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婶儿 / 待分类 / 比林生斌还狠的男人出现了:为了不让前妻...

分享

   

比林生斌还狠的男人出现了:为了不让前妻分家产,富豪离婚究竟能有多恐怖?

2021-10-11  正经婶儿

最近富豪离婚案真的好多。

富安娜董事长林国芳与妻子陈国红解除婚姻。

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离婚,哥哥于海离婚。

贝佐斯夫妇离婚。

盖茨淡定分手。

这是等律师有空了,扎堆离婚吗?

肯定不是,其实富豪们离婚能排起队,多半都是因为分财产太复杂。

比如我们今天说的,亿万富翁哈桑和前妻黄姐(艾莉森·黄)的离婚案。

这场从2014年开始,打了七年,涉及18亿美元(约116亿人民币)的离婚案至今没有进展。

原因则是黄姐的律师说的:

“这对夫妇的共同资产价值超18亿美元,但哈桑只想给她很小的一部分。”

他希望的立场是,她什么都得不到:零。

期间还因为哈桑做各种小动作,被外网愤怒指责为离婚恐怖主义。

首先介绍一下哈桑本人,不关注的人可能听着陌生,其实他是谷歌早期的奠基人。

当年谷歌原本是斯坦福大学的一个课题,哈桑和后来的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一起做这个项目。

因为哈桑的年纪比他俩大三岁,对计算机造诣也要比两人高很多。

所以当时的情况是,学弟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负责项目方向,学长哈桑负责用技术手段实现他们的预期。

比如,布林想做一个可以链接其他网站的爬虫程序,预想结果是一次搜索100个。

然后哈桑最后上交的成品是可以搜索32万个,直接一个人搞出了大半个谷歌。

不过,虽然很厉害,但是在当时没人看好,所以几个人过的很穷。

尤其是哈桑,30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25岁的越南人黄姐。

黄姐读于斯坦福工程学院,对软件开发特别有兴趣,当过网络工程师,还为富国银行等大公司搞过网站开发。

有相同的兴趣,又是同一个行业,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快升温,一年后就领了证,还有了孩子。

但那时候哈桑过的是在部队补给商店排队买口粮、欠6万美元助学贷款、炉子都用不起的苦逼生活,怎么给人家幸福呢?

哈桑只好从谷歌跳槽到其他科技公司谋生。

为了给好友撑门面,布林和佩奇以8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哈桑16万股谷歌的股票。

也算给履历添了一点底气。

于是,黄姐就在家专心带孩子,哈桑出去赚钱。

但现实情况是,哈桑赚回的都是股票证券,极少有现金流,所以平时食品、旅行、娱乐,甚至订婚派对都是黄姐自己出钱。

虽然黄姐不计较,但问题还是来了。

两个人结婚不久,老东家谷歌上市,哈桑突然变成了亿万富翁。

就像“男人一有钱就变坏”的定律一样,哈桑要求黄姐签份财产分割协议。

在这份协议中,哈桑答应分给黄姐自己谷歌股份的10%,以及家庭拥有的3处地产的一半,包括两个住宅房和一个商用房。

除此之外,哈桑要求黄姐在未来不得索要其它财产。

当时,哈桑和黄姐的大女儿只有2岁。

如果说是婚前协议也就罢了,毕竟,结婚前的事,理论上和黄姐没啥关系,保护自己的财产也无可厚非。

但这正过着日子呢,突然让配偶签协议,搁谁都会觉得“老公是想离婚吧”。

所以,黄姐不肯签这份协议。

老婆不肯签字,哈桑也没说啥,但两个人都明白会发生什么。

于是,因为协议事件心怀危机的黄姐重新开始工作,办了一家帮助青少年应付高考的互联网公司。

而哈桑每天早出晚归梳理财产。

5年后,黄姐在出差的路上接到哈桑的短信,说要离婚。

虽然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之后,两人摊牌。

黄姐的诉求是——你的谷歌股票是婚前财产,我一分不要,但你在婚姻存续期赚的钱,我要分一半。

哈桑的诉求是——价值10亿美元的投资公司是我的独立财产,你一分钱都别想拿走。

这里说一下,按照当地的法律,婚后财产是五五开的,所以黄姐并没有多要。

但是哈桑就是一毛不拔,还用上了手段。

他以黄姐的名字建了一个网站,放上了她的照片、社交账户链接,以及她被前老板性骚扰的细节,以此来制造舆论。

还注册了大量的公司,转移业务和金钱,甚至为了不给前妻分钱,他不惜在很多业务上赔钱。

作为一个科技亿万富翁,却希望通过欺骗的手段,从他的妻女手中带走所有的钱,令人匪夷所思。

也因此,哈桑创造了一个新名词:“离婚恐怖主义者”,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即使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能给你分钱。

