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趣味历史 / 待分类 / 清代才女婚后受到婆婆虐待,写下一词,被...

分享

   

清代才女婚后受到婆婆虐待,写下一词,被誉为比肩李清照寻寻觅觅

2021-10-19  脑洞趣味...
1733年,一群富有才名青年来到了耦耕书院读书。四月初,天气晴好,这一天这群饱读诗书的才子们相约出去踏青,结识了一位颇富才气的女子贺双卿。在那个时候的社会背景之下,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对女子来说是何等的不公平,在那时候,能识字的女子都很少,更别提有才华的女子了。
而贺双卿就是这样一位有才华的女子,她有才有貌,擅长填词,然而这样一位女子却是身世凄惨,早早离世。不敢相信这样悲惨的命运会降临在这样一个女子的身上。在她这短暂的一生之中除了在父母身边的日子是快乐的,出嫁之后真是过得苦不堪言,好在她遇见了韩西,一位邻家的女儿,在她出嫁之后,婆婆虐待,丈夫不爱,唯有韩西对她好,于是就这样就结下了一段深厚的友谊。在韩西出嫁后,贺双卿写了一首词送给韩西。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凤凰台上忆吹箫·赠邻女韩西》
这位善良的邻家女子韩西是贺双卿短暂的生命里唯一的救赎。在婆婆不疼、丈夫不爱的情况下,韩西给了她唯一的关爱。这首词作与韩西出嫁的时候,那时候,一般女子在出嫁后,是极少回娘家的。贺双卿知道韩西出嫁之后,两人以后便会再难见面,遥想起以后漫长的日子里该是多么的暗淡无光,到如今,这唯一的光亮将要离她而去,这种悲伤之情溢于言表。

凤凰台上忆吹箫是词牌名,相传秦穆公有一女儿名叫弄玉,长得十分漂亮,并且擅长吹箫。有一次做梦梦见一位同样擅长吹箫的青年男子。他们二人一起合奏,甚是惬意,在梦里,这男子说愿与弄玉结为夫妻。醒来之后,弄玉就告诉了秦穆公,于是秦穆公就派了许多人去寻找这样一位公子,后来在华山下寻到这人,他名叫萧史,便请他到宫中,与弄玉成婚。后来二人在月下吹箫,竟引来凤凰和龙,于是两人乘龙登凤而去。秦穆公追赶不及,便命人在此建祠纪念。这便是这个词牌名的来历。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暮霭沉沉,天空中时不时飘过一朵云,落日的余晖透过树叶洒下来,明明暗暗。残照指的是夕阳,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下,最为交好的朋友即将离开,这种心情最是难解。人本来就是感性的,尤其是女人,又处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一想到好友马上就要离去,此时词人的心境就像这丝丝缕缕的余晖一样,明明暗暗。这种离别在即,心底的愁绪理都理不清,就好像李后主所说“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不仅如此,除了理不断地离愁别绪,还有一种失落无奈的挫败感。这些情绪一起涌上心头,久久难消。
“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一想到好友韩西马上就要离去,此人心里的愁绪愈加难消。这种滋味不知该向何人诉说,只好埋在心里,愈演愈烈,在这种状态之下,就连走路、做事都是恍恍惚惚的样子。“断魂魂断”皆是形容一个人万分悲伤或者说是极为情深之意。在这首词中表明词人与韩西关系非常要好,离别之际,十分不舍,万分悲伤。“闪闪遥遥”形容恍恍惚惚的样子,怎样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当然是心里有事的时候,因为韩西的离去,或许再也没有一个人再对她好了,韩西就像词人心里的一束光,照亮了她这暗黑的一路,而现在韩西要出嫁走了,她似乎再没了依靠,想起这些,就让词人神情恍惚。
“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望着眼前的山山水水,想起你此去山远水远,再难见面。我目送着你的花轿走过一程又一程,隐隐约约,直到看不见。眼前的山水皆是旧时模样,只是你却随着山水,一路迢迢。此去山长水远,难有归期,这种失落与惆怅谁又能理解呢?韩西这样一走,可以说是给了词人一种极大的打击,在这之前,就算生活得不易,至少还有能诉苦的人,至少还有安慰的人,而如今,怕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了吧,想起来就觉得人间无望。

