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的图书馆 / 我的图书馆 / 范睢警告我们:逆境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前...

分享

   

范睢警告我们:逆境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前途绝望和对自己没信心

2021-10-18  dawn的图...

说起范睢( jū),大概听到他名字的不是太多。但说到和战神白起过不去的那个秦国丞相,您可能就明白了。

不错,按照正史描述,就是这个范睢,当初在秦昭襄王面前说了白起的坏话,致使一代大军事家白起窝窝囊囊地自杀身亡了。

然而,这并不是说白起自己就没有一点过错,也不能证明范睢这个人没有任何本事,好像每天就靠着在秦昭襄王面前给有才华的人进谗言而得宠。另外,其实白起的死,我个人认为,或许根本就不是范睢的过错。只是有些学者偏执地持这种看法,执意要给范雎栽赃而已。

文章图片1

凡是了解战国时期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秦国有几大贤宰:商鞅、范睢、李斯等,哪一个都是经天纬地之才,治国安邦之柱。当然,里面也有吕不韦、赵高之类才高八斗,但又祸国殃民之乱臣贼子。

说起范睢这个人的经历,其实也是非常坎坷的。他之所以能够有了后来的成就,担任了那么多年秦国丞相,那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说明这个人是真有本事,并不是仅仅靠花言巧语,巧舌如簧。许多人现在只要说起范睢和白起,就认为秦国没了白起是可惜,有了范睢是多余。似乎范睢的个人才华、品德不如白起。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

我个人认为,如果说范睢是改变秦国命运的杰出政治家、战略家、纵横家、军事谋略家,那么,白起最多就是个会打仗的军事战术家。秦国即使没有白起,也不能没有范睢。

范睢是魏国人,他最初想在魏国谋一个职务,但因为家境贫寒,没有钱作活动经费,只好在魏国一个中大夫须贾那里混了个差事。

周赧王三十二年(公元前283年),燕国大将军乐毅率领燕、楚、魏、赵、韩五国联军攻打齐国,险些导致齐国灭亡。

后来,齐国大将田单力挽狂澜,智摆火牛阵,大败联军,力复70城,齐国这才免遭亡国,得以复兴。齐国蒸蒸日上的国势,使当初参与攻击齐国的魏王坐卧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害怕齐襄王寻机报复。

于是,魏王派中大夫须贾出使齐国,议和修好,范雎以舍人的身份随从须贾前往。

到了齐国之后,在朝堂之上,齐襄王对魏国的使臣须贾非常不礼貌,他生气地责问须贾:魏国为什么反复无常?并说先王的死与魏国有很大关系,令人切齿痛心。

须贾一听齐襄王这么说,无言以对。这时,站在须贾身后的范雎站了出来。

他义正辞严地辩驳道:“齐湣王骄暴无餍;燕、楚、魏、赵、韩五国同仇敌忾,难道唯独是我们魏国和他为仇作对吗?今大王光武盖世,您应该重振齐桓公、齐威王之余烈,把眼光放得长远些。如果您仍然还斤斤计较齐湣王时和各个国家的恩恩怨怨,只知责怪别人,而不知反思自己的错误,在臣下看来,你们齐国恐怕又要重蹈齐湣王的覆辙了。”

齐襄王听完范雎这番不卑不亢、鞭辟入里的雄辩,不但没有发怒,反而心中暗自赞叹范雎的胆识和辩才。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什么也没有说。

齐襄王退朝以后,越想越觉得范雎是个人才。当晚,他便派人劝说范雎留在齐国,齐国可以把范雎当客卿对待。

范雎义正辞严地拒绝道:“臣与魏国使者一起出使齐国,而叛变魏国,假如那样的话,臣就成了无信无义、不忠不孝的人了,以后,臣还以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

齐襄王闻知,心里更加敬重范雎,便让人赐予范雎黄金十斤以及牛、酒等很多东西。范雎身在异国,肩负着通使重命,岂敢擅自接受对方的馈赠呢?因此他一再坚辞不接受。

范雎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本来一是替主人须贾解围,二是为了维护魏国的国格尊严。但是让范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灾难,以至于险些送掉性命。

