导我。

他让我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情不用担心,癌症中心也安排其他人去操心了,我就踏实养病就好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毕竟癌症中心的负责人,不能是一个癌症患者。

Amazing Grace

Hayley Westenra - Amazing Grace

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以为自己会再次歇斯底里,以为自己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但我反而更加的冷静了,留下了捐献遗体的遗属后,我躺在病床上,人之将死的走马灯也在我眼前闪过。

那一场场手术,一张张患者的脸,还有我的母亲,我的岳父,还有里见、鹈饲和东教授。

我回顾着自己的一生,出身贫寒,靠着母亲的操劳上了浪速大学,又为了往上爬,入赘了财前家。

再到现在,在爬上这白色的巨塔巅峰的瞬间,跌落了癌症的深渊。

里见看我状态不好,以为我是害怕了,还想搞点临终关怀。

但我只是笑着告诉他,我并不害怕,我见多了死亡,也早就做好了准备面对它。

里见啊,我只是遗憾,遗憾自己不能再拿起手术刀,从死亡手中再抢回一个生命。

随着我的想象,我感觉眼前白光闪烁,我好像看见了癌症中心落成的那天。

里见加入了我的团队,我们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癌症,拯救了一个又一个人。

啊,真好啊......

,时长04:26

以上,就是财前五郎的故事,我在第一次看完《白色巨塔》的时候,陷入了长达半小时的沉默。

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财前五郎这个人。

他曾不择手段的谋求上位,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那渴望救人的梦想。

他死前都在惦记着癌症中心,惦记着解决癌症让更多人活下去。

好人?坏人?在这部剧中,在他身上,每个形容词似乎都不是那么贴切。

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优秀、自负而又有点伟大的医生的模样。

在我心里,《白色巨塔》确实是目前为止的职业剧顶点,但绝不止于职业剧。

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恋爱,剧中的医学知识专业经得起考究。

剧中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矛盾,都不是那么单纯且脸谱化的人物,都是那么的真实。

结局也让我并不是出于感动,而是因为达成了某种“共情”而为一个不算好人的人落泪。

它的配乐、场景、镜头调度、人物造型,每一项都让我看的特别舒服。

它甚至真的能称的上是伟大的一部作品。

就俩字,吹爆!

今日头牌 | 鱼巨侠

素材奶妈 | 《白色巨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