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林黛玉说刘姥姥是母蝗虫,脂砚斋评说触目...

分享

   

林黛玉说刘姥姥是母蝗虫,脂砚斋评说触目惊心,究竟有何骇人之处

2021-10-11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70:戏说母蝗虫,林黛玉春秋妙语,解读刘姥姥,薛宝钗补上一刀

薛宝钗因为林黛玉在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时,借《西厢记》《牡丹亭》中的戏文作酒令,知道黛玉看了不该看的禁书。

当时《牡丹亭》《西厢记》《琵琶行》等作品被禁止闺中女儿,少年儿童阅读。

林黛玉自己不可能弄到这些读物,只可能是贾宝玉偷着带进来给她看,情节更是严重。毕竟这些男情女爱才子佳人的书籍,不适合男女同看。

薛宝钗有感于此,才将林黛玉叫到蘅芜苑当面教训,不让她再错上加错。

按说这等话该是母亲教育女儿。林黛玉父母双亡,无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才会冒失看了禁书。由此对薛宝钗很是感激。将心中的隔阂也都消除了,为后文二人冰释前嫌埋下伏笔。

这边钗黛二人刚说完话,李纨就派人将她们请了过去。原来惜春因为刘姥姥说大观园像画儿一样,奉命要画园子图,向诗社请假一年。

惜春本就不善作诗,在诗社任监社可有可无。到底大家作兴玩一场,也都认真对待。于是李纨召集众人开会,商议惜春请假之事。

(第四十二回)李纨见了他两个,笑道:“社还没起,就有脱滑的了,四丫头要告一年的假呢。”黛玉笑道:“都是老太太昨儿一句话,又叫他画什么园子图儿,惹得他乐得告假了。”探春笑道:“也别要怪老太太,都是刘姥姥一句话。”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说着大家都笑起来。

大家聊天一句是一句。林黛玉认为贾母让惜春画园子图,才有请假的事。探春则认为这事儿不赖贾母,都是刘姥姥引起来。

贾探春说得轻描淡写,但刘姥姥在她心中也注定不是光辉形象。她作为主人背后说客人也并不尊重。

林黛玉接着贾探春的话说“她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

林黛玉这番话一石激起千层浪,被很多读书人诟病她瞧不起刘姥姥,有嫌贫爱富的嫌弃。咱们今天就要讲一下,为什么林黛玉要说刘姥姥是“母蝗虫”!

首先,林黛玉这会表现得异常活跃。虽说她平时也爱说笑,但过于活跃的表现,还是透露出被薛宝钗揭穿偷看禁书的不自然。

林黛玉用活跃表现自己正常、无所谓的状态。是大多数人遭遇了尴尬事件之后的正常反应。

其次,林黛玉肯定不喜欢刘姥姥。原因却与刘姥姥好坏无关。我们读书人认可刘姥姥,是知道结局刘姥姥的大义。林黛玉对刘姥姥的认知是基于当下,更客观。她不喜欢刘姥姥,具体在这两点上。

一,刘姥姥形象不堪,与贵族小姐们差距极大。贾家没有一个人喜欢她。探春推刘姥姥的责任,贾宝玉说她“贫婆子”,“脏”,王熙凤和鸳鸯也轮番戏耍她,贾母也没禁止众人戏耍刘姥姥。

她走后贾家人在背后议论她都当笑话。林黛玉一说“母蝗虫”,众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小时候家里就有刘姥姥这样的客人。又脏又粗俗。“吃、拿、要”个没完,又不太懂得眼色,每次都很嫌弃,不想他们来。但不是那种恶意,而是两种价值观的人的互相“排斥”。

打个比方,上流社会看不起农村人,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否则也没有“土老帽”这个称呼。让他们勾肩搭背可能么?

林黛玉和贾家人不喜欢刘姥姥就是这种感情,没必要上升到瞧不起穷人的阶级高度。何况就算瞧不起也是正常。二者本就是不同阶级,真要混为一谈也是违心。

二,刘姥姥来到贾家后,全无形象地“乞食”。贾家人任意戏耍她也毫不在意,一副没心没肺、胡吃海喝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尊心。

对于刘姥姥是“迫不得已”,但对同为寄人篱下的林黛玉、妙玉和薛宝钗三人,则不免物伤其类。

刘姥姥被贾家戏耍,三人都会感同身受体会到自己在贾家的不自在,又会想到贾家人会不会在背后看刘姥姥一般嫌弃自己。

妙玉请薛宝钗和林黛玉喝体己茶,喝的就是这种感同身受。三人都清高,在贾家寄人篱下本就难免会有违心的虚与委蛇。

比方林黛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比方薛宝钗随时就分,与贾家上下打成一片。

比方妙玉对贾母笑脸相迎,端茶送水。

但他们的作为,还都秉承着自尊心,将“客人”的身份维持在与主人平衡的基础上。

刘姥姥一来,没形象没自尊,就仿佛你和朋友一起去做客,她却没形象,没素质的丢人,也会让你如坐针毡。

林黛玉不喜欢刘姥姥很正常。换成你我也受不了。

最后,“母蝗虫”形容刘姥姥特别形象。她在贾家甩开腮帮子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就像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当然,“母蝗虫”背后绝不简单,不止林黛玉说她母蝗虫。曹雪芹早都铺垫开了。

