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doujj / 待分类 / 股东间不按出资比例享有股权的约定有效吗?

分享

   

股东间不按出资比例享有股权的约定有效吗?

2021-10-20  gzdoujj

原创声明

今日推送文章,为文章作者授权原创文章,转载注明作者及出处。我们将不断创新文章内容,努力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司法实务干货。转载请直接联系责任编辑。

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可以约定股东不按照实际出资比例享有股权

👉作者:唐青林 李舒 王尘山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裁判要旨

股东出资比例与股权享有的比例均属公司股东意思自治范畴,公司章程约定了股东股份与出资额不同的比例,股东不能请求确认按照出资额享有股权比例。 


案情简介

一、2006年10月26日,国华公司、启迪公司、豫信公司签订《10.26协议》共同设立科美投资公司,协议约定:国华公司占股30%,豫信公司占股15%,启迪公司占股55%,三方均以现金形式出资;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和投资6000万元全部由国华公司负责筹集投入。

二、科美投资公司在开展合作办学业务过程中,国华公司与其他股东发生争议,遂以科美投资公司的全部资金均为其投入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其享有科美投资公司100%股权。

三、一审法院认为,应当按照股东出资额享有股权比例,国华公司作为真实投资者,要求确认与其出资相应的股份于法有据,故判决根据国华公司实际缴纳的资金认定其股权份额。启迪公司不服,上诉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四、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10.26协议》中,国华公司代启迪公司出资的行为系法律规避行为,因违反法律规定而无效。启迪公司不服判决,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再审。

五、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股东之间对出资义务与股权比例的约定是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未损害他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属有效约定。遂判决撤销二审判决,驳回国华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裁判要点

本案的核心争议在于,股东之间不按出资比例持有股权的约定是否有效,对此,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我国法律并未禁止股东内部对各自的实际出资数额和占有股权比例做出约定,这样的约定并不影响公司资本对公司债权担保等对外基本功能实现,并非规避法律的行为,并未损害他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属有效约定,当事人应按照约定履行。

本案中,出资资金1000万元已经根据《10.26协议》约定足额出资,依法进行了验资,且公司股权结构亦已按照《10.26协议》的约定一并经工商行政机关核准登记,故该 1000万元系有效出资,当事人之间对各自持有的股权比例未提出任何异议,故启迪公司作为科美投资公司的股东按照《10.26协议》和科美投资公司章程的约定持有的科美投资公司55%股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实务经验总结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的专业律师团队办理和分析过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大量办案同时还总结办案经验出版了《云亭法律实务书系》,本文摘自该书系。该书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战斗在第一线的专业律师,具有深厚理论功底和丰富实践经验。该书系的选题和写作体例,均以实际发生的案例分析为主,力图从实践需要出发,为实践中经常遇到的疑难复杂法律问题,寻求最直接的解决方案。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结合《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为避免未来发生本案类似败诉,云亭律师总结实务中的要点如下:

1. 公司章程、股东间协议可对各股东持有股权的比例进行个性化约定。《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公司章程可规定股东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第四十二条规定,公司章程可规定股东不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公司法》本身既未明确授权、亦未明确禁止公司股东之间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享有股权。但实践中,鉴于股权的分配涉及股东的多方商业考虑,多数法院均认可股东间可通过章程或者股东协议的方式,规定股东不按照出资比例享有股权。

2. 股东协议对股权份额的特别约定未经登记不能对抗第三人。《公司法》第三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东未按照章程规定实缴出资,将可能在公司财产无法清偿债务时,在认缴出资额范围内承担责任。

(我国并不是判例法国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指导性案例,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和裁判中并无约束力。同时,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实践中,每个案例的细节千差万别,切不可将本文裁判观点直接援引。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对不同案件裁判文书的梳理和研究,旨在为更多读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观察的视角,并不意味着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对本文案例裁判观点的认同和支持,也不意味着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对该等裁判规则必然应当援引或参照。)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三条 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第三十四条 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


