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bcat / 文化娱乐 / 收藏|《脱口秀大会》第四季 周奇墨专辑 ...

分享

   

收藏|《脱口秀大会》第四季 周奇墨专辑 所有文稿

2021-10-19  kibcat
Image
奇 奇 读 美 文


·


写在前面
《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成为今夏最吸人眼球的节目之一,一如既往地好看。朋友圈里都在谈论脱口秀,有的网友说“这就是我这段时间快乐的源泉啊!”。
根据艺恩数据显示,截止10月13日,《脱口秀大会4》累计播放量为25.7亿,远超前三季的12.8亿、8.6亿、14.7亿。同时,8月10日上线以后,《脱口秀大会4》也基本出现在艺恩播映指数排行榜月榜的前三位;根据云合数据统计的Q3(2021.7.1—2021.9.30)全网网络综艺有效播放量上,《脱口秀大会4》正片有效播放为2.53亿,排在霸屏榜的第五位。综合了关注度和熟人社交活跃度的 微信指数,脱口秀三度破亿。脱口秀的影响力,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大很多。
本季冠军没有任何悬念,当然是周老板周奇墨,其他人的名次分别是:第2名庞博、第3名何广智、第4名徐志胜、第5名呼兰、第6名杨笠、第7名肉食动物。
Image
收听收看《脱口秀大会》,不但可以在搞笑中纾解压力、愉悦心情;也可以学习优秀表演者观察生活的角度、表演的技巧、文稿的创作。
为便于大家欣赏、学习,我们将为你推送本季前七名及其他优秀作品的视频 文稿,希望你喜欢,也期待你点赞、在看、分享,让更多的小伙伴受益。
今天为你推送的是:
1、冠军周奇墨完整视频 完整音频 各期视频 文稿
Image

周奇墨完整视频

周奇墨完整音频


周奇墨之一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谢谢!

我平时经常会愿意去快餐店吃饭,我就特别讨厌店里的一种人,就是那种点餐特别慢的人,他会活活把一个快餐店变成慢餐店。

我有一次去一个面馆点餐,不知道为啥,排在我前面那个哥们,轮到他点胬的时候,就跟个傻子一样,就往那一站(表情呆滞地看着上面的菜单)——

“你们这都有啥吃的?”

服务员说:“啊,我们这个都是面,菜单都在上面,您看一下。”

“啊,欸,那个酸辣笋尖面……”

“啊,来一份酸辣笋尖面,是吗?”

“不是,那里面都有啥呀?”

“哦,那里面主要就是笋尖,还有面。“

“啊,笋尖,那就算了吧。欸欸,那你,呃,我看一下,那你给我来一个,啊,你给我来一个,那个什么吧,呃,你给我来一个那个。(眼神从上面的菜单望向下面的菜单)不面也有啊!哦,都一样的,是吗?牛肉面,牛肉面,酸辣笋尖面,酸辣笋尖面,行吧,那要么,你就给我来这个,呃酸辣笋尖面吧,然后不要辣。”

服务员说:“先生,我们这个汤就是辣的,做不了不辣的。别的面都可以做不辣的。”

“哦,别的都可以做不辣,行吧……”(然后,转身走了)

然后他就走了,我在他后面想,你是个大熊猫吗?你只能吃个原味的笋?啊!大熊猫在四川待久了 都能吃酸辣笋尖了。

我排在他后面,我真的特别的生气。我气到什么程度,就轮到我点餐的时候,我特别想把刚才逝去的时间都补回来,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点餐。轮到我的时候,就是“酸辣笋尖面,在这吃,微信。“那个感觉就是”哥们懂行,是不是?哥们跟那傻子不一样!“

我还挺佩服这种人的,其实我最佩服的人是天津太爷。当然,这是那种好的佩服。我就感觉,没有天津大爷解决不了的事。

我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个视频,是一个天津的大爷,上楼劝说一个要跳楼轻生的少年。因为那哥们失恋了。这大爷就很强势,一上去就是——

