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楼台月 / 待分类 / 中国8旬老人与日企打官司,拒绝5亿赔偿,...

分享

   

中国8旬老人与日企打官司,拒绝5亿赔偿,揭开一段惨痛历史

2021-10-20  旧时楼台月
三连一下,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作为一个没有签署《日内瓦公约》的国家,日本对待俘虏的手段极其残忍。抗战时期日本曾在中国绑架平民及战俘回国从事苦役。

超强度的劳动,加上监工们无情的虐待,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俘虏被残害致死。1972年,中日建交,两国关系正常化。1985年,日本政府举行了纪念中国遇难劳工的活动。

活动举办前夕,这条新闻就登上了国内报纸,曾经的历史当事人耿谆恰好看到了这个消息,他激动万分,觉得曾经所受的苦难,终于能迎来道歉,于是便联合曾经的工友们一起给日本花岗町政府写了一封信。

相关工作人员看到之后十分激动,他们还以为曾经的事件当事人都已经去世了,在收到这封信之后,他们立刻联系到了耿谆,并邀请他及当年的工友们参加纪念活动。




当时耿谆因为职位较高,所以被日军任命为劳工大队长,他特地把劳工们分成老人,小孩等9个队,并对这些老弱病残很是照顾。但他在很多时候都是无能为力的,日军对于劳工非常苛待,一开始还给他们发一些粗粮充饥,但很快粮食就变成了苹果渣和橡子面做的小窝头,很多劳工就这样被活活饿死。

他们的工作非常繁重,干活的时候只要有丝毫懈怠就会被虐待凌辱。即使是下雪天也不能休息,监工们常常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对他们大打出手。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中华民族是一个懂得反抗的民族。极端恶劣的工作条件,让曾经近1000人的劳工队伍,只剩下700多名。即使这样,工作环境也没有丝毫好转,耿谆和工友们准备起义逃跑。

暴动当天,他们跑到了不远处的山上,但却迎来了日本当地2万多军队的围剿。耿谆本准备自杀了结自己,但敌人却抓到了他,让他再次成为了一个俘虏。

想到曾经遇害的工友,想到自己曾经生不如死的生活,耿谆以为日本政府是真心实意向他们道歉的,于是便立刻赶往了日本参加纪念活动。





刚到日本后他们受到了普通百姓们的欢迎。可在整个纪念活动当中,他发现曾经折磨他们的鹿岛组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并没有出席活动,更不要说向受害的劳工道歉了,这让耿谆十分生气。

当时有日本人提出要帮他打官司,耿谆也觉得必须让历史的施暴者得到应有的惩罚。1986年12月,他找到曾经的鹿岛组公司,现在的鹿岛建设公司索赔。他要求鹿岛组公司必须公开向曾经的986名受害中国劳工谢罪,并且要求其为这些劳工建设花岗惨案纪念馆,最后他要求为986名受难者支付每人500万日元的赔偿。

对于耿谆的这些要求,当时关注这一事件的很多和平人士都表示支持。或许是碍于社会影响,鹿岛组公司曾多次派人私下与耿谆进行谈判,一开始的时候,鹿岛组公司还表示愿意承认曾经的罪行,承担相关责任。但不知为何突然反口,对于曾经所承认的事情全部否认,并且拒绝履行相关条款。





这场官司足足打了12年,在这个12年当中,年过八旬的耿谆一次不落的出席了每一场法庭审判。最终,鹿岛组表明拒绝耿谆所提出的三项要求,但是愿意向中国红十字会支付5亿日元的信托基金,作为“花岗友好基金”。

这个结果出来之后,很多人都觉得耿谆终于算得上得偿所愿,可以安享晚年了。毕竟在他们看来,耿谆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老百姓,而鹿岛组可是日本最强的建筑公司之一。

但耿谆在得知这个结果之后非常生气,他无法接受那些和他一样饱受压迫的劳工们等不来一句道歉,他无法接受鹿岛组公司对于历史的默然否认。之后他又在国际法庭上对鹿岛组公司进行了诉讼。

2005年,耿谆被国家授予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勋章,这是对他曾经悲惨经历的抚慰,对他十数年来坚守正义的肯定。但可惜的是直到去世他也没能打完这场官司,2011年8月27日,97岁高龄的耿谆在老家因病去世,对他来说,没有听到的那句道歉,或许是他一生的遗憾。

对日本鹿岛组公司来说,耿谆的去世不是这件事情的结束而是这件事情的开始,身为中国人我们不能忘记侵略者给我们带来的惨痛。我们要牢记历史,奋发图强,为曾经的受害者们伸张正义,是每个心怀光明的中国人都应该做的事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