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音格力 / 待分类 / 绾草籽 | 槐浅浅地落进暮色

分享

   

绾草籽 | 槐浅浅地落进暮色

2021-10-12  白音格力

槐浅浅地落尽暮色




夏熟透了。在微微吹来的风里散落。

三两日光景。菜瓜缠满一道墙。

绿丝婉婉,引着秋光。

村野。石榴带着些许稚气。

上夜。西面天月色凉柔。

与友饮茶,不负今日。



 薄雾穿林的清晨,
 拉开窗子,几乎一瞬间,
 混合草木及土壤的香,
 就跳入我的房子。
 我喜欢这些自然的气味,
 它们同秋一样,
 凝点淡淡的惆怅。

夜雾游了来。匀匀地铺展。
树色朦胧。灯影。暗。

白日里云朵流过。清风飞鸟流过。
夜晚。只需听虫儿断续语。



此时。风静。
林立的高楼之上,
几朵小云牵在一起无去无来。

槐浅浅地落进暮色。

夜随想。闪烁的星,
多半是深海来信。



观光路。轻微摇颤的小波斯菊在秋日里开出一片暖色。

一宵雨。细密绵长,清晨去看时,只留了淡淡水痕顺窗而下。

落日弥漫。
丝瓜花早已收起,
但扁豆花还随意地堆在小圃秋风里,
它们用樱草紫的花串展现自己的美好,
看着如此鲜妍的花朵,
锁在我内心深处的轻松感旋即释放。

月儿临窗。
有些朦胧,但也染了三分秋意。
朦胧中,虫声在耳边绕了几绕,
植物的香气,幽微。



晴时候。
水雾蓝大碗的天,
盛了不少小颗的。新鲜的馄饨云。
在斑鸠的鸣叫中,
一窝细嫩的竹滋出。

小雨抿窗。
淡淡点。细细落。似春。

暮雨。
雨摔落在地。比拆千纸鹤糖果的声更清切。



几日潇潇雨,
如细沙。淡烟。
处处凉沁沁的,
屋子里生起一股潮润润的霉味,
使劲儿嗅着,
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欢,
特别是地下室返来的浓郁霉气,
一闻到就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真是怪癖难除。

水雾里的深草野。
牵牛织成薄衫,
松松地裹着一些低矮的灌木。
莹蓝。藤萝紫。嫩菱红。

雨从烟里过。
风轻轻卷来,
微黄的叶片缀满水珠,
玲珑。落。



山尖。
薄雾缓缓溢出,在轻轻来的风里流散,
雨珠挂松枝。细细的。闪着微光。
山石被几道爬藤微微一束,
多了几分女子的妩媚。

亭在半山,有白鸽围在一处啄食,
呈莲花状;
恍惚间,我觉得这一幕极其神圣,
仿佛见到了信仰之光。


 积着浅浅一层雨的石阶两侧,
 生着丛丛岩蒿及多花胡枝子。
 碎黄花与小紫朵杂在一起,
 显得有些可爱。

 雨丝密了,重新浸回水雾中的,
 除了这里的一角石,
一丸峰,还有细雨抚脸的我……



在村西处的草野见到茑萝,
那些火焰色小朵如珍宝绽放。
四周添了不少星蓝牵牛,
还附赠秋虫短促又清脆的喧响。

入暮。
分层的鸡尾酒色天空最是迷人。



栾树落蕊。
一不小心就染满宽街,
真以为这是野地美树子的作品。

落蕊在写长长的信,
等风。送去远方。



难得的好天气,
还有芦雪状的云可看。
成群的光游在枣叶上,片片剔透明亮。
茑萝密层层的开在草野,
比起前几天,
能感受到它们更强烈的热情。
傍晚。天空呈现浅浅的樱色。
一点小风过来,心情有微妙的波动,
如品尝醒得刚刚好的酒。

 小露台看月,
端新煮过的桂花糖水来喝,
适意不是一点点。



 北园。
鸟语嘤咛,
桂花开在一角,
细朵含着蜜气;
拂拂依依的香,总能让你披一身回去。
轻黄簇簇,
即便落了,
也是收在心底的,
一滴微蜜。

 洋姜花在僻静的荒地,
撑出一盏暖黄。
看到它们盛放,
就会由衷地喜悦,
真一种自在神奇的感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