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铁血抗日史 /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

分享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2021-10-17  茂林之家

在刘伯承元帅所撰写的《我们在太行山上》一文中的开篇中,他对太行山的描述这样写道:

“太行山位于晋冀豫三省边界,高山连绵,地势险要。西有吕梁山,北有五台山,南临黄河,东接冀鲁平原,是华北的战略要地之一。”

1937年11月的太行山已经是满目秋色,然而,时任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却无心欣赏这雄浑而壮美的太行秋色。因为此时的太行山正在遭受着日本侵略者的蹂躏,他决心要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太行山,赶出中国。

11月13日,刘伯承在太行山深处的石拐镇召开了一次具有开创性意义的会议,会议上确定了开辟太行山革命根据地,史称“石拐会议”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石拐会议遗址

这次会议,实质上是八路军第129师进行华北抗战的动员大会,刘伯承传达了中共中央毛泽东及八路军总部“关于以太行山脉为依托,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指示,具体布置和开展游击战争的各项工作。

石拐会议之后,在刘伯承的指挥下,八路军第129师立即开始实施在太行山中的第一次战略任务,人民战争的烽火即将燃遍整个太行山区。

时任八路军第129师第769团团长的陈锡联回忆说:“晋中地区多麻雀,特别是秋季,漫山遍野,无所不至。当地百姓就把“石拐会议”以后,我军分兵发动群众在太行山抗日武装,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形象地比喻为“麻雀满天飞”。”

就是这些“满天飞的麻雀”,很快就让日军尝到了“麻雀战”的厉害。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刘伯承

1937年11月24日至12月21日,日军第109师团和第6师团的两万多兵力,向着刚刚建立起来的聂荣臻领导的晋察冀根据地兵分八路进行围攻,企图将晋察冀根据地扼杀在摇篮之中。

八路军自然不会让日军的图谋得逞,根据八路军总部的统一部署,刘伯承指挥第129师769团对正太路进行了连续不断的攻击,有力地支援了聂荣臻领导的晋察冀根据地的反围攻作战。

日军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恼羞成怒,立即调集重兵向八路军第129师实施报复。

12月21日,日军派出飞机在第129师驻地松塔的上空进行侦察。与此同时,日军还派出了一支便衣队到松塔西北的羊头崖,他们伪装成警戒疏忽的样子,有意引诱第772团出击,以便让日军主力部队从侧背打击第772团。

当时第772团的团长是年仅24岁的叶成焕,他立即把这一情况向刘伯承报告。刘伯承汇总各方侦察的情报,判断出日军要对第129师实行围攻。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八路军战士

第二天,日军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亲自率领日军从正太路各大据点,向着松塔、昔阳、沾尚、广阳、阔郊、范村进行六略围攻。

面对来势汹汹的日军,刘伯承采取了“内外线结合”的战术,他当即下达作战命令:“第386旅旅长陈赓指挥第772团内线作战,第385旅下辖的陈锡联第769团、汪乃贵支队和秦基伟、赖际发的秦赖支队在外线配合,反击日军的围攻。”

日军的围攻开始后,立即向第772团的驻地华泉村猛扑过来,团长叶成焕用一部分兵力扼守村东南高地,意图阻击日军的迂回部队;而把主力部队部署在村西高地,抗击日军的进攻。

日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叶成焕指挥第772团利用有利地形,一次次打退日军。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与此同时,陈锡联的第769团、汪乃贵支队,以及秦基伟、赖际发的秦赖支队,则在外线多点展开打击日军。

此时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日军依然不能攻克第772团的阵地,只好暂时收兵,停止了进攻。

夜深人静之后,根据刘伯承的部署,叶成焕率领第772团的战士们,乘着夜色,迅速转移,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了日军的合围圈。

日军眼见合击第772团的计划破灭,再加上外线连连受击,只好下令全线撤退。而此时,刘伯承则下令,第129师的主力部队结合游击队等人民武装展开侧击和尾击日军。

就是在这一次反六路围攻作战中,八路军第129师第771团在战斗中创造了以弱胜强的游击战法:麻雀战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战后,刘伯承在《抗战一周年的战术报告》一文中写道:

“11月26日的范村战斗,我771团以一个连兵力分散到十余里,准确射击敌人。结果,使敌人伤亡近百,汽车也被我打毁一辆,这种打法就叫“麻雀战”。”

不仅如此,刘伯承还打趣地说:“不要小看这个“麻雀战”,有时一只“麻雀”,也会闹得日军团团转哩!”

