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琏出轨,派去望风的两个小丫头,泄露了...

分享

   

贾琏出轨,派去望风的两个小丫头,泄露了一个被王熙凤忽视的现实

2021-10-19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78:变生不测,王熙凤隔墙捉奸,出乎意料,贾琏粗心大意

王熙凤生日当天,又是大观园海棠诗社正式第一社,贾宝玉却大早上抛下一切,只带着小厮茗烟出门而去。一路往那人烟稀少的地方去了。

贾宝玉的行为引人不解,茗烟也一头雾水。好在贾宝玉在水仙庵的井台儿上祭奠时暴露出他的意图。原来九月初二这天也是金钏儿的生日。

贾宝玉的过失,致使金钏儿投井自尽。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分寸这个词终于在贾宝玉心中觉醒,让他知道什么事做得,什么事做了会遗恨终身。

贾宝玉到底知道王熙凤生日离不开,祭奠完金钏儿,就急忙赶了回来。虽说贾母不太欢喜,只要回来也就罢了。于是众人看戏,也不消多说。

不过当时演的《荆钗记》却是有意思。讲述王十朋、钱玉莲矢志不渝的夫妻故事。钱玉莲拒绝巨富孙汝权的求婚,宁肯嫁给以"荆钗"为聘的温州穷书生王十朋。后来王十朋中了状元,因拒绝万俟丞相逼婚,被派往荒僻的地方任职。孙汝权暗自更改王十朋的家书为"休书",哄骗玉莲上当。钱玉莲的后母也逼她改嫁,玉莲不从,投河自尽,幸遇救。经过种种曲折,王、钱二人终于团圆。

《荆钗记·男祭》一出,王十朋以为妻子钱玉莲投河自尽,在江边哭祭的情节,契合贾宝玉井沿儿祭奠金钏儿,被林黛玉因此讽刺。

《荆钗记》的情节无疑影射宝黛钗三人。尤其钱玉莲有钗黛合一的影子,多少又受了《孔雀东南飞》影响。《红楼梦》内丰富的传统文化情节,比比皆是。曹雪芹兼容并包,使得人物、情节精彩纷呈。不提。

这边王熙凤过生日,贾母显见得要热热闹闹,谁不过来凑趣?结果有恩的,有怨的都过来敬酒,“好汉架不住群狼”,王熙凤很快就“喝多了”。

酒席宴上没什么可说,不过就是闲话家常,婆媳、姊妹、上下热热闹闹。尤氏更拉着王熙凤灌酒……但就像之前种种,越是这样文字,曹雪芹就越容易埋伏一些重要伏笔。这不尤氏的一句话就要格外注意。

(第四十四回)凤姐儿笑道:“你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就喝。”尤氏笑道:“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像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

脂砚斋【庚辰双行夹批:闲闲一语伏下后文,令人可伤,所谓“盛筵难再”。】

俗话说“登高必跌重”,此时王熙凤越是赫赫扬扬,日后就越是凄凄惨惨。此时贾母、邢王二夫人、尤氏等越是捧着她,日后将她“抛弃”时,就越显出王熙凤的悲哀。

不过,真到那一步,也不是贾母等心狠,而是王熙凤自己做得太过分。这不随后发生的事,就验证了王熙凤的作为在那个时代的格格不入。

(第四十四回)凤姐儿瞅人不防,便出了席,往房门后檐下走来。平儿留心,也忙跟了来,凤姐儿便扶着他。才至穿廊下,只见他房里的一个小丫头正在那里站着,见他两个来了,回身就跑。凤姐儿便疑心忙叫。那丫头先只装听不见,无奈后面连平儿也叫,只得回来。凤姐儿越发起了疑心,忙和平儿进了穿堂,叫那小丫头子也进来,把槅扇关了,凤姐儿坐在小院子的台阶上,命那丫头子跪了,喝命平儿:“叫两个二门上的小厮来,拿绳子鞭子,把那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那小丫头子已经唬得魂飞魄散,哭着只管碰头求饶。

王熙凤被连续灌酒,不免喝急了难以承受,就要抽空回去休息一下,趁人不备就出了席。至于她是真休息,还是突击检查不好说。毕竟王熙凤从来不放心家里空着,贾琏找事。

平儿陪着别人吃喝,却一直留意凤姐情况。见她出来急忙跟上。这就是优秀的人和平庸的人之间的区别。平儿能得王熙凤信任,可不只是忠心耿耿就算了。

二人才到穿廊下往回走,抬头看见房里的一个小丫头见她两个出来,回头就跑。

前文说过王熙凤不放心大丫头,将她们放的放,嫁的嫁,只留了平儿一个。丰儿还是长大的小丫头。小红虽然跟了凤姐,平时也不见踪影,基本不让在贾琏跟前晃悠。屋里都是一些小丫头。