“小伙子,你下来,啊,你介是干嘛呢?啊,没有用,啊,没有用。为一个女的,你至于吗?你至于吗?啊!你今年二十几啊?二十几?十八!介你是青春期啊,啊,青春期。你听伯伯的,听伯伯的啊,伯伯是过来人,啊,娘们有的是,啊。“

然后,这哥们就下来了,就非常管用,因为很强势的,让他没有时间思考。但是,你看美国人谈判,一般翻来覆去就那几招。比如,面对着一个劫持人质的歹徒,一个谈判专家可能会上去——

“Hey buddy(你好),I’m not armed(我没有武器),OK(好吗),I’m not armed(我没有武器),Please do not harm the girl(请你不要伤害那个女孩),OK(好吗)。You wanna talk(你想要谈谈吗)。Can we talk(我们谈谈),OK(好的), Relax(放松),Jesus(天呐),Relax(放松)。You wanna talk to your mom(你想和你妈妈谈吗),No(不想吗),Your girlfriend(你的女朋友)。”

“No(不要),I told you(我说过了),I wanna one million dollars(我想要一百万美元)。”

“OK,OK,OK!”

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呢,警戒线外面可能已经围着很多人在那围观, 其中就有一个去美国旅游的天津大爷——

“介是干嘛呢介是,介是啊。”

(抬起警戒线,钻进现场)

“Hey buddy(你好),buddy(兄弟),Drop the gun(放下武器),啊,Drop the gun(放下武器)。You doing what doing(你在干什么呢),doing what(干什么呢),啊。Listen to bai bai (听伯伯的),Listen to bai bai (听伯伯的),啊,You want money吗(你想要钱吗),You want money吗(你想要钱吗),You make呀(你挣呀),啊,You make(你挣)。You twenty how much 啊 twenty(你二十几啊?)。Twenty-three(二十三),啧,You have fifty years to go 啊(你还有50年要走啊),啊。Hurry what yahurry,啊(急什么急啊),Listen to bai bai (听伯伯的),Listen to bai bai (听伯伯的),啊。You come to China(你来中国),and be an English teacher(当个英语老师),啊。Money girls all yours(钱、女朋友都会有的),all yours(都是你的)。

好,谢谢大家!谢谢你们!

