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小浅 / 待分类 / 车里的15分钟,改变了我的婚姻。

分享

   

车里的15分钟,改变了我的婚姻。

2021-10-11  猪小浅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错过真实故事的可点这里:我用老公的手机转了笔账,5天后,冒出个女儿。

    然后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第一次见到罗勇,是在潍坊的初秋。

    天空是清澈的蓝,雁群已开始南飞。

    我走在校园里,一不小心,和对面走过来的男生撞了个满怀。

    他就是罗勇了。

    身高一米八,穿白色衬衫,皮肤是小麦色。

    我的心忽然就漏了一拍。

    那是2004年,我17岁。去潍坊读大专,学临床专业。

    02

    我叫李甜。

    家在山东平度,一个县级市,隶属青岛。

    我有一个哥哥,大我11岁,已经成家。

    从小,爸妈和哥哥都很疼我,生怕我受半点委屈。

    所以去潍坊前,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别谈恋爱,更不能找潍坊本地人。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我们那,潍坊人的名声不太好。

    临走前,我拍着胸脯保证说,放心吧,毕业就回来。

    可是啊,我刚进校园,一见钟情的男生,家就在潍坊下面的一个县城。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罗勇是潍坊人。

    原因很简单,我们是同班同学。

    是的,当我在教室里再次见到罗勇时,我确定缘分天注定。

    心动这种事,根本挡不住。

    03

    我开始了暗恋的小时光。

    因为性格外向,我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也和罗勇混成了哥们。

    而我暗恋的方式,是借着朋友的名义接近他。

    知道他爱打篮球,我就常去体育场溜达。

    班里组织郊游,我借口说没自行车,让罗勇带我。

    而最美妙的事情是什么你知道吗?我渐渐发现,罗勇对我也是特别的。

    比如上课时,我打着哈欠和同桌说没吃早饭。

    课间,他就丢过来一个面包,说买多了,吃不完。

    比如一块打扫卫生时,他让我歇着,全都他一个人来,嘴上却说正好锻炼身体。

    再比如,我偷偷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好看着我。

    深邃的眸子里,有情意暗涌。仿佛只差一个表白。

    其实罗勇表白过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2006年3月12号。

    晚上,我俩躺在宿舍的床上发短信聊天。

    聊着聊着,罗勇忽然说,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你有什么标准吗?

    我回了句,身高要一米八以上,还有对我好就行。

    其实打这些字的时候,我脑海里想的就是罗勇。

    刚发出去一会,就收到罗勇的回复,这条件我就符合呀,要不你考虑下我?

    鬼知道我怎么回了句,你脑子烧坏了吧?

    点完发送键,我就后悔了。

    可是短信年代,没有撤回功能。

    半天,罗勇才回我,我开玩笑的,别当真。

    这之后,我一直在懊悔。

    就算罗勇真的是开玩笑,我顺着他的话,表明下心意,也好过让他误以为我不喜欢他。

    后来,我无数次想跟他说,我喜欢你。

    可是我又担心万一他真的只是玩笑呢,是不是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在这种犹豫不决的情绪里,一直到2006年年尾,我们也还只是朋友。

    04

    转机是2007年春天。

    家里让我转学护理专业。因为嫂子在医院工作,他们觉得护士更适合我。

    我结合自己的情况,听从了安排。

    换专业,也就意味着以后和罗勇见面的机会要减少了。

    我很伤感,约了罗勇吃饭。

    吃完饭回来,走在校园里,可能是风刚好,人也刚好。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股脑地说了自己的喜欢。

    罗勇听完,呆立了三秒,然后温柔地拥我入怀。

    他在我耳边说,傻瓜,这样的话应该由我来说。

    然后他又有些委屈地说,我上次说的时候,就是真心话。可是你说我脑子坏了,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我真是笨死了。

