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别馆 / 近现代诗词荟萃 / 年來傷世變 古調幾沈淪--陳爾錫七律選録

分享

   

年來傷世變 古調幾沈淪--陳爾錫七律選録

2021-10-21  名山别馆

人物簡介

陳爾錫(1878--1936),族名傑寰,字壬林,號塵禪,齋名半隱廬,湖南湘鄉人東鳯一都東岸坪人。清末民初著名書法家、詩人,中國法學先驅。光緒二十七年(1901)中鄉試舉人,光緒三十二(1903)年保舉前往日本留學,后畢業於日本西京帝國大學法律系。辛亥革命後,任湖南司法司次長,湖南高等審判廳廳長。後受命再次赴日考察法律,奉調北京,由總統任命為中華民國大理院推事、庭長,敘功獲二等嘉禾章。國民政府遷都南京後,絕意仕途,隱居北平,文史之外,刻意章草。有《半隱廬詩草》刊行。





图片

友人題贈

題陳壬林夢榴堂詩集(湘鄉廖樹勛祜初)

卅年東北久,胸拓海天清。感世多奇句,思親有至情。一官難束縛,大道自堅貞。不藉詩名重,詩偏倚馬成。

夢榴紀前因,揮毫自寫真。關河鳴劍俠,歲月老風塵。本有豪雄氣,偏甘淡泊身。年來傷世變,古調幾沈淪。





图片

自序

自序

余校印先君遺稿竟,端明王子謂余曰:「子之為此將以繼述也,若以子所作列於尊公集後,則猶以繼述之大者,誰謂非宜。」顧先君在日,余於詩道雖粗聞概略,而失怙既蚤,旋又求學海外、遊宦國中,更無暇殫精及此,時有所作,大都成於枕上或舟車之間,耳目心思無所寄托,則往往隨意搜句以為樂正,戴剡源所謂「詩多當曆,記陰晴而已。」癸卯東遊以前所作較多,因稿本毀於壬子吾邑之洪水,今憑記憶所能得者已僅四首,嗣亦隨作隨散,存者什不一二。繼今以往未知視前何如。然去日苦多,所成就亦可知矣。依端明之言,贅附斯編,其於工拙不計也。戊辰秋陳爾錫壬林自識於半隱廬書齋。





七律選録

東山鳳凰寺書齋夜坐

冥坐空山無所之,花香竹影暗催詩。三間老屋書千卷,一盞秋燈酒半卮。大壑沈陰霜落早,奇峰當戶月臨遲。泉聲滴瀝苔如繡,梁棟雲生欲雨時。

國府津海濱觀潮

水亭煙榭俯龍宮,獨倚危闌洗軟紅。浪裏漁舟吞吐外,雲間星火有無中。怒濤擣夢吟懷凈,巨浸稽天眼界空。快意平生稱此舉,披襟容與晚當風。

自沼津還東京

西南半島儘盤桓,愜意年來此壯觀。策馬已忘行路遠,騎牛微覺著書難。牢愁皮骨隨秋老,蒼莽雄圖帶醉看。海上風光殊不陋,還從此處望長安。

遊頤和園偕澧蘅

宮闕群山鎖不開,翠華當日此徘徊。三千鐵弩供帷笑,十二金人上廢臺。漦降夏庭龍已去,王非孺子莽胡來。可憐太液池邊望,不見芙蓉見草萊。

除夜睡不成寐枕上復成一律柬師曾

客裏情懷似海潮,有時忽長有時消。此身憂患中年重,故國河山一夢遙。生不如人況壯歲,最難看鬢是明朝。雞鳴似報天將曉,夜半聞聲劍動搖。

人日有懷故鄉諸友柬煉夫

雲樹依依總系思,偷閑題記草堂詩。國殊正朔春來早,雪滿關河馬去遲。欹枕夢回更歲後,烹泉味憶在山時。平生苦為多情累,我自懷人人未知。

自奉天啟程澧蘅假事便送至吉林省城途中作

非關王事亦宵征,鹿幘羊裘萬里身。路出長春三小市,月明遼海兩詩人。深江冰合秋通馬,古戍風淒夜見燐。並轡徐行渾不語,相憐勞燕各風塵。

度長嶺觀日出

黑暗人間一點紅,峰頭立馬萬緣空。河山無跡尋興廢,天地從誰問始終。遠矚鯤鵬同尺鷃,多年猿鶴雜沙蟲。如何目獨留盤古,奪盡塵寰爝火功。

葦子溝途中

出門不覺地天寬,世事都從壁上觀。四顧無人容獨步,千秋有淚合孤彈。敝裘羸馬行程緩,淡月疏星暮角寒。長白山前回首望,西南雲影是長安。

歲暮邊城雜感

百感蒼茫逼此身,吟懷謇謇鬱邊塵。去來滄海余孤嘯,歌哭神州尚幾人。父母乾坤同是子,江湖草莽敢誰臣。擬招衡嶽雲成雨,灑遍中原萬戶春。





图片

七律選録

銅佛寺早發

荒垣何處送雞聲,起舞劉琨一劍橫。雪碾征蹄開棧道,雲扶殘夢出孤城。天寒風急知何世,漏盡鐘鳴識此行。大地山河同逆旅,漫遊不必計前程。

自寧鄉至新化途次遊溈山寺

離亂何堪現此身,千家瘡痏未回春。鏡中色相憐清影,眼底河山盡劫塵。天帝只今方爛醉,巨靈何日轉璣輪。沈沈世界無窮恨,訴與菩提樹下人。

雪夜

秉燭深宵酒一杯,繞床孤影自徘徊。無多賜拜人間世,有感心同死後灰。閉戶爐紅春似海,開門夜色雪成堆。鼠肝蟲臂都隨意,難得征衣舞老萊。

題師曾槐堂

師曾吾友世稱賢,住借槐陰屋數椽。海內文章呼後起,眼前絲竹已中年。一塵不染何妨市,百念皆空自在禪。舊學商量吾與子,望衡對宇意欣然。

紀雲抱病見候

烏府相期鐵作肝,披襟晤對語辛酸。一廬塵境身初蔽,十載征衣汗未幹。老去漸傷知友少,愁來常索解人難。支離瘦骨憐同病,白雪鳴琴合共彈。

渡黃河

來從人海罷長征,兩戒河山一日程。漸有桑田驚冷眼,不堪菜色滿蒼生。曹袁以後吾今濟,堯舜而還水幾清。借問邯鄲途上客,人間何物是功名。

自岳州至長沙作

玉笛梅花渡洞庭,天涯回首夢初醒。帆澄潭水千尋碧,浪抱君山一點青。險阻艱難周禹跡,悲歌哀怨感湘靈。蒼生漸欲不堪問,孤負長沙對漢廷。

澧蘅因公被逮幾危釋後應召來京晤面泫然感賦

破涕追歡一舉杯,照人古鏡共誰開。孤懷拼作終宵醉,瘦骨憐從萬死來。自古榮枯同影幻,十年聚散似輪回。悲歌慷慨稱燕趙,不信黃金致郭隗。

中秋登岳陽樓

渡海曾經此系舟,十年今夕我重遊。河山未整長驅馬,日月初升獨上樓。高處欲開千古眼,一身難解萬家愁。滔滔目送瀟湘水,腸斷鯨波天際流。

半隱廬閒居詩

大隱依然屬此間,結廬曾種市中山。樹多境忘炎涼異,客少門常日夕關。老欲何求余懺悔,錢都難買是安閒。故鄉有粟如能食,白石清泉暫往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