上下滑动查看本视频完整字幕


周奇墨之二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感情生活吧,是一个比较私密的话题。我跟我前女友分手已经一年多了。说实话,她从最开始就不信任我,很简单,就因为我是双子座,她觉得我早晚有一天会是渣男。我就特别不理解这件事情,就为什么,如果一个人生在5月21号就是双子座,就是渣男。但如果生在5月20号,就是金牛座,就是专一的代表。就感觉在20号那天晚上,让人想通了很多事情,让人觉得:我戎马一生为了谁,我能爱几回恨几回?所以,她不信任我,她对我的一举一动都特别的感感。比如什么呢,比如我发微信的时候,我不能笑,我一旦边打字边笑,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欸,是哪个小妖精让我男朋友产生了愉悦?然后,她会把头凑过来,“谁呀?”我说,“怎么?你是觉得我跟我爸之间有点计么?啊?”就在她这啊,对她忠诚就是发微信不能笑,这是我第一次验到什么叫“忠笑不能两全”。所以,我在她面前真的特别小心。
我记得有一次啊,她把她闺蜜带过来介绍我认识的时候,我们三个坐那儿,闺蜜坐我对面,她坐我旁边。她闺蜜真的很漂,啊,就漂亮到,当时我心里有一个小人对着她。但是我还有起码的道德感,所以呢,我在整个过程中我就一直忍着没有看她闺蜜,我就看着我女朋友。然后,我心里想:看她,不要看她闺蜜,她肯定在看我是不是在看她闺蜜,现在差不多可以看一眼,先假装看那桌,啊,真好看!
哪怕我已经这么小心了,但最后,我俩还是分手了,没有用,还是分手。所以,那阵我是挺伤的。我就想回到东北老家,散散心,顺便也陪陪我爸。结果证明,这是一个特别错误的决定。因为我爸呀,就经常愿意在我的伤口上撒盐,龙其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有的时候,就是我俩坐那吃饭,然后,吃着吃着——
“一点联系没有了?”
连主语都没有。
我说:“谁呀?”
“你俩呀。”
“哦哦,没联系了,没联系。”
“微信删啦?”
“啊,删了。欸,爸,别说了,吃饭吧,别聊这个了。”
“哎,你可着点急吧,啊,三十三了,明年四十了。”
我说:“爸你这是咋算的,你要这么算下去,我能走你前头,是吧。还好,我平常总喝金典有机奶,每百毫升含3.8克原生乳蛋白,营养又健康,我说爸,你也喝点,咱俩争取都晚点走,都晚点走,啊。”
你们可能没有想到,这后面是一个商务,就跟我没有想到,后来我还能知道我前任的消息。就在今年,有一次我跟我前任一个共同的朋友,我俩在聊天的时候,聊着聊着呢,他突然问我——
“欸,那谁结婚了,你却道吗?”
当时脑子“嗡”的一下,不知道为啥,就在我的认知里啊,就总感觉前任是永远不会结婚的,她不应该没人要么?是吧!开玩笑,这太得罪人了,开玩笑。但我当时真的很蒙啊——
我说:“啊,这么快吗?不知道,都没联系。”
“噢,没联系,那算了,啊。”“那你想看照片吗?”
我说:“看不看都行。”
但我当时心里有个小人说:“你倒是往外拿呀,是吧。磨叽,我想看,快点!”
然后,我这哥们就掏出手机来给我看,他在我前任婚礼上的照片。我一张一张在那翻,我表面上翻得很快,但其实我看得很仔细。我就想在我前任脸上找一种表情,找一种勉为其难的表情。那种表情就是,啊,我才意识到上一个人有多好,我爱的是上一个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我有点后悔了。一点这种表情都没有。怎么说呢,她太会伪装了,会到让人心疼。
所以,我就把手机还回去了,我说:“挺好,看着挺幸福,幸福就好!对了,她老公是干啥的?”不要小瞧这简单的一句话,当时我心里又有一个小人,远远地对着她老公喊:“过来呀,她老公过来,来跟你比划比划,看看你什么角色。”
然后,我这哥们就开始给我讲,我前任她老公是一个投资人,啊,在北京、上海都有房子,两个人蜜月去欧洲玩了一个多月,这个那个的。这个时候,再看我心里那个小人,一边跑一边喴:“Sha人了,救命!有人Sha人了。分手以后,我是想过我的前任可能会过得好,但她过得有点太好了。就她的好伤害到了我。让我觉得,啊,我原来只是她幸福路上的绊脚石,她把我踢开是对的。所以,我现在特别想站在她的面前,跟她说:“我现在过得也挺好,我现在上了脱回秀大会,也是事业的上升期,所以,你老公投资我不会错的。”
好,谢谢大家,谢谢你们!