见了须贾以后,范雎据实以告。须贾令他封还黄金而留下牛、酒。范雎唯命是从。范睢以为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文章图片2

哪知道,回到魏国后,须贾一是觉得在齐襄王面前丢了面子,二是心里恼怒嫉恨范雎的才华,对于这件事,他越想越生气,便把范雎在齐国受到齐襄王厚赐的情况添油加醋报告了魏国丞相魏齐。并私自揣测说, 范雎私受齐国贿赂,一定是出卖了魏国的情报,肯定有暗通外国的嫌疑。

魏齐听了大怒,命令门客把范睢抓起来,用竹板殴打他。

说实话,这些人下手也实在太狠了,他们打的范雎血肉模糊,皮开肉绽,奄奄一息。范睢的肋骨被打断了,牙齿也被打掉了。范睢一看不好,假如自己就这么硬扛着,估计这些人非得把他打死不可。范睢急中生智,想到一个办法:装死。就是不论你们怎么打我,我都不动弹,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那些人一看他毫无声息的样子,也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动力和必要了。便告诉了魏齐,说人已经死了。魏齐说:“什么死不死的,扔厕所里就是了嘛。”

范睢被用苇箔卷起来扔进了厕所。这天,许多人喝醉了,来到厕所。他们看到范睢的“尸体”,都冲着他身上撒尿。

看到终于没有人往自己身上撒尿了,厕所里也安静下来了,范睢悄悄在周围看了看,只有一个人在看着他的“尸体”。他悄悄对那个看守的人说:“我没死。你只要把我弄出去,我将来一定会报答你。”

那个看守便去请示魏齐说:“那个人既然已经死了,是不是该把尸体处理掉了?老在厕所横着,也不行吧?”魏齐醉醺醺地说:“一个死人,请示什么!你看着办吧。”

就这样,范睢强忍着疼痛,挣扎着逃跑了。魏齐酒醒了以后,问范睢的尸体扔哪儿了。看守随意说了一个地方,结果魏齐派人去看,没找到范睢的尸体,有点后悔,让人四处寻找他。——不过,你别误会。魏齐并不是后悔痛打了范雎,而是后悔没有眼睁睁看着处理了范雎的尸体,怀疑范雎漏网跑掉了。

文章图片3

魏国有一个人叫郑安平,他很同情范睢,就悄悄带着范睢躲避了起来。为了范雎的安全,他让范睢改了个名字,叫张禄。

这时候,秦昭王派了个使者王稽,出使魏国。郑安平假装一名勤务兵伺候王稽。王稽问他:“你们魏国有没有特别出色的人才啊?”郑安平便说:“小人家附近有一个张禄先生,特别有才华。”

“是吗?我想见见他,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现在他有点麻烦,有个仇家正在四处搜捕他。您如果想见他,只能在夜里。”王稽说:“那你就让他晚上过来吧。”

晚上,郑安平领着范睢来见王稽。王稽和范睢交谈了几句话,王稽就感觉到,范睢这个人不简单。便对范睢说:“我很快就要回去了。看样子,你在魏国也待不下去了。如果你想去我们秦国,我们就约定个时间、地点,我回国路过的时候去接你。”

此时的范雎,走投无路了,自然同意了王稽的建议,去秦国。

王稽向魏国告辞,经过和范睢约定的地点,让范睢上了他乘坐的车,离开魏国,进了秦国境内。

进入秦国境内不久,只见远处一大队车马迎面而来。

范睢问王稽:“来的这是谁呀?”

