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文学 / 待分类 / 行走丨初识白羽平

分享

   

行走丨初识白羽平

2021-10-20  中国旅游...

一晃好些年过去了。

那天,经朋友介绍有幸结识了北京画院优化创作室主任白羽平先生。高大的个子、花长的头发、宽边眼镜、一身风流的外衣,一见就看是一个艺术家,他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

白羽平,男,山西右玉人。1988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第九届油画研修班,200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首届油画高级研修班。现为北京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学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白羽平对中国传统艺术的诠释源于一种深沉的文化沉思,立足于当下的艺术创作,却将一个遥远的对象作为自己期望达到的目标。在此刻的皴擦点染中,将心意遥致于莽莽苍古;在静绝尘氛中,时间似乎凝固了,过 去、现 在、未 来被统一在画面的空间里,独特的艺术创造将心灵遁入迷远的寂静之中,这短暂的观照,就是永恒。

“一水带寒月,孤村幕夕烟”.在白羽平的作品中,没有鼓荡和聒噪,也没有激烈的冲突.而是以寒江静横、雪空绵延的画意迹化心中对自然及生命本质的探求和诘问。他除了反映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的特质,相对于外在物质世界的发展看来,是在视觉经验与生活积淀中重新创造性的塑造。他形式上对现实题材进行了与自身属性相关的探索,他一次又一次获得成功。这一过程,画家的观念与绘画技巧都经受了严峻的考验。白羽平的画面空间充实,也很空灵。夹杂其间的情绪似乎带了些悲剧激情的的调子、广漠、大气而庄穆。他的情思在渲染中升华。他笔下的大地风景已不全是自然的忠实再现,而是着力于“怎样画”,他的绘画似乎是在平静中磨合着很多东西,他有着良好的中国传统的审美品质。

观他风景系列里的笔触以及常用的黄、白、绿为主调的大色块,均是和谐之中透着新趣。所以针对于经营画面的手段来说,有着理想主义的白羽平总是出人意料地制造精彩,这精彩,有时文学语言也无法描绘。


白羽平巧妙引导了优越的感性.就凭实实在在的情感在画布上真诚流露。他当然是“重在表现部中真实”,他终归回到大自然生命的赞美主题上来,他也并不像梵高那样极端热烈地舞动奔放恣肆的线条,而是以一种广博的平稳心态来对待。艺术的至美就在于人与自然、人与人、灵与肉等矛盾双方的和谐与平衡。中国是注重和谐的国度,矛盾双方最终会停留在一种稳定的平衡状态,白羽平的艺术品格在此基础上散发出独特的魅力。他的画画尽管存在着变幻莫测的幻象,抑或遥远神秘的召唤.但都有着沉静、和谐的基调。我想,尤其是一个艺术家,即使思想、观念等全面地进行了洗涤与推新,他始终也不会抛离脚下这片依赖已久的土壤,因为对周身环境的历史记载已化成了抹不去的心灵印痕。所以中国的油画自有我们东方的神韵,中国的油画家自有他们值得尊敬与推崇的一面。不可否认,他们当中也有意志动摇的,虚心接受了西方现代艺术的洗礼,力争在一定的局限内融和并附会出一种“中国特色”。这样的艺术家,他们的内心永远会矛盾与痛苦,因为在中国土壤上产生的艺术脱离不了抒情。

白羽平说:“画面的真与假很重要。在美术馆看展览经常听到旁人说画得真好,像真的一样。表面的真往往能骗了人的眼睛,情理这“真”才能打动人的内心,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在画面上追求鲜活的可信性。我很少先有一个所谓的草图把一切都设计好,然后按部就班地放大在画布上。这样会失去了绘画过程的体验和通过画面直接表现的情感。艺术不同于科学,艺术家更需要激情的迸发。我常常凝视一座大山时,它会引起我抽象的构成或色块的联想。去掉一些繁缛的具体细节,去捕捉最感人的东西,这样我似乎更主动地获得精神感染去启示我表现这真诚的世界。”一个人的艺术就像人的一辈子,由幼稚到成熟。昨天的画今天拿出来再看即觉陈旧,往事不堪回首,甚至怀疑昨天的激动、新鲜感总是短暂的。天天总有新的想法,会有更好的东西出来,所以人们应该不断地发现,从司空见惯中去挖掘感受,激发敏锐的感受力和表现力。罗丹说:“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人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美的发现。”“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绘画是作者审美的情意隐含在作品之中的交融契合,是发现自己情感的形式。这种情景交融的契合正是艺术家一向执著追求的一种创作胜境。在人们的油画领域中,油画家的思想情感浇注于所表现的客体,通过油画语言这种媒介的艺术处理,使观众不知不觉地投入到作者设定的诗情画意中,这就是表达了意境之作。

“形似”,“神似”都是中国传统绘画里的特殊美学范畴。它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也具有普通意义。对于“形”、“神”的认识都在不断地发展,从顾恺之的“以形写神”到徐悲鸿的“惟妙惟肖”都是追求传神写心这一最高境界。可见“形”、“神”是人们绘画中最重要的核心了。


