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宝黛钗三人一体,荒诞无稽又真实...

分享

   

红楼梦:宝黛钗三人一体,荒诞无稽又真实可信

2021-10-14  少读红楼

林黛玉和薛宝钗,“一如姣花,一如纤柳,各极其妙者”(第五回脂批),看起来明明是迥异的两个人,似乎没有任何相似性,但两人居然“人却一身”(第四十二回回前总批)[注1]。

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其实“钗黛一体”,最终还是归结到第一正人贾宝玉,宝黛钗三人也是一体的。

钗黛一体,已经很荒唐,宝玉为男性而钗黛为女性,宝黛钗一体“是更向荒唐演大荒”。是否真存在这种可能性?

以梦幻形式呈现的文本,是“表里皆有喻也”(脂批)的“满纸荒唐言”,让一切皆有可能,性别差异当然就更不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脂砚斋在第一回回前总批的批中就指出:“何非梦幻?何不通灵?作者托言,原当有自。受气清浊,本无男女之别。”贾宝玉并非一定就是“须眉浊物”。

如第十八回,元妃归省庆元宵,宝玉所得赐物亦同宝钗、黛玉诸姐妹等,脂批指出:“此中忽夹上宝玉,可思。”第三十九回,文本提到“大观园中姊妹们都在贾母前承奉”,脂批又指出:“妙极!连宝玉一并算入姊妹队中了。”等等。因此,不仅钗黛一体,宝黛钗一体在“满纸荒唐言”的梦幻文本中也是可以存在的。

宝黛钗三人一体,则可从文本和脂批中找到相当多的证据。第五回,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所见到的秦可卿,“其鲜艳妩媚,有似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而其乳名“兼美”,脂批指出:“盖指薛林而言也”。

后依警幻之训,与秦可卿缠绵,而接下来他与袭人的“云雨情”才是“初试”,因此,宝玉和秦可卿在太虚幻境的缠绵,不是肉体交流,而是灵魂交换。因此,宝玉和钗黛在宝玉的太虚一梦中交集于秦可卿身上,宝玉和钗黛是一体的,一体于秦可卿。

文本采用的是“别小说中所无之法”的“回风舞雪,倒峡逆波”,薛宝钗等下凡造历幻缘,历尽风月波澜,最终必将回归太虚幻境。该回宝玉在太虚幻境中所闻到的一缕幽香,此香名“群芳髓”,“群芳髓”乃系“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脂砚斋提醒:“细玩此句”,同时指出:“'群芳髓’可对'冷香丸’”。

“冷香丸”是宝钗所用之药,其实也是她的象征物,脂批指出,其药引子“是从放春山采来,以灌愁海水和成,烦广寒玉兔捣碎,在太虚幻境空灵殿上炮制配合者也。”,而“'群芳髓’可对'冷香丸’”,脂砚斋提醒的须细细品味的有关“群芳髓”那句话里,有“宝林珠树”,因此,“宝林珠树”中肯定包含了宝钗,而“林”和“珠”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生是绛珠仙子的林黛玉。

在太虚幻境的奇香“群芳髓”中,钗黛是一体的,而脂砚斋在批语中,也用宝、林称呼二玉,如第三十二回,宝玉对黛玉倾诉肺腑,说了“你放心”之类的话,脂砚斋对此的批语就是用“宝、林”称呼二玉,因此,二玉在太虚幻境的奇香“群芳髓”中,也是一体的,这也意味着宝黛钗三人一体于“群芳髓”。

第一回脂批提到:“余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此批明确“二玉二人”即“一人”;第七回,宝玉连日不见宝钗,听闻她身子不大舒服,就派茜雪去问候,并要茜雪说是他和林姑娘打发来的。脂批提醒:“和林姑娘,四字着眼。”[注2]脂砚斋此批也是暗示二玉是一体的。二玉一体,而钗黛“人却一身”,这同样也意味着宝黛钗三人一体。

第十七回回前总批中,脂砚斋指出:“宝玉系诸艳之冠”;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薛宝钗占得花名签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而“人却一身”的钗黛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处在首页的位置,同享一页画,同用一首判词,钗黛也同为“诸艳之冠”。这再一次证实钗黛可与宝玉划等号。

第二十八回,宝黛钗和王夫人谈及黛玉用药,宝玉说了一料很奇怪的丸药,脂砚斋批道:“写得不犯冷香丸方子。前'玉生香’回中,颦云:他有金,你有玉;他有冷香,你岂不该有暖香?是宝玉无药可配矣。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系滋补热性之药,兼有许多奇物,而尚未拟名,何不竟以'暖香’名之,以代补宝玉之不足,岂不三人一体矣?己卯冬夜。”也是暗示宝黛钗实是一体的

