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草堂 / 东北方言 /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

分享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二十一)

2021-10-15  木香草堂
 
[转载]原创作品《 <wbr>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二十一)

 北那些土生土的“成故事”(之舞舞喳喳)

在大东北地区,过去的贫苦日子里,老百姓根据生活中的经历,造出了许多土生土长的四个字的土话,即咱们所谓的乡村“成语”。

这些“成语”虽说土的掉渣,但是仔细琢磨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是一种“画龙点睛”的语言,处处显得精辟、精彩、精炼。

之二十一:

舞舞喳喳

指的是人的肢体动作,比比画画,手舞足蹈的,没有稳当劲。

经常在东北乡村有人说:“看你舞舞喳喳的,一天都没有消停劲,得瑟雀没食吃。”

“你还舞喳啥啊?咋的,你还想打人啊?还他妈的好动五把超呢,滚,王八犊子。”

其实,上文所说的“舞舞喳喳”和“舞喳”不是什么好词,这词用在谁身上,那么他也不是什么好鸟。

二白话是我们村里从哈尔滨来下乡的知青。

仗着他有点文化,肚子里有点墨水,二白话一天穷得瑟。在村里乱串,动不动就张牙舞爪的,小孩子们一见到他都像见了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

据说,二白话下乡之前还练过武术,会上几招。他曾经白话,自己能和三个大老爷们对抗都不会输,谁知道了,反正谁也没有看见过,自吹自擂呗。

这些知青由于在城市里过惯了,冷不丁来到乡村有些不适应。吃的、住的、玩的都和他们的想象差远了,为此,他们经常闹事,村里老百姓家里的鸡鸭经常是半夜就没了。

起初,老百姓还以为是山上的黄鼠狼来光顾了,后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黄鼠狼咋能吃那么多的小鸡呀?

再后来,老百姓琢磨透了,是知青们干的。一天,知青半夜偷鸡被贫下中农给逮住了。

其中,领头的就是二白话。

按常理来说,你偷了人家的东西自知理亏,就别那么理直气壮的了,消停一点,认认错,也就原谅你了。可是二白话不这样,还是舞舞喳喳个没完,愣说是生产队没有安排好他们的生活所致。

二白话被带到大队支书办公室,就是到了那里他还振振有词。

“我们从大老远来到这里下乡,吃不到荤腥,身体都越来越完了。不就是吃几只老百姓家里的小鸡吗?有啥大不了的。”

“小子,你可知道,那几只小鸡是咱农民的指望啊。指望小鸡下蛋买个油盐酱醋啥的,给孩子买本、买笔都是从鸡屁股里一点点抠出来的呀。小鸡让你吃了,孩子们怎么办?没有本和笔还能上学吗?”

刚才还吵吵闹闹的二白话一听这些话,就像霜打的茄子,也蔫了,不吱声了,扣听了,哑巴了。

“看你一天舞舞喳喳的,浑身都是家雀肉,值不几个钱的,得瑟什么?瞎舞喳啥?”

“我们知道,你们老远来到这里,吃不好,睡不好,可是全村最好吃的东西都给你们拿来了,全村的老百姓都吃啥,你们看见过吗?再者,你们不是来享受来了,是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来了,是来锻炼来了,不是来享福来了嘛。”

大队支书的小嗑给你唠的绝对是掏心窝子的话,让二白话听后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从那以后,二白话消停多了,走路也不上蹿下跳的了,说话也不那么大声了,浑身原来的舞舞喳喳劲头也没了。

后来,知青返城,二白话回到了哈尔滨。据说开始是在街道一个小工厂糊纸盒,挣不了多少钱,还没有房子住。

再后来,听说他去了大兴安岭,去山上抬木头。

九十年代中期,那些在这里下乡的知青回到他们曾经呆过的村子看望乡亲们,也没有看到二白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