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化 / 待分类 / 21岁、30岁、42岁…你人生最艰难的阶段怎...

分享

   

21岁、30岁、42岁…你人生最艰难的阶段怎么破?都在这篇土星周期全指南里了

2021-10-11  新月文化

谁是宇宙中最严厉的老师?

土星这颗被戏称为“土爹”的行星,大概当仁不让。

它的周期,是一场伴随我们终生的漫长游戏。

而它的关键阶段,往往对应着困难重重的时期。

但在占星师杰西卡·默里看来,这只是土星的教学手段。

由于行运土星大约每30年会返回我们本命土星所在的位置(土星回归),因此,一个土星周期的跨度约为30年。

期间,它每七年左右会与本命土星形成硬相位,所以一个土星周期又包含了四个关键阶段:渐盈四分相、对分相、渐亏四分相和合相(土星回归)。

在这篇文章中,杰西卡将我们整个一生作为时间跨度,解读了所有的土星周期和阶段,从而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到,在重要的年龄段里(青春期、21岁、30岁、60岁...),我们的人生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们背后的原因和意义又在哪里?

渐盈四分相(7岁):

原来我并不那么独特

行运土星对本命土星的渐盈四分相大约始于 7 岁左右,这是我们在逐渐建立自我身份的过程中,跨越的第一个门槛。

此时,土星通常是父母的化身,以及带给我们纪律的人。我们与这些人的关系往往会影响未来与所有权威人物——老师、上级、政府或法律机构的关系

大约7岁时,我们内在未来的自我(本命土星)与限制和引导这个自我的外部环境力量(行运土星)将产生冲突。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阶段对应着上小学,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离开家。

在学校,我们不再仅仅受制于家庭或幼儿园(儿童的乐园)的规则,这里是一个更广泛的社会的缩影,束缚我们的规则提高了一个档次。

我们意识到有一个“外面”,它在向我们提出要求,而我们必须证明自己。

根据内外一致法则,我们将吸引到自己需要的土星形象

例如,土星在处女座的孩子会接收到诸如这般的指令:把蜡笔整齐地放回盒子里;土星在双子座的孩子可能会因为不得不举手发言而感到困窘...

虽然新的规则在业力上是恰当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孩子们会喜欢它。

土星巨蟹座的孩子可能会发现,每天早上跟母亲说再见时很难受,而土星在狮子座的孩子可能会惊讶于,原来其他孩子在过生日时也会得到蛋糕。

这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独特性是有限的

如果我们能够回应这个转折点的要求,一个自我复原的过程就已经开始了。

如果没有的话,正在确立的新自我将在14岁左右,感到更加艰难,因为广阔的世界将以更为严厉的方式向我们施压。

对分相(14-15岁):

成年,诱惑又反对着我们     

在青春期,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形成了对分相,它所带来的对抗,比第一次四分相更为强烈。

我们的内在自我与强加其上的制约,存在着一种颇为戏剧的冲突。

对一个典型的14 岁孩子来说,环境的介入是难以忍受的:任何被ta解释为限制自己身份的人、事、物,都可能激怒ta

因为ta通过对抗外在的权威(行运土星),来了解自己的内在权威(本命土星)。

成年期正直视着ta,刺激ta试一试这个未来的人格。

在此行运期间,经常出现的动荡和焦虑源于一个内在悖论引发的张力:青少年天性中的成长轨迹,让他们渴望掌控自己的生活,但他们却没有足够的生活经验这样做。

对分相也是矛盾的,这体现在青少年自我膨胀的个性与极度不安全感的交替出现。

成年期的内在模板尚未实现,但面对成年世界的镜子,我们感觉它在诱惑、又反对着我们。

这个年龄典型的自我怀疑和忧郁,有时甚至到了病态的地步;

它们可以被看做是土星的阴影面,因为它将重大挫败的观念引入了青少年的人生——第一次,我们感到自己的未来可能是失败的

“你长大之后想做什么?” 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我们头上。

我们也会敏锐地意识到一种结束——童年正在逝去。

渐亏四分相(21-22岁):

我们必须依靠自己   

大约在 22 岁,我们将转过正式成年之前的最后一个弯道。

我们暂时拼凑起来的自我形象,现在正面临着这个世界的冷酷现实。

它让我们猝不及防地意识到,几年前我们所做的自认为真实的决定,无论是关于生活,还是关于自己——可能并不真实

在这里,我们可能发现,自己某些方面做错了。

占星师艾琳·沙利文认为,从这个渐亏的四分相到第一次土星回归(22-29 岁),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阶段。

