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情报员 / 待分类 / 乌拉圭:夹在阿根廷和巴西的小国,是怎样...

分享

   

乌拉圭:夹在阿根廷和巴西的小国,是怎样避免被吞并的?

2021-10-12  环球情报员

大国缓冲国

作者|雄鹰

责编|Thomas


在南美洲,巴西和阿根廷是面积最大的两个国家。这两个大国之间还夹着一个面积只有17万平方公里的小国——乌拉圭。阿根廷和巴西也是乌拉圭仅有的两个邻国。

▲乌拉圭的邻国只有阿根廷和巴西

乌拉圭和阿根廷几乎是同根生,两国都曾经是西班牙的殖民地,都是西班牙语国家,居民都以欧洲移民后裔为主(乌拉圭占88%,阿根廷占97%),国粹都是探戈舞。此外,两国的国旗十分相似,都是蓝色和白色为底,配上太阳的图案。

 ▲阿根廷国旗(上)和乌拉圭国旗(下)

夹在两个大国之间,意味着乌拉圭时刻有可能被两个大国吞并的风险,尤其是河对岸几乎同文同种的阿根廷。

▲阿根廷首都和乌拉圭首都仅隔一条河

那么,乌拉圭是怎样在南美两大国的夹缝中独立,而没有被吞并呢?


一、乌阿是一家

乌拉圭与阿根廷、巴西的恩怨,跟西班牙与葡萄牙在南美的殖民扩张有关。

西班牙和葡萄牙瓜分美洲大陆,葡萄牙占领了东南沿海,西班牙占领了大陆的绝大部分地区。

▲西(蓝)(绿)逐鹿美洲

尚未被西班牙和葡萄牙占领的南美洲南部则成为了两国斗争的前沿阵地。1680年,葡萄牙沿着海岸南下,在拉普拉塔河支流——乌拉圭河的东岸建立了定居点。

▲1680年,葡萄牙占领乌拉圭地区

葡萄牙在乌拉圭河东岸的行动引起了西班牙的恐慌,西班牙逼迫葡萄牙撤出占领的土地。经过40年的争夺,1726年,西班牙将葡萄牙从乌拉圭河东岸赶走。

在乌拉圭河东岸,西班牙人建立了蒙得维的亚军事港口,以抵御葡萄牙入侵。

▲巴拉圭河、乌拉圭河等支流汇入拉普拉塔河

在行政上,西班牙在南美划分了四大总督辖区,乌拉圭所在地区称为东岸区或内普拉塔地区。西班牙将乌拉圭河的东西两岸都划入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管辖。河西岸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的首府。

▲西班牙将乌拉圭划入拉普拉塔总督辖区

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随着法国大革命传播的民主、自由思想的传播以及美国独立战争的影响,民族独立思潮风起云涌。南美陆续爆发了独立战争。

拿破仑战争给南美独立运动提供了有利契机。1808年,西班牙和葡萄牙因为支持反法同盟,而被法国占领。西班牙王室被法国拿破仑控制,葡萄牙王室则逃亡至南美的殖民地——巴西,将葡萄牙首都临时迁至巴西首府——里约热内卢。

利用西班牙沦陷的时机,西属美洲发起了轰轰烈烈的独立战争。1810年,在圣马丁等人的带领下,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的首府——布宜诺斯艾利斯爆发了反抗西班牙的“五月革命”。

▲布宜诺斯艾利斯爆发五月革命

为了表示同西班牙殖民者的决裂,拉普拉塔的革命者用代表南美土著的太阳神作为标志,这就是阿根廷和乌拉圭太阳标志的由来。

▲阿根廷,乌拉圭使用的五月太阳

在西班牙与拉普拉塔的交战中,因为西班牙本土被法国占领,所以西班牙军队全线溃败,被迫退守到乌拉圭河东岸(即今日的乌拉圭)。

但东岸军民在民族英雄——阿蒂加斯的带领下,于1811年占领了东岸大部分土地。1815年,阿蒂加斯的部队控制了东岸全境。



二、巴西吞并乌拉圭

东岸与西岸同属曾经的拉普拉塔总督辖区,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时候,他们同仇敌忾。然而,当西班牙被拉普拉塔起义军围困时,东岸与西岸就建设什么样的国家问题矛盾重重。

东岸革命领导人阿蒂加斯在同西班牙的战斗中作战英勇,因此他希望保住自己的地位,希望东岸和西岸仿效美国模式,建立联邦制国家。东岸应享有自治权。

▲乌拉圭独立领袖阿蒂加斯

然而,西岸认为两地自西班牙殖民时期就是一个地区,文化完全相同,因此否定阿蒂加斯的提议,认为应成立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国家。

