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历史 / 《柏乡魏氏传家录》点校稿(二)

分享

   

《柏乡魏氏传家录》点校稿(二)

2021-10-15  思明居士

《柏乡魏氏传家录》

王朴生点校

柏乡魏氏传家录卷二

男勷熏沐敬辑

易理之妙无穷,说统之书亦备,极苦心者,所谓合众腋而为裘也。但非明眼,未易轻言去取。适偶阅一颐卦,而养德养身养贤与养天下,其义备焉。即仙佛之功,亦寓如灵龟二字是也。仙佛不过善息,以养其气而已,圣人游戏中吐露之。世人好求奇书,奇莫如易也。一卦另钞不必相连,尔兄弟潜心于此,学可成矣。古之学者,守其一经,足以鸣于世耑家也。如周易一乾字为天,则能悉天之所以为天;如二十八宿,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左旋右旋,即此一字,可讲求半载。今则不能姑明讲意,能为举业而已。

文章图片1

昔高祖衡山公以易起家,明经为湖广衡山县令,至于余五世矣。彼木工瓦师犹能世其业,尔小子何可忽也。诸子侄之庸惰,吾甚恶之,以后不与之言。尔看易从今日起,有不明者来问,期于三月,初毕功也。易经疑问,乌程姚子所著,迥然与诸家不同,竟可与程子之传,朱子之本义,参看何意,案头有此佳书耶!尔其详观之。谦卦六爻皆吉,昔吾祖家世学易,以此命名而大吾宗。盖德业无尽,贵于虚心,若有满足之意,便止于此矣,乃居身涉世第一义。

嘉孚考回,尔可督其看易经大全,蒙引选易文百篇。尔亦趂此闲暇,用此一番功夫,此书香正脉,百世箕裘也。失时不学,悔何及哉!勉旃①自爱,读书真实义,惟以四子之书为根本,字字明晰,章章融会,不知圣贤为我,我之为圣贤也。则学问人品一以贯之,至于举业,必须精熟墨卷时文,而采取其机局华藻。酿花为蜜,蜜成而不见花;醖麯为酒,酒成而不见麯。须计日为之,蒙引发挥,平实与存疑同功,非浅说之所可望也。尔等且将要者观之,他日全览,自非俗学所可及。观浅说学庸,自是大儒,细心体贴,有本学问及观论语,何其浮薄而无深味之可咀也。其为伪託者,之所补明矣。然学庸精细之极,实为诸说之所不及。尔等闲中另抄,而细玩之学自有进,其论孟不必观可也。

适观四书评语,其发挥最透,大约名家之见,自然高明。此书做举业者,每人应细加批点,若待出题而后,看窗下可也。闱中则如之何?矇师瞽说:将圣贤大议,论传心妙旨,竟化为三家材学,究伎俩其败坏人才,良可叹恨!我欲将宗旨舌存了案佐案,窠刻为一集,其名曰:会心集解。此书若成,则圣贤千年之秘意,阐发明透可以翼注,而广大全关气质之性之说,而为孔孟功臣也。

昨问庶吉士某,做举业时四书看甚讲章,伊云看存疑与直解。存疑果然清醒,尔不可不看。至于史学,北方士子全然不讲,中后多是白汉,故名之曰:无字碑。尔宜每日看二十张,易经则约志坚等同看会讲,举业全在心纯。第一功夫在平日看书,书旨既明,作文易易耳。读文如服药,药之佳者自然有益,若误服如何得出。自今以后,慎不可轻于自读也。作举业者,至于科年,不可一刻息也。无息则纯矣,书旨可一日而不研究乎?忠信所以进德三句,继之者善二句,非礼勿视四句,子绝四一节俱细加讲论,作完送来看。

谕勷!知尔才可以有为,故我有所属望。且吾乡人才衰乏,学问疏漏,远不及江浙山东。而井蛙之子以管窥天,浮生浪死,不特可笑亦可怜耳。今人事稍谢,便可奋志用工。即从今晡②后读书玉树斋,中设一文昌像,或绣或画,俱可每日早焚香致敬。日诵墨卷二首,新房书二首,四书五张,易经一卦,后场一张。饭前即向神前背讫,然后弟兄朋友同食,食后看书互讲,我亦不时亲到讲论。早加苦工,庶可望也。