上下滑动查看本视频完整字幕


周奇墨之三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肉食动物真是特别厉害,啊,果然不是吃素的。但是我一听说呢,今天的比赛有复活,我这个心里啊,突然涌出了—股暖流。现在呢,Listen to me (听我说),Listen to me (听我说),好不好。
我是一个北漂,在北京呢呆了九年了,我就发现在大城市生活有很多问题。比如我在北京租过很多房子,每次呢,都能赶上这栋楼里有人装修,每次,都是在一个睡意正浓的早晨,然后就听见,“Enn,Enn,Enn,Ennnn,Ennnn,Ennnn”你们是不是经常听见那种三连“En”,那是怎么回事?是师傅眼神不好,前两次钻错了,是吧,“Enn,Enn,哦,这呢,Ennnn”。
然后这种声音呐,不光是吵,关键是它引起我一种深深的自卑感。因为装修的房子,肯定是他自己的房子。我在北京天天想的是,我什么时候能在这有个自己的家呀!但是,在租来的房子里,那个装修的声音呢,仿佛一遍遍在向炫耀,“我,我,我的房子呀,我的房子呀,不是你的呀,想买做梦去吧,但是你又睡不着啦。“
还有在大城而生活啊,特别容易堵车,所以有的时候呢,就能碰到那种路怒的司机。什么表现呢,就是车堵在路上一动不动的时候,这个车里回荡的全是他的喘息声,就感觉他要分娩了。他要分娩的不是孩子,而是一个想法:撞上去!顶着前面这排车往前开,在车里也是坐着,在牢里也是坐着。在牢里还有人聊天,在这聊天,还被打差评。我觉得司机最吓人的地方,不在于他路怒,而在于他害怕你给他打差评。他在路怒的时候呀,对你的态度还特别好,这个是最吓人的。
有的时候,你一进到车间,就感觉这个司机已经非常的暴躁了,永远在那急加速急剂车,然后喘息, 但是突然来一句,“车内温度合话吗?”
“没事没事,师傅,我自我调节,自我调节。”
“咱们按导航走可以吗?”
“这话说的,我下车跟着走都行啊。”
我觉得这套评价体系真的太厉害了。如果它不是用在司机身上,而是用在乘客身上,就比如我的差评多,我以后就打不到车了。那我队以后会对司机非常的客气,打到车以后,都是我主动给司机打电话:“喂,师傅,我到了,您可认开过来了,我就在路边,蓝色、一男的,打看双闪呢。”
还有在大城市生活花销也特别大。说实话,我有时候都不知道我那些钱都花在哪了。有的时候,我看微信当月的那个总账单呐,我就很纳闷:就这个数字,它跟我有什么关系?它是不是随机生成的,我一个月怎么能花这么多钱?我是有充电宝没有还吗?还是有人一直在骑我没有上锁的共享单车?啊,他现在应该已经上了川藏线了吧?
但是你往下滑,往下看,欸,一笔一笔的都是当时自己确实花过的钱。但当时怎么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我就觉得是因为现在的扫码支付太方便了,就你的手机“滴”,这个钱就没了。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手机啊,应该在扫码支付的时候换一些能够让我们心疼的声音,比如支付五十“啊”,支付五百“哎呀啊”,支付五千“离家的孩子流浪在外边,没有那好衣裳,也没有好烟”,“谢谢”“谢谢”“谢谢”。
那个钱本来就不够花,不经花,但是大家现在还都比着花。你看一到情人节的时候,这个男的就开始比了,我给我女朋友转个520,我转个1314,感觉自己很大方的样子。大方你咋不转5201314呢,啊?我看你能转几次,保证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男的还愿意比手表,说我这个表啊,十几万,我这个几十万。至于吗,不就看个时间嘛,你买了这么贵的手表以后,你拿手机是不是还得避开时间呐?可不能看,一会儿用手表看,要不然亏了啊。(快速看一眼手表)好的。
别说这么贵的表,我爷爷啊,之前连一块普通的手表都买不起,一样过得挺好的,就看太阳,看得特别准。我爷爷如果去奥运会当裁判,可以看太阳给选手读秒,啊,“苏炳添9秒83”。
反正,我要有这么多钱呐,我肯定就不买表,我就在北京付个房子的首付,然后亲自装修,再用上东鹏岩板,零甲醇,抗污,还耐用,想想就很爽。每天早晨拿着电钻在那,“我,我,我的房子呀!”然后楼下的找上来说,“一大早,你钻就钻,你喊什么玩意啊?”
好,谢谢大家,谢谢你们!