“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从你离去的这一刻开始,我的内心从今往后将全是酸楚苦痛,再多的苦难辛酸都不及你的离去这般让人难过,我将会永远记住今天这个日子。仅仅是这三句,就将词人那种心里的凄苦表现了出来,想想看,此后还有那么漫长的生活,有着许多的困难与磨砺,但是词人就一句,也不过就像今天一样罢了,似乎对未来的生活都失去了希望。说得再多也无法表示此刻此人的绝望。
以上就是这首词的上阕,借由暮色时分的景物,来衬托出人物内心的哀愁。借由周围的山山水水将友人离去的那种不舍表现到了极致。眼前的一景一物皆是离愁,让人读来感觉整个都是处在一种悲伤绝望的情感之中。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青天白日,山高水远,你一去多远,无人知晓,问天天不应,可怜我从今以后无人依靠,柔弱无依。再没有一个人可以诉说心中愁苦,也没有人再会关心我过得怎么样。抬首问苍天,苍天不语,忧愁更深一层。

“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从今往后,谁又会关心我辛不辛苦?谁又会怜惜我娇娇弱弱?从此以后没有欢欢喜喜,只剩下对你无穷无尽的思念罢了。趁着空,我一个人悄悄偷来素粉,在红叶上写写描描,刻下对你的思念。就这几句写出了词人对韩西极度依恋。韩西这一走,所有的委屈从此无人诉说,所有的悲伤从此无人疼惜,这一切,从此之后将由双卿独自面对,黯然神伤。
“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思念没有尽头,而我愿意就这样生生世世一直思念下去,哪管它夜夜朝朝。这里将友人与自己的情谊进一步升华,有一种此生唯一的那种感觉。这短短几句写尽了友人离去之后的那种凄凉之景,即便如此,词人还是愿意一如既往的思念。
这首词最大的特点就是运用了叠词,而说起叠词,在古诗词中也不少见,宋朝女词人李清照就有一首词《声声慢》也是多用叠词,怪不得后人称贺双卿是李清照之后的清朝第一女词人。
清代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更是认为《凤凰台上忆吹箫》足以和李清照的《声声慢》比肩:“《凤凰台上忆吹箫》一阕,叠至四五十字,而运以变化,不见痕迹。长䄂善舞,谁谓今人不逮古人。”“ 其情哀,其词苦。用双字至二十余叠,亦可谓广大神通矣。易安(李清照)见之,亦当避席。”

能够青史留名的女性本来就少,但是没想到命运如此凄惨的女词人当属贺双卿了,若不是偶然和史震林认识,恐怕她的作品也难以流传下来。出嫁之前的贺双卿生活得还算幸福,但是在父母去世之后,她被家里长辈嫁与邻村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里有一老母亲很是厉害,她将儿子一手拉扯大,在贺双卿嫁过去之后,这个婆婆十分苛待她,而贺双卿的丈夫也只会站在母亲那边,对贺双卿非打即骂。
嫁过去没多久,贺双卿就生病了。生活贫苦,婆家并没有请大夫给贺双卿看病,任她就这样病着,邻家女子韩西对这刚嫁过来的女子很是照顾。她们二人年纪都差不多,在贺双卿病重的时候,婆婆与丈夫皆不管,还是韩西多番照顾她,还为她做吃食。就这样一来二去,这两个女子就慢慢交好了,贺双卿没有在丈夫身上得到的温暖与疼爱,却在这个邻家女子身上感受到了,这让她如获至宝,可以说是暗淡无光的岁月从此有了期望。然而这种期望却不长久,韩西很快就要嫁到别的地方去了,所以在韩西出嫁那日,贺双卿才会这般悲痛欲绝,惆怅难解。
文/青城
感谢大家的阅读,祝朋友们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觉得文章好的朋友们,可以给文章点个赞,关注一下吗,每天都会给您带来好文章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