心襟已久,渐与书远,与俗子亲,再迟数载不复能入矣。每日先生背书讲书,立一书程,五日一送验。学山园九科墨,吾于公冗之暇,十五日选完,然吾一目数行俱下,故能如此。尔学浅识暗,必须从容详问,每题先将书旨看明,然后照吾所选阅之。每日以二十篇为则。春光融合,秋气澄萧,智仁之智,于此会心。自暴弃者,饮食度日而已,尔连年至京,皆系病躯,养廿日而后稍复。平日牿亡之为害也,截日加工,日读四书五板看五板,读经一卦看一卦。墨卷时文二篇,古文后场二篇,日有程,月有考,期于年终而毕。然不亲来背,总之自欺,归于无成而已。

我老弟兄昔年受尔祖教育苦读,故能成立。今尔辈全未加工,所幸者门路直捷,比昔年较容易耳。今将四书,截日苦看,通鉴暂停;墨卷日念数篇,古文暂停;候此工完日,即看易经。选经文及后场,一刻不容稍懈。数人之中得雋一人,于门面便振起矣,勉之!

昔封秘书拙菴公教我等读书,皆有书程,本盖此法。自侍御公以来行之,故累世科第,箕裘③之业,重于乡邦。昨志坚志远在,都亦能日诵文五七篇,如此则不立程可也。尔二人则非其比,若不立书程,则有数日之间,而不能成诵一篇者,其究流于自欺而已。自廿起日诵文与看的书鉴,俱写于程本上,仍不时来背。欲为公辅之器,必有真实工夫,断无道俗二念,驳襍相参而能有成之理。可于六月朔日,入园中闭门读书。气之偏,气之蔽处,须自加克治。至于读书,必须严立课程,如本经四书孝经,何可一日不读?舍此而每日汩没时文,如蝇在窗内不得出也。

经史之外,别无学问。时文借他机括,发抒自己心灵,若以他为主人而受役使,可谓拾人之余矣。却把自己心化锢蔽,不能发现,岂不可惜。自八股为业,士人终身雕虫,不诵古文,吾甚耻之。作知统录以彰圣学,列女传以示内,则高士传以抑躁。競九经衍义,以述治道,古诗选以明风雅,礼徵乐考以见斯须,不去之本,小子识之!

吾中年多涉文集,近乃知其无益。古今人诗文佳者甚少,尔于经史之外,如韩昌黎、曽子固、欧阳修、宋濂溪集皆可观,其他亦未易言。四大家文已选完,此韩柳欧苏之精液也,有此则三苏文亦不必看矣。此外有左国班马仍需百篇,其他古文皆与举业无涉耳。后学得此,如观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又如至山阴道上,千岩竞秀,万壑争奇也。尔辈将精力归并一路,则古人文章皆我胸中自有之物矣。

五经廿一史,治乱兴亡,可悲可泣,可惊可愕之事,何所不有。近日流俗专好看小说等书,此由胸中全无识见故也。淫秽入腹,何由得出?吕太后名雉,非彘也。王莽武曌,但存其年而去其年号,寓春秋之意焉。五代诸君亦然,李存勖灭朱友贞,刘智远自太原入,其义较正。陈纪附有齐无周,应察入尔再一检点之。国语国策一部发去,先看国语后看国策,家中有左传一并看之,十二月带来,验以见尔之用工也。字亦不可不写,以王右军董思白为主,昨年所刻论五篇,较往年诸论更为老到,尔辈宜抄入古文集中诵之。

今世人好耳食④,古人文不佳者尽多,今人文亦有不可磨灭者,但看其力识之所至何如耳!湯佐平先生文集,学识纯雅,正人君子之书也。他日有便人可再求一部,比于韦弦之佩耳,其论学言王龙溪王心斋等之非,亦极正信为江右之鲁灵光,教尔读书岂令做腐儒,必须博涉。家中有晋书诠要四本,甚好!尔宜览之。晋代王谢公子,人望而知之,吾家为海内望族,宜何如风采也。房书新旧二百方妙,尔等勿以为止读墨便可得志也。读墨则知文之体,读房书则有新颖之气,勤作则知己病。陕西文阅完矣,细细看我批处,认得此知字便是本性之觉,可以为圣为贤。佛氏窃取,亦能成佛,此科选本以吾家为最也。

