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堂一山人 / 书、画、印 / 书法绘画作品如何钤印:钤印在书画作品中...

分享

   

书法绘画作品如何钤印:钤印在书画作品中的作用

2021-10-18  天宝堂一...

上午被印友虚堂兄问起:书画作品应当如何钤印呢?

思考了大约有一刻钟时间,忽然觉得这是一个与篆刻相关的大问题,如果真要解释清楚需要一本小册子的容量,非三言两语能够说尽。但显然这又是一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于是打算写一系列的文章,说说这个问题,系列名字就叫【书法绘画作品如何钤印】,本文是第一篇,先说说钤印在书画作品中的作用。

钤印在书画作品中的作用

现在,一方书法或绘画作品完成后,要在作品中钤盖印章,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了,但对于钤印在书法绘画作品中的作用究竟如何,大家往往知之不详,我们汇总一下,其作用大概有以下几点:

1、凭信、知识产权作用。这是书画作品钤印最常见的作用,即作为落款,题识文字的配套形式,钤印与落款的作用一样,具有凭信作用,有标明知识产权的作用。 比如吴昌硕的这幅《桃实图》:

文章图片1

(吴昌硕《桃实图》)

题款是:“灼灼桃之华,赪(读chēng,红色)颜如中酒,一开三千年,结实大于斗。丙辰(即1916)冬,吴昌硕”。 钤了两方印:一方是白文“昌硕”,一方是朱文“俊卿之印”。“昌硕”是他的字,“俊卿”是他的名。确切表明这是吴昌硕的作品。再比如赵之谦所书楷书桓谭《新论》:

文章图片2

(赵之谦所书《新论》)

这方作品左方有落款:“寿阳相国太夫子钧诲。赵之谦。”与落款相配合的是朱文印“赵之谦”,明确表明这是赵之谦的作品,而另一方白文印“以分为隶”则是赵大师对书法的见解和主张,显然,这只能是那个篆刻大师赵之谦,不会是别人。

关于书画作品里的印章对于书画真伪的价值,宋代米芾甚至认为“画可摹,书可临而不可摹,惟印不可伪作,作者必异”(《书史)第125),可见印章对于书画鉴定所起的作用。

2、调节书画作品的构图。我们经常在书法作品里提到“引首章”,“引首章”的最直接作用即在于调节构图,因为一方书法作品必在左下或左侧钤“名印”,于是左下或左侧会显得稍稍沉重或醒目,有了引首章,作品构图平衡了,更稳定了,也更富文人趣味了,比如李苦禅纪念李太白的这幅对联“酌酒花间磨针石上,倚剑天外挂弓扶桑”:

文章图片3

(李苦禅的对联)

左下落款:“岁在庚申(即1980)年夏月,八十三叟苦禅挥汗并识於京华”。钤了两方印:白文“李”,朱文“苦禅”,右侧上角的引首章朱文印“神州艺民”则在整幅作品的构图中作用明显,没有这方印,作品的平衡就会打破,不安稳了。再比如于非闇的画作《瓜瓞连绵》:

文章图片4

(于非闇《瓜瓞连绵》)

左上角有落款:“乙酉(即1945年)秋七月阴雨连绵,豁然晴朗,喜而作此。非闇。”钤一方朱文印“于照”(他的名),为了画面构图不致失衡,右下角加盖了印面大一些的朱文印“壮夫不为”,虽然印文与画面情境不符,但画面构图得到了较好调整。这方印的位置在画面的角落,称“压角印”或“压角章”,其作用也主要在于调节构图。

3、提升书画作品的意境和艺术品位。中国文人书法和绘画与篆刻常常不分家,很多艺术家是“诗、书、画、印”的四绝大师,比如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齐白石自认“篆刻第一、诗词第二、书法第三、绘画第四”。当然,这是他的“自认”,他更广为人知的是他的画作。

一方适合作者志趣的印章钤盖在书画作品上,往往能表达创作者的审美意趣和个人情操,比如郑板桥的这幅《竹石图》:

文章图片5

(郑板桥《竹石图》)

左侧有款:“昔东坡居士作枯木竹石使有枯木而无竹,则黯然无色矣,余作竹作石固无取于枯木也,意在画竹,则竹为主以石辅之,今石反大于竹,多于竹,又出于格外也。不泥古法,不执己见,惟在活而已矣。乾隆壬午(1762年)。板桥郑燮。”钤两方印:白文印“郑燮之印”,朱文印“二十年前旧板桥”。

这里的“二十年前旧板桥”其实是一方闲章,刀功、章法均平常,但重要在于它的意境。有了这方印,他的志趣都表达出来了,似乎在跟人说:二十年前我无名无官时,无人理睬,现在做了点官(七品官)了,又有一手好字,画一手好画儿,于是人们都来巴结了,可我还是二十年前那个人啊!印中所表达的这种“气质”,与他的字和画是相辅相成的,构成统一的意境,这就是他郑板桥的“艺格”。

4、调节书画作品的色彩关系。大部分情况下,钤印所用的印泥是红色,而书法作品的用墨是黑色,在书法作品中钤印,大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审美意趣,哈,万墨丛中一点红,这大大增强了作品的审美意味,有了对比,有了视觉对比、点缀点。如图:

文章图片6

(启功:“积学储宝”)

书法文字的黑墨与引首章及名章的红色印泥之间形成视觉对比,这是中国书法特有的固定审美样式,实际上,白色的宣纸加上黑色的墨汁,再配以红色的印泥,正是所谓“永不过时”的经典“红、白、黑”配色方案。

再比如齐白石这张《借山图》之三:

文章图片7

(齐白石《借山图》之三)

这幅画没有落款,只有一方朱文小印:“老苹”(齐白石的号)在画面右侧,当我们看这幅画时,眼睛会不由自主被左方大面积空白中的“红日”所吸引,与之相映成趣的,是右方那方红色的小印,这两点红色,是这幅画中最“抓眼球”的两点,其他大面积的青、黑、灰色调都得以调节(其实也起到了平衡画面结构的作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