“秦国丞相穰(rang)侯魏冉。他在巡视各个县邑。”

文章图片4

“我听说魏冉把持着秦国的朝政,他最厌恶收容各国的游士说客了。假如我们照面,我估计他肯定会羞辱我,我还是在车厢里躲躲吧。”

说起这个魏冉,那也不是个普通人。凡是看过演员孙俪主演的电视剧《芈月传》的朋友,就应该清楚魏冉。孙俪饰演的那个角色,就是秦国当时说一不二的宣太后;而魏冉,是宣太后最亲近、最喜欢的弟弟。

魏冉(?—约前264年),因食邑在穰(rang,战国韩邑,今河南省邓州市),号曰穰侯,战国时秦国大臣。宣太后异父同母的长弟,秦昭襄王的舅舅。从惠王时起,就任职用事。秦武王23岁因举鼎而死,没有儿子,各兄弟争位。魏冉实力较大,拥立了秦昭襄王,他帮秦昭襄王清除了争位的对手。之后魏冉凭着他与昭王的特殊关系在秦国独揽大权,一生四次担任秦相,党羽众多,深受宣太后宠信。

魏冉曾保举白起为将,东向攻城略地,击败“三晋”和强楚,战绩卓著,威震诸侯,“苞河山,围大梁,使诸侯敛手而事秦”。

公元前288年10月,秦昭襄王派穰侯魏冉去齐国,约齐湣王与秦昭襄王同时称帝,秦为西帝,齐为东帝,准备联合五国攻赵,并三分赵国。但秦国这一连横策略没有成功,被苏代的合纵破坏。

公元前284年,秦、韩、赵、魏、燕五国,合纵破齐,魏冉假借秦国的武力专注于攻齐,夺取陶邑(今山东定陶西南),为己加封,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由于他权势赫赫,导致人心不附,对秦昭王构成了严重威胁。

不一会儿,魏冉的大队车马来了。

魏冉当然知道王稽这是刚从魏国出使回来,便停下车子,对王稽道了辛苦,问道:“谒君(谒者,古代官职,是朝廷专使出外处理临时公事的官员)没有带回那些不中用的食客游士吧?这些人没有别的本事,只会在别人的国家里制造混乱。”

王稽摇摇头道:“没有,不敢带那些人回来。”

魏冉带着车队走了以后,范睢从车厢里出来,对王稽说:“我听说这个魏冉足智多谋,但这个人反应有点迟钝。他既然怀疑您带回了游士说客,却并没有搜查车厢,我断定,他过一会儿肯定会后悔,还会返回来。”

范睢说着,就从车上下来,混进了王稽的随行人员里步行走路。走了十多里,魏冉果然派骑兵回来搜查了王稽车队的各个车厢。就这样,范睢跟着王稽进入了秦国都城咸阳。

王稽向秦昭王报告了出使情况后,趁机进言道:“魏国有个张禄先生,此人是天下难得的能言善辩之士,很有才华。他说:'秦国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已到了层层堆蛋的地步,如果能采用我的方略便可安全。但需面谈不能用书信传达’。我听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就把他带回来了。”

秦昭王不相信这套话,便对王稽说:“这事以后再说吧。你先让张禄先生住在客舍。以后寡人有用他的时候再找他。”

文章图片5

范睢被晾在了客舍里,每天吃到的饭食也很差。就这样,范雎一直等待着秦昭王召见他。这一等就是一年多。

当时,秦昭王已经执政三十六年了。秦国在南面夺取了楚国的鄢、郢重镇,楚怀王已在秦国被囚禁而死。秦国在东面攻破了齐国。此前齐湣王曾经自称东帝,不久又取消了这个帝号。不仅如此,秦国还曾多次围攻韩、赵、魏三国,扩张了不少领土。秦昭王可谓是武功赫赫,因而特别讨厌那些说客,也从不相信他们。

穰侯魏冉、华阳君芈戎都是秦昭王母亲宣太后的弟弟,而泾阳君嬴芾、高陵君嬴悝都是秦昭王的同胞弟弟。穰侯担任国相,华阳君、泾阳君、高陵君都是将军,他们都有封地,由于宣太后庇护,他们私家的富有早就超过了国家。等到穰侯担任了秦国将军,他又要越过韩国和魏国去攻打齐国,想借此扩大他的陶邑封地。