上下滑动查看本视频完整字幕


周奇墨之四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张灏喆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巧了,我也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就看我俩谁准备得不够好。行了,我不在这矫情了。我就是感觉,现在的人呐,多多少少都会有点矫情。
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啊,就是点餐特别慢,不管多少人跟着他去饭店啊,都得等看他在那一页一页翻莱单。你要催他呢,他就很矫情地说,“哎呀,你别催我,我有选择困难症。”“选择困难症”,我第一次见到一种病啊,对自己身体一点害处没有,主要是让别人难受的。我觉得这种病就应该纳入医保,啊,纳入医保就好了。到了医院,“大夫,我有远择困难症。”
大夫说:“没事,可以治,你是自费啊,还是走医保。”
“啊,我走医保。”
大夫说:“你看你这选择也不困难呢,呃。要我我也这么选。”
还有人坐地铁也特别知情,啊,我有一次呢,在北京挤早高峰。我刚一上车,车里就有一个人说“挤什么挤啊,别挤了。”
然后,我说:“怕挤打车啊,别坐地铁啊。”
然后,他沉默了。我感觉他的心刺痛,别看他表面上在那刷着手机,很淡定的样子。但他心里肯定在想:哎,真的没有办法反驳呀。
为什么我当时这么有范,因为当时我嘴里有两粒益达无糖囗香糖,嚼出我的范,整个车厢里没有人能比我更口吐芬芳。
我就是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矫情的,因为在北京地铁里,你要能这么拿手机啊,这都不是最挤的时候,对吧。真正的挤,你手机得这么拿着,你的眼睛跟手机没有任何的角度,你都不知道在给谁刷,感觉在给后面的人刷。
“看到哪了,看到哪了?翻页吗现在,翻页吗,哪站下,下之前给我讲讲呗。”
说到矫情啊,我有一件事一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矫情,但我一直都耿耿于怀。就你们有人跟别人拼过生日吗?我拼过,啊,拼生日。因为我之前入职过一家公司,啊,会给员工过生日。我的生日呢,是5月31号,我们还有一个同事,叫刘畅,他的生日是5月21号。但是,在我们主管看来,哎呀,都是5月末嘛,就一起过了吧。他就选在了5月25号,不是我俩任何一个人的生日。他为了不得罪两个人而得罪了两个人。
然后,到了25号那天,主管从外面订了一个蛋糕送进来。蛋糕大家都知道,上面一般会有一个牌,写着“祝某某某生日快乐”。但这就是拼生日的尴尬,就那个牌它有字数限制,它写不下。那天那个牌上啊,写的不是“祝周奇墨和刘畅生日快乐”,写的是“祝二位生日快乐。”“二位”,任何两个人都可以。
然后,蛋糕端过来,大家就开始给我们点蜡,给我们唱歌。当时,在歌声中,在烛光中,我就感觉那天是我的包办婚烟。因为我突然发现,一切都是别人安排的:这个日子是别人安排的,跟我一起过日子的人也是别人安排的,还要过多久,我不知道,一辈子嘛?
然后,吹完蜡以后就开始切蛋糕嘛。这个蛋糕也很难切,因为那个蛋糕啊比蛋黄派大不了多少,还要切成11等份,啊。后来,还是一个懂微积分的同事过来帮的忙,啊。在旁边算了半天,“有解了,有解了,啊。”
哎呀,第二年我从公司离职了。就因为有一次呢,我跟刘畅在外面聊天,然后他在那抽烟——
“又快到5月了,咱俩得走一个吧。”
我说:“行行行,我走,我走。”
关键是直到现在,还会有前同事给我发微信,在5月25号的时候,说“奇墨生日快乐呀。”
我就给他回,啊,“你记错了,我不是25号生日,刘畅才是25号生日,好好给他过。”
而且关于生日呢,我一直有一点不理解,就是生日愿望为什么要默许。我就觉得生日愿望应该说出来,尤其在你经济没有独立的情况下。因为能帮你实现愿望的人,可能就坐在你周围,对吧。比如,你过18岁生日,就在那许愿“我想要一个iPhone12”。
一睁眼,发现你父母在那(捂着耳朵),“许完了吗?许完了,吹蜡烛,吹蜡烛。“
好,就讲到这,谢谢你们!

