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研习馆 / 医理参悟 / 余无言用这个方四剂搞定“奔豚”

分享

   

余无言用这个方四剂搞定“奔豚”

2021-10-16  中医研习馆

余无言是谁?晚清名医,其医术精湛,与兴化赵海仙、淮安张子平,并称为 “晚清苏北三大名医”。他也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治疫大家”,对疫病的论治有很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理论水平。

这个医案是一名妇女产后受寒诱发奔豚证的医治情况,涉及二个医师,第一个没有看好,把它当一科的妇科病去看了。第二个余无言,准确判断为奔豚证,三了四剂药搞定。具体医案记录如下:

赵姓,女。产后体虚受寒,时有白带,及至产后三日,劳作于菜圃中,疲极坐地,因之感寒腹痛,气由少腹上冲,时聚时散,医以恶露未净治之,不效。发则气上冲心,粗如小臂,咬牙闭目,肢厥如冰,旋又自行消散,先试以桂枝汤加桂枝(即桂枝汤原方加重桂枝用量),不效;再以桂枝汤加肉桂,一剂知,二剂已,三剂全平。所加肉桂须选取上品,即顶上肉桂五分,嘱令将肉桂另行炖冲与服。

此案一服后痛大减,而脘腹之积气四散,时时嗳气,或行浊气;继服两剂,其病若失。余以实际经验证明,桂枝加桂汤当为加肉桂。盖桂枝气味较薄,表散力大;肉桂则气味俱厚,温里之力为大,此属经验之谈。

这个案有几个亮点:

一是前后二个医者的判断差别与疗效如此之大,足以可见中医辩证的重要性,也看出余无言辨病之果断。

二是患者表现的症状较多,容易迷惑医师的判断,特别是产后的时机问题,可能会使医师产生习惯性往妇科问题辨证的方向走,一旦朝这个方向思考的话,就完全忽略了致病的“受寒”这个客观外因,就会往滋补的方向上去处理。所以,引发病证的因素对于辩证的入手非常关键

三是本案的主要病机的是“奔豚”证,即体虚受寒,致少阴之寒上冲而引发。虽有杂症其间,但主诉主现症状为“奔豚”一致。这也是余无言能果断决策的主要原因。

四是使用中药桂枝加桂中及时将加的桂枝改为加肉桂,效果立即显现。关于到底是加桂枝还是加肉桂,倪海厦等经方家认为是加肉桂的效果比较好,这一观点验证了余无言的做法。

此医案可以看出,中医的辨证是一个去繁就简的过程,抓主因抓主证是辩证论治的一个重要突破口。

参考文献:[名老中医之路·第三集(余无言经验).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31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