为此,范雎上奏秦王说:“我听说圣明的君主推行政事,有功劳的就应该奖赏,有才能的就应该授予官职,劳苦大的俸禄就应该多,功绩多的爵位就应该高,能管众多事务的官职就应该大。所以没有才能的不敢担当官职,有才能的也不会被埋没。如果您认为我的话有道理,希望您推行;如果您认为我的话没道理,那您把我留在秦国,也没有什么意义。”

文章图片6

看了范雎这封书信,秦昭王心中大喜,便向王稽表示了歉意,让他用专车赶紧去馆驿接范雎进宫。

范雎经过一年多的等待,终于获得了秦昭王的接见。到了宫门口,他假装不知道是内宫的通道,就急急忙忙往里闯。

这时恰巧秦昭王出来,宦官发了怒,对着范睢喝斥道:“大王来了!你瞎跑什么?”范雎故意乱嚷着说:“什么!秦国还有王?可我听说,秦国只有太后和穰侯啊!”他想用这些话激怒秦昭王。

秦昭王走过来,听到范雎正在与宦官争吵,便上前去迎接范雎,并向他道歉说:“我早就该向您请教了,正遇到处理义渠事件很紧迫,我早晚都要向太后请示,现在义渠事件已经处理完毕,我才有机会向您请教。我这个人很糊涂、不聪敏,让我给您行个礼,算是补偿吧!”

范雎客气地还了礼。这一天凡是看到范雎谒见秦昭王情况的文武官员,没有一个人对范睢不是肃然起敬的。因为平时从没有人敢在秦昭王面前胡言乱语,这么放肆。

秦昭王喝退了左右近臣,宫中没有别的人了。这时秦昭王长跪着向范雎请求说:“先生怎么赐教我?”

范雎说:“从前吕尚遇到周文王时,他只是个渭水边上钓鱼的渔夫罢了。尽管他们以前不认识,但文王听完他的一席话以后,便立刻拜他为太师,因为他的话说到了文王的心坎里。因此,文王便得到吕尚的辅佐而终于统一了天下。

文章图片7

“如今我是个寄居异国他乡的臣子,与大王也没有什么交情,而我所希望陈述的都是匡扶补正国君的大事。我处在大王与您的亲人、骨肉关系之间来谈这些大事,可不知大王心里是怎么想的。因此,有些问题即使大王问我,我也不敢回答。

“我并不是怕死,我明知有些事今天向您陈述,明天我就有可能暴死荒野,可是我仍然要说。

“现在我所担忧的,只是怕我死后,天下人看见我为君主尽忠反而被杀,因此以后闭口不说话,这才是最可怕的事。现在您在上面害怕太后的威严,在下面被奸佞臣子所迷惑,自己身居深宫禁院,离不开左右近臣的把持,终身迷惑不清,也没人帮助您辨出邪恶。长此下去,从大处说国家覆亡,从小处说您孤立无援,这是我最担忧的。”

秦昭王长跪着说:“先生有话尽管说!秦国偏僻幽远,寡人愚笨不肖,先生竟屈尊来到这里,这是上天把先生赐予寡人的。寡人能受到先生的教诲,这也是上天的眷顾。从今以后,事情无论大小,上至太后,下到大臣,不管什么问题,都希望先生能够毫无保留地指教我。”

文章图片8

范雎向秦王拜了两拜,秦王也连忙向范雎回拜了两拜。

范雎说:“大王的国家,四面都是坚固的要塞,有山有水有依托,雄师百万,战车千辆,有利就进攻,不利就退守。有建立王业的好地方,有建立王业的好百姓。现在大王同时兼有地利、人和这两种有利条件。凭着秦国士兵的勇猛,战车的众多,建立霸王的事业是正当其时。可是您的臣子们却都不称职,而大王的计策也有失误之处啊。”