上下滑动查看本视频完整字幕


周奇墨之五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我平时呢经常坐飞机去各地演出,然后我就特别讨厌坐摆渡车。因为我花的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全程的机票钱,我应该全程在飞机上,结果你把其中一段给我换成了公交,啊。你开的时间短也就罢了。有的时候,那个摆渡车开的时间特别长,在机场里绕来绕去,每次都让你误以为面前这架飞机是你的,是吗,每次都是。
“欸,这个是我的,不是!欸,这个也不是,欸?”就一车人在机场里跟个回转寿司—样。
我有的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我们坐哪架飞机还没有定下来,是摆渡车司机带着我们现挑。“啊,这个不错,这个下去吧这个,这个挺大的这个。“
上了飞机我也难受,因为我这个身高的人,我特别害怕前面的人调座椅靠背。有的人是这样,他调的时候呀毫无顾忌,就前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咔”一步到位,那个架势就像躺在我腿上一样。每当这个时候呢,我的手都不由自主地伸到他头上——
“哥,这个力度还可以吗?这个力度。加点劲呢这块,加点劲。”
你最起码能不能假装在意一下后面人的感受,虚伪一点。我每次就是,我每次都是一边缓缓往后靠呢,一边不时回头看两眼。其实你就看两眼,一点用都没有,我就是给后面打个招呼——
“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关键有的人他是在飞机起飞之前调,空姐一过来检查呢,他就调直,空姐刚一走,“咔”又调回去了,就跟上学的时候躲班主任一样。看来以后飞机起飞前,空姐不能全在客舱里,还得留一个在外面扒窗户。
还有,我这个身高的人经常在飞机上帮人放行李,可以,无所谓,我挺愿意的。只不过有些人,他想让我帮他放行李,他不直接跟我说,他会在我面前试,直到我看不下去为止。行李架在这,我脑袋在这,他端着个箱子奔着我脑袋就过来了。感觉要么你帮我,要么我怼'死'你。我有的时候帮忙都不是出于善意,而是出于自保。
确实,有的时候那个箱子呀很小,但是它很沉,特别沉,特别能装。但那也没有我能装。因为一般我都会说,我说没事,你别伸手啊,我来我来。你放那是吧,好,(假装吃力状放箱子)给你放那边了,箱子放那边了。他说,我以为你要放那边呢。我说我也以为呢。
还有在飞机上最激动的时候,就是空姐发餐。我也不知道为啥,那个飞机餐在平时我都不稀罕吃。但是到了飞机上,啊,我如此地渴望它。那个空姐推着小车从帘里出来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开始悸动了。距离我还有两排,小桌板已经放下来了,脑子里一遍遍台词都过好了,“鸡肉的,谢谢!鸡肉的,谢谢!“
什么时候,这个激动到了顶峰?就是等空姐到我旁边,开始给过道另一侧的人发餐的时候。哎呀,那种激动的心情怎么形容呢?你们给两条狗喂过食吗?你们但凡给两条狗喂过食,就都知值,当你喂其中一条的时候,另一条在旁边“快了,快了,到我了!下个,下个….“。所以,那个时候的我的注意力都在旁边,”马上到我了,给最边上的人也发餐了,三,二,一,鸡肉的谢谢,哦,先问他是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还有我发现,现在飞机上那个安全演示片,人家辛辛苦苦拍出来的,但是没有人看。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猜想可能是因为这个片子里啊没有任何的危机感,反而是充满了一种轻松的情绪。比如这个空姐给你演示怎么给救生衣充气,啊,全程微关。这哪是给救生衣充气啊,感觉就是坠毁前喝了一口奶茶,“哎呀,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这么重要的视频啊,我觉得一定要抓人眼球。怎么抓人眼球?很简单,你就跟脱囗秀大会学,比如你就拍一架飞机迫降到了海上,但是每两个乘客只有一个救生衣,他们需要一对一battle(对决),赢了的人呢才有机会活到下一轮。当然输了的也不一定全都“死”定了,还可以争几个复活的名额,没有争到复活名额的可能就很生气,质问机长“怎么开的飞机,为啥追降?”然后机长出来,拿着把吉他,“女士们、先生们,飞机之所以迫降,是因为……我不想上班,我不想开飞机。”乘客也蒙了,“这是为啥呀?”然后旁边出来个空姐,“因为乘客都是垃圾。”这个视频放出来,大家肯定都看得津津有味,“哇,这个机长跟空姐太好嗑了吧!”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

