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音格力 / 待分类 / 白音格力 | 喜悦心一定是一个人的宗教

分享

   

白音格力 | 喜悦心一定是一个人的宗教

2021-10-09  白音格力

喜悦心一定是一个人的宗教

文图 | 白音格力


闲时也养一些素朴的花,开不开都开心。有时,会搬一盆花在阳台上晒太阳,转眼,阳光斜去,便再移动花盆。突然觉得,花的幸福也许就是,春天未来,她等春天,花期未至,她等花期。就这么简单,开是幸福,落是等待幸福。

当你终于学会了该逃避的时候逃避,你便打开了心中的日月。逃开世俗的眼光,逃开总也走不完的路,逃开是非,逃到一个人静静相处的时光里。有一种逃避不是软弱,是内心忽然柔软,懂得一朵花,静静开,开在哪里,都有露照应,有日光叠影,更有鸟来唱,蝶来舞,有清风照花枝。

每天,穿过人潮人海,路过卖菜回家的老妇人,转过一个走了无数次的街口,依然面容祥和安定,内心清澈热闹。走久了,累了,或倦了,就幻想——借一把清风,一抹水声,空中作画,一笔云,又一笔云,画我们世外的样子;再为你纺云成纱,剪绿成绸,裁一挂帘,缝一件衣,住在白云深处。

我希望有一天的我,是这样的:手指苍茫,翻开一页雨巷却能走进自己少年时一本湿漉漉的诗集;发丝如雪,梳理一段往事便能心安地穿上一件光阴洗过的白衫。

喜悦心一定是一个人的宗教。比如有人喜欢收藏,每一件藏品,都自成一段诗意人生。我想真正的收藏家,一定是一个与过去,与往事,与流光中的自己及一份爱,有着密切交流的人。这样的交流,是多么令人喜悦的事情。注视一个打了补丁的碗,看着无枝可插的空花瓶,抚摸一把古色老椅,或在一座茶色书柜前凝视,这样的人,静得像一片梦。

人活着活着,就简单了。把一个杯子洗亮,将一扇窗打开,随手翻一页书,瞥一眼案头绿生生的植物,简单到渺小。对自己而言,却心怀喜悦,眼睛清亮。对过往,提笔是老,笔尖寒树瘦,越瘦的事越让人清冽;对明天,研墨得闲,磨一砚墨比写一个字的时间多,磨透亮了,再写一笔人生,墨淡野云轻。

简简单单地看一束光线,它从窗帘缝里洒下来,洒在半开的书页上。用干净的手指去抚摸,像摸一块棉。此时,就那样看着,心朗朗如百间屋,养着旧时光,养着年少寂寞的诗行,养着墙上的老挂钟和一幅山水写意。在一束温暖的光线里,旧事已静,旧念已寂,走在这一页书中,人只想静成一字一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