在为国家前途争执之时,东岸面临着前有西班牙反扑,后有葡萄牙入侵的危险。

因为乌拉圭河东岸与葡属巴西非常接近。而且东岸和巴西之间没有大型河流、山脉等天然界线。东岸的独立运动极易威胁到葡萄牙在巴西的统治。

▲乌拉圭和巴西,缺少大型河流、山川阻挡

此外,葡萄牙王室在拿破仑战争中逃亡巴西,因此巴西得到了重点开发。巴西曾经作为殖民地,经济活动受到葡萄牙的严格限制。随着里约热内卢成为临时首都,葡萄牙取消了对巴西的限制,兴建了大批基础设施。

▲葡萄牙王室迁入里约时的皇宫,如今是巴西国家博物馆

为了保住自己在巴西的地位,葡萄牙王室通过武装干涉的方式,扼杀拉普拉塔的民族起义运动,顺带吞并乌拉圭。

▲葡萄牙入侵乌拉圭

被阿蒂加斯围困的西班牙军队在自知难敌起义部队的情况下,北上向葡萄牙求援。这与葡萄牙王室的主张不谋而合。1816年8月,葡萄牙军队南下入侵乌拉圭河东岸地区。

此时,西岸则利用葡萄牙军队入侵之机,甩掉东岸单独建国,将国名改为“阿根廷”。

面对葡萄牙的入侵,担心西葡联合夹击的阿根廷却选择了按兵不动。阿根廷的“见死不救”让两岸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疏远。乌拉圭首府蒙得维的亚次年1月被葡萄牙攻陷。

乌拉圭首府失守后,阿蒂加斯没有气馁,而是带领东岸人民继续抵抗。然而,经过了3年的抵抗,1820年东岸全境被葡萄牙占领,葡萄牙巴西在当地成立西斯普拉丁省。阿蒂加斯逃亡至巴拉圭。

葡萄牙占领乌拉圭之时,葡萄牙国内暗流涌动。因为葡萄牙在拿破仑战争中被法国入侵,因此自由平等的观念传入深入葡萄牙人心。葡萄牙王室在面对法国入侵的外逃,引起了葡萄牙民众的不满。1820年,葡萄牙波尔图爆发了资产革命。

葡萄牙宣布在里斯本建立制宪会议,限制王权。葡萄牙王室权力旁落,滞留在巴西的葡萄牙王储佩德罗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佩德罗宣布巴西独立

此时,西属美洲纷纷宣布独立,葡属巴西独立也是大势所趋。1822年,滞留巴西的葡萄牙王储佩德罗在当地贵族的簇拥下,宣布巴西脱离葡萄牙独立,成立巴西帝国。西斯普拉丁省(乌拉圭)从葡萄牙易手巴西。

▲1822年的巴西帝国,囊括了巴西和乌拉圭



三、夹缝中独立

吞并乌拉圭后,葡萄牙以及巴西要求乌拉圭人改说葡萄牙语,激起了乌拉圭人民的强烈不满。

巴西独立后,也时刻面临着来自葡萄牙的反扑。面对葡萄牙的进攻,巴西在皇帝佩德罗的带领下,通过购买英法等国军备的方式,反抗葡萄牙的入侵。巴西和葡萄牙的战争给乌拉圭人民提供了反抗的契机。

1825年4月,乌拉圭民众在巴西忙于应对葡萄牙入侵、无暇南顾的情况下发动起义。

▲乌拉圭人民起义,反抗巴西

阿根廷不愿意看到巴西做大,积极支持乌拉圭。阿根廷希望借助支持乌拉圭的独立斗争,趁机控制并重新占有乌拉圭。

1825年8月25日,乌拉圭领导人拉瓦列哈在阿根廷的支持下,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回到东岸,占领了首府蒙得维的亚。这一天也被称为乌拉圭的国庆日。

▲1825年8月,光复蒙得维的亚

阿根廷支持乌拉圭独立,激怒了巴西。1825年,巴西击退了葡萄牙的入侵之后,向阿根廷和乌拉圭宣战。然而,刚刚打完独立战争的巴西出现了财政危机,已经无力重新控制乌拉圭。

▲阿根廷和巴西在拉普拉塔河地区交战

此时在阿根廷国内,因联邦派和统一派的斗争,导致政局不稳。乌拉圭在同葡萄牙斗争时,阿根廷“按兵不动”使得乌拉圭对于阿根廷的离心力越来越强。因此阿根廷也并不能完全获得乌拉圭的认同。