上下滑动查看本视频完整字幕


周奇墨之六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今天的主题,是《幽默陪你走过四季》。那说到四季呢,就不能不聊一下手机,啊。手机不光陪我们走过了四季,还走到了5G。怎么样,我这个转折是不是比5G还快,啊?
我发现,就现在很多人在手机上啊就已经精神移民了。你看很多人在微信上,他那个地址他绝对不写国内,他会写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比如冰岛。现在全中国微信上住在冰岛的人比冰岛的实际人口都多。但又很奇怪,我又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群,叫“冰岛老乡群”。倒是建吶,这么不热爱自己的家乡呢,对吧。我不明自写冰岛有什么用,是那边能给你上社保吗?啊。
可能人就是这样,啊,就觉得远方啊一定是更神秘、更浪漫。可能冰岛人用微信都不写冰岛,而是写对于他们来说的远方,比如铁岭。
还有现在我们在手机上,这个语言也越来越浮夸,现在很多人愿意刷那种小猫的视频,对吧,刷完以后就说,啊,被治愈了。要么就说,啊,我“死”了。你到底是要活还是要“死”,啊?你看的是什么猫,薛定谔的猫吗?对吧,你说,一会要活一会要“死”,处在一种叠加的状态,动不动就被治愈了。其实,真正需要治愈的人不会这么说话。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躺在手术台上,然后说,啊,大夫,你刚才那一刀下去,可真治愈啊,我要把你转给更多的人,再来一刀,啊!我“死”了。
不光看小猫治愈,看小狗也治愈,看什么动物都治愈。小动物真的能这么治愈我们吗?那要真是这样的话呀,精神科医生就好干了,啊,他都不用开药了。以后你去医院,诊断出抑郁,大夫就说,这样,我呢,给你开条狗,啊,你先养三个月的,啊,早晚各遛一次,啊。这是外用的,啊。然后再给你开只猫,啊,这是肉用的,啊,吸就行了,啊,吸就行了。
还有现在手机的功能也变了,对吧,我们几乎不怎么用它来打电话。现在我接电话,只愿意接陌生号码。因为我知道,接起来就那么两句话,要么就是“啊,帮我放门口吗,谢谢!“,要么就是“啊,我不感兴趣,谢谢。”
但现在如果一个认识的人突然给我打电话,我会特别恐慌。我想,他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呀,啊,有什么事不能不说。手机一直在那震,然后旁边人说,这是你手机吧,“啊,帮我放门口吧,谢谢!”“你不接一下吗?”“不感兴趣,谢谢!“
我现在用的是苹果手机嘛,所以,我有的时候会用Siri(语音助手)。我发现,Siri的嘴真是太硬了,太硬了。有一次,外面正下着雨,我问Siri,我说今天的天气怎么样?结果Siri跟我说,北京市当前天气,晴。我当时就把相机打开,把手机伸到窗外。我说,你自已看,你瞎呀,你没长摄像头啊,啊,你头上那三个孔是用来出气的吗?
我生气的不是它说错,我生气的是它的那种傲慢,就你说错了,还说得斩钉截铁的。它完全可以在说的时候谦虚一点,比如说,北市市当前天气咱也不敢瞎说呀,那天气预报都说不准的事,要不,你再问问小度。
还有,我的Siri有的时候会无缘无故说话,很吓人。有的时候就是,我在这看书,它突然来一句“在呢!”“嗯,什么?”我就怀疑它是不是在偷偷跟别的Siri聊天,聊着聊着溜号了,“欸,等一下,那个贱人好像叫我了,啊!”“在呢!”为什么这么说,我有证据。有一次,我质问它,我说Siri,你是不是在偷偷跟别的Siri聊天?你知道它怎么回答我,它说,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这心虚得也太明显了吧,啊。这不光是个人工智能,还是个男人工智能。如果我拿出它们聊天的证据,它是不是还会跟我说,你听我解释,我们只是玩玩。
今天的表演,我真是太开心了,啊,因为这可能是我这一季最后一场表演了,我终于要下班了啊。我不奢望我的幽默能陪你们走过四季,能陪你们完整地走过这一季,我已经非常的荣幸了。最后想说,如果这一季我们哪个演员的段子让你感受到了冒犯,请你听我解释,我们只是玩玩。
谢谢大家!