好的作品具有丰富的内涵而同时又有形式美。丰富的内涵包含在形式中,所以不具备形式美的作品只是一种概念的图解。任何艺术家都企求在自己的作品中释放自己的感情,而期待能够得到欣赏者充分的共鸣,因此人们在绘画过程中首先以自己的情感为最重要的条件。能不能找到这个内涵的切入点是艺术创作成攻的最起码的事。的确,找到适合自己的东西是不容易的,有时苦思冥想走遍天涯也未必能找到。当然画面效果能否直接影响欣赏者的心理还需准确把握技术的表现,以表达出作者的内在感触与幻想。

艺术总是通过个别去表现一般,在有限的形象里包容着深广的内容。巴尔扎克说“艺术品就是用是少的面积惊人地集中大量的思想”。人们历来也倡导“言近旨远”“以少胜多”、“象外之旨”、“弦外之音”等等。画画不求大只要精,从大千世界里捕捉最感人的瞬间,苦心经营,定能表现出丰富的感人形象。抽象的形式虽然在自然中已经存在,但它处于太多的影响干扰中而不易被感受者发现。艺术家需要有善于发现的慧眼,从繁杂的世界里发现和重建,进行提练、组织,去感受隐藏的矛盾与和谐、节奏与韵律、运动与张力等,将这些构成有机的整体,使之具有与生命和情感相联的形式特征,成为作品,而不是玩弄形式、卖弄技巧的表面形式。这样抽象的形式才具有审美的意义。

有人说:艺术家是二传手。不错,艺术家是用艺术的思维和造型手段对大自然进行分割、取舍、提练、概括,并凭借绘画材料将所感悟到的自然展示给人们,使人们通过艺术形式所传达的感情,更清楚地认识艺术之美。因此,作为艺术家,更需要准确把握情感信息,才能做好一个真正的二传手。

他的画不仅给观者带来画面视觉的赏心悦目,更是将复杂变为单纯与简洁。这单纯与简洁并不意味着枯燥,而是画家将各种物体简化并具体到一些基本的视觉要素,诸如形、色、肌理、刮痕、笔触等最低限度的视觉符号,同时萃取的物象精华又紧紧与观赏者的各式各样的人文背景相关联,进而引起共鸣,在每一次创作中繁简相依,又在每一次反复中达到新的境界。他塑造了一种特别的表达方式,一种对安静和谐的追求。白羽平在对自然生活的感悟中提炼出纯美的色彩,不经意间阐释出与生俱来的自信与潇洒。在他的画面里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体现的是诗人梦境般的自由。


他的画不仅给观者带来画面视觉的赏心悦目,更是将复杂变为单纯与简洁。这单纯与简洁并不意味着枯燥,而是画家将各种物体简化并具体到一些基本的视觉要素,诸如形、色、肌理、刮痕、笔触等最低限度的视觉符号,同时萃取的物象精华又紧紧与观赏者的各式各样的人文背景相关联,进而引起共鸣,在每一次创作中繁简相依,又在每一次反复中达到新的境界。他塑造了一种特别的表达方式,一种对安静和谐的追求。白羽平在对自然生活的感悟中提炼出纯美的色彩,不经意间阐释出与生俱来的自信与潇洒。在他的画面里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体现的是诗人梦境般的自由。

艺术的大敌莫过于矫揉造作。作为三十年霜晨夜雨中赶路 的行者,在平淡超然中表现出艺术家真诚的内核,于求新求变的“时髦”行列里恪守自身的审美趣味,纳含了他对东方哲学的感悟和人生敏妙的阐释。“在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梦境之上如何再现梦境”,在你的一片心香,一叶愁眉中,让世人看到什么是画美,什么是人美,什么是大美。有的人看去似乎是美的,因为漂亮或是有吸引力,罗密欧说他们的脸上有假面具的影子。也有的人有些美好的东西,但这只是一部分而非整体,所以留有大片空白甚至不协调。而白羽平及他的画作是在美之上的,带有某种纯粹的、不可触摸的、近乎完美的东西,所有这些以“白式”特有的方式统一在一起,成为他的可爱与可贵之处——孩子式的朴素天真,个人化的深沉的内心感受。深谙艺术发展规律的白羽平,始终潜心于绘画本体的自觉,以艺术的方式,观照自然造化,于自然的蒙养中生民性灵.延展其丰厚的学识。

风景画作为白羽平营造个人新的现实世界的媒介,通过对一种山高水远,缥缈无着、尘埃不到的“境”的创造,把个体经验禽在时间与空间中,实现其在时间和空间中的驻足与眺望,以月色、雪国、旷塬等的物象.来传达其内心深处的宁静渊澄,这其中包含了对某种逝去的回忆和对物化世界的轻蔑。

在白羽平的早期作品中,倾心自然,淡泊宁静,忘怀万虑的人生体验成为白羽平风景绘画发展的基本母题。阡陌纵横的田地构成.高低错落的山丘高地所散发的祥和、清新的田园情怀,在他的笔下渗透出与这版景致的生存联系和诗意的依恋。于葱茏处透出清瘦,于绚烂处散出荒寒。白羽平绘画所呈现的孤寒意韵,标志着其风景绘画的又一次自我超越。深深的崖谷,黝黑的山林.萧瑟的旷无不传达出中国传统绘画意境中萧疏简淡的空寒特征。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同时会在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企鹅号】、【360图书馆】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