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草堂 / 东北方言 /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

分享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26)

2021-10-15  木香草堂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之嘎巴业长)

在大东北地区,过去的贫苦日子里,老百姓根据生活中的经历,造出了许多土生土长的四个字的土话,即咱们所谓的乡村“成语”。

这些“成语”虽说土的掉渣,但是仔细琢磨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是一种“画龙点睛”的语言,处处显得精辟、精彩、精炼。

之二十六:

嘎巴业长

形容东北地区乡村里的小孩子不干净,浑身造得鼻涕拉瞎的,瞅着膈应人。

王老蔫是我们村非常平常地一户农民,整天也没几句话,蔫了吧唧的,见人是嘿嘿一笑。他倒是谁也不得罪,人缘还不错,只是家里孩子多,生活上比较困难。

王老蔫的老婆人高马大,大咧咧的性格,平时是稀撘马哈的,什么难心事都不往心里去。她那心眼子贼大,人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她的肚子里能跑火车。

王老蔫老婆的肚子虽然能跑火车,但是很不争气,六年的时间一连气生了四个丫头片子,把王老蔫愁得差点没跳松花江喂王八去。

唉,王老蔫这辈子接户口本的没了。

家里四个孩子,简直都吵吵翻天了,叽叽喳喳地闹个没完,把王老蔫烦得没着没落的。可是也不能把她们一个个都捏死啊,日子还得过啊。为了生儿子,东躲西藏的,光罚款就造了老鼻子了,整得家里是家徒四壁,他两口子的兜里比脸都他妈的干净。

家里没钱,孩子们穿得破衣喽嗖的,裤子膝盖和屁股蛋子处都开花了,就连做补丁的破布家里都找不到一块。

虽说家里特别穷,但是人家这两口子倒是有一个共同之处,反正是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啊。

我很纳闷,你说,家里没钱吧也就那么的了,可是孩子们你得整得干净的,板正的啊,不能把孩子们弄得埋了咕汰的,嘎巴业长的啊?

你看,从这四个丫头的名字上就能看出不是利索孩子,大丫头叫大蛮,二丫头叫崽子,三丫头叫虾米,四丫头叫老鬼,这都是啥名字啊?一听就嘎巴业长的。

春天时,四个丫头的小脸像麻土豆似的,都是芚,麻麻咧咧的,哪像个小女孩子啊?家里连一角钱的蛤什油都买不起。

夏天时,四个丫头晒得黑不溜秋的,掉在地上不使劲扒拉扒拉恐怕都找不着,脚丫子上都是泥不说,连脸蛋子上也是蹭得不知道是啥东西,黑黢黢的。

秋天时,四姐妹是吊腿裤子,漏出半截干腿棒子,脚上没有袜子,布鞋前面张嘴,后面漏脚后跟。

冬天时,穿的棉衣露着棉花,前大襟上都起亮了,冻得大鼻涕都要“过河”了,袖口上是一些鼻嘎巴,搓都搓不掉。

邻居家经常和王老蔫的老婆说:“他婶子啊,你家这四个丫头咋整的,本来小姑娘就爱干净,瞅瞅你们那四个孩子,她们自己不知道爱美,可是你们家长也得多留意一点啊,千万别让别人笑话啊。”

“没事,俺家这帮丫头片子就这个德行了,反正闺女不愁嫁,就是再埋汰也剩不下的。世上有剩男,哪有剩女啊,赶明她们大了,就学会美了,找个婆家一嫁不就得了吗?”

“看你说的,他婶子,这样可不行啊,咋的也不能天天嘎巴业长的呀?家里不不是缺水吗?经常给孩子们洗一洗,起码小脸蛋子得干净啊,要不谁还敢稀罕啊?”

王老蔫老婆一听家里有没有水,就感到有点抹不开了。是啊,家里有水啊,再不能让四个丫头片子小脸弄得灰呛呛的啊。

从那时起,王老蔫家里的四个丫头每天要洗三遍脸,晚上不洗脚不许上炕进被窝。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d05e7c01012806.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