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味毒叔 / 待分类 / 从北影校花到网红带货,她撕碎了底层演员...

分享

   

从北影校花到网红带货,她撕碎了底层演员遮羞布......

2021-10-18  四味毒叔


■ 本期特邀毒妹 

曾凡子


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在今天文章开始前,想请大家花3秒帮忙做一件事:

1、点击顶部蓝字“四味毒叔”

2、进到公众号主页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

3、设为星标

感谢您的支持!

欢迎大家来到《四味毒叔》,“我是演员曾凡子,来自北京电影学院2013级表演系,身高1米70,体重52公斤,我是贵州贵阳人。”以上这一段自我介绍是我在直播的时候经常会跟大家自我介绍的一个模板,我是一个演员,也是一个网红。我开始的梦想其实是征战奥运会,因为小时候是学打羽毛球的,小时候学运动的小孩,应该每个人的梦想都是打奥运会,但实在是因为我太没有天赋了。打了很多年才从一个不会的人打到市队,这个梦想可能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没有办法实现的东西了,后来我的家里人就带我去艺校学艺术了。而且我从小就是一个表演欲很强的人。以前过年的时候,家长都会叫小孩上来表演节目,但只有我们家是只要家里人一落座,我就一定要拉着全家的人看我表演节目,但其实我唱歌并不好,跳舞跳得也不好,但就是很爱演。

到了艺校之后,我突然就发现有一个东西我好像真的特别喜欢,就是学表演。我以前是一个非常爱偷懒的人,那会我们要跑操场,如果要跑10圈,我能跑8圈我就跑8圈,绝对不会跑10圈。但只有学表演这个东西让我觉得说不管它再累再辛苦,我都很热衷于它。那时候我妈就会说,曾凡子像你要是能拿出你现在对表演琢磨的劲儿,你早就可以考清华北大了。然后我也想说,虽然清华北大我考不上,但是考一考表演类的清华北大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我17岁的时候就下了决心说我一定要来北京,我要考北京电影学院。

17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北京,我自己一个人拎着箱子,从贵阳坐了两天的火车到北京,一个人都不认识,租在一个很小的隔断间里面。北京10月份的时候是没有供暖的,特别冷,我那会还发着烧,我就拿出手机找了一圈通讯录,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打电话。当时我就放着汪峰的《北京北京》自己在小小的隔断间,又发着烧又很无助,就开始哭了。但即使这样,我觉得我对要考电影学院这个东西一直都很坚信不疑,那会我住在劲松,我的学校在巴沟,从劲松到巴沟坐地铁要一个小时,地铁上无聊就会看小说。我那会特别喜欢一部小说,现在也被改编成一个很大的IP了,那会就梦想自己一定要演小说女主角,就感觉那个女主角太适合我了,就非我不可。从考上电影学院那一刻开始,我就觉得自己离我想要演的女主角又进一步了,就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感觉。大一的时候,被很多媒体报道过说我是电影学院的校花,当然现在电影学院校花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就觉得是一个很搞笑的东西,只要是电影学院的女孩出来,必定说自己是校花,所以这个东西太不值钱了。但那会还是会因为被评价成校花觉得自己未来可期,但现在就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校花,而是一个笑话。

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学了那么多年的表演,但其实大学毕业之后有几年我其实挺抑郁的,一直以来家里也都没有人做这个的,也没有任何关系。那会就想说我自己要多出去认识一些人,然后就疯狂的参加各种应酬局。

和各种各样的人,你能想象得到的当时很厉害的一些大佬,在我大学的时候都有跟他们在一起喝酒,喝了很多年。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还是没有戏可拍,就是当你真真正正需要拍戏的时候,人家都不用你,想起你来永远都是饭局,永远都是需要一个漂亮的会喝酒的女孩子的饭局,但是他自己真的有什么戏他永远都不会用你。我当时就觉得不可以这个样子,那时候身体也喝得不太好了。然后我就自己去跑组,当时很多演员都是跑组跑来的,后来发现跑组更难,很少会有下文的,这种没有下文会让你对自己产生质疑,一次还行,你可以安慰自己不合适,那两次、十次、一百次,你就会觉得自己特别糟糕,真的不如别人,就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那会就陷入了一个很奇怪的状态,也不跟外界接触,就在家各种看表演书,看电影,觉得自己有好多东西需要学习。

一直到27岁,我也就拍了几部非常非常不知名的戏,我还有5只猫,我可能连下个月的房租都要交不起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我就在思考说,除了演员之外,我还可以做什么,我就去做直播了。其实做直播的初衷很简单,因为直播当时很挣钱,那会儿直播还没有现在这么火,还没有现在这么被大众接受,那会在大部分的人看来还是一个很哗众取宠的职业,都是打擦边球的东西。当时就可以明显感觉到身边人的眼神,就会觉得曾凡子当时那么牛,大学的时候谁都认识,最后混的也不怎么样吗,现在也当女主播,还说我们是网络乞丐,遭受了很多人的讽刺。

这两年好很多,随着自媒体的兴起,互联网也越来越发达,我身边很多的演员也都开始做主播了。影视寒冬,大家都想多一条腿走路,但是能够真真正正坚持直播这个事情的人真的很少。我自己做了这个东西之后,我就发现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简单,不是说你坐在那个地方跟大家就随便聊天,聊5个小时,聊6个小时,我就可以挣很多的钱,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只看到我们挣钱的一面,但是没有看到其实做直播也好,网红也好,就是所谓的演员鄙视链比较低的一些人,其实也很辛苦。我最开始做的时候直播间里就4个人,我每天要坐在那个地方聊6个小时,跟4个人就硬聊,就是熬时长,慢慢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我做直播做了大概两年,我有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出过家门,除了下去丢垃圾,我跟外界是完全断联的,每天就是看这个小小的屏幕,除了快递、外卖,我见不到任何的活人。我就想说其实真的都挺不容易的,做直播是一个我起码还可以很主动的去努力,我去熬时长,我去维系我的关系,我去努力视频,我是看得到回报的。但我觉得演员会让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最后还是没有回应。其实我觉得我做了直播之后还有一个特别大的转变,就是我跳脱出演员这个身份去参加那些应酬局,当我不是以演员的身份再去跟那些人见面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心中多了很多底气,不会像原来那么的卑微,所以我挺感谢当时自己能够选择去做网红、做直播。

其实我并不喜欢,但它确实很挣钱,但如果有一天我不做直播了,我很害怕自己再失去那样的底气,我也很害怕有一天我再像原来一样吃了上顿没下顿。也有人问过我说,曾凡子你为什么不回老家?我想说我觉得我心中还是有一些热爱跟梦想的,我还是喜欢表演的,热爱表演的,为梦想去拼搏的,所以我不会走。“人生苦短,无梦难活”这一直是我的口头禅。至于未来我相信我总会遇到最适合我的角色,我也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的爱过我,支持过我的人,很骄傲的指着大屏幕说你看,那个人是曾凡子,我曾经在她的直播间跟她聊过天,我曾经给她刷过礼物。

感谢收看这期的《四味毒叔》,我们下期再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