六路合围的计划破灭后,川岸文三郎只好下令,各路日军全部撤回到原来据点。

反六路围攻作战,是刘伯承指挥第129师取得的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不仅保卫了新生的晋冀豫根据地,也使第129师开始在太行山区站稳了脚跟。

12月27日,刘伯承在总结反六路围攻作战经验时,提笔写下了《击退正太路敌人六路围攻的战术观察》,这篇文章还作为了游击训练班的教材。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刘伯承夫妇

八路军第129师主要是以红4方面军为主体组建的,战士们打惯了阵地战和运动战。而对于刘伯承指挥的游击战,往往都是打一下就撤走了,很多战士都不适应,也都不理解。

为了转变战士们的这种思想观念,刘伯承亲自开办游击训练班,陈锡联在后来回忆说:“刘(伯承)师长亲自为学员编写教材,系统讲授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训练班每期长则一个月,短则十几天。时间不长,但效果很好,训练出了一大批部队干部和地方领导干部。”

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第129师的部队就是刘伯承这样手把手,一点一点地教出来的。随后,第129师在太行山作战中,创造出了很多世界战争史上游击战的经典战例。

1938年1月,由于侵华战争并不像预想的那样顺利,日军大本营改变了战略部署,首先集中兵力解决华北问题,而且把山西地区作为重要目标。

2月中旬,日军调集了三万余人,兵分三路进攻山西南部。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游击队员

为了牵制日军,刘伯承和新上任的第129师政治委员邓小平一起,率领部队向正太铁路东段井陉地区的日军进击。

为了歼灭井陉地区的日军,刘伯承制定了“攻其所必救”的战术。他利用长生口的险要地形,设伏打击日军。

刘伯承决定,以第769团佯攻旧关,诱使井陉的日军出来增援。虽说是佯攻,但陈锡联指挥第769团依然是猛打猛攻,因为刘伯承早就叮嘱陈锡联说:“要引诱日军出窝钻套,必须把日军打疼打苦,隔靴搔痒不行。而且,无论如何不能破坏旧关与外部联系的电话线,电话线是握在我们手中的鱼饵。”

而战斗刚一打响,旧关的日军一面依托碉堡进行抵抗,一面通过电话向井陉的日军呼救。

井陉的日军果然中计了,第386旅旅长陈赓从望远镜中看见了前往旧关增援的日军车队,心中不禁大喜。因为遵照刘伯承师长的指示,陈赓事先率领两个团在长生口埋伏。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陈赓

眼见日军进入了伏击圈,陈赓立即下令第771团和第772团的战士们发起攻击。

长生口之战,八路军击毙了日军130多人,指挥官荒井丰吉少佐等5人被俘虏,同时炸毁了五辆汽车。

长生口战役的胜利,迫使日军不得不调集更多的兵力来对付第129师,从而钳制了日军向晋南的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刘伯承奉命率领部队南返,将第129师主力集结到邯郸至长治公路以北的襄垣、武乡地区,寻找机会打击邯长大道上的日军。

邯长大道东起平汉线上的河北省邯郸,西至山西省的长治,横贯太行山脉,是日军的一条重要交通运输线。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长生口战役指挥部遗址

八路军第129师的目的是破坏日军这条交通线,以遏制日军向黄河河防进攻,策应八路军第115师的晋西作战和第120师的晋西北作战。

如何打击邯长大道上的日军呢?刘伯承自然还是要唱他的拿手好戏:“攻其所必救,歼其救者”。

在长生口之战的时候,刘伯承采取的就是这种打法,他还给这种打法起了个名字,叫作“吸打敌援”,但这种打法的提前是首先要选好伏击地点。

经过再三斟酌,刘伯承选择了黎城和潞城之间的神头岭作为伏击点,并把黎城之敌选为佯攻对象,这也是“吸打敌援”战术能够取得成功的另一个要点。

在神头岭伏击战打响之前,刘伯承给大家讲述了“用枪打头,用刀矛刺肚,用手榴弹炸屁股”的伏击战的“三步要决”。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这一次,刘伯承把佯攻的任务依然交给了陈锡联的第769团。

3月16日,陈锡联指挥部队开始攻打黎城的日军。战斗一打响,黎城的日军像是接到了刘伯承的命令似的,立即向涉县、潞城的日军请求支援。

接到黎城的增援电话,东面涉县的日军立即出兵前往,但狡猾的日军显然是被八路军伏击战打怕了,他们刚一发现设伏的八路军部队,就马上退了回去。

而在西面,从潞城增援的日军则是一支庞大的队伍,气势汹汹向黎城赶来。

按照刘伯承预先的部署,第771团特务连在日军进伏击圈后,立即烧掉了日军来路上的木桥,彻底截断了日军的退路。而向黎城增援的日军却浑然不知,继续趾高气扬一路疾行,并于上午9时30分到达神头岭。

太行山游击战中,刘伯承把日军打得团团转,屡创战争史上经典战例

刘伯承

此时,第386旅旅长陈赓立即下令,伏击的八路军部队从三面发起攻击。直到这时,日军才知道中计了,但已经为时已晚,神头岭成为了日军丧魂落魄的“伤心岭”。

下午4时,刘伯承下令撤出战斗,第129师的伏击部队全部撤离神头岭。

神头岭战斗中,八路军毙伤及俘虏敌人共计1500余人,缴获长短枪300多支、骡马600多匹,就连日军统帅部也把这一场战斗看成是八路军的“典型的游击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