第三回脂批指出:“妙在全是指东击西、打草惊蛇之笔,若看其写一人即作此一人看,先生便呆了。”因此,在梦幻的文本中,宝黛钗既是一体的,又是三个各自独立的鲜活的生命个体;既是三个各自独立的鲜活的生命个体,又是一体的。

在文本和脂批所有关于宝黛钗一体的证据中,第五回宝黛钗三人一体于秦可卿身上是最为重要的,因为秦可卿是“此书大纲目、大比托、大讽刺处”(第七回脂批),隐指废太子胤礽,是文本中正统之象征,与“通部大纲”(第五回脂批)之一的警幻实为同一人[注3]。

“深知拟书底里”的脂砚斋指出,宝玉太虚一梦,“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竟不知立意何属。惟批书者知之。”暗示“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的该梦暗藏着自己不能明说的“甄士隐”,事关文本的整体立意大旨,而在该梦中与秦可卿有最多交集的无疑是与秦可卿有男女之事的贾宝玉和“兼美”于秦可卿的钗黛。

在“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的该梦中,宝黛钗一体于秦可卿,事关通部书的立意大旨,那么,宝黛钗与秦可卿之间有着怎样的神奇联结?在“表里皆有喻”的文本中,又有何寓意呢?

引梦、出梦皆出于秦可卿,作者的立意就是红楼一梦其实就是文本之第一正人贾宝玉的一场梦幻,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就是这一场梦幻的缩影,而在此梦中,一体的宝黛钗,作为最重要的梦中人,都与“此书大纲目、大比托、大讽刺处”秦可卿完成比托。

废太子胤礽谥号“密”,具有政治意涵,而林黛玉,堪称文本中一个真正“密”的女子一一林黛玉前身绛珠仙子,饥则食“饮食之名奇甚”的蜜青果为膳。蜜青,谐音“密”清;母亲贾敏,根据贾雨村言,她为避讳,总将“敏”念作“密”。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是亡国之典,也具有政治意涵。

薛宝钗佩戴的金璎珞上所錾的八个字来自癞僧,其所拥有的“冷香丸”,药方和药引子也都是癞僧给的,来自于太虚幻境。宝钗和太虚幻境大有关系,而太虚幻境是天才作者建构在“此书大纲目、大比托、大讽刺处”胤礽悲剧之上的文学寓言之境,旨在超越末世悲剧,其中充满处世智慧之隐喻[注4]。

来自太虚幻境的“冷香丸”的幽香,其实是宝钗生命的芬芳,脂批又指出:“这方是花香袭人正意”。她的处常之道就是古老传统的耕读大智慧,而秦可卿魂托凤姐的家计长策正体现了这一大智慧。因此,在“表里皆有喻”的文本中,宝钗就是集生活智慧之大成的隐喻。

胤礽之谥号“密”,具有政治意涵,而黛玉身上隐藏了那么多“密”,因此,她深具政治意涵,作为秦可卿的一部分,她是秦可卿的家国政治,可简称为“梦政密”;宝钗在文本中就是处世大智慧的集大成者之隐喻,作为秦可卿的一部分,她是秦可卿的世俗生活,可简称为“梦凡密”;在梦中,与秦可卿完成灵魂交换的宝玉,是完整版的秦可卿,如同乳名“兼美”的秦可卿一样兼具了钗黛之美,当然也就具有了家国政治部分和世俗生活部分,可简称为“梦全密”。

因此,“梦全密”里其实已包含了“梦政密”和“梦凡密”,钗黛一体最终还是归结到文本之第一正人贾宝玉。

表面上,钗黛是贾宝玉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子,但在风月宝鉴的背面,可以说她们是贾宝玉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两部分。其实,从天才的命名中也可以意会到这一点,黛玉占据了的贾宝玉中的“玉”,而宝钗占据了贾宝玉中的“宝”。

注1、详见《“行”走红楼》系列拙文 49《钗黛一体,幻中之真》

注2、第三回脂批指出:“写如海实亦写政老”,似乎也是在暗示二玉的父亲实为同一个人。

注3、详见《“行”走红楼》系列拙文 7《秦可卿和警幻是同一人吗?》

注4、详见《“行”走红楼》系列拙文 14《太虚幻境,“四字可思”》

作者:郭进行,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