    当时怎么就激动成那样,回了那么没脑子的话。

    还好一切还来得及。我看着他,一直笑啊笑。

    相互喜欢,双向奔赴的感觉真好啊。

    05

    我和罗勇读的是五年制的大专。

    那时距离毕业,还剩两年。

    我俩抓着青春的尾巴,开始校园恋情。

    再去看罗勇打球时,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送水,递纸巾。

    队友们吹着口哨起哄,我的脸红得像天边的晚霞。

    风过林梢,夕阳正好,那是最好的时光吧。

    周末,一起手牵手去逛街。

    买些小玩意,再看看这喧闹的人间,便觉得是人间好时节。

    吃饭时,罗勇常把碗里的肉夹给我,我再趁他不注意夹回去。

    仿佛吃的不是面,而是香气四溢的小爱情。

    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

    爱情让人变成诗人呀。

    我说,好想变成雪,那样就可以落在你肩上。

    罗勇在雪地里写了我的名字,说要和我从青葱走到白头。

    真好啊。

    可是在一起越幸福,我越是忧心忡忡。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家人交代。

    06

    该来的还是会来。

    2009年6月,临近毕业,我妈打来电话说,工作已经安排好了,让我回平度。

    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找各种借口。

    我妈猜测到了什么,跑来学校找我。

    我坦白了罗勇的存在。

    我妈立马变了脸,说赶紧分了,你答应过我们不找外地的。

    她苦口婆心讲道理,说女孩子一定不要远嫁,受欺负了没人撑腰。

    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我一句也听不进去。

    我妈让我在罗勇和她之间二选一。

    我说不出分手的话,一想到要和罗勇分开,我的心就钻心的疼。

    我们说好要走到白头的。

    我妈拿我没办法,哭着走了。

    她说儿大不由娘,我太让她寒心了。

    我也很难过。

    从小到大,我都很懂事,从不惹爸妈生气。

    唯一的一次忤逆,是为了爱情。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输。

    07

    其实我爸妈并没有放弃,一直催我回去。

    嫂子也劝我,说你回来,还可以和我做同事,多好啊。

    是很好啊,可是平度没有罗勇怎么办。

    罗勇看出了我的为难。

    他说,你先回去,别让家里担心。我会去找你的。

    我看着他,说,你来找我,你家里会同意吗?

    罗勇摸了摸我的头,说,放心吧,有我。任何问题,我都会解决的。

    我终究还是回了平度。

    罗勇送我去车站。车启动了,他还站在车外。

    说好不哭的,可我还是掉了眼泪。

    我不知道,此去一别,我们会不会有变数。

    08

    回到平度,我进了家里安排的医院,和嫂子成了同事。

    薪资待遇都不错。

    爸妈开始让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

    我都推掉了。我说,这辈子非罗勇不嫁。

    我妈说,除非他来平度,否则我和你爸绝不同意。

    我不知道怎么和罗勇说这些。

    罗勇虽然有个姐姐,但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肯定希望他留在身边。

    我俩的未来,就像黄昏时出海,看不清路,也没有方向。

    心里,难免有些焦虑。

    单位体检时,我查出了乳腺增生,还长了几个结节。

    我知道是情绪不畅引起的,并没有当回事。

    和罗勇打电话时,随口说了下。可罗勇吓坏了。

    他说,我会想办法的,你千万别再有压力。父母那,交给我。

    09

    一周后,罗勇来了平度,要见我爸妈。

    饭店里,气氛很凝重。

    我妈开口就说,你俩条件都不错,不愁找对象。何必找这么远的呢。不如趁早分了,彼此都不耽误。

    我听得透心凉,担忧地看着罗勇。

    罗勇面带微笑,语气谦卑地说,阿姨,我爸妈说了,在哪边都一样。你们不放心甜甜去潍坊,那就由我来这边。

    不说我家人,就连我都吓了一跳。

    我以为他是瞎糊弄我妈,赶紧用手机发微信,给他使眼色。他回我,放心,我都沟通好了。

    我妈说,你确定吗,你爸妈也就你这一个儿子,舍得吗?

    罗勇说,现在交通很发达,开车也就两个多小时。没关系的。

    罗勇说这话时,态度诚恳又认真。

    爸妈再也说不出反对的话。

    而且,我哥和罗勇也很投缘。

    一顿饭下来,爸妈的脸由阴转晴,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后来我一遍遍地问罗勇,你真的想好了吗?

    罗勇说,傻瓜,我是胡乱说话的人吗?说了,就是百分百搞定了。

    那一刻,我确信自己爱对了人。

    爱情不是甜言蜜语的承诺,而是义无反顾的奔赴吧。

    10

    2009年冬天,罗勇来了平度。

    和我进了同一家医院。

    两边家长见面,开始谈婚论嫁。

    罗勇爸妈在老家做大棚种植,收益尚可,帮我们付了首付。

    当时,我和罗勇还没登记,所以只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

    我和罗勇开玩笑,这可成了我的婚前财产哦。你不怕我拿了房子抛弃你,让你人财两空吗?

    罗勇笑着说,还望李小姐手下留情,不要赶我走啊。

    我忍俊不禁。

    爱,或许就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吧。

    我爸妈也很通情达理,觉得他家出了首付,就主动说了不要彩礼。

    可罗勇妈妈,还是按他们那的最高标准,给了十万。

    她说,该有的都要有,不能委屈甜甜。

    我爸妈又添了些钱,还给了我和罗勇,让我们用来装修房子。

    11

    2011年5月21日,我和罗勇结婚了。

    罗勇为了我来平度,我爸妈心里对他很认可,完全拿他当亲儿子。

    家里做了好吃的,总是第一时间给我们送来。

    我妈还时不时问婆婆,罗勇喜欢吃什么,她学着做。

    以前她从别人那听到的对潍坊人的偏见,也早就没了。

    还总是叮嘱我,一定别欺负罗勇。

    逢年过节,我妈还早早准备好礼物,让我们回去看公婆。

    而每次回去,公婆也总让我们带回来一堆东西。

    我和罗勇笑着说,你们是要回到物物交换的年代吗?