秦昭王诚恳地说:“我愿意听一听我的失策之处。”

可是这时,范雎发觉他们谈话时,周围有不少人偷听,心里惶惑不安,不敢谈宫廷内部太后专权的事,就先谈穰侯魏冉对诸侯国的外交谋略,借以观察一下秦昭王的态度。

范睢凑向秦昭王面前说:“穰侯越过韩、魏两国去进攻齐国,这不是什么好主意。我猜想大王的计策,是想让自己少出兵而让韩、魏两国尽遣兵力来协同秦国,这违背情理了。现在已经看出这两个友国和秦国并不亲善,您却要越过他们的国境去进攻齐国,合适吗?先前齐湣王向南攻打楚国,杀楚军、斩楚将,开辟了千里之遥的领土,可是最后齐国连一寸土地都没得到。各诸侯国看到齐国已经疲惫困顿国力大衰,国君与臣属又不和,便发兵进攻齐国,结果大败齐国。

文章图片9

“齐国将士受辱溃不成军,责怪齐王。齐王说:'攻打楚国不是寡人的主意啊,而是田文。’于是齐国大臣发动叛乱,田文被迫逃亡出走。由此可见齐国大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耗尽兵力攻打远方的楚国,反而使韩、魏两国从中获得厚利。这就叫做把兵器借给强盗,把粮食送给窃贼啊。大王不如远交而近攻(这就是“远交近攻”策略的最早由来)。

“如今放弃近国而攻打远邦,那不是太荒谬了吗?现在韩、魏两国,地处中原,是天下的中心,大王如果打算称霸天下,就必须先亲近中原国家,把它作为掌握天下的关键,以此威胁楚国、赵国。楚国强大您就亲近赵国,赵国强大您就亲近楚国,楚国、赵国都亲近您,齐国必然就恐惧了。齐国恐惧,必定低声下气拿出丰厚的财礼、土地来侍奉秦国。齐国亲近了秦国,那么韩、魏两国便乘势可以收服了。”

秦昭王听罢大喜。不过,他很快就有些忧虑地说:“其实,我早就想亲近魏国了,可是魏国是个翻云覆雨、变化无常的国家,我无法同它亲近。请问怎么才能亲近魏国?”

范雎回答道:“大王可以先说好话、送厚礼来拉拢它;不行的话,就割让土地收买它;再不行,寻找机会发兵攻打它。”

秦昭王说:“有道理,我就恭候您的指教了。”

于是,当即就授给范雎客卿官职,同他一起谋划军事。终于采取了范雎的谋略,派兵攻打魏国,拿下了怀邑。两年后,又夺取了邢丘。 之后秦国执行范雎“远交近攻”的战略方针,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胜利,占据了大片土地。

文章图片10

公元前265年,秦国攻打赵国,攻占了三座城池;公元前264年至公元前259年,秦国向韩国出兵,先后攻占了大小城邑几十座。

这时,范雎劝说秦昭王道:“秦、韩两国的地形,犬牙交错,简直就像交织的刺绣一样。秦国境内伸进韩国的土地,就如同树干中生了蛀虫,人身上患了心病一样。天下的形势没有变化就罢了,一旦发生变化,给秦国造成祸患的一定是韩国。大王不如拉拢韩国。”

秦昭王说:“我本来就想拢住韩国,可是韩国不听从,对它该怎么办才好呢?”

范雎回答道:“韩国怎么能不听从呢?您进兵去攻荥阳,那么韩国由巩县通成皋的道路就被堵住了;在北面切断太行山要道,那么上党的军队就不能南下了。大王一旦发兵进攻荥阳,那么韩国就会被分割成三块孤立的地区。韩国眼看就要灭亡,它怎么能不听话呢?如果韩国屈服了,那么就可乘势盘算称霸的事业了。”

秦昭王说:“好。”就准备派使臣到韩国去。

范雎一天比一天得到秦昭王信任,转眼间好几年过去了。范睢一看,自己等待的最佳时机终于到了。

公元前266年的一天,范睢趁秦昭王这天闲暇,心情也不错,便乘机对秦昭王说:“我住在山东时,只听说齐国有田文,从没听说齐国有齐王;只听说秦国有太后、穰侯、华阳君以及高陵君、泾阳君,从没听说秦国有秦王。如今太后独断专行毫无顾忌,穰侯出使国外从不报告,华阳君、泾阳君等惩处断罚随心所欲,高陵君任免官吏也从不请示。这四种权贵凑在一起,国家已经非常危险了!”

