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1212 / 长知识 / 我们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抑郁了?

分享

   

我们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抑郁了?

2021-10-13  興1212
图片

作者 / KY测评部

测试 / KY测评部

编辑 / KY主创们

2021年10月10日,是第30个“世界精神卫生日”,在这一天,央视纪录片发布了《我们如何对抗抑郁》的纪录片,号召大家一起关注抑郁症。

6集纪录片《我们如何对抗抑郁》

10月14日至19日 每晚19:24

CCTV-9纪录频道

秋冬季节也是抑郁的高发期,我们在后台也收到过很多粉丝的留言:

“说不出来是哪里难受,但我每天都不开心。”

“我感受不到任何东西了,心里空空的,像是整个世界都与我无关。”

“不是没有朋友可以倾诉,但去倾诉好难。我不能给别人带来麻烦,不能成为别人的包袱。”

“我存在着有什么价值呢?活着就只是在消耗父母的钱罢了。我不值得。”

微博、朋友圈、甚至陌生人社交的软件上,我们可能在夜深人静时分,看到过无数类似的带着悲伤和绝望的话。

抑郁的情况已然非常普遍。今年年初,中国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显示我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24.6%,成人抑郁障碍终生患病率为6.8%,而其中有47%的患者,会因自杀或自伤的行为造成无法挽回的身体伤害。据估计,全国有9500万人曾受到过抑郁症的困扰。

抑郁会使人:

· 非常容易感到悲伤,忍不住想哭

· 感受不到乐趣,难以享受生活

· 容易烦躁不安,乱发脾气

· 思维和反应变得迟钝

· 体重明显地增加或减少

· 非常容易感到疲劳,精力不足

· 感到生活没有意义,自身失去价值

· 难以集中精力,无法正常学习工作

· 变得封闭,隔绝了日常的人际交往

· 反复出现自残自杀的念头,甚至尝试自杀

抑郁像一条隐蔽在日常生活角落里的小蛇,它可能就在你感到疲惫、孤独、或者放下防备的时候,偷偷爬出来缠绕住你的脆弱,迅速蚕食你的心灵。

👇长按下图扫码,进行抑郁自检👇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也可进入测试

01.

关于抑郁,你需要了解的事

关于抑郁,有些你或许知道但并不了解的,我们想要讲给你听——

1. 抑郁症 ≠ “伤心”或“矫情”

可能你失恋了,心痛的感觉挥之不去,眼泪会不受控制地流个不停。你也许会有这样的担心:“我这么难受,该不会是得抑郁症了?”

你或许是受到了一时的低郁情绪的困扰。暂时性的难过、消沉、悲伤或沮丧,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但如果这种情绪持续了两周以上,你需要引起警惕,你可能正被“抑郁症”这种严重的精神疾病所困扰。

我们常说的“抑郁症”指的是“重度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它是抑郁情绪的不断累积、持续恶化,最终使人完全进入无法正常生活的状态。

2. 重度抑郁不是“想开点”就能解决的

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内心想象成一间空房子,那么当我们陷入重度抑郁的状态时,房子就像因内心能量不足而倒塌,我们被四面墙压得无法动弹——此时的我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行动的能力。我们需要的是借助药物治疗或临床心理治疗,重新找到支柱将“房子”撑起来。因为只有争取到必要的空间,我们才有能力爬起来、活动、修补房子。

3. 如果抑郁了,请不要自责

抑郁的人常常会被误解或谴责:“怪你自己想的太多”、“你怎么一点都不坚强”。而他们自己也可能会将这种指责内化为深深的负罪感,为自己“性格软弱”而感到内疚。

而事实上,就像我们上面所说的,抑郁的产生很可能是受到生理性的影响,是不受我们控制的。如果你确实感到抑郁了,并因此感到内疚,觉得自己成为了他人的负担,请制止这种不合理的想法。接纳自己抑郁的情绪,承认需要别人的帮助,会成为你做出改变的勇气。

图片

02.

抑郁,可能比你想象中更普遍

21世纪似乎是抑郁的时代。据世界卫生组织(WHO)2017年的全球调查显示,平均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患过抑郁症。ta可能是你的朋友、同学,可能是你的家人,甚至是你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会在生活中感受到孤独,会在繁忙的工作和日常事务的压力中喘不过气来——低落、消沉或沮丧的情绪随之而来。虽然心里很烦燥很难过,那样难受别人却无法理解,因为他们眼里你的生活好像并没有那么难。

对于有些人,这些暂时的抑郁情绪会随着一顿火锅、一次旅游,就离开了他们的生活。但对于另一些人,这些日复一日消极的情绪没有得到纾解,在心中越积越多,持续恶化,最后变成严重的抑郁症。

根据抑郁的素质—压力模型(diathesis-stress model),确实有一些人会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抑郁的侵扰 (Ingram & Luxton, 2005)。我们称这群人有抑郁的易感性(Vulnerability)。

那么来看看,究竟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抑郁呢?