在它之前,我们在21岁左右迎来了行运天王星四分本命天王星,这对年轻人的身份感来说可能像是一场地震,但却并没带来凝聚力。

与此同时,这一阶段开始被土星回归的趋近影响所笼罩,它加大了我们整合自己生命的压力。

当我们来到这个四分相,与父母必须实现的分离就几乎完成了。我们不能再将领导者的角色投射到他们身上。

我们必须依靠自己。

“我们不会被轻易放过了”

在经历了雄心壮志的前成熟阶段后,我们在土星回归时,清醒地“落地”了。

第一次土星回归的平均年龄是 29岁半,但它可以被认为是一个长达五年的行运,因为其影响力的最大范围,是在精确成相的前后两年半。

这个改变生命的行运的影响范围,以及快速行星对它的触发,都反映了一个极为严肃的手头任务:我们需要弄清楚,如何确立自己的未来

我们必须自己学习“大人们”过去为我们做的事,比如建立边界、承担责任,这是儿童时代不会关心的。

在土星回归之前,我们无法理解业力的概念,即,后果取决于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

然而,一旦经过了30岁的不归路,如果我们把一些事情搞砸了,或是没有学会放手、清理自己的人生,我们就不太轻易被放过了。就连发脾气,也似乎不再被允许了。

社会对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而法律更是严苛。

社会认可,

是沉重的思想包袱  

时间与生物钟的滴答声在我们耳边回响。

找工作的需要如今成了建立事业的需要。

我们开始仔细考虑那些被长辈们称之为“现实”的决定

在这个时候,社会的认可通常会在我们的脑海中产生沉重的负担,尽管我们可能不想承认,自己实际上很在意人们的想法。

有一些本命土星的配置,特别是在第10 宫或摩羯座,对此不那么矛盾。

他们内在的成长模式可能非常接近他们身处的文化对成功的定义。

其他配置则体现了更特殊的方式。

那些土星与天王星有硬相位的人可能觉得必须创造属于自己的职业,甚至完全拒绝传统的道路。

难怪土星回归会带来身份的危机,因为找到支持我们天性潜能的社会价值观并非易事。

本命土星所在的位置要求我们选择那些符合自己业力需要的集体准则

实现它的广阔世界——此前还停留在想象中,现在随着岁月愈发真实。

一个期限已经到了。

学会接纳世界的不完美

在经历土星回归时,我们觉得必须向自己和世界表明,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有哪些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 29 到 30 岁的时候,我们仍然只是成年人世界里的婴儿。

我们确实意识到——通常很不情愿地——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父母了。

如果在第一次土星回归时,我们成功地接纳了这一认知,这是个好兆头,因为它预示着我们知道如何承担一生的责任了。

如果不是,我们将带着迁怒于人的惯用“伎俩”,进入成年期。

我们会责怪自己、他人、整个社会,甚至是土星这个占星学术语。

然后,我们将不可避免地得到很多“机会”来理解怪罪是没有用的,尤其是在行运土星对本命土星的四分相时。

作为独立的个体,我们必须学会接纳,世界是不完美的。

渐盈四分相(36—37岁):

内外冲突,激发自我审视

37岁还算不上中年,但这个行运,可能会通过我们长出的第一丛白发来释放信号:我们离中年不远了

这个渐盈的四分相不像我们7岁时经历的那么令人不适。

我们现在立足于不同的根基,从土星回归中得到了很多经验。

木星也刚刚回归(36 岁),或许能让我们摆脱一些生活的压力

但是在 37 岁到 42 岁的某段时间,我们也会遇到行运天王星对分本命天王星——这是第一次、也是最明显的中年行运。

一些情况可能会撼动我们的身份。因为我们的高我试图让我们摆脱任何与自己灵魂设计不匹配的土星结构。

到现在为止,我们可能已经接受了,作为社会的正常成员,必须以某种方式压抑真实的自我。

然而在内心深处,我们极为抗拒这种压抑。

此时,我们可能有一种被扼杀的感觉,也许不像 14 岁时那么强烈。

但一个共同点是,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因为这个时期的内外冲突,是为了激发我们进行严格的自我审视。

对分相(43—44岁):