小丫头年纪一般在十岁左右,以后是上是下就会区分。有聪明的,也有不聪明的。聪明的干得好,就成为二等丫头预备役,长几岁后转正伺候主子,体面待遇好。不聪明的就会成为粗使丫头或者各处的分管丫头。没有体面待遇差。

王熙凤第一眼见到的这个小丫头,就属于不那么聪明的。一见王熙凤就跑,明明都被看到,提着名字喊她还跑,此地无银三百两,实在是缺心眼。

她替别人办事把自己也搭进去。对比来看,贾宝玉房中那坠儿、佳蕙和四儿就聪明的很了。

王熙凤见丫头作为就知道有事,却也并不着急,反而坐下来审问。一开口不问为什么,只说叫两个小厮来捆了拿鞭子抽。

小丫头哪里经过这个,当时就吓哭了,只管磕头求饶。王熙凤却拔了一根簪子向她嘴里乱戳,再与平儿红脸白脸,小丫头很快就崩溃了。

(第四十四回)丫头便说道:“二爷也是才来房里的,睡了一会醒了,打发人来瞧瞧奶奶,说才坐席,还得好一会才来呢。二爷就开了箱子,拿了两块银子,还有两根簪子,两匹缎子,叫我悄悄的送与鲍二的老婆去,叫他进来。他收了东西就往咱们屋里来了。二爷叫我来瞧着奶奶,底下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要说贾琏做事也是搞笑,大白天把鲍二家的引回家不说,反而派了个傻丫头顶在最前面放风。与她相比,守在家门口那丫头却机灵得多了。

(第四十四回)王熙凤一听丫头的话,气得浑身发软。一径回家。刚至院门,只见又有一个小丫头在门前探头儿,一见了凤姐,也缩头就跑。凤姐儿提着名字喝住。那丫头本来伶俐,见躲不过了,越性跑了出来,笑道:“我正要告诉奶奶去呢,可巧奶奶来了。”凤姐儿道:“告诉我什么?”那小丫头便说二爷在家这般如此如此,将方才的话也说了一遍。凤姐啐道:“你早作什么了?这会子我看见你了,你来推干净儿!”说着也扬手一下打的那丫头一个趔趄,便摄手摄脚的走至窗前……

门口这丫头由于有人在前,不免放松警惕,但却聪明的很。王熙凤一叫她就赶着上来,一五一十将贾琏出卖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贾琏也算所托非人。

其实贾琏当日的行为很不同寻常。当初他与多姑娘苟且时,他是小心翼翼去到多姑娘家里,对王熙凤很是顾及。不但给了多姑娘钱,还买通小厮们保守秘密。

而今他竟堂而皇之将鲍二家的叫进家里,虽说派了两个小丫头望风,终究作用不大,王熙凤堵他并不难!

以贾琏之聪明何以做出这样的糊涂事?王熙凤疑心很重,平时平儿自己在家,如果贾琏回来,她都要突击检查来回好几次。

平儿就是忌惮凤姐查岗才不让贾琏碰她。这么多年贾琏怎能不知道凤姐套路?荣国府那么大,找个地方苟且也没那么难。何以非要在家里!

尤其两个丫头中,顶在前面的明显没有后边那个聪明。这可是奇了怪哉。

加之他开箱子拿缎子和银子、簪子,都做得不机密,就像故意为之一样。结合后面闹起来,贾母反说王熙凤“又吃起醋来”的评语,贾琏的用心实在值得深思。绝不止色令智昏,更像有意图谋。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件事就是贾琏给王熙凤做得圈套,也太过骇人听闻了。不提。

这里多说几句两个放风的小丫头。她们本来好好的在家看家。要说主子过生日,她们也出了钱,却连热闹也看不到,可见是王熙凤房中地位最低的小丫头。

虽说在家也会有点吃喝,可花了钱看不见热闹委屈不说,又被贾琏闹这么一出连累,让王熙凤抓了现行。

人家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闹了一场也就罢了。这两个倒霉丫头如何?原文并没有交代。以王熙凤的性格,对待背叛自己的丫头,绝不可能容得!

当初她的四个陪嫁丫头,死得死嫁的嫁,都被她处理。尤其后文小厮兴儿提到有个丫头只因贾琏多看几眼就被打成烂羊头,极可能就是那个死了的……

如此一想真替这两个倒霉的“傻丫头”担心,她们的结局将会如何?推测下场无外乎两个,都不好。

一,撵出去。小丫头多是家生子,被撵出去就像坠儿一样。多少都会连累父母。这是好的。

二,叫人伢子卖了。如果是外头买来的丫头,或者王熙凤真心狠,叫人卖了也未可知。那样的话,这两个丫头就太惨了。

这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人家阎王打架,她们小鬼遭殃。但要说她们还不是最惨的,有人比她们还要惨,这又是谁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