当天在秋爽斋,东边便设着卧榻,拔步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板儿又跑过来看,说:“这是蝈蝈,这是蚂蚱。”刘姥姥忙打了他一巴掌,骂道:“下作黄子,没干没净的乱闹。倒叫你进来瞧瞧,就上脸了。”打的板儿哭起来,众人忙劝解方罢。

蝈蝈、蚂蚱就是影射蝗虫。后文“怡红院遭遇母蝗虫”,更是曹雪芹率先说明刘姥姥是“母蝗虫”。不过借林黛玉之口再说出来罢了。

需要注意一点,“母蝗虫”很重要。薛宝钗对林黛玉的说法大为赞同。显然她与黛玉同一立场。认可刘姥姥就是母蝗虫。其他人哄然叫好,也是同样思想。

(第四十二回)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得倒也快。”众人听了,都笑道:“你这一注解,也就不在他两个以下。”

需要注意薛宝钗解释“母蝗虫”为什么贴切,“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脂砚斋【蒙侧批:触目惊心,请自思量。】

脂砚斋为什么说“触目惊心”,又该如何思量呢?

蝗虫在古代被称为蝗祸,与水灾、瘟疫并称三大害。是天灾人祸的极端现象。古人对蝗灾没办法,皇帝就会下《罪己诏》检讨。蝗虫面前几乎束手无策,随之而来的就是饥荒、疫病等灾殃,往往饿殍无数!

“母蝗虫”是一切灾殃的源头,刘姥姥并没有这么大的威力为贾家带来“灾殃”。反而是贾家败亡后的一道光,给巧姐带来希望。

但是,母蝗虫代表灾祸,影射贾家的混乱源头,刘姥姥背后就有具象隐喻,毫无疑问指向了“王家”。

刘姥姥是王家人来贾家打抽丰。她的到来像母蝗虫一般,将要给贾家带来“灾殃”,是作者暗示王家才是贾家的灾祸之源。要从刘姥姥身上发掘。

刘姥姥来做什么?打抽丰,空手套白狼,分贾家的利。前面分析王家与贾家关系时,也提到了类似几点。

第一,王子腾丢了贾家传给他的京营节度使,王家升官发财,贾家失去与皇帝平衡的关键筹码,从此一落千丈,直到被抄家。

第二,金玉良姻背后明确是王家策划。薛家已经是王家附庸,王家自己不救薛家,却让他们来贾家图谋金玉良姻。

一旦实现,王家就会通过王夫人、王熙凤和薛宝钗彻底掌控荣国府,并将下一代全都变成王家血脉。到时候贾家就是王家附庸。

第三,王子腾夫人生日当天,贾宝玉被贾环烫了脸。第二天,她过来探望刚进门不久,王熙凤和贾宝玉被五鬼魇魔法,差点死了。

王熙凤代表贾琏嫡长房,与二房贾宝玉一同是荣国府第四代继承人。王家一来,荣国府继承人出事,暗示王家才是“鬼”。

第四,刘姥姥讲雪下抽柴故事,贾宝玉派茗烟去找,结果找到一个“青脸红发的瘟神爷”,瘟神指向瘟疫。

妙玉说“五年梅花雪水”代指薛宝钗,放在“鬼脸青”的罐子里,就是对照“雪下抽柴”的瘟神爷。

贾母作酒令讽刺薛家借金玉良姻攀附,“这鬼抱住钟馗腿”,鬼也是薛家。而薛家背后就是王家图谋贾家的野心。

第五,后文王子腾生日,贾宝玉去参加就将雀金裘烧坏了,是晴雯挣命补上,却也坏了身体根基,日后惨死。

晴为黛影,晴雯之死与王家、王夫人有关,也暗示林黛玉之死与之有关。

贾宝玉两次与舅舅接触,两次遭难。

晴雯生病是要扮鬼吓唬麝月被冻病,又是与“鬼”有关……

所以,将所有线索综合起来,会发现“母蝗虫”这灾祸源头由刘姥姥到薛家,最后指向了王家。不怪脂砚斋说[触目惊心]。

荣国府就算最后不抄家,在王夫人和王熙凤这对姑侄手里,也已经一败涂地。固然贾家男人有责任。但女主人也不可推卸责任。男主外女主内,古代妻子绝不是对丈夫唯命是从,她们对家庭也是责无旁贷。

“王”通“亡”,就是贾家灭亡的灾祸根源。

王家侵害颠覆贾家的手段,就是通过联姻控制贾家,也是“母蝗虫”的根本意思。

林黛玉讽刺刘姥姥母蝗虫,作者想要告诉读书人:真正的母蝗虫,是王家的女人给贾家带来的灾祸之源。薛宝钗一解释就豁然开朗,只因她也是当事人。

“母蝗虫”告一段落,可能又有人说牵强附会,我也没所谓。认可的总会认可,不认可代表不同意见。读书总是自己的得与失。

众人说笑完,仍旧继续讨论惜春作画一事,还会有什么精彩故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