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草堂 / 东北方言 /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

分享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二十二)

2021-10-15  木香草堂


[转载]原创作品《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二十二)

 北那些土生土的“成故事”(之浮溜浮溜)

在大东北地区,过去的贫苦日子里,老百姓根据生活中的经历,造出了许多土生土长的四个字的土话,即咱们所谓的乡村“成语”。

这些“成语”虽说土的掉渣,但是仔细琢磨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是一种“画龙点睛”的语言,处处显得精辟、精彩、精炼。

之二十二:

浮溜浮溜

形容装在容器里的液体已经太多了,都要漾出来了。

在大东北地区,在酒桌上,对于前来喝酒的客人,主人倒酒时非得倒得满满的,显示着对客人的尊重,俗话说,满杯酒,半杯茶嘛。而这时客人会说:“哎呦,好了好了,要不就得装茓子了。”

那意思就是,酒盅里已经全是酒了,再到酒的话就得把酒盅接一骨碌了,否则酒就全淌出来了。

在酒桌上,常常听人说,这酒倒得是浮溜浮溜的。

关于“浮溜浮溜”还有一个民间的传说哪。

上世纪的1998年夏天,在黑龙江省境内的松嫩两江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

我的家乡在黑龙江省的肇源县。

家乡的两条大江一直是我的骄傲,没想到,桀骜不驯的江水发起飙来是势不可挡的。

大水淹没了我们的家园,要秋收的庄稼也被泡在水里,看着这种惨痛的情景,人们无不为这汹涌的江水所叹息。

话说省里的领导十分关心肇源县的水势,一天无数个电话打到该县的前线指挥部,询问水清,担心松花江水会出槽,淹了肇源县城。

“现在肇源县松花江和嫩江的水情到底怎么样了?水势长到什么样了?”

省里的领导在电话中急促地问道。

“不得了了,那江水长得是浮溜浮溜的。”

县里的领导汇报说。

“什么?浮溜浮溜的?”

“是,是浮溜浮溜的。”

撂下电话,省里的领导站在那里,琢磨着。这松花江和嫩江的水怎么能涨到浮溜浮溜的呢?看来大水还是没事,不会出槽的。

其实,那位省领导对“浮溜浮溜”的理解是“大水从上游浮起来了,又从下有溜走了,这不是好的情况吗?”

过了一个小时,前方记者反馈会的消息说,肇源县境内的松嫩两江水势不可阻挡了,把临近的大庆油田都给淹了,水太大了。

领导纳闷了,大水不是浮溜浮溜地都到下游去了吗?咋还是那么大啊?

领导快速地抓起电话,再次问肇源县的水势这么样了。

这次接电话的不是前一位领导,汇报说,那水势简直是太大了,快把县城都淹了。

“那刚才你们汇报说不是'浮溜浮溜’的吗?”

“是的,报告领导,是浮溜浮溜的,这是咱东北的一句土话,意思是说已经满了,快出槽了。”

领导这才明白松嫩两江的大水已经是快漾出来了,也是的,电话里说什么东北土话呢,就不能说普通话吗?

那位说“浮溜浮溜”的领导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当时就下出了一身冷汗,脖颈子后面是冷嗖嗖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