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桃花源 / 待分类 / 【文言文习作】少年遇师记

分享

   

【文言文习作】少年遇师记

2021-10-06  语文桃花源

  写在前面

假日悠闲,偶翻手机备忘录,竟在其中发现一篇写了很久的文章,静静地躺在那里,似悲,似怨。

我细细地品读着里面的文字,终于记起,那是在今夏的一个夜晚,与人夜约,兴之所至,于翌日写作了两篇文章。一篇早早地发于我的公众号了,另一篇凑趣,用文言文谑作,文尚半,兴已尽,未完成。

而我是一个懒惰之人,当时卒笔,后续竟无法跟上。今逢十一假期,似有闲,想着,还是把文章完成吧!

文章是有灵魂的,你懈怠了它,它会对你生怨的——其实,这怨,是我内心的疚。

可当再次提笔的那一刻,曾经清晰的记忆,竟变得模糊了起来。于是,我只能细细地想,慢慢地忆。颇费了一番思绪,终于完成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想着,写文章,其实就是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用文字表达出来。而这些见闻思感是有一定的时间性的,如不及时记录,结果总是会差强人意的。

所谓的写作,其实写的都是作者自己。当我们把自己研究明白了,这个世界也就明白了。所以说,写作者,不是在渡人,而是在渡己。

人世匆匆,一切都是在梦中。而在这个如梦的人生里,总要有一些你所喜欢的人,你所热爱的事才好。要不,人生就太冷酷无情了,太寡淡无味了。

写作是虚无的,也是真实的。它虚无,是因为,在常人看来,它好像并不能为这飞速发展的社会,带来什么实质的东西。可它又是真实的,因为,写作的载体——文字,是能进入人的大脑,注入人的灵魂的,个人的改变,社会的变化,都有文字的功劳。要不,鲁迅也不会弃医从文,用文字医治人的灵魂了。

续完这篇文章,是因为我不想怠慢自己,不想怠慢文字,更主要的,是不想怠慢这生活……

                少年遇师记   

北有佳地,名为长春。旧为满洲首府,今为汽影名城。
 地灵之所,亦出人杰,今日所叙之二少年,亦是人中之吕布,马中之赤兔。
  辛丑之夏,七月未央。有二少年卒业于附中后,无记诵之苦,亦无奔走之劳,甚是悠闲。
       一夜,二少年相约同行,闲游于街市中,漫步于里巷内,观世俗之风情,赏人文之特色。
      二少年并行私语,且游且谈,所谈皆为青春之趣闻,少年之心事。
       少年心事,当如青云,浩浩乎,邈邈兮,令人难测。吾辈亦不可测,亦不能测。
       如有召唤,亦似冥冥,忽闻炙肉浓香,邈邈悠悠飘至,沁鼻,入心。
       二少年寻香而往,缓步向前。行至一酒肆喧嚣处,细观,乃一烤家。
       此烤家甚是热闹,宾客盈于门,酒宴出其外。当是时,可见酒客起坐而谈,宾朋推杯换盏,亦是人间风景。
       二少年醉赏一番,兴偃,欲穿行而过,另觅佳所。
       行走间,忽闻有人颂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循声望去,见烤家西南处,有一桌宾客,六人环坐,正开琼筵。
       觥筹交错间,飞羽觞,抒雅怀,诵名篇,交谈甚欢。  二少年不禁为其清谈所引,驻足,凝望。凝望间,不禁欣喜若狂,于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皆因此桌宾客,有二客乃二少年久熟之人:座左稍长者,髭须微髯,面白鼻挺,声若洪钟;座右略少者,白面无须,目光灼灼,年逾不惑。
       此二人皆有学者容,师者貌,文质而彬彬,温文且儒雅。
       略少者,乃二人语文授业之恩师;稍长者,竟为二人久慕之偶像,语界之良师。
       二少年疾步向前,来至桌旁。先与其师交谈,言卒业后相思之苦。少焉,旋肩侧身,立于稍长者前,俯身,递笺,求稍长者赐名于上。
       莫非此人为影视明星乎?亦或体育明星乎?非也!非也!此人乃语界之翘楚,东师之首席,辽沈孙立权也。
       立权师见二少年心意甚诚,言语甚恭,随俯身曲臂,执笔展笺,谈笑间,书勉励之词,留激励之句。
       二少年得偿所愿,欣欣然,乐陶陶,与之别。
       是夜,余乃六客中人,得观此事,是以记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