文章图片11

范睢说到这儿,看了看秦昭王。秦昭王微微点头,显然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范睢接着说:

“这四种权贵统治着一个国家,您这个秦王算什么呢?一个国家的大权都操在别人手里,那大王的政令怎么发出去呢?穰侯的使臣操持着大王的重权,对诸侯国发号施令,他又向天下遍派持符使臣订盟立约,征讨敌方,攻伐别国,没有谁不敢听命。如果打了胜仗,夺取了城地就把好处归入陶邑,国家一旦遭到困厄他便可在诸侯国中用事;如果打了败仗,就会让百姓怨恨国君,而把祸患推给国家。崔杼杀了齐庄公,淖齿吊死了齐湣王,李兑饿死了赵武灵王。

“如今在秦国,太后、穰侯专权,高陵君、华阳君和泾阳君做帮手,最终是不需要秦王的,这也就是淖齿、李兑一类的人物啊。再说夏、商、周三代亡国的原因,就是君主把大权交给宠臣,纵情游猎,不理朝政。那些独揽大权的宠臣,妒贤嫉能,瞒上欺下,谋取私利,因此丧失了自己的国家。如今秦国从小乡官到大官吏,再到大王的左右侍从,都是相国穰侯的亲信。大王在朝廷孤单一人,我暗自替您害怕。现在乘着您还没有丧失掉权威,您就该快刀斩乱麻。如若不然,在您之后,拥有秦国的恐怕就不是您的子孙了!”

秦昭王听了这番话,如梦初醒,大感惊惧,说道:“先生您说得太对了!”

秦昭王于是立刻废弃了太后,把穰侯、高陵君、华阳君、泾阳君都驱逐出了国都。秦昭王任命范雎为相国。收回了穰侯的相印,让他回到封地陶邑去,由朝廷派给车子帮他拉东西迁出国都,装载东西的车子就有一千多辆。到了国都关卡,守关官吏检查他的珍宝器物,发现这些宝物比国君的府库里的都多。秦昭王把应城封给了范雎,封号称应侯。

范睢现在已经是秦国丞相了,但秦国人只知道范睢叫张禄。这件事魏国人也不知道,只以为范睢早就死了。

文章图片12

这时候,魏国听说,秦国有向东进攻韩国、魏国的意思,于是便派须贾出使秦国,一是想探知一下确实情报,二是看能不能和秦国疏通一下关系。

范睢听说魏国派须贾出使秦国,便把自己乔装打扮了一下,他穿了一件旧衣服,从僻静小路来到须贾所住的驿馆。

须贾见了范睢,大吃一惊,说:“范叔,原来你没死呀?我以为您死了呢。生活怎么样啊?”

范睢说:“是啊,我现在的情况,还行。”

“奥。范叔您是来秦国游说的吗?”

范睢摇摇头说:“不是,这事您也知道啊,只是因为我几年前得罪了魏国丞相,在魏国待不下去了,这才逃到秦国暂避一时,哪儿还敢游说秦国。”

须贾点点头道:“奥,这样啊。那您现在干点什么呢?”