法院判决

股东认缴的注册资本是构成公司资本的基础,但公司的有效经营有时还需要其他条件或资源,因此,在注册资本符合法定要求的情况下,我国法律并未禁止股东内部对各自的实际出资数额和占有股权比例做出约定,这样的约定并不影响公司资本对公司债权担保等对外基本功能实现,并非规避法律的行为,应属于公司股东意思自治的范畴。《10.26协议》约定科美投资公司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全部由国华公司负责投入,而该协议和科美投资公司的章程均约定股权按照启迪公司55%、国华公司35%、豫信公司15%的比例持有。《10.26协议》第十四条约定,国华公司7000万元资金收回完毕之前,公司利润按照启迪公司16%,国华公司80%,豫信公司4%分配,国华公司7000万元资金收回完毕之后,公司利润按照启迪公司55%,国华公司 30%,豫信公司15%分配。根据上述内容,启迪公司、国华公司、豫信公司约定对科美投资公司的全部注册资本由国华公司投入,而各股东分别占有科美投资公司约定份额的股权,对公司盈利分配也做出特别约定。这是各方对各自掌握的经营资源、投入成本及预期收入进行综合判断的结果,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未损害他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属有效约定,当事人应按照约定履行。该1000万元已经根据《10.26协议》约定足额出资,依法进行了验资,且与其他变更事项一并经工商行政机关核准登记,故该 1000万元系有效出资。以启迪公司名义对科美投资公司的500万元出资最初是作为保证金打入科美咨询公司账户,并非注册资金,后转入启迪公司账户,又作为投资进入科美投资公司账户完成增资,当时各股东均未提出任何异议,该500万元作为 1000万元有效出资的组成部分,也属有效出资。按照《10.26协议》的约定,该500万元出资形成的股权应属于启迪公司。启迪公司作为科美投资公司的股东按照《10.26协议》和科美投资公司章程的约定持有的科美投资公司55%股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案件来源

深圳市启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郑州国华投资有限公司、开封市豫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珠海科美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股权确认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6号】


延伸阅读

在检索大量类案的基础上,云亭律师总结相关裁判规则如下,供读者参考:

裁判观点一:股东内部不按实际出资比例持有股权的约定有效

案例一:河南动力源燃气有限公司、岳霖涛股权转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9)豫民申3043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经审查,2009年11月18日姜佳与屈有夫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甲方(姜佳)出资人民币1001万元作为公司的注册资本,其中姜佳持有公司51%股权;介兰英(姜佳之母)持有公司44%股权;岳霖涛持有公司5%股权',根据该约定及姜佳、介兰英将5%股权登记在岳霖涛名下的行为可以看出,岳霖涛持有5%股权是经股东姜佳、介兰英的同意安排。一般情况下股东持有股权的比例与其实际出资比例一致,但股东内部基于某种交易安排可以约定不按实际出资比例持有股权,在公司注册资本符合法定要求情况下,该约定不影响公司资本对公司债权担保等对外基本功能实现,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该约定安排应属有效,本案中动力源公司的注册资本已到位,原审判决基于本案证据对岳霖涛持有动力源公司5%股权的事实予以认定并无不当。

案例二:毛丽娟、毛宁辉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2017)最高法民再198号】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股东持有股权的比例一般与其实际出资比例一致,但有限责任公司的全体股东内部也可以约定不按实际出资比例持有股权。就上述购置土地的790万元及现金10万元出资的来源,虽然毛丽娟、毛宁辉各自均未向黄雪城或新城公司实际支付相应的100万元,但黄雪城、毛丽娟、毛宁辉三人在签署新城公司章程、股东会议纪要、办理验资和申办新城公司成立的过程中,对此都是明知的,加之考虑到黄雪城、毛丽娟、毛宁辉三人之间的亲属关系,应当认定黄雪城、毛丽娟、毛宁辉三人并未以毛丽娟、毛宁辉实际支付的现金数额作为确定股权比例的依据,黄雪城、毛丽娟、毛宁辉三人在新城公司章程中约定的各自占有75%、12.5%和12.5%股权比例,在验资报告中确认上述注册资本已实际缴足,均系黄雪城、毛丽娟、毛宁辉三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且新城公司也是按照上述比例办理的工商登记,应当以此确认黄雪城、毛丽娟、毛宁辉三人的股权份额。原审判决以实际出资比例确定股权份额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裁判观点二:股东的股权比例应当根据股东出资额与公司总股本之间的比例予以确定(相反观点)

案例三:谢百荣、圣想平、盛爱斌、王德春、李凡华、李中安、李国云、王新安、王琼安、彭加祥、杨运红、朱遂祥与王爱玲、王艾堂、王艾姑、天门泵业公司,朱遂高、宋士杰新增资本认购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2014)鄂民二终字第00043号】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股权比例与利润分配比例并非同一概念,不应以利润分配比例认定股权比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上述规定为利润分配请求权的规定,而非股权确认的规定。利润分配请求权是股东的固有权利,除非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外,应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而本案为股权确认纠纷而非利润分配请求权纠纷,股权比例不应以利润分配比例确认。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三条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股权比例应当根据股东出资额与公司总股本之间的比例予以确定。故原审判决根据王爱玲实缴的出资总额和天门泵业公司实收资本总额1012.1692万元来计算其股权比例并无不当。

裁判观点三:股东之间约定的出资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瑕疵出资的股东行使股权应当受到限制