中年的反叛

大约七年后,这场冲突将达到顶峰。

像所有的对分相一样,这个对分相也需要对手。

这一次,在 45 岁左右,我们的对手不再是外在的父母,而是内在的父母:我们在15年前土星回归时,承诺的成年版本。

此前,我们的成年人格在确立自我的过程中已受到不少限制。

现在, 我们又开始对这些限制感到不耐烦了。

这个阶段典型的叛逆冲动,尽管与 14 岁时相呼应,但不应被视为仅仅是第二个青春期反应。

中年的冲动是想要彻底改变自己的环境——无论是地点、职业还是情感上——几乎是普遍的,虽然不同的配置会采取不同的形式。

理想情况下,我们会认真对待这些冲动,倾听它们试图告诉我们什么,而不是被驱使着贸然采取行动。

这是我们心灵深处的声音,它正在努力平衡外部与内部的世界

大多数女性在此时都面临着调整生理(荷尔蒙)和心理(文化对女性的标准定义)的需要。

她们的育龄期即将结束,而主要的身份也会发生转变——从以家庭、子女和他人为导向的角色转变为更加以自我为导向的外部角色。

对于忙碌的职场人士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专注于外部打拼的阶段。

在精神层面上,它预示着向内转变的开始:现在,我们必须开始消化和理解自己身处中年的含义。

渐亏四分相(51–52岁)  :

面对衰亡的现实    

7到8年后,理想的情况是,我们已经对死亡是生命的现实有了一种全新的接纳。

我们的意识——事实上,是我们的整个社会——可能会完全抵制这个议题。

但对于专注自我意识的 53 岁的人来说,这个四分相邀请我们去面对肉体死亡的现实,将其视为自然规律的一部分。

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考验我们接受度的情况。

我们的身体开始以我们不习惯的方式衰竭;我们的孩子结婚或我们成为了祖父母;我们在工作中的资历得到了承认,可能是通过积极的认可,也可能是因为偏向年轻员工而被淘汰。

无论事件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我们都明白自己的成年期正在消亡。

第二次土星回归 (58—60岁):

赢得自由之“身”

土星周期在 58-60 岁左右的“第二个成年期”,与 28-30 岁时的伟大里程碑相呼应。

不过,这一次,我们并没有那么盲目。

和以前一样,我们感到必须证明自己的分量,但现在,我们对生命的运作方式更加确定了。

就像第一次土星回归一样,责任被推到我们身上,但这一次并非不可预见。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走了足够的经验,不会被更多关于物质现实是有限的提醒而吓到。

大多数人在第二次土星回归时都会把自己的年龄看得很重,但实际年龄只是成熟的一种衡量标准,却并非是最有意义的。

许多人在第二次土星回归时感受到的沉重沮丧感与第一次土星回归时的原因类似:我们需重新评估自己的人生目标

这一次,我们也在重新评估自己的成就,而它们都很难达到我们早期的理想。

稍作反思对我们就够受了。

理想的情况是,我们已经深入了解曾经的失败之处,并能看到,它们是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到了 60 岁时,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不辜负社会对成为一个人意味着什么的期待。

但这已经不够好了。现在是时候去实现完全属于自己的成功形象了:一份来之不易地对内在自我的整合

没有其他东西能够满足。土星作为限制的伟大预告者沉睡了,现在,它成为了自由的预告者。

我们终于有机会从塑造自己世俗形象的无数限制中解放出来

我们摆脱了亲力亲为的父母身份、努力奋斗的事业家或迷茫的自我探索者的束缚,我们已经将曾经扮演的角色个性化了。

在这个阶段中,我们还将再次迎来木星回归,以及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的四分相,两者都会放大这种自由感

但是,木星和天王星的解放是”不请自来“的,而土星的自由更像是我们赢得的。

从宏观来看,土星第二次回归后的主要相位是最有利的。

现在,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对自己在地球任期的最后一个阶段,培养出一种不带伤感的尊重。

在渐盈四分相、对分相和渐亏四分相(大约 67、74、81 岁)时期,我们面临着一种对生命终结的意义和目的进行更加复杂的重构

在本质上,它是灵性的实践。

在这项内在的工作中,我们惊叹于心灵经历了时间的磨砺后,如何从未显化的状态最终显化成完整自我的奇迹。

这可能是一项高度个人化的体验,也可能无法得到我们患有“衰老恐惧症”的文化的太多支持。

因为现代社会很难将老年视为生命的一个崭新阶段,更难将老年期视为一份独特的礼物。

在这个阶段,我们最严峻的挑战不是来自于事件,而是我们在面对这些事件时所秉持的哲学观。

每个硬相位的阶段都让我们面临选择——无论它们是由环境、他人还是我们的身体或思想所触发,能否平稳度过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它们。

这时,我们会发现老年不是一种选择;要如何去生活才是一种选择。

因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真正让生命与众不同的,不是人生的沧桑,而是我们赋予它们的意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