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拾史事 / 待分类 / 大宋朋友圈|大白的温暖

分享

   

大宋朋友圈|大白的温暖

2021-10-19  时拾史事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五一八

如果一键还原回到大宋,必须工作,必须养家糊口,必须和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挤在一个屋檐下同窗共事,身不由己参与办公室政治,在我腹背受敌焦头烂额的时候,我真心希望能遇到大白那样正直并且温暖的同事。他不会当面一把火,背后一把刀让我莫辩真心或者假意,糊里糊涂把我卖了还在替他扫码收钱。不会在我已经没有任何欲望还小心翼翼夹紧骄傲的尾巴认怂了,她还不依不饶赶上来一脚接一脚的踩,原因仅仅是因为年轻的的时候,我长得没有她难看。

大白本名叫张知白,河北沧州人,就是《水浒传》林冲被人抢了老婆又遭暗算之后发配的地方。张知白是上宏志班长大的孩子,刚上到二年级,多年卧病在床的父亲就撒手归西。张知白家贫无以葬父,只好把父亲的灵柩寄存在寺庙里,抹着眼泪回到徒有四壁只有几本经书和练习册的茅屋,继续读书发奋做题全文背诵《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小小的大白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好好学习,快点长大,参加科考,改变命运。他发誓一定要用挣到的第一份工资给父亲补办一个体面的葬礼,把父亲的灵柩从破庙里请回祖坟安葬,尽到一个人子的本分和孝道。

大白夜以继日埋头苦干,两耳不闻窗外事,却听到契丹人达达的马蹄入侵大宋进犯河北来到了大白的家乡,契丹军队所到之处烧杀抢掠,连寺庙也冲进一彪人马,毁掉泥塑的菩萨,连寄存在庙里的那些棺椁中的肉身也不放过。年少的大白和乡亲们敢怒不敢言,却更加坚定了少年强则华夏兴的信念。

大白长大了,从乡试到省试、到殿试,大白一路飘红,一路闯关,取得进入国家行政管理序列的资格。大白开始吃皇粮了,他拿着薪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当年那个被契丹人毁坏的寺庙给父亲请灵。一别至今,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寺庙不但物是人非,连供奉的神仙都成了土堆。大白在倾颓的寺庙里寻找父亲的灵柩,在大殿巨大的基石边,张知白凭着感觉,靠近基石的棺椁是父亲的,打开一看,果然是父亲,身上穿着母亲给他缝制的送老衣。

大白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安葬了父亲,了却一桩心愿。他从家乡零公里出发,迈开步,向前走,前边是绿水青山,也有金山银山、锦绣前程。在路上,大白经过陕州时,遇到通判孙何,读书人的底子,体制内的身份,让二人一拍即合、三观接近,他们手牵手结伴而行,一边走一边站在桥上看风景,他们最感兴趣的是古建筑里的碑文,一边看一边考证碑文的作者、创作背景和动机,为字里行间文饰的斑斓多彩跌足叫绝。晚上到了驿站,孙何在写小总结,一边写一边感叹白天见到的碑文,那叫一个绝妙。一旁的大白已经把他赞不绝口的碑文全文背默出来,实力就是处处留心像秋雨敲窗一样反反复复敲打记忆点,滴水石穿,滴水成冰,滴水成海。除了给父亲尽孝道,还有一件事在大白心里搁着,那就是报恩。

大白没有正式参加工作前,曾经在武将桑赞手下打工,桑赞是宋真宗身边的故人。宰相衙役四品官,皇帝身边的故人是大将军。桑大将军打仗采取的战略方针是打的赢就打,打不赢赶快跑,跑回来还不会像其他逃兵接受惩罚,因为他是王的人。然而,桑赞却不像别的狗腿子一样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桑赞心底却很善良有几分仁心。大白投奔他的时候,除了青春和理想一无所有,还有家人需要他打工挣钱养活。

大白成了桑赞的文书,大白认认真真完成他交给的每一项工作任务,态度认真诚恳。起风了。桑赞见大白衣衫单薄,告诫他不要为了帅少穿衣服冻坏了身体,大白的脸也不知道是冷还是难为情红了,他低声说自己没有多余的衣服穿。桑赞虽然是武将,但也知道何不食肉糜的梗。

发薪水的日子到了,桑赞吩咐财务多开给大白开一倍的工资让他买御寒的衣服,补贴家用,大白感动的无语凝噎热泪盈眶,日子艰难,却有人不求回报愿意帮你,身在职场,千万不要忘了斗争,但也要记住那些你饿的时候给你买比脸还大的烧饼的人,你冷的时候给你钱买寒衣的人。

大白感动归感动,却穷且益坚,只取多发工资的一半,刚刚够精打细算日常开销的家用,其余坚决不肯多收。搁现在一些人,这多大的官肯青眼有加,第一反应肯定是跪舔认干爹。大白把桑赞的恩情记在心上,更加努力学习,勤奋工作,不卑不亢,落落大方。桑赞给他点赞:好孩子,人穷志不短,你是一只做大事的鸟,将来必定是飞得更高、更远,只是我老了,看不到你飞黄腾达的那一天。

后来,大白一路展翅高飞,做到京东转运使,别说大宋,就是当下京东的CEO也是人中龙凤,他的物流货物转运到祖国的五湖四海、四面八方,大部分地区不包邮。大白刚上班没多长时间,就传来桑赞离世的消息,大白给宋真宗打小报告请假,说自己虽然和桑赞非亲非故,只是当年穷困潦倒跟着桑赞打工,桑赞无条件给予特别关注和照顾。如今桑赞在洪州离世,他的孩子们都离他很远,我比他们离桑赞近一些,希望陛下能准许我去奔丧,准许我每年清明的时候去给恩人添添坟、扫扫墓。

宋真宗那个感动,桑赞是他的人,从前的主仆情,现在的君臣谊,眼前的生离死别,都在他的心里,他在大白的小报告上批了一个“可”字,笔御朱批的“可”在劄子的右下角,红的好像燃烧的火焰,映出人性的暖意。从那年清明开始,大白每年都到洪州桑赞的墓前看一看,坐一会。桑赞的后人知道有人替他们尽孝,感激不尽,不管谁到了京城见谢辞之后,总要到大白家看看,大白看到他们就像看到恩人,无比亲切。解释一下见谢辞,就是古代的官员任职期满按照规定要去见皇帝述职,接到新的任命之后按照规定要去感谢皇帝,告别之后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参考资料:《宋人轶事汇编》丁传靖 中华书局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