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草堂 / 东北方言 /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

分享

   

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34)

2021-10-16  木香草堂
 
[转载]原创作品《大东北那些土生土长的“成语故事”》(连载之34)

 北那些土生土的“成故事”(之油渍咯奶)

在大东北地区,过去的贫苦日子里,老百姓根据生活中的经历,造出了许多土生土长的四个字的土话,即咱们所谓的乡村“成语”。

这些“成语”虽说土的掉渣,但是仔细琢磨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是一种“画龙点睛”的语言,处处显得精辟、精彩、精炼。

之三十四

油渍咯奶:

指的是大东北地区乡村人家穿的衣服和生活用具上面油腻腻的,不干净,看着恶心和心烦。

我们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各家各户生活都不富裕,家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屋里能有一个炕琴和一张饭桌子就已经是不错的了。

至于饮食上那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土豆、白菜、大葱,很难能见到肉腥,更可怜的是有的人家一年四季都吃不上一顿肉。

东北乡村谁家孩子娶媳妇和出门子也办酒席,不过不是去饭店,而是在自己家里搭棚子、搭锅灶做饭、炒菜,来招待全村的亲朋好友。

吃饭就得用盘子碗之类的家巴什,谁家也没有那么多的碗筷。不用急,在乡村里专门有租赁这些用具的人家,租一次给点钱就完事。至于打碎的盘子碗是要赔偿的。

在东北乡村,老百姓经常说,孩子结婚,去老谁家找那小谁赁盘子碗筷去。

赁,就是租赁,是要花钱的。不过,谁家往外租赁是不会要很多钱的,都是乡亲礼到的,啥钱不钱的,看着给就得了。

赁回来的用具有:靠边站(饭桌子)、盘子、碗筷、勺子、大瓦盆、笊篱、菜刀、锅铲子等等。

这些用具由于上一家办事后,也没有刷洗那么干净,加之用完送回租户家放在下屋的仓房里,暴土扬长的,所以再赁回来一看是非常埋汰的,脏得很。

你看,盘子碗筷是油腻腻的,用手一拿都粘手。尤其是装盘子碗筷的木头托盘,里外都是粘糊糊的,手上去一放都会粘在上面,不使劲都拽不下来。用咱东北的老百姓话讲,那餐具是油渍咯奶的。

赁回来的东西放在大瓦盆里,放进去洗吧洗吧,再用水一冲,管它干净还是埋汰就那么招吧。

有的人家办喜事,没有时间再刷洗赁回来的盘子碗筷,也就不再洗了,直接上桌。反正谁嫌乎埋汰就直接用衣角擦吧擦吧,用手把筷子撸吧撸吧,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乡村的生活条件差,也没人讲究那么多了。

小时候,村里谁家办喜事,老百姓家里是全家抬,随礼也就是一元、二元的。大伙都盼望谁家办事,能带着全家去打打牙祭,吃点肉腥,改善一下,要不上哪能花钱买肉吃啊?

小孩子是坐席、吃席,搂席三步曲。

三步下来造个小肚溜圆,小嘴一圈是油渍咯奶的,带着幌子,乐颠颠直着小腰回家。因为肚子里全是鸡鸭鱼肉,都吃到嗓子眼了,顶脖了,不能哈腰,否则吃的好嚼咕就全吐出来了。

也难怪,一年都吃不到一块肉,冷不丁见到了肉腥,小孩子像嗔赛似的开始搂席,恨不能把盘子里的肉全倒自己的碗里,啼哩秃噜一阵造。

有时,小孩子吃得多,有的菜又放盐多,齁咸齁咸的,把自己整齁喽了,就得猛喝凉水。第二天咋样,小孩子是坏肚子,串稀,一天占着茅楼不出来,气得父亲直骂,他妈的没出息,谁让你没进脏,吃了那么多啊?整得他妈的跑肚拉稀,还不如不吃呢。

虽然家长骂,但是他们心里也是明镜似的。谁家孩子吃席都一样,都是这个德行。唉,谁让家里穷了呢,要是天天孩子们有肉吃,也至于这样啊。

记得我有一次去远在几十里远的亲戚家参加婚礼。

新郎家在松花江边上,三间草房,坐席时的盘子碗也是赁来的。

一上桌子,见到盘子碗筷那个脏啊。胳膊拄在桌面上,感到衣服被粘住了,一挪,只听“滋拉”一声,再一看,你桌面上油光铮亮,油渍咯奶的。突然一阵恶心,差点没呕吐出来。

这顿饭咋吃呢?我暗暗想。

桌子上的餐巾纸是那种乡村常见的最低档的,这样的餐巾纸怎么能用呢?

还是用这些纸擦擦餐具吧。

一擦不要紧,餐巾纸粘在杯子上了。

算了,不用它们了。

在外边搭的锅灶旁,我看见大师傅扎的围裙像他妈的万国旗似的,白白的围裙已经见不到底色了,上面是花花绿绿的,油乎乎的,简直都看不下去眼。

那顿饭,我餐具也没用,出去在外面找了两根树枝子做筷子,简简单单吃了几口菜,就赶忙蹽竿子了。

现在好了,东北乡村谁家办喜事也都去饭店了,卫生条件好多了,那种油渍咯奶的情景再也看不到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