不过说实话,哈桑虽然恐怖,但这股风潮早就在渣男届刮的遍地就是了。

最典型的就是土豆网老总王微和妻子杨蕾的离婚大作战。

王微和杨蕾相识时,土豆网还是个分享菜谱的网站。

不过当时,YouTube刚刚注册,优酷网诞生还有一年多时间,所以占得先机的王微很快拿到了第一笔投资,一共80万美金。

钱刚刚到账,王微志得意满,立即决定用这笔钱结识一些做新闻媒体的朋友,多搞点宣传。

于是,东方卫视十大美女主持之一的杨蕾进入他的视线。

在聚会上,志得意满的才子,遇到了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佳人,两人干柴烈火,激情四射,一见钟情。

但结婚刚刚一年,在2008年8月时,王微就向杨蕾提出离婚。

原因据说是王微移情别恋了。

因为在采访时,杨蕾曾这样评价王微“他爱一切美的东西,不过在征服我之后,会继续寻找。”

王微的员工则更直接:“他喜新厌旧,每年有小半年的时间在外晃悠”。

如果婚就这样离了,不过是多了一个渣男怨女的故事。

但恰恰就是渣,让这事迎来了重头戏。

原来,王微和杨蕾刚结婚时,两人事业都处于上升期,账户上根本没有多少钱。

杨蕾情况好点,所以装修新房的10多万装修款是她出的。

而到了离婚时,土豆网风头正盛,可一查王微名下的资产,竟然全都是负数。

如此一来,杨蕾什么都没分到。

彼时王微直言,没有让她背负债务,已经仁至义尽。

可换在杨蕾身上,“男方有错在先”,自己竟然净身出户,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杨蕾坚持打官司,还申请冻结了王微的财产。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正处于土豆网上市的关键时期,如果王微花点钱给杨蕾,只要等上市都能赚回来。

但他不这么想,于是这场离婚官司拖了两年。

结果优酷网抢先上市,直接把土豆网干没了。

真是宁愿粉身碎骨,也不给你一分钱。

当然,后来法院审理,财产确实分配不公,判决王微支付杨蕾700万美元。

但这也说明,掺杂了感情和利益的婚姻是最复杂的。

图源微博

有时候两个人没有利益,但感情还在,分不开。

有时候没了感情,但因为利益,就变得面目狰狞、诡计多端。

就像当初闹得天翻地覆的俞渝和李国庆这对,在一起的时候你侬我侬,李国庆早年还在微博各种秀恩爱。

闹离婚时,双方互爆隐私,各种狗血情节让人大跌眼镜。

还有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在上市之际,与多名女性纠缠不清,并且生下了私生子。

前妻潘敏峰则亲手将他告上法庭,要求其返还“真功夫”25%的股权,或折价赔偿4.7亿元。

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的老婆翁淑华,更是在微博“寻夫”。

真是没有比离婚更“能激发一个人的潜力”了。

毕竟,谁也不知道金钱会召唤出来怎样的人格。

但与其说女方纠结的是离婚时的财产数额,不如说是对多年感情的意难平,和遭遇抛弃后,对正当权益的争取。

从这点说,富豪们付出了天价分手费,也没什么冤的,该!谁叫你一个有夫之妇还沾花惹草。

而对女方来说,这时候能拥有反制能力,就显得十分重要。

就像黄姐在发现哈桑心怀鬼胎后,果断搞事业赚律师费。

还有之前火上热搜的那条#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家务赔偿#。

当然,保持清醒和独立,除了能在经济上反制渣男,更具现实意义的是,能够享受爱情,却不受制于爱情。

就算有一天需要独自勇敢前行,也可以潇洒依旧。

就像章泽天和刘强东的结合,当初刘强东赶在婚前预支了10年的年薪,以后两人离婚,据说章泽天压根分不到钱。

很多人都等着看章泽天的笑话,但章泽天一直默默长线投资,经营自己。

现在再提章泽天,反倒是整个京东都离不开这个“活广告”了。

其实婚姻中的女人应该做到三件事:

感情安全、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

其实,针对感情而谈的安全,因为感情不可控,可以忽略。

真正可以落地和有必要进行控制的,只有两个—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换言之,真正的安全,是在爱情里除了爱人也要自爱。

当然不是说像防贼一样防着对方,也不是斤斤计较到哪个是你的哪个是我的。

而是婚前协议该做就做,遇事要有反制手段,保留好花销的凭证,不能把事情全压在对方的人品上。

一句话,婚姻不能算计,但可以适度计算。

相处的舒服是王道,但不要忘记经营自己。

因为很多时候,“你很优秀,我也不差”的婚姻才能给到夫妻双方最大的爱与关怀。

而且退一步说,余生也不能完全寄托于他人的付出或怜悯之上,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好,才是与生活良性的共鸣。

才是对渣男最有力的回击。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保持一份倔强的姿态,站在自己喜欢的风景里,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不败给时光,亦不输给生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