案例四:李某水诉中量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等股东资格确认案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京02民终4090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股东资格的确认应同时考察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并区分公司内部的对内原则和公司外部的对世原则。从形式要件上看,李某水系中量宝公司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的股东,公司章程中亦确定了李某水的股东资格,李某水具备股东资格的形式要件,对外能够依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从实质要件上看,一方面,2013年1月7日签订的股权变更协议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尽管李某水以客户资源和渠道资源入股的形式不符合公司法规定的出资形式,但这是各方当事人对各自掌握的经营资源、投入成本及预期收入进行综合判断的结果,在中量宝公司的注册资本符合法定要求的前提下,各股东的实际出资数额和持有股权比例属于公司股东意思自治的范畴,有限责任公司的全体股东内部可以约定不按实际出资比例持有股权,该约定不影响公司资本对公司债权担保等对外基本功能实现,股东按照约定持有的股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另一方面,公司法也确立了股东出资形式的原则,即财产属性和可转让性。而涉案股权变更协议中约定“李某水以客户资源及渠道资源入股,其对于未来目标公司的销售业绩担负部门业绩增长职责”,这种出资并不符合公司法规定的出资形式。因此,李某水的出资具有一定瑕疵。股权的本质是股东和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既包括股东对公司享有的权利,也包括股东对公司的出资义务。股东享有权利的前提是股东承担义务,这亦是民法中权利与义务统一、利益与风险一致原则的具体体现。本案中,李某水的出资具有瑕疵,故其股东权利的行使应当受到一定的限制。

本期执行主编:张德荣律师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李文雪 微信号:17310145421

新书推荐




中国法制出版社刚出版新书《公司章程陷阱及72个核心条款设计指引》《中国公司印章疑难案例裁判规则解读》《公司控制权争夺战》《公司法裁判规则解读》《公司保卫战:公司控制权案例点评与战术指导(第2版)》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获得。



延伸阅读



👉最高法院:借款协议无效,为其提供担保而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

👉未经决议擅自对外签署借款或担保协议,造成公司损失,董事或高管需赔偿吗?

👉挂名法定代表人私自对外进行担保,是否对公司产生效力?

👉最高法院一带一路典型案例:对赌协议应具备何种必备条款?如何区分对赌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

👉典型判例:章程规定了小股东的人事提名权,98%的大股东不可通过股东会决议修改章程随意剥夺,否则股东会决议无效

👉法定代表人姓名记载于公司章程,变更法定代表人需股东会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才有效?

👉通过公司章程限制或强制股东转让股权是否有效?

👉股东知情权是否限于现任股东?股权转让后还能查账吗?(附8个相关案例)

👉并购律师注意啦!美国抵制中资并购?中国政府出手启动对外转让知识产权审查机制!


关于我们


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均从事法律职业多年,实务经验丰富。专业论文曾发表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及《法学研究》等。曾代理多起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疑难复杂案件并成功获得胜诉,参与办理的各类案件总金额累计达百亿元。领衔的律师团队专门办理来自全国各地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团队“十大金刚”最低学位为硕士学位,全部毕业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著名高校,均取得法学专业博士或硕士学位,理论功底深厚,实践经验丰富。在北京大学出版社、中国法制出版社等出版《公司诉讼法律实务精解与百案评析》《公司并购法律实务精解与百案评析》《企业家刑事法律风险防范》《公司保卫战》《公司法司法解释四裁判综述及诉讼指南》等法律专业著作十余部。团队深度耕耘的业务领域:公司法(含公司并购及公司控制权)、合同法、担保法、金融、土地与矿产资源法、工程建设与房地产法、高端婚姻家事纠纷、重大财产保全与执行。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是一家专注于高端商业领域法律服务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云亭所律师坚持专业、友善的执业信条,坚持客户至上,以真正解决法律问题为导向,以客户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始终坚持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整体的法律服务解决方案。

云亭律师从业多年来业绩卓著,在其擅长的公司法律事务、重大民商事诉讼与仲裁、金融与执行、房地产与建设工程、土地与矿产资源、重组与破产重整、知识产权、涉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刑事辩护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大量成功案例。此外,云亭所在大量的新兴业务领域,无论是研究还是实践,都一直处于法律服务的前沿。

云亭律师事务所坚持严格的专业分工和团队协作的工作模式,主要业务领域合伙人均具有国内外知名法学院相应专业的硕士以上学历,并具有国内外知名律师事务所的从业经历,每个专业部门和业务团队均有完整、严格、规范的业务流程、管理制度和质量监督机制,以确保每一个案件和客户都能够实现业内高水准的专业服务。

自成立以来,云亭律师事务所的客户主要集中于业内有影响力的境内外上市公司、外资企业、大中型国有企业、优质民营企业、知名企业家及政府和公共事业单位。云亭律师事务所以向客户提供专业、优质、高效率的法律服务为己任,并坚信:能否真正维护并实现委托人的利益最大化,是检验律师工作成效的唯一标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