“唉,没办法,给人家打点短工。人,死不了,总得活下去吧。”

须贾有点不忍心,毕竟当初是他在魏国丞相魏齐面前说了范睢的坏话,让范睢险些被打死。须贾便留下范睢吃饭,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实在太破烂了,便又取了一件自己的粗绸袍子让范睢穿。

文章图片13

吃饭时,须贾问范睢:“秦国丞相张相公,范叔您认识吗?我听说,这个张相公是秦王现在最宠幸的人了,秦国的一切军国大事都是由他来决断。我这次出使秦国,任务能不能圆满完成,主要在这个张相公。你有没有朋友认识张相公?”

范睢说:“我的东家和张相公特别熟。他见张相公时,经常带着我,因此,我和张相公也很熟。”

“哎呀,那可太好了!”须贾高兴地说完,又有点忧虑地道,“只是我的马病了,马车车轴也断了,没有四马车,我出不了门呀!”

范睢说:“这不是什么事。我给你向我东家借一辆四马车。”

范睢回去,驾驶着一辆四马大车给须贾送到馆驿。须贾高兴地坐着车,由范雎赶着车,一直畅通无阻地进了秦国丞相府。不管范睢穿的是什么衣服,府里的人自然都认识他,看见马车进来,便都恭恭敬敬避让开了。须贾对此非常奇怪。一想,可能是范睢经常赶着车进来,大家都认识他。

到了丞相办公处的门口,范睢从车上跳了下来,说:“你等我一下,我进去给您向秦国丞相张相公通报一声。”

须贾在门口等着,时间有点长,便问门口的侍卫:“范叔进去有一会儿了,怎么不出来呢?”

文章图片14

侍卫奇怪地反问他:“这里哪有什么范叔呀?”

须贾说:“我说的范叔,就是刚才给我赶车的那个人呀?”

侍卫说:“奥,您说的是他呀,他就是我们秦国的丞相张相公呀!”

这一下可把须贾吓坏了!他知道自己罪该万死,便脱掉上衣,跪在地上,用两个膝盖爬着,痛哭流涕地求侍卫们代他向里面的张相公求情。

不一会儿,里面出来人,传丞相张相公口谕,请须贾进去。

须贾用膝盖当脚,跪着进到了里面。只见一层又一层的透明帐幕后面,范睢坐在正中央,身边站立着很多随从。

须贾不停地对着范睢叩头,一边叩头,一边痛哭流涕地说:“须贾有眼无珠,实在没想到您凭着自己的才能和一己之力,坐着直升飞机到达了青云之上。从此后,须贾不敢再读天下之书,也不敢再过问天下政治。我该死!您如果不烹了我,我就自己把自己放逐到最遥远蛮荒的地方。我现在的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范睢问:“您的罪有多少?您自己说吧。”

须贾说:“我头上的头发,您就是一根一根拔下来数数,都没有我的罪过多呀。”

文章图片15

范睢说:“综合起来看,您的罪有三条。我范睢的祖坟在魏国,可是,您却以为我范睢私通齐国。您在魏齐面前说我坏话,险些打死我。这是您第一条罪。您的第二条罪,就是魏齐侮辱我,把我打个半死,扔进厕所,我原来是您的随从,您没有一点不忍心。您的第三条罪,就是他们所有人往我身上撒尿,您不仅没有表示过反对,也同样往我身上撒尿。”

须贾哭着说道:“我什么都不辩解了,您说该怎么处理,我都认了。”

范睢叹了一口气道:“我不会打死您。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须贾摇摇头。

“我到驿馆见您,您见我穿着破烂,给我一件袍子,还留我吃饭喝酒,这说明您良心未泯,好歹还眷恋着过去做朋友时的情意。因此,我不会杀您。”

范睢进宫向秦昭王汇报完以后,须贾来向范睢辞行。范睢大摆筵席,把各诸侯国的使者请来,招待他们。范睢让须贾坐在堂上,在他面前放了一盘料豆,叫两个脸上刺了字的养马犯人夹住须贾,喂他吃料豆。

范睢告诉须贾:“你回去以后,替我告诉魏王,赶快把魏齐的人头给我送来。如果不能做到,我秦国大军用不了几天就出发,我要在大梁大开杀戒,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不留!”