1. 低自尊的人

低自尊的人更容易消极地评价和解释事情。他们总会想“我是不是做的不够好”、“好像他们并不喜欢我”……他们将自我价值感建立在别人的评价上,而自己就像环境中负面信息的吸铁石,于是总抱持着对自己、对世界、对未来的消极态度。一旦生活中遇到了重大的挫折,他们就会想:“看,我就是这么差劲,所以不值得好的事物,不值得被爱”,这就成为了他们抑郁的源头。

2. 完美主义者

拥有完美主义信念的人,和自卑者有相似之处。他们常觉得一定要把事情做到最好,否则就显得自己一无是处;他们希望一切事情都井井有条,按照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否则可能会感到烦躁和沮丧。一旦当他们发现自己所做的没有达到预期,就会对自己产生难以忍受的失望情绪,甚至对未来也失去信心。

图片

3. 高敏感的人

拥有高敏感特点的人,常常过度思索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将一句客观的表达进行消极的解读。高敏感的人情绪的起伏更为频繁和剧烈,也更难应对自己的消极情绪。他们时常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反复回忆一些让他们不快的细节,因此成为了易患抑郁症的高危人群。

另外,有一些对于外界环境敏感的人,他们会在阴雨天、低气压的天气、甚至太久没有看到阳光的天气里,比正常人更容易感到抑郁。

4. 遭遇了重大应激的人

研究发现,生活中的应激事件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当糟糕的事情发生,人们又缺乏足够的社会支持时,消极的情绪就会积攒起来,转化成对内的自我攻击,滋生出抑郁。

应激类型

事例

人际关系受到挫折

亲友决裂、失恋、离婚、与父母争执等

童年或青春期有过创伤经历

被虐待、忽视、被性侵、遭受校园暴力等

工作应激与生活环境发生改变

任务重、压力大、更换工作、搬家、同居等

曾经历或目击灾难性事件

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目击自杀、亲人死亡等

正在经历人生重要转折

结婚、怀孕生子、经历重病等

5. 在情感破碎的家庭中长大的人 

在破碎的家庭长大的孩子,会更容易受到情感忽视、情感剥夺,也会更早地体验到丧失。如父母离婚后其中一方的离开、亲人的离世等,这种重要他人的丧失会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哀伤。而那些忽视孩子情感需求、不允许表达悲伤等负面情感的家庭,无法让孩子理解现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不经世事的孩子认为错在自身;甚至有些孩子会觉得需要去保护情绪低落的父母不再陷入更深的悲伤 (McWilliams, 2015)。这样的成长环境成为了滋生抑郁的温床。

👇长按图片扫码,进入专业抑郁检测👇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也可进入测试

03.

如何知道自己的心理状况是否健康

身患抑郁症的人会厌恶自己,总觉得自己是不够好的。这样的想法时常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使他们无法看到真实的自己和事情本来的样子。他们站在抑郁的悬崖上,晃动的石块使他们的处境岌岌可危,外界一个微小的触动就可能使他们跌入深崖。

通过这篇文章,我们希望你至少能了解一件事:抑郁症并不是一种臆想,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心理疾病,是一种可能在21世纪影响人类数量最多的疾病。

而研究表明,通过早期对抑郁症状的筛查,能够有效地降低抑郁症的发病可能;而对抑郁的预防,远远要比对抑郁的治疗更为简单有效 (Jane-Llopis et al., 2003)。

对此,KY测评部研发了《专业抑郁倾向手册》,我们通过大量的文献综述,筛选出了国内外30+份信效度和应用度较高的量表,精选出了 113道题目,为你总结了11种与抑郁息息相关的“危险因子”,帮助你进行心理状况的“自检”

图片

1、专业评测你目前的抑郁程度

在“抑郁程度测试”这一部分,我们使用了国内外被广泛用于评测当下抑郁症状严重程度的《贝克抑郁自评量表第二版》,并根据DSM-V和国人的语言习惯进行了修订,来综合评估你的抑郁情况,这能帮你了解你是否需要对目前的情况引起警惕。

图片

2、多维度评估你的抑郁易感性

通过了解你的性格、情绪反应、认知风格、行为模式等等,帮你充分了解自己有哪些可能诱发抑郁的风险因子,并为你解析自己性格中对抗抑郁的保护因子。让你深入了解自己的内心,更好地防御和对抗抑郁。

图片

3、可实操的抵抗抑郁训练建议

分析出抑郁的致因后,给出相应的针对性建议。这些建议是根据你的状态提供的可操作性内容。练习这些技术可以帮助你处理抑郁情绪,也能帮你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情绪低落。

图片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测试帮助你了解自己的状态,也希望传达一种信念——你并不是一个人孤单地在对抗它。要知道,抑郁并不可怕,当你开始试着了解它、正视它存在的那刻,就是治愈开始的时候。

👇扫码立测👇

图片

图片

References:

Ingram, R. E., & Luxton, D. D. (2005). Vulnerability-stress models. Development of psychopathology: A vulnerability-stress perspective, 46.

Jane-Llopis, E. V. A., Hosman, C., Jenkins, R., & Anderson, P. (2003). Predictors of efficacy in depression prevention programmes: Meta-analysis.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83(5), 384-397.

McWilliams, N. (2015). Psychoanalytic diagnosis: Understanding personality structure in the clinical process. Guilford Press.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