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草堂 / 中国习俗 / 东北粘豆包

分享

   

东北粘豆包

2021-10-21  木香草堂

东北粘豆包

东北粘豆包

   昨日中午,我参加了一份学子宴,席间有一道菜是油炸粘豆包,吃到嘴里既斤斗又不腻,黄橙橙,金灿灿的粘豆包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增。

我已几年未吃东北粘豆包了,此次吃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这不仅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冬天,那时的东北粘豆包基本上是家家户户冬天的主食,吃豆包既省去不少做饭的时间,又抗饿,受到了老百姓的青睐。

六、七十年代,东北广袤的大平原上,土质肥沃,黑黝黝的土抓一把就能攥出油来,这种土质非常适合种植穈子。经过春播、夏除、秋收,成垛的穈子排成排码在场院里,待刚刚进入冬天,老百姓将穈子脱粒成为大黄米,然后又磨成黄米面,这就是做东北粘豆包的主料了。

记得那时我家的邻居一入冬,每家都发几大瓦盆黄米面,这边发着面,那边大锅里烀着豆馅。豆馅使用东北特产红小豆做成的,烀时锅里最好放点糖精,待红小豆烀熟后,家里的大人便用一个木头做的豆杵子搥小豆,将小豆搥成面状的豆馅,然后发动大人、小孩攥豆馅,全家齐上阵,左邻右舍也来帮忙,不一会儿,就攥成一大盆豆馅。

豆馅呈圆形,直径大约有2~ 3公分,攥完后马上拿到屋外或仓房去冷冻,这样包粘豆包时豆馅不易碎,好包,否则不冻的豆馅不易把粘豆包包成圆形。

等到黄米面发好包粘豆包时,也是大伙帮忙,不过那时我不喜欢别人来帮忙,我这个人或许属于另类,轻易不吃别人家的粘豆包,总觉得别人家包的埋汰,现在想来真是有点太幼稚了。

包粘豆包是个挺苦挺累的力气活,包成几十个后,手脖子就开始疼了,一疼手就没劲了,包成的粘豆包一是不圆,二是易散,蒸熟后吃着口感不好。

那时我家包粘豆包都是父母和我们兄弟俩人一起包,四个人包的也快,一盖帘豆包包好后立即上锅去蒸,一边包一边蒸,忙的人不亦乐乎!

一般情况上,用乡村的柴火蒸豆包火不硬,得蒸半个小时,木头锅盖四周和缝隙处得用屉布焐好,当你看到锅盖上白色的蒸汽呼呼往上飘时,那纯纯的东北粘豆包的香味就飘进你的鼻中,那感觉就甭提了,好爽好爽。

半个小时后,开开锅盖,满锅金灿灿的大豆包呈现在你的面前,稍事几分钟,开始用木头做的小铲子蘸上凉水开始往外起豆包,放在盖帘上,然后也是拿到外边或仓房开始冻上,冻好的粘豆包最好是用木头柜子装,比用袋子装强得多了,既卫生又易通风,粘豆包不易风干表面起皮。

那时每家冬天都包好多粘豆包,基本上是当主食用,早晨起来热点粘豆包蘸着白糖或就着咸菜吃,基本上就能挺到下午三点钟,然后再吃另一顿饭,每天都是两顿饭,吃豆包很抗饿,不过白糖是紧俏的食品,当时一般人家是吃不起的,得凭票供应,也很难买。

六、七十年代,每家孩子都多,半大小子也淘,上窜下跳的,一到晚上又饿了,咋办?好说,把冻好的粘豆包拿到屋里化一会儿,啃冻豆包,小孩子牙口好,一会的工夫就啃饱了,只是一肚子冰凉。或用火盆、灶坑里烧豆包吃,吃后虽然肚里又热又饱,但满嘴都造的黑乎乎的。

几十年了,东北粘豆包一直受到老百姓的喜欢,延续至今,演变成现在的又黄又小的粘豆包了,比以前虽说好吃了,又炸又过油的,但我还是怀念那时的大豆包,总想体会一下啃冻豆包和吃烧豆包的感觉,可一直未实现,看来只有在梦中去体会那种啃后牙疼,一肚子冰凉和嘴边黑乎乎的感觉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