吾邑固陋之区也,今始文明。试登高一望,秀色环聚,天地之气如此,人可不应之乎!尔辈诸兄弟,并可陶成也。吾欲为邑中后学选墨卷一部,又里中幼童皆无文可读,尔兄弟可汇选一部送来看,速速刻成,以嘉惠后学,亦乐事也。吾所作举业,尚有可观者,其板恐致散失,尔二人可通行察明,叙次刷出,其宦稿另为一帙,此乃传家衣钵,勿以为不急而忽之。举业一道,我留心三十年,故路迳明白,尔等初学岂知深浅耶!田解元、种玉云生平熟读墨卷房书,惟节取伊成诵之,房书不过数十篇,此是寔话。自今以后,作文必将题目认真玲珑剔透,下笔尽力发挥。离入闱一年,然后范我驰驱,他日刻出文字方能价重鸡林⑤也。谕勷!知阅课文俱有进益,于心绪冗杂时详详批评,见我刻刻未尝不留心于此也。

古人谓圣贤可为,况此八股何难,与时人争长而夺取一榜上之名。文到可集诸侄一一将批点细看,表论规矩不差,斯为善也。三场五策,更自容易,圣学要矣。要当以敬天法祖为学问之实,而经筵之开设,儒生之讲论,亦不可少也。若夫精一执中,为尧舜相传之心法,则尤为要必也。辩其何为道心,何为人心,何为精何为一何为中而执之。以生知安行之圣而复益以学,其为圣学之纯功矣。弭盗自当严,然盗之所以滋者,饥寒迫之,强暴困之也。衣食裕而盗少固然矣,若营兵之为盗,捕役之为盗,以捕盗者而为盗,尤在稽察之有法也。处分文武法,亦不可太过。

世祖皇帝时其制最善,大约获一半者免罪,而全无所获者处分其勒限,不获者降调拟可复举而行之也。吏治在责成督抚,人所共知,而藩臬二司尢不可不慎选。河漕相为表里,河道阻塞难行,则漕艘且奈之何。今河道岁修,每年估计费数十万金钱。然北河南河诸小河所关系皆小,惟中河邳宿一带,皆为河之扼要,年年冲决,民不堪命。今董口阻浅,似宜仍旧挑修,而洛马湖果否可以行船,不可不斟酌长远之计也。盐法但照常数,勿过取于商,则商自裕,商裕而盐价不增,民亦受惠多矣。铨法疏通,人才自非内外互用,无以转其机轴也。

刑德则尚德,而缓刑治、法道法则以敬慎之心,法为治世之道法而已。诸兄弟皆以此意语之,不能尽说十三日指示大意。文章贵协于法,对策亦然,北方人全然不讲。若欲望大物⑥,必须于乡会二三年前便立此志也。

殿试策每科须读一首,若无佳者亦可不必。尔于明日即先读王子此一篇,纵横礼乐三千字,独对彤庭日未斜,方是豪杰作用。举业之道无他,三场精读而已。第一场最要先须精于书理,以时文之词调辅之,经旨非熟看两三次不明,旨明读文百篇足用矣。三场论题孝经,正月宜观表读三十通,四月即拟为数道策题不过五十。然时务亦须讲求通鉴,得闲即阅太上感应篇,导人最为直捷。谢公若刻此书,留之邑庠或县库中,邑人之为善者必多矣。我已将上卷阅完,中有差者拈出,尔再校之,以成此功德事。夜看王耻古太上感应篇,引经徵事详核有体,其本甚善,至都中可觅一册奉持之。

昨满洲巴老先生,以徽鹰命题诗其上,其鹰真道君皇帝笔也,七言古风一首。尔闲中书纸与绍子彼理路已明,诗才颇佳,尔在家中于经史之暇,宜留心平仄,世家子弟岂同乡里老生不能诗歌也。邻邑中者皆小材具耳,学既不优,功名自不能过人,一邑宰一郡丞已为厚幸。尔写字已有法度,但学李久未免滞俗,可学十三行及米元章褚遂良哀册。吾少年习举业,不瞎临帖,仕宦后临帖亦无耑功。昨见如来成道记思白书法,逼真兰亭,可取来吾朝夕观之。字于古取王,于今取董,学赵集贤鲜有不失之俗者,此不可不知也。昨思得一联云:“胸怀淡泊交千古,岁月优游胜百城”,盖以自明。其读书乐道尚友,古人之义也。尔闲由其为我书之,浇足集作一序文,可令人丁在前,并后游三峯山,诸作俱写在前,他日灾木以见未遇时之艰难耳。

朴注:

①勉旃:努力,多于劝勉时用之。

②晡 :申时,即下午三点钟到五点钟的时间。

③箕裘:原指由易而难、有次序的学习方式,后多用来比喻祖先的事业。

④耳食:本意是用耳朵吃东西,引申为没有经过思考,轻信传言的话。

⑤鸡林:指新罗国,其商人用重金收购白居易的诗作。

⑥大物:犹天下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