    2012年,女儿出生了。

    出产房的时候,罗勇第一个冲过来。

    他紧张得不知所措,说,媳妇辛苦了。

    那一刻,所有的疼痛都消散,只剩下心甘情愿的甜蜜。

    我们那的习俗里,月子是不能在娘家坐的。

    我和女儿去了公婆家。

    去之前,我还怕不习惯。去了之后,有点乐不思蜀。

    婆婆是拿我当女儿疼的。她帮我清洗恶露,洗内裤。做饭,全都按我的口味。每次吃饭,婆婆都让我先吃,她抱着孩子。

    坐完月子,我回了平度,爸妈主动包揽了照顾孩子的任务。

    而我哥嫂,想得很周到。

    怕我们和爸妈住一起不方便,在我家附近给爸妈又买了套房子。

    保持着一碗汤的距离。

    逢年过节,我们都去爸妈家团聚,一家人其乐融融。

    公婆觉得没帮我们带孩子,心里过意不去,想方设法补偿。

    每次回去,都给我塞钱,给孩子红包。姑姐也很好,常给孩子买衣服玩具。

    2013年,婆婆攒了些钱,又给我们买了辆车。

    她说,这是我送给甜甜的。

    然后还真的只登记在我一个人名下。

    罗勇装作吃醋地说,到底谁是亲生的,我都怀疑我是充话费送的了。不行不行,我要离家出走了。

    我被他逗乐。

    其实,他比我更爱这个家。

    平时工作忙,但一有空,他就主动做饭做家务。

    对孩子也很有耐心,很快修炼成超级奶爸。

    这么多年,我们基本没吵过架。

    他总是让着我,不管谁的错,都是他先服软。

    而我也知道他的好,从不任性和胡闹。

    爱与爱,是相互的。

    12

    要怎么说呢。

    从2009年到2017年,罗勇来平度已经8年。

    对于眼前的日子,我特别特别知足。

    平淡的生活里,闪着细碎的光。

    可我心里,一直有个结。

    公婆不说,罗勇不说,不代表它不存在。

    都是为人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身边呢。

    虽然罗勇从未说过想家,但我能看出他对家的留恋,以及对公婆的牵挂。

    特别是公婆的身体,渐渐也总是有些小毛病。

    我很怕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们没能及时赶回去。

    那将会是我们一辈子的遗憾吧。

    回潍坊的想法,有时会在我的心里冒出来。

    2017年正月十五,我们一大家人在哥嫂那聚餐。

    新年的氛围加上团圆的点缀,所有人都欢天喜地。

    罗勇那晚也很开心,喝了不少酒。

    回去的时候,我开车,他坐在副驾驶。

    等红绿灯时,我看了罗勇一眼,竟然发现他的眼角有眼泪掉下来。

    他一定也很想家吧。

    红灯变绿时,我下定了决心。

    从哥嫂家到我家的那15分钟,改变了我和罗勇的婚姻。

    是的,我决定带和罗勇回潍坊。

    13

    其实,时机也足够成熟了。

    爸妈早就没了顾虑。

    罗勇来平度八年,他们早就对他认可有加。

    对公婆的为人,也足够放心。

    我和家里说我的想法。

    爸妈不舍,但他们终究是支持我的决定。

    而哥嫂说,去吧,家里有我们,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于是,2017年年底,我们举家搬迁,回了潍坊。

    公婆激动得热泪盈眶。

    他们帮我们买了房子,让我们在市里安了家。

    距离县城,只有二十多分钟的路程。

    很长一段时间,罗勇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我能感受到他的开心。那种喜悦,咕噜咕噜地往外冒。

    他说,不管是在哪个家,我们的感情都不会变。

    我说是呀,你的家,我的家,都是我们共同的家。

    也真的很幸运,回来不久,我就考上了潍坊的事业单位。

    而凭着工作经验,罗勇顺利进了当地的公立医院。

    锦上添花的是,2018年,我怀上了二胎。

    也有点犹豫吧,但罗勇和公婆,给了我足够的底气。

    是个儿子,刚好凑成了好字。

    14

    一晃眼,我在潍坊,已经生活了4年。

    潍坊明明是异乡,但因为有罗勇还有公婆,我从心底真正的接受了它。

    公婆对我,是明目张胆的偏爱。

    我和罗勇闹矛盾时,婆婆总是先批评罗勇。

    公公让罗勇多分担些家务,说女人要当个宝来养着。

    罗勇自嘲说,自己已经没有一点家庭地位了。

    公婆总怕我们手头紧,常常贴补我们。除了给钱,还常买东西。

    孩子的衣服,奶粉全包了。米面粮油,一袋一袋往冰箱里塞。

    在这种爱的氛围里,我只想把爱加倍地还给他们。

    我常给公婆买衣服,带他们定期体检,和他们唠家常。

    而我越是对公婆好,罗勇像和我比赛一样,越发地对我爸妈好。时不时的带着我和孩子,回平度看望我的父母。

    罗勇常说,谢谢我给了他一个家,又带他回了家。

    其实有爱的人在身边,哪里都是家吧。

    那些时光里的小尘埃,都刻成了幸福的纹路。

    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婚姻,不是你挣钱养家我貌美如花,也不是你一味付出我一味享受,而是我们一起努力经营这个家。

    你很好,我也不差。你对我好,我也给你同样的好。

    这样的婚姻,走着走着,一定会走到繁花深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