须贾回到魏国,立刻把情况告诉了魏齐,魏齐十分害怕,逃到了赵国,躲进了平原君赵胜的府里。

范雎告诉昭王说:“如果当初没有王稽的忠诚,就不能把我带进函谷关来;现在我的官位已至相国,但是王稽的官位还只是个谒者,这不是他带我来秦国的本意啊。”

文章图片16

于是秦昭王召见了王稽,任命他做了河东太守。范雎紧接着又举荐郑安平,秦昭王又任命郑安平为将军。

范雎又散发了家里的财物,用来报答所有那些在他处境困苦时,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哪怕就是让他吃过一顿饭,只要他能够想起来,他也必定报答;只要是对他曾经有过冤仇,也都得到了他的报复。即使是曾经瞪过他一眼的小怨隙,他也一个都没有放过。

秦昭王听了范睢的故事以后,说一定要替范雎报仇,杀了魏齐。因为魏齐这时候已经逃到了赵国,躲在平原君府里。秦昭王便给平原君写了一封措辞婉转的信:

“寡人久仰您高尚正义,特别希望和您做一个没有任何隔阂的朋友。现在,您赏寡人一个脸面,到秦国来,寡人什么公事都不办,就陪您喝十天十夜的酒。”

平原君既害怕秦国,又觉得秦昭王说的是真心话,便来了秦国。秦昭王果然和平原君喝了几天的酒以后,对平原君说:“从前,周文王得到吕尚,把他叫'太公’;齐桓公得到管夷吾,把他当做'仲父’;如今,寡人有范睢,同样把他当做叔父。可是范睢的仇人现在就住在您家里,寡人希望您立刻派人回去杀了他,把他的脑袋给寡人拿到秦国来。要不,寡人就不放您回去了。”

文章图片17

平原君赵胜说:“大王,慢说魏齐他现在不在我家里,他现在即使在我家里,我也不能把他给您交出来。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背叛朋友。”

秦昭王见从平原君这里得不到结果,就又给赵孝成王写了一封信:“大王您的弟弟平原君,现在秦国。秦国丞相范睢的仇人魏齐,就在平原君家里藏着。我希望大王赶紧把魏齐杀了,把他的人头送到秦国。否则,我只能派兵进攻赵国,而且也不可能放大王您的弟弟回到赵国了。”

赵孝成王接到秦昭王的信以后,十分惶恐,即刻派遣士兵包围了平原君府,捉拿魏齐。魏齐趁着夜色,从平原君府里逃了出来,去见赵国丞相虞卿。虞卿弃了丞相官职,和魏齐一起逃到魏国,准备通过信陵君魏无忌的关系,再逃到楚国去。

信陵君因为不了解赵国丞相虞卿这个人,便有些迟疑。等到信陵君弄清楚情况,到郊外去接虞卿和魏齐的时候,魏齐因为信陵君没有及时来迎接他,一怒之下,拔剑自杀了。

赵孝成王知道以后,割下了魏齐的人头送到了秦国。平原君也得以回到了赵国。

文章图片18

五年后,秦昭王采取范睢的策略,在外交上,用离间计打碎了六国的合纵图谋;用反间计让赵国国君罢免了廉颇的统帅职务,换上了“纸上谈兵”的赵括;秦国又悄悄让武安君白起替换了秦国统帅王龁,在长平城大败赵军主力。

不久,应侯范雎和武安君白起在是否一鼓作气灭了赵国这个问题上有了隔阂和分歧。秦昭王逼白起自杀了。白起自杀后,范睢保荐郑安平,让他率领军队攻打赵国。郑安平带着两万人被赵军包围,冲不出来,便投降了赵国。

对此,范睢深感自责,诚心诚意请求秦昭王惩处他。秦昭王并没有责怪范雎,只是让他振作起来。二年后,做河东太守的王稽,与诸侯勾结,犯法被处死。从此以后,应侯范睢的情绪非常不好。公元前255年,范雎因病去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