上下滑动查看本视频完整字幕


周奇墨之七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想跟大家说明一个情况,这一季呢我特别喜欢的一个选手是杨波。但是他没有走到总决赛,让我非常的遗憾。所以,我跟导演组商量了一下,把我第二轮的名额让给了杨波,让他代替我出战。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杨波。
Hello,我是杨波。周奇墨一直很鼓励我,他说杨波,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看好你。这人风格,如果你不可以,我也可以。
周奇墨之前,是做出国留学考试培训的,是教英语的。他帮助很多中国学生都成功地留在了国内。他虽然教留学考试,但是,他自己从来没有出过国,只去过冰岛。我喜欢你们,很聪明。我们继续。
周奇墨从小就很爱模仿。有一次学校开联欢会,老师让全班同学挑一个《水浒传》里的人物扮演。周奇墨就选了里面最壮的一个——刘欢,“哎嘿哎嘿参北斗啊,生死之交一碗酒啊”。
你们可能会想,为什么我对周奇墨的过去这么了解?如果你脑子里有这个疑问,那可能是你傻。因为他在扮演我呀。
周奇墨跟我说,他在比完决赛之后,想去跑马拉松。我说奇墨马,马拉松你就不用争第一了。因为在我心里,脱口秀——你已经排第一了。不用等了,这里没有反转。当时我俩正聊着天,然后博洋走过来了。他听我俩聊了一会儿天之后说——
马拉松,我最不理解的运动就是马拉松。当年,雅典跟波斯打仗,打赢了,然后派了一个跑得最快的士兵,连着跑了42公里,把胜利的消息带回去,然后当场累死了。我不理解的是,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所有人的反应不是“人不要连着跑42公里,会死!这是生理的极限!”大家的反应居然是“要不我们都试试,攒个局。”你想一想,这个士兵如果在天有灵,每年看到那么多场马拉松比赛他什么心情?每一个过了终点线的人,仿佛都在跟他炫耀,“哥们,这有什么难的!”这怎么会死人呢?你弱爆了。
“欸,建国,你怎么来了?”
“因为咱们两个是搭档嘛。”
大家好!我是王建国。那个我就接着博洋的往下讲了,啊。其实这个士兵,当时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当他回到雅典的时候吧,他先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胜利了,雅典得救了”,然后,才倒地死的。证明什么呢,证明他特别懂得什么叫优先级。因为但凡换做是我,呼哧带喘跑了这么久,回到雅典,我说的第一句话肯定是“水,妈呀,渴'死’我了。”然后“啪”倒地死了。就剩下那些雅典人围着我的尸体在那纳闷,说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大老远跑回来喝口水,前面打的是什么仗?口水仗吗?
行了,行了,博洋、杨波,咱们仨说的差不多,把舞台还给周奇墨吧。
大家好!我是周奇墨!
走到这啊,已经有很多人被淘汰了,怎么说呢?实至名归,啊,实至名归,开玩笑,开玩笑。虽然有很多演员被淘汰了,但其实,他们是一直跟着我们走到总决赛的。我给你们解释,比如,如果没有杨波的表演,就没有我今天的表演;如果没有建国、程璐帮我改稿子,就没有我决赛的两篇稿子;如果没有Rock对我的鼓励,那对我也没啥影响,啊。有影响,你听他鼓励,你想'死'你知道吧。哎——加油!
我只想说啊,我们这些人不是对手,就像刚才诞总说的,我们不是对手,我们是竭尽全力、相互扶持做了一场喜剧秀给大家看,我们这些人永远是一起的,我们跟你们也永远是一起的,是喜剧让我们相聚!
谢谢你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