巴西在乌拉圭的统治已经岌岌可危,阿根廷也无力吞并乌拉圭。乌拉圭的前途问题成为了阿根廷和巴西之间悬而未决的难题。

阿根廷和巴西的斗争,引起了英国的兴趣。1814年,战胜了拿破仑法国后,英国渴望在全世界建立新秩序,因此积极插手乌拉圭前途的调解。

在英国看来,如果乌拉圭河东岸建立独立的国家,可以一定程度上保持阿根廷和巴西的相互牵制,也有利于英国在南美南部确立影响力。英国积极支持乌拉圭独立建国。

1828年8月27日,在英国的主持下,阿根廷和巴西签订了《蒙得维的亚条约》,正式宣布承认乌拉圭独立。

▲阿根廷和巴西签订《蒙得维的亚条约》



四、乌拉圭独立后的发展

1828年独立之后,乌拉圭依然面临着如何稳固国家政权的难题。19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时期,代表自由派的红党和代表保守派的白党爆发了长达30多年的内战,经济遭到了严重破坏。

两党看似是乌拉圭内战,其实背后都有外国势力的支持。除了阿根廷和巴西之外,位于乌拉圭河上游的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经历了军事改革后实力增强,让阿根廷和巴西如坐针毡。

▲巴拉圭独裁者小洛佩斯改革,让巴拉圭成为南美军事强国

巴拉圭自独立以来便是一个内陆国家,缺少入海口成为了巴拉圭的一大障碍。因此巴拉圭极力希望沿河南下,控制河入海口的乌拉圭。

巴拉圭成为了阿根廷、巴西和乌拉圭的共同威胁。

▲深处内陆让巴拉圭欲控制拉普拉塔河入海口的乌拉圭

1864年,为了控制乌拉圭,掌控河入海口,巴拉圭干涉乌拉圭内政。引发了旷日持久的巴拉圭战争。1870年,乌拉圭与阿根廷、巴西三国联军击败了巴拉圭,赢得了国家稳定。

▲巴拉圭战争

战后,为了防止国家被外国势力干涉,乌拉圭制定了铁血政策,削弱外国势力支持的政党,加强中央集权。凭借着潘帕斯优质大牧场和农场的优势,发展牧业和农业,成为了南美富裕的农牧业大国。

▲阿根廷和乌拉圭所拥有的潘帕斯大草原,拥有最好的牧场

19世纪70年代后,欧洲经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人口成倍数增长。乌拉圭和阿根廷所在的潘帕斯草原凭借着发达的农牧业,成为了重要的粮食和肉类出口大国,两国都成为了南美的富裕国家。

但乌拉圭也面临着人口短缺的压力。1870年,乌拉圭的人口只有30万,远远低于阿根廷(150万)。为了经济的发展,乌拉圭采取了几乎零门槛的鼓励移民措施,大批来自南欧的移民涌入乌拉圭。经过几十年的移民涌入,欧洲移民占据了乌拉圭人口的88%,成为了乌拉圭的主要民族。

▲南美各国人口结构,乌拉圭欧洲移民比例近90%,仅次于阿根廷

二战后,阿根廷和巴西因为频繁的军事政变和不当的经济改革,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与之相反,乌拉圭因为1870年确立的加强中央集权的措施,国家政局相对稳定。

此外,夹缝中的乌拉圭通过制定合理的金融政策,发展健康的金融经济,逐渐超越了阿根廷和巴西,成为了南美洲经济最健康的国家之一。到2019年,乌拉圭人均GDP高达1.7万美元,高于阿根廷的1万美元,是巴西的近2倍。

▲经济繁荣的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

除了经济上好于周边的两个大国,在南美洲最受欢迎的足球运动上,乌拉圭的成绩取得了不逊于阿根廷和巴西的战绩。乌拉圭两次夺得世界杯,都是“踩”在阿根廷(1930年)和巴西(1950年)身上拿到的。

在南美足球的最高赛事——美洲杯赛场上,乌拉圭以15次夺冠,与阿根廷并列。在足球领域,乌拉圭俨然是巴西和阿根廷两个大国最难啃的对手。

▲2011年夺得美洲杯冠军,乌拉圭成为美洲杯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阿根廷在2021年夏天夺冠,夺冠次数才追平乌拉圭

虽然在足球和经济方面,乌拉圭拥有和阿根廷、巴西扳手腕的资本。但因为国土面积小,人口规模小,夹在阿根廷和巴西之间的乌拉圭往往扮演着缓冲国的角色。

长期作者|雄鹰
直播吧体育作者|足球与历史爱好者
责任编辑|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全文完)—

本文系 「环球情报员」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你可能错过

美